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亲上加亲
    高秀仪和罗慧心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诧异。

    这样的谢韫清,二人都是没有见到过的。她们所熟悉的谢韫清,是一个骄傲清高的人,她对任何事情都似乎不屑一顾,也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而现在,她竟然也开始注意到旁人了。

    真是反常。

    罗慧音的及笄礼办得隆重而热闹,正宾是长留侯夫人,有司、赞者一个是平都郡主,一个是右相家的千金,宴请的宾客都是京中有头有脸的世家女眷,中宫和各宫娘娘也都有赏赐。

    虽说罗慧音是华阳长公主的孙女,但毕竟不是长孙女,但是这样的隆重,到底有些惹人眼球了。

    说起来,还是因为华阳长公主地位的确不一般。

    华阳长公主是先帝的胞姐。当时先帝夺储着实费了一番心力,那时候先帝是几个皇子中最不占优势的皇子,是华阳长公主嫁给当时手握重权的罗太尉,为先帝添得一份助力,先帝才能坐上储君的位子。

    华阳长公主年级轻轻就守了寡,先帝一直觉得亏欠了华阳长公主,因此对华阳长公主及其后人十分厚待,生前就说过,无论以后哪位皇子登基,都要优待华阳长公主。且不说华阳长公主的女儿封了郡主,便连她的孙女也都封了县主。

    这位华阳长公主也是个女中英豪,从20多岁丧夫,一个人拉扯几个孩子,硬是把罗府的天给撑了下来。

    如今华阳长公主从罗家搬了出去,带着罗慧心住在自己的公主府,甚少回罗府。

    谢韫清对这位坚韧顽强的长公主一直是十分钦佩的。

    前世关于华阳长公主,总是有很多酸言酸语传出,但是母亲总与她说,华阳长公主是真正有气量的。她出嫁时,母亲也让她学习华阳长公主的宽容和忍耐。

    谢韫清看着华阳长公主笑意和善的面庞,带着皱纹的嘴角,就想到了这位长公主的生平。她前世也一直想成为华阳长公主这样的人,只可惜前世没能学到华阳长公主的半分。

    她正想着事情,抬头就看到沈妙华和几个女孩在不远处言笑晏晏。

    谢韫清轻轻抚平衣袖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自从谢邕交出兵权、辞官以后,沈妙华就再没来找过她了。前世也是如此,谢邕被弹劾,一时之间,京中对谢家都唯恐避之不及。

    沈妙华向来是个聪明人,最懂得审时度势,谢家失势了,她就远离自己,与京中其他的世家女孩交好,倒也混得风生水起。

    也怪她前世瞎了眼,竟然没能看出沈妙华并不是真心与她交好。谢家得势时,沈妙华一直与自己姐妹相称,谢家一旦失势,沈妙华躲她跟躲瘟疫似的。

    谢韫清微笑走过去,熟络的与沈妙华打招呼:“妙华姐姐,你来了也不来找我说话?”

    沈妙华脸上笑容只凝固了一下,随即就笑得更加温和无害,“刚刚在和余家的姐妹们说话,倒是没有看到你。你早就来了吗?”

    沈妙华是不大想和谢韫清亲近的,毕竟谢家这段时间正处在低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了兵权的谢家,就像老虎被拔了牙齿和爪子,什么时候能起复还是未知数。与其和一个不能给她带来利益的谢韫清交好,倒不如和其他京中的世家千金们打点好关系。

    因此这段时间,别说和谢韫清来往了,就是前几日谈得热络的程琳,沈妙华也写信过去,表示沈家这段时日事情有点多,自己不方便常去谢府。

    她一贯就是这种世故的人。

    谢韫清也不意外,轻轻摇着手中的轻罗小扇,“我也来了许久了,妙华姐姐可能实在是没心思注意我吧。听说再过几日,就是你幼弟的满月宴了,还没向你祝贺呢,恭喜妙华姐姐新得了个弟弟,以后你有好些弟弟为你出头,就不怕有人欺负你了。”

    沈妙华脸上的笑有些撑不住了,她勉强笑道:“没人会欺负我的,母亲为沈家添个男孩我也是十分开心的。”

    沈妙华生母早逝,如今的母亲是继母,继母一嫁进来,就接连生了两个弟弟,她在沈家越发受人漠视,地位也十分尴尬。

    如今父亲和继母以及弟弟妹妹们一家其乐融融,她早就成为了多余的那一个。

    谢韫清知道,沈妙华表面上对继母恭敬有加,对弟弟妹妹们友善疼爱,但是心里还是有着不平衡的。

    这种心理上的不平衡一直伴随着沈妙华,沈妙华心里苦闷,但这不能构成沈妙华伤害她、设计她的理由。尤其是,因为自己的不幸,而去给无辜的人带来灭顶之灾。

    谢韫清带着深意看着沈妙华,只把沈妙华瞧得浑身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谢韫清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只是感叹,妙华姐姐越来越好看了呢。”

