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我们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

    班里面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人,黄芊玲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一个闲的没事儿干就去打架的混子啊,相比较其他男生来,我肯定是更能打的,或许我能把这一个事情给摆平吧。

    我以为,在黄芊玲的眼神当中,会出现一种求助的渴求的神色。

    但是这种情况并不曾出现,在黄芊玲的眼眸当中,完全看不到任何想要求助的痕迹,有的只是一种倔强,一种坚强,一种不服输的冲动。

    脑袋猛然之间摆了回去,就好像一头发怒的雌豹一样盯着面前的那个球衣男。

    啧,有个性。

    这妹子的个性不错哎。

    不过跟我没啥关系。

    别黄芊玲并没有向我求助,就算是真的向我求助了,我多半也是不会帮忙的吧?

    不对,不是多半不会帮忙,而是肯定不会帮忙。

    为什么我要帮忙,这件事情跟我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好吧,我跟这个黄芊玲也不认识,非亲非故的,纯粹就是利益之外的人呢,我没有任何的道理去帮助这个女生,不是吗?

    虽然这一个女孩子的眼神,让我稍微想起来了自己时候,或许在我时候的时候,也曾经流露出来过这种目光吧。

    倔强而且不服输。

    眼看着黄芊玲那种不服气的眼神,那个球衣男可能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冲击,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愤怒,手掌又一次抬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却是突然之间插入了进去,挡在了那个球衣男的面前。

    那是一个让我都意想不到的人,居然是薛宁宁啊。

    那个兔子班长,那个胆如鼠的女孩子啊,在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同学被打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勇气,居然冲了出来。

    只是冲出来之后,那一股子勇气,立马就消失的干干净净,那娇的身子,在这个时候看起来似乎更加的巧玲珑了。

    脖子微微缩着,似乎想要用一种比较有力的眼神去瞪着那个球衣男。

    但是当目光看过去,看到那个球衣男黑乎乎的脸庞的时候,心里面的恐惧,顿时将心里面的这一点儿勇气给完全击溃,那一双眼眸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其他的地方,飘忽不定。

    嘴巴里面在声嘟囔着:那个……请,请你住手,不然,不然的话,我就告诉老师了。

    告诉老师,这已经是薛宁宁能够做出来的最严厉的一种威胁了。

    刚开始话的时候,声调还比较高,到最后几乎完全没有丝毫的声音。

    艹,老子都他妈快毕业的人了,还怕老师?球衣男不屑的道。

    这或许是所有高中都有的一种情况。

    毕业生有优待,一般来,就算是犯了错,只要不是太严重,学校都不会给出太过头的处罚,毕竟在这个时候将学生给开除,会拉低学校的升学率,这种情况也直接导致毕业生格外的猖狂,这一点就算是圣羽高中都不例外。

    眼瞅着薛宁宁还挡在面前,球衣男似乎感觉有些不爽,随手在薛宁宁的身上推了一把:滚一边儿去。

    可怜薛宁宁,身子娇玲珑,承受不住那个球衣男的力气,被推的这一下,身子蹬蹬蹬的后退,顺着中间的走廊,眼瞅着就要跌倒了,而我刚好就在那个位子上,就快要撞到我怀里面的时候,我终于伸出手。

    不过这一次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可是心翼翼的,没有保住薛宁宁,双手从薛宁宁的腋下穿过,本来是想要将薛宁宁的身子给稳住的。

    可是稍微一个用力,薛宁宁的身子,居然直接被我给举了起来。

    两条腿儿悬空。

    话这一个身子也实在是太轻了一点儿吧,有七十斤没啊?虽然娇玲珑,可是这也忒轻了一点儿吧?

    那一个姿势,让薛宁宁满脸潮红,感觉相当的羞耻。

    身子在我的手下不断的挣扎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放,放我下来啦。薛宁宁声哀求着。

    至于四周,更是因为这一个画面传来了一阵嘘声,那种声音让薛宁宁格外的不好意思。

    尤其是张灏,你这个混蛋,居然在吹口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是不是?

    这模样,连我都感觉有些羞耻,就连忙将薛宁宁给放下来。

    我们这边发生的事情,让那个球衣男感觉非常的不爽,他是过来找事儿的,教训那个撞倒了自己女朋友的人。

    既然是教训,那自然是要众人瞩目才行啊,都没人看注意自己这边,这一点让球衣男非常的不满。

    哪儿蹦出来的家伙,居然敢抢了自己的风头,找死是不是?

    球衣男将矛头转向了我,眼神凶狠:喂,子,这儿没你什么事儿,给我滚远点儿,不然的话,连你一起收拾。

    我操了,挺横的啊。

    嘴角稍微翘起来了一抹弧线,冲着那个球衣男就走了过去。

    那个球衣男没想到我非但不曾离开,反倒是在不断接近,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直到出现在这个球衣男面前,看了这个家伙一眼,我冷冰冰的道:让开……

    球衣男愣了一下:什么?

    我让你让开,老子要出去,你挡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好狗还不挡路呢,难道你连一条好狗都比不上吗?脸上带着一抹嗤笑的表情,我冲着那个球衣男道。

    这已经明显是在挑衅了啊。

    那个球衣男的脸色也变得非常的狰狞:草泥马,你找死啊……

    一边着,一边伸出手,冲着我胸口就是一拳。

    这一下,我不曾躲开,愣生生的受住了这一个拳头,身子依旧是纹丝不动。

    只是伸出手,在胸口稍微拍了拍,似乎有些嫌脏,然后抬头看着那个球衣男:这可是你先动手的啊。

    老子先动手了又能怎么样?球衣男依旧在不断嚷嚷着。

    至于我,脸上的笑容,则是变得越来越狰狞:你先动手的话,那就代表着老子可以还手了啊……

    声音还未曾落下,我猛然之间伸出了右手,一把抓起旁边刚刚放在地上的那一把椅子,冲着球衣男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这一个动作,实在是太过突兀,虽然有人猜到我可能会还手,但是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模样。

    只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声音,张灏那一把可怜的椅子瞬间被砸碎。

    手里面剩下了一条圆滚滚的木棍,抓着那棍子的一头,直接指向了面前的球衣男。

    这一个家伙,脸上一条条血痕滚落下来。

    刺痛的滋味,正让这个球衣男控制不住的大声嚎叫着。

    呸,什么垃圾,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福利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美人香杨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