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5章 朝堂论政!【第五更,求鲜花,求评价】
    帝辛的目光落在了微子启的身上,唇角却是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却不说话。

    而微子启却是飞快的说道:“启奏父王,如今叛乱已平,天下诸侯臣服,四方百姓无不称颂父皇之仁德,我大商只需要修生养息,对内,重赏n臣,对外,仰仗四大诸侯国,以父皇的英明神武,必能再现武丁盛世,天下百姓,莫不归心!”

    “这个马屁!”

    帝辛都感觉十分的rou麻,这个微子启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等于是什么都没说。

    目光在帝乙的身上轻轻一扫,十分敏锐的感觉到帝乙身上有一种焦虑的情绪,听到了微子启的回答,他并没有高兴,反而眉头紧cu,一言不发。

    “父王?”

    微子启察言观色,知道自己说错话,低下头去,不敢再言语,而另一边的微子衍见帝乙如此,心中愈加谨慎“启禀父王,儿臣认为适才王兄的话并没有说错,父皇威德无双,四方子民无不心悦诚服……”

    瞥见帝乙依然紧锁的眉头,微子衍继续道:“内部可以保证稳定,但是,外部却是需要小心提防,西有犬戎,东有东夷,不时侵扰我大商子民,诸侯之中亦有个别害n之马,心存异心,切不可掉以轻心。”

    “王儿说的在理,”

    帝乙微微颔首,问道:“那依你之见,寡人如何才能高枕无忧呢?”

    微子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于是,他飞快的开口道:“可以让四大诸侯份儿监管——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让四大诸侯分别各领二百诸侯,分而管之。东伯侯姜桓楚和西伯侯姬昌还可率东、西两路诸侯分拒东夷和犬戎,此一来,父皇自可安居朝歌,广施仁德,坐享太平盛世。”

    帝乙的面色已经是十分的难看了,帝辛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傻孩子,难道看不出来,帝乙最头疼的就是四大诸侯国,你还敢让他们分别统领八百诸侯国,你这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帝辛,你的看法呢?”帝乙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帝辛的身上。

    文武百官的目光也是齐齐的落在了帝辛的身上,闻仲,黄飞虎,鲁成这些军方大佬也是一个个的盯着帝辛,想要听听他的意见。

    “儿臣,觉得,父王若是采纳王兄的建议,倒是真的可以安居朝歌,坐看朝歌覆灭了!”

    “三王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微子衍听到帝辛在父王毫不掩饰地嘲笑自己,脸都涨红了,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帝辛慢条斯理来的开口道:“四大诸侯,统领八百诸侯,如果依王兄之策,听之任之,放其坐大,岂不等于将自身性命乃至我大商江山都送入旁人之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三王弟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此危言耸听,诋毁忠良!”

    微子启浑身哆嗦的指着帝辛:“四大诸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且不说东伯侯与你尚有翁婿之情,南伯侯和北伯侯哪一个不是忠心为国?更有西伯侯姬昌,乃仁德君子,素有圣人之誉,当年曾迎娶父皇之妹于渭水,名动天下,哪里来的什么叛逆之说?”

    帝辛却是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是吗?可是,在我看来,有没有造反的野心这倒是其次,最关键的是,有没有造反的能力!”

    说到这里,帝辛淡淡的开口道:“二位王兄,你就真的敢保证他们老老实实?你确定他们就没有野心?尤其是西伯侯姬昌?”

    “逆子住口!”帝乙怒喝一声,痛苦地捂住了xiong口,几乎喘不过气来,看来xiong痛的老毛病又犯了。

    微子启和微子衍赶紧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而帝辛却是气定神闲,他早就看出来,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肯定是装的。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帝乙在考校自己的继承人。

    而跪伏在地上的微子启和微子衍见帝乙叱呵帝辛,暗自窃喜不已。

    原本他们还是忌惮帝辛跟东伯侯姜恒楚联姻,掌握了朝中的力量,可是现在,帝辛居然不知死活的激怒了帝乙,更是说要对付四大诸侯国,这简直就是要断了自己的根基。

    哼!

    两人彼此对望一眼,眼眸的深处都是露出了几分不屑。

    “帝辛,你给寡人听好了,大商自成汤圣君以来,至寡人已经历经二十九代君王,王朝兴衰直到现在,我大商的江山却也是安如磐石,今寡人上承天命,以仁治四方,德服天下,八百诸侯无不诚服,何来亡国之论!逆子安敢如此危言耸听!寡人现罚你再次面壁反省,如再不知悔改,定当不赦!”

    帝乙费力地喘着气,怒斥帝辛一番后,似乎兴味索然,对微子启和微子衍说道:“你们二人尚且退下,留这逆子在此反省,今日所谈,不要让任何知道,否则……”

    说话间,帝乙的目光露出了几分杀气。

    帝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这个老爹,干什么都好,为什么偏偏加最后一句。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这不是摆明了袒护自己么?

    坑儿子啊

    果然,微子启和微子衍彼此对望一眼,也是看出了帝乙有意袒护帝辛,若是然四大诸侯知道帝辛刚刚的话,那还是不得反了天?

    两人行礼告退。

    帝乙横了帝辛一眼,拂袖径直离开了昭宣殿。

    天色渐沉。

    帝辛盘膝静坐,默默的运转神象镇狱劲,那雷象游-走在经络之间,自身却按照“神象镇狱劲”的修炼功法,冥想自己化为了八亿四千万微小颗粒,每一枚颗粒,都是一头巨象胚胎,还没有觉醒,八亿四千万的巨象胚胎,组成了一头神象。

    那神象,头颅如山,鼻子长达不知多少亿万里,席卷星辰。

    在神象的脚下,踩踏着无边地狱牢笼,里面微尘一般密密麻麻的魔神和魔鬼怒吼着要冲出来。

    这“神象镇狱劲”修行的一部分。

    在神象镇狱劲的凝聚之下,漆黑的四方都纤毫毕现,甚至,他的耳朵里面,可以精确的捕捉到,在百步之外,两只蚂蚁在打架的声音。

    耳闻蚁斗。

    耳目比以前聪明了十倍都不止,身体的潜力被彻底开发了出来。

    “逆子,你可知悔改?”不知何时,帝乙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果然来了!”帝辛一转身,平和的目光落在了帝乙的身上:“父王,儿臣无错!”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