    可不是,才十三岁的少女,已经有了风姿绰约的柔态,温柔婉转,让人移不开眼,难怪会一直受到萧昱的宠爱。

    沈妙华被谢韫清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自在,说道:“你快别夸我了,明明知道我是个容易骄傲的,你这样一夸,我可是更没有自知之明了。”

    谢韫清只是微笑,不置可否,“不打扰你们说话了,我去找旁人玩。”

    沈妙华看着谢韫清的背影,不知怎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自打谢家出了事以后,她就决定与谢韫清划清关系,她自以为自己的态度一直把控得很好,应该不会让谢韫清感觉到自己的蓄意疏远,但是谢韫清刚刚这番态度,还是让沈妙华觉得有种做坏事被拆穿的感觉。

    其实沈妙华也不舍得疏远谢韫清的,毕竟她一直对谢韫清的三哥存着念头。

    国公府的三少夫人,无论怎样都不会轻易令继母小瞧了去。

    奈何继母一直对她冷嘲热讽,让她离谢韫清远些。

    沈妙华只得暂时作罢,想着先观望一会儿吧。

    及笄礼很快结束,罗家还请了戏班子来唱戏,场地就设在前花园,在空地上搭了戏台子,台子四周陈设了桌案、矮塌。罗家夫人带着罗家大少奶奶、二少奶奶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待着客人们听戏。

    活泼爱玩的女孩们自然耐不住性子听戏,三三两两结伴,或者划着小船荡舟湖上,或者在草甸上放着风筝。

    一时之间,整个罗府后花园都是女孩们欢快愉悦的笑声。

    谢韫清倒没有那个嬉闹的心思,她静静陪在顾云霜身边。台上热烈的演奏唱词,台下的那些夫人们在交谈,她就一个人坐在那里,怡然自得的听着曲儿。

    罗家请的是有名的集秀班,今儿来的,是集秀班的当家名伶,陈秀竹、姚鸣玉、余兆笙好些都是京里面喉咙最好的伶人。

    集秀班唱的就是昆剧,谢韫清只能听懂一两句,但是她也能沉得住性子,坐在那里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

    华阳长公主暗暗点头,如今能沉得下心的女孩不多见了。

    众人听着戏,不知不觉间就是晌午,众人在罗家用了午膳,便开始提出了告辞。

    谢韫清出了罗家,在角门处上了轿子,才揉了揉耳朵,瘪了瘪嘴:“吵得我头疼。”

    顾云霜便笑道:“谁让你非要留在我身边,若是你和其他姑娘们一块玩,就不会被吵到了。”

    “都是一群爱玩爱闹的,婆子又不敢跟着紧了,出了事又是让人糟心。”谢韫清说道,“还不如留下来听戏呢。”

    若是有罗慧心陪她,她好歹还能和罗慧心说说话,罗慧心已经被罗慧音以及平都郡主拉过去说话了。

    罗慧音虽然是个平易近人的性子,但是平都郡主,可是个乖张蛮横的,谢韫清向来对这位郡主敬而远之。

    顾云霜无奈摇了摇头。

    马车一路疾驰,在如意坊停下,谢韫清让嬷嬷去买了几样糕点,她可没忘榕姐儿有多么缠人,不买点点心给她,她肯定又要烦人了。

    谢韫清回到谢府,她今早出发的时候就把榕姐儿送回了二嫂那里,此时榕姐儿还在睡午觉。她让人把点心分作两份,送到大嫂和二嫂那里,又让丫鬟打来温水,洗了脸。

    她正端着茶水,惬意的叹口气,就听到有人传话,说是老夫人又生气了。

    谢韫清不急不慢的喝着茶水,老夫人闲着无聊,每天不折腾折腾就难受。

    谢韫清喝完一整杯茶水,才慢吞吞说道:“祖母年级大了,你们就不能顺着她的心意吗?说吧,她又是因为什么生气的?”

    来传话的小丫鬟低垂着脑袋,不敢大声言语,声音细如蚊蚋,谢韫清听了几遍才听清楚。

    “老夫人说,表大小姐正是待嫁年华,因为姑爷去世的缘故,耽搁了年华,但是表大小姐为人温柔,与咱们……咱们三公子年龄相仿,不如……不如亲上……加亲……”

    小丫鬟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完全低了下去,她埋着头,不敢看谢韫清的脸上。

    出乎小丫鬟意料的是,谢韫清并没有表现得十分震怒,反而平静问她:“那大表姐的反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