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少不了你的好处
    二皇子是天子寄予厚望的皇子,如今竟然这样放浪形骸,着实让天子恼怒。

    他更气的,还是二皇子这样的行径,令整个皇室蒙羞。

    王弼这些日子借口年纪大了、身体不适,已经数日没来上朝。

    王弼不过刚过五旬,哪里就年纪大了?真要说年纪大,顾平章更是一把老骨头了,每日的早朝何曾缺席过。

    天子虽然不满,但是却不能说什么。

    毕竟这件事,原本就是二皇子理亏。

    成亲不过两个月,就这样将正妃冷落了,这是狠狠的打了王家的脸。

    也难怪王弼会生气。

    他们是把女儿嫁进来当皇子妃的,而不是嫁进来没两个月就受冷遇。

    黄门侍郎见到天子生气的粗喘着气,抬起头,劝道:“陛下,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王阁老仗着自己是次阁的身份,便敢借病不上朝,让您难堪。您合该利用这个机会,冷着点儿王阁老,让他瞧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免得他以后又得恃宠生骄。”黄门侍郎说完,又低下了头。

    他话音刚落,书房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天子眉心越发拧紧。

    几人都替黄门侍郎捏了把汗。

    众人都以为天子会勃然大怒,然而天子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大笑了几声。

    黄门侍郎原本也是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此时心脏才真正的落了下来。

    天子站起身,一只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走出来,伸手指了指黄门侍郎。

    “你说得对,是朕往日太给王家面子了。”天子说道,“房德喜,你让人带着两个太医去王家,看看王弼到底得了什么病。若是治不好王弼的病,就让那两个太医提着脑袋回来。顺便再告诉王弼一声,若是他三天之内病还未好,也不必他写辞呈了,朕直接准允他告老还乡。”

    黄门侍郎忙叩首道:“奴才领旨。”

    其余几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酷热的天,所有人都觉得后背直冒冷汗。

    房德喜在天子跟前伺候了几十载,最能摸清楚天子的心思。他自然明白,在二皇子与王家之间,天子最看重的是二皇子。

    二皇子的恶劣行径虽然让天子觉得不满,但是二皇子毕竟是天子最喜欢的儿子,哪怕他做出再荒唐的事情,只有不触碰到天子的底线,天子都不会严惩他。

    王弼的举措却实打实的犯了天子逆鳞了。

    天子能容许朝臣们徇私枉法,也能容忍有人贪污受贿,却绝不会容许有人忤逆自己。

    房德喜退了下去,喊来自己的干儿子。

    “这件事你去办,记得,要办利索了。”房德喜的生意极尽尖利,又微抬着下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小黄门。

    小黄门是房德喜收的干儿子,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眉眼清秀,看上去十分讨喜。

    只听小黄门笑着巴结道:“干爹你放心吧,我再怎么说也是您调、教出来的,我是不会给您丢了面子的,谢谢干爹给儿子这个展露手脚的机会。”

    房德喜嘿嘿一笑,看着小黄门走了,才轻手轻脚往延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宫的方向走去。

    “奴才房德喜给贵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

    高贵妃正歪在美人榻上,屋子里面清凉舒适,又有宫女们给她打着扇子,别提多惬意自在了。

    房德喜走过去,原本给高贵妃捏腿的宫女忙退到一边。房德喜亲自给高贵妃捶着小腿腹,谄媚道:“奴才许些日子没来给娘娘请安了,娘娘不会怪罪奴才吧。”

    高贵妃伸手捏了捏房德喜脸颊,随即又轻轻拍了两下。

    “瞧房公公说的,陛下日理万机,您伺候在陛下身边,自然也有无数的事情要操持,你能来本宫这里转转已经十分给本宫面子了,本宫还敢奢求你天天过来吗?”

    高贵妃嗔道。

    房公公笑容变得越发深邃,脸上的褶皱堆了好几层。

    “娘娘不怪罪奴才便好,否则奴才这心里啊,可真是不踏实啊。”

    高贵妃笑了一会儿,鲜红的嘴唇勾起浅薄的弧度。

    “说吧,你来找本宫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房德喜忙将御书房内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与高贵妃说了。

    高贵妃听了冷哼一声,眼睛里面俱是凌厉的幽光。

    “好个王弼,这就拿起乔来了,不就是娶了他家的一个女孩。这满京城又不缺女孩,二皇子娶了她孙女儿,是王家的福分,也是天家给他们家的恩赐,竟然敢就这样装病不上朝了。”

    “谁说不是呢,王阁老当了半辈子的官,就连这点都看不透。”

