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倭人
    众臣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儿,面子上是一派恭谨的样子,但是个个都另有自己的小心思。

    其实众臣都是心知肚明,靖国公这些年四处征战,早已经落下了满身的病。就算他想领兵打仗,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有安于现状的臣子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横竖东海郡离京城还有些距离。那些倭人们最多在东海郡掳掠一番,等来年气候暖和了,还能不回自己的地盘去?反正影响不到他们的生活,他们对此自然觉得满心的无所谓。

    而关心百姓疾苦的臣子们已经是愁容满面。

    倭人个个凶狠残忍,贪婪凶猛,一旦来到大周的领地,必然要对当地的百姓造成威胁。如若朝廷一直放任不管,这些人贪念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定然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局面。

    大周地大物博,这些倭人不可能会不动心。如果没人阻挡……想到这里,臣子们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天子感觉脑袋都大了,这两年怎么越来越不如意?赶明儿了他要去拜拜佛,去去晦气,天子已经盘算出宫事宜了。

    房德喜离天子最近,见天子神游天外,连忙轻咳一声,天子回过神来,却更为苦恼了。

    如今的大周,哪里还能寻到第二个既骁勇善战又运筹帷幄的领兵将领?

    早知如此,自己就好好培养几个武将了。

    高时玮在一旁见了,也是痛心疾首。

    当初方洛城怎么那么容易就死了呢?若是方洛城还在,少年英才,封侯拜相,定然能博一个锦绣前程。高家与方家结亲,高家再上一重楼也未可知。

    高家底蕴不厚,只因为出了一个高贵妃这才显赫一时,高时玮仍想将这份显赫一直延续下去。浸淫官场多年,高时玮虽然资质一般,也明白,若是天子崩了,下一任天子不是二皇子,新君登基,第一个就会拿高家开刀。

    想到那时候高家的处境,高时玮便觉打心底里发寒。他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扶持二皇子登基。

    天子不知道自己的臣子们都有着自己的盘算,或者说,他也不愿意相信这些勋贵大臣们都有着异心。大周已经安稳太久了,天子不愿意打破这份平衡与安稳。

    一直身在庙堂的谢润和谢淙早早下了朝,便直接回了靖国公府。

    “父亲呢?”谢淙直接拦住一个小厮就问。

    谢淙一向急躁,小厮早已经习惯了,便说道:“老爷出门会友,这会儿不在府中。”

    谢淙皱眉,嘀咕一句“遭了”,父亲这时候出门,必然会听到倭人踏入大周领土的消息。父亲戎马半生,忠君爱国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

    谢淙知道,父亲自从交出兵权,表面上看起来,每日里不是垂钓就是会友,看似清闲,但是父亲心里的郁闷,不仅没有丝毫减少,反而与日俱增。这些日子下来,父亲反而清减了许多。谢淙握了握拳,抬脚就要出门。

    “二弟,你要去哪儿?”谢润身为靖国公府的世子,又在官场历练数年,要比两个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弟沉稳许多,见二弟急匆匆就要往外走,扬声喊道。

    “我去寻父亲。”谢淙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自己的这个二弟一直是个急性子,他这样急切的出门,还不知道能惹出什么乱子来。谢润一咬牙,干脆也跟着谢淙出去了。

    顾云霜正教榕姐儿绣着荷包,听到消息,捏着绣花针的手一顿,“大郎与二郎刚进家门就匆忙出门了?”

    来回禀的小厮忙点头。

    顾云霜不解,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自己这两个儿子来不及给她请安就出府了。

    “祖母,父亲和大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处理吗?”榕姐儿抬头看着顾云霜。

    顾云霜看着孙女儿圆溜溜的眼睛,按捺心中的担忧,笑道:“想来是有紧要的事情,祖母这里也有事情要处理,你先去找你三哥玩好不好?”

    三哥如今入了族学,每日里功课繁重,鲜有功夫与她玩耍。榕姐儿撇撇嘴,但是她从来不是个任性的,当下便起身给顾云霜福身。

    乳母忙拿来披风,将小主子裹得严严实实的,牵着小主子离开了主院。

    顾云霜看着小孙女儿像模像样的动作,很是欣慰,旋即又看向小厮,“你具体说说,两位少爷回到府中有什么异常。”

    小厮忙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么说来,大郎与二郎前脚刚进门,后脚便出去,与谢邕有关了。

    “你去外面打听一下,今儿朝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顾云霜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了几个心腹。

    被顾云霜点到的,是一个机灵的小子,他是顾云霜陪嫁嬷嬷的孙子,因为勤快聪明,人又老实,很得顾云霜的器重。如今不过十五六岁,顾云霜准备日后放在长孙的身边,替长孙做事,因此亲自赐了名,叫做李晋文。

    李晋文悄然退了下去。

    嬷嬷上前替她捏肩捶背,“夫人怎么去打听朝堂上的事情了?”

