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你不怕吗
    在听到这一个声音的时候,小琳姐的嘴角勾起来了一抹冷笑,收回了那一把双管猎枪,明明是非法枪械,但谢天华那些人纯粹当做没看到。

    这些玩意儿,还是在龙宫出事儿之后,唐爷专门送过来的,总共两把。

    但是戳在手背上面的军刺,并没有抽走,依旧没入在这个家伙的血肉当中。

    说,你们究竟有多少人,有什么计划?小琳再一次问道。

    十……十二个人……嘶哑着声音,这个男人终于开口了。

    十二个人。

    这一个数字,让房间里面的几个人全都变了脸色,这还真是有些吓人啊,没有人想到居然会这么多人。

    毕竟在监控录像里面能看到的也就只有五个人,其中一个还被那个老大亲自给打死了。

    就算是加上外面开车的那一个,也只有六个人而已。

    你们是怎么计划的?现在陈红涛那家伙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那个男人说道。

    小琳姐手指抓着那一把军刺,稍微转动了一下,肉里面三棱军刺在旋转,那种疼痛的滋味可想而知。

    那一个男人,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脸上的肌肉完全抽搐在一起:我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负责接应的人而已,我真不知道啊……

    大声的尖叫着。

    小琳姐的手指稍微停顿了一下: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

    呼哧呼哧……剧烈的喘息着。

    半个月前,涛哥找到我们,说是要做一笔大生意,只要这一笔生意成了,我们将来就有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我只知道是要绑架一个有钱人,但是绑架的目标是谁,涛哥甚至都没有告诉我,我只是一个外围负责接应的成员,开车在一个地方等着,涛哥他们会过来换车,更换路线,我的任务就是开着车子离开,在城市里面兜上几圈就行。这个男人气喘吁吁的解释道。

    看来这个家伙,应该就是陈红涛那个家伙丢出来的烟雾弹,用来迷惑警方的视线。

    就算是警方追踪到了那边,抓住了这个家伙,肯定要浪费不少时间,在这个家伙身上,最终可能还会发现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棋子,没什么大的用处。

    那计划,还真是有够缜密的。

    要不是小琳姐这些人的行动,说不定警方现在还在追查这个人。

    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人,任务跟我一样。

    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你应该知道吧?如果你要还是不知道的话,我考虑要不要先剁掉你一根手指头……

    知道知道,这两个人我知道,我马上就告诉你们……男人不敢扛着立马说道。

    除了我们三个负责开车的人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负责在警察局附近守着,看看警察局那边的动静,另外一个负责在苏家附近守着,观察苏家这边的情况。

    还有一个人,负责在苏家给钱之后,在固定地点拿钱,在这人拿到钱之后,我们还要开车来接这个人……

    那个负责拿钱的人肯定知道陈红涛他们在哪儿……

    小琳姐冷笑了一下,总算是暂时放过了这个已经被折磨的伤痕累累的倒霉蛋。

    谢老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小琳问道。

    按照这人供述的名单抓人,一个都不要放过。谢天华一声令下。

    警方,龙宫,这两方面任何一边单独行动的话,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事情给搞定。

    但是当这两个方面联合起来之后,所有的一切就变得格外的简单。

    ……

    与此同时,就在另外一边,我们已经从车上下来了。

    我并不知道滨海市里面已经喧闹成了什么样子,只是这一段路程,我就感觉到这一伙人绝对是有备而来,中间的时候,我们连续更换了三次车子,围绕着城市,不知道兜兜转转了多少圈。

    直到不久之前,耳朵里面才听不到那种城市里面的喧闹。

    我和苏凝被这些人拖拽着,往一个地方走过去。

    这应该是一个山坡,脚下能感觉到落叶和树枝的滋味。

    这些人真的是小心翼翼,这种情况,就算是立马报警,警方想要找到我们恐怕也要浪费不少的时间。

    只是这种山坡,我还没事儿,但是苏凝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情况,再加上还穿着一双高跟鞋,行动非常的不便。

    这一点让那些人感觉相当的不爽。

    艹,不会走快点,妈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耳朵里面能听到一个小弟咒骂的声音,还有推搡苏凝的动作,以及苏凝踉踉跄跄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只听到苏凝一声尖叫,很明显相当的害怕。

    我忍不住开口了:我说,这地方距离城市应该已经很远了吧?差不多可以把我们眼睛上的布给摘了吧?能看见的话,我们也能走快一点儿。

    小子,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为首的那个男人冲着我低声喝道。

    不想耍什么花样,只是这样真的很难走哎,你要明白,我们平时基本上不会来这种地方的,这样子,啥时候才能走到头?我苦笑着说道。

    涛哥,这小子说的也对,这地方已经很远了,不怕这俩人跑,再者说了,咱们手里面还有家伙呢……一个小弟冲着老大说道:继续这么磨蹭下去的话,上去可不是要天黑了?

    老大名字叫做涛哥。

    那个涛哥似乎沉吟了一下,觉得小弟说的话也有道理,就让几个小弟将我们两个人脸上的布给摘了。

    眯着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我就看到了旁边的苏凝,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树枝之类的东西给划破了不少的痕迹。

    裙子下面黑色的连裤袜上面全都是被勾出来的痕迹,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雪白的肌肤。

    腰部的位置也破裂了一大块,纤细但是又丰腴的腰肢,几乎完全都在外面。

    我连忙走到了苏凝旁边,扶住了苏凝。

    你没事儿吧?我小声问道。

    苏凝冲着我微微摇了摇头。

    我的目光稍微冲着四周瞄了两眼。

    这是一个山坡,挺陡峭的那种类型。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说不定直接从这山坡上滚下去了,但是旁边还有一个苏凝,恐怕是做不到的,能看到路,但是想要逃出去,还是有点儿难度。

    就在我心里面计划着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冰冷的东西对准了我的太阳穴,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

    只看到那个涛哥,正阴测测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小子,你很冷静啊,你不怕吗?

    涛哥,已经开始起疑心了。 福利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