    “没了他王家,还会有无数世家望族愿意把女儿嫁给二皇子。王弼如果想用这种手段让皇家弥补王家,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高贵妃戴着玳瑁护甲的指尖划拉过桌案,留下一串刺耳的噪声。

    原本为二皇子娶了王清寒,就是看中王家的势力。

    如果王家不识好歹,她高雪岚也不会任由王家欺凌到自己儿子头上。

    甚至说,高贵妃隐隐有些担心,日后二皇子登基,王家会不会作为外戚祸乱朝纲。

    高贵妃单手支撑着额头,容颜美艳妩媚依旧,只是到底年纪大了,只有涂了厚厚的脂粉,才能掩盖住眼角的细纹。

    这些年她虽然仍是后宫第一得意人,但是她能感受得到,天子来延禧宫的次数渐渐少了,反而经常临幸那几个年轻美貌的嫔妃。

    高贵妃知道,自己手中仅有二皇子这么一个筹码了。一旦二皇子登基,她便是皇太后,到那时,谁的脸色都可以不用看。

    而自己亲自选择的王家,高贵妃更是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变故发生。

    若是王家能识相点,高贵妃会给王家几分面子。但是倘若他们仍旧认不清自己的位置,高贵妃不介意结果了王清寒。

    碍于脸面,二皇子自然不好与王清寒和离,但是倘若王清寒意外去世了呢?二皇子便可以再娶一个对他更有助益的妻子。

    二皇子未娶妻之前,高贵妃百般挑剔,挑挑拣拣才选定了王清寒。

    王清寒嫁进来以后,高贵妃又才意识到王家并不是她能拿捏得住的。因此她后悔了,并且看王清寒各种不顺眼。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房德喜笑得露出满口的黄牙,“娘娘说的是,堂堂天家,怎么可能去迁就一个臣子。”

    高贵妃打定了主意,又从手腕上取了一枚镯子下来,搁在了房德喜手心。“这枚镯子,本宫戴了也有好些年了,现在赐给你了。”

    房德喜忙跪谢恩赏。

    “以后只要你对本宫和二皇子忠心,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高贵妃看着的护甲,悠悠说道。

    房德喜忙表了忠心,小心翼翼将镯子包好揣在怀中,才退了下去。

    悬黎司府衙内。

    蝉鸣嘈杂,吵得每个人都是焦躁不安。

    萧玄曲着指节叩击着矮几。

    “哒哒”的清脆的声音叩击在堂内所有人的心头。

    楚绍鸣的脸上依旧是冷漠得几乎阴狠的表情。

    萧玄这副悠闲的样子,楚绍鸣显然是看不过眼,他眉头皱了又皱,显然一直在忍受萧玄制造出来的噪音。

    萧玄却不管楚绍鸣的心思,依旧我行我素的瞧着桌案。

    堂下的废怀王的视线也落在了萧玄的手上。

    少年的手指修长,如翠竹一般苍劲,虎口处有着薄茧,一看便知道是习武的。

    废怀王的印象深处,豫亲王的那双手也是有着茧子的。

    楚绍鸣终于沉郁开口:“我们奉陛下的旨意来审理废怀王指使杀手行刺一事,小王爷,可以开审了吧?”

    萧玄似乎被打扰到了,敲着桌案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即又继续。

    “可以开始了,楚少司迟迟没有动作不会是等着本王喊开始吧?”

    楚绍鸣被萧玄的这副态度气得面色更加难看,过了须臾脸色才稍缓。“既然如此,还请小王爷发声审问废怀王吧。”

    萧玄瞧着嘴角,也不说话,只是在笑着。

    他笑了一会儿,便看向一边的师爷,“你待会儿把本王与废怀王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楚了,回头送到陛下面前给陛下看。”

    少年的笑容如阳光般耀眼,那样的生机勃勃,仿佛一团永远跃动着的炽热的火焰。

    废怀王几乎要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

    曾经也有一个像他一样大的少年,也是这样得意放纵的大笑,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他的眼中。只可惜岁月变迁,那个人早就化作一捧黄土了。

    师爷忙点头哈腰,保证自己一定什么都记载下来。

    萧玄的目光又落在师爷身边一个皂衣的小黄门身上,不过似乎也只是一瞬,没有在他身上驻足。

    而那个小黄门只是被注意到了,便紧张得脑瓜仁都发疼。

    他是天子派来监督这场审案的,明眼人都瞧得出来。

    萧玄握着扇柄敲着膝头,噙着笑意说道:“看来我这皇帝叔父不信任我哪,竟然还派人监督来了。”

    悬黎司有一场不见鲜血的战役紧锣密鼓的拉开了序幕,外面的风声也忽然就开始了转变。

    谢韫清带着帷帽,与妙娘子坐在一处品茶,又俯瞰着人来人往的街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