    大周虽然没有禁止妇人议政,但是真正讲究的人家,是从来不会让夫人插嘴一句朝中要务的。谢家虽然没有这个讲究,但是顾云霜一向不会关心政务,因此嬷嬷多问了一句。

    “大郎二郎刚下了朝,便匆忙去寻老爷,自然是与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情有关。”顾云霜看着簸箩里小孙女儿才绣了几针的荷包,许是因为现在的日子太安稳了,更多事情都被她遗忘在脑后了。

    李晋文很快便回来了,顾云霜见他神情很是凝重,没有往常喜庆的笑,心里便是一沉。不过到底是掌家几十载,什么大场面没见过,顾云霜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平静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夫人的话,外面都在传,倭人登临东海郡,如今正在东海郡欺凌百姓,滥杀无辜,侵占东海郡的粮食……还有年轻女子……”李晋文声音渐渐小了,他还是个半大小子,说到这种事情总归是觉得不大好意思的。

    顾云霜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她明白李晋文的意思。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所谓的侵占,实则是肆意侮辱那些如花似玉般的小姑娘。

    顾云霜手指不由得扣紧了桌角。

    当年谢邕领兵去东海平倭,虽然谢邕回来一句话没有对她吐露,但是看到谢邕身上深深浅浅的伤,顾云霜便知道谢邕在东海郡的处境有多么凶险。

    一个领兵多年的将领在倭人手中,都受了那么重的伤,更遑论手无寸铁的百姓们。

    顾云霜不忍的闭了闭眼睛。

    她虽然只是一介妇道人家,也知道,东海郡出于危难关头,若是朝廷不派人去抗倭,东海郡必然要经历一场浩劫。

    见夫人久久没有说话,李晋文也知道这件事恐怕不大妙。

    “两位公子现在寻到老爷了吗?”顾云霜定了定心神,语气恢复了平静。

    “小的刚刚托人去打听了,老爷今儿与魏国公相约垂钓,两位公子这会儿应该到了魏国公府上了。”

    杨家与谢家是世交,魏国公杨维林与谢邕更是几十年的交情,自打谢邕闲下来,两人倒是时常聚在一起。

    顾云霜心里面也有些酸楚,要不是天子的猜忌,老爷怎会郁郁不得志这么久?

    杨维林同样是一品国公,只不过他早就看透天子对两个一品国公的忌惮,一早就表现出对权利与地位不感兴趣。更是不敢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表现得多么卓越出众,故此天子对杨家很是放心。

    这些年下来,杨家虽然越来越衰弱,但是一品国公的爵位是世袭罔替的。只要杨家不绝后,便永远拿着两千旦的岁俸。虽然杨家渐渐脱离权力的核心了,但是或许这就是杨家所追求的安稳吧。

    地龙分明烧得火热,为什么她感觉浑身发冷呢?不,这冷气是从脚底生出来的。

    顾云霜支着额头,吩咐道:“等老爷回府了,立即请到我这儿来。”

    “是。”

    李晋文准备退出去,刚转身,便听见顾云霜接着说道:“柏哥儿那里还缺个书童。”

    李晋文心领神会,连忙磕头谢恩。

    蔚然居,谢韫清站在窗边,分明在捧着书卷看书,但总有些心不在焉。外面起了风,只能听见树枝晃动得厉害,屋里面却依旧温暖如春。

    谢韫清想到了东海郡如今的情况。

    前世这个时候,她已经嫁给了萧昱为正妃。

    当初萧昱为了此事而焦头烂额,不少花心思,谢韫清为了分担萧昱的忧思,更为了让萧昱对自己另眼相看,跟着打听了不少事情。

    东海郡的事情,实在是不容乐观。

    尤其是,那些倭人们在小岛上待得久了,猛然见到大周的子民生活条件比自己富余,自然心生不甘。他们屈居小岛这么多年,性情凶狠异常。而大周,自打十几年前谢邕率兵将倭人逐出大周的领域,百姓们的生活处于风平浪静之中。安稳平坦的日子过久了,陡然生了变故,百姓们立时就躁动不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