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追杀,楚宇!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敌人也解决了,是不是该起航了?”

    正在白灵儿愣神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的声音,不由的一愣,面容之上,闪过些许的窃喜之意。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前辈跑到自己的身后了?

    此刻,白灵儿身边的众人,都是一惊,下一刻,骤然转身,正好看到似笑非笑的楚宇,正在那里定定的站着。

    不由的一愣,这小子,什么时候过去的?

    众妖茫然。

    “行了,都别站着了,麻烦我也帮你们解决了,早点赶路吧……”

    “是,是……”

    “等等……”

    “前辈,怎么了……”

    “还有醉仙酿吗?”

    “这……给前辈的那是最后一盅。”

    “行了,知道了,早点起航吧,美梦都被打搅了…”

    不去看众人,楚宇纵身一跃,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屋舍面前,轻轻推门,缓慢的走了进去。

    “砰……”

    屋门关上。

    一时之间,众人内心深处骇然,这猴子还真是随意啊,刚刚秒杀了一群四阶元婴期的妖修,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这丫的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内心深处,对于楚宇的崇拜之意更浓。

    白灵儿看着楚宇的步伐,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未曾说话。

    是的,她看出来了,相对于第一次,楚宇这次的步伐,显得有些轻浮。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楚宇的身体之内,至少也是重伤。

    这也就解释了,楚宇为什么还想要醉仙酿的原因了。

    醉仙酿蕴含大量的灵气,对于修复伤势,有着极大的帮助,想必,这也是为什么楚宇落地之后,首先询问醉仙酿的原因了。

    “这样的气魄,比之当年那个人,都丝毫不差。”

    “可惜,终归是路人。”

    白灵儿轻轻的叹息了两声,这才收回了目光,并未多说什么。

    楚宇当然受伤了,而且,并不轻,剑刃风暴几乎耗尽了楚宇所有的体力,佛怒红莲更是耗尽了楚宇所有的灵力,若不是凭借最后一口气撑着,楚宇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过这些,都是无妨,毕竟楚宇有无敌霸气系统,所以伤势虽然严重,但是保住性命,却也是足够了。

    身体之上,伤痕累累,一道道的血珠,不断的在皮毛之上凝聚,若不是恶魔果实的存在,这一次,楚宇必死无疑。

    后悔吗?

    并没有,虽然这些人的性命,对于楚宇无关紧要,但是,在楚宇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观念,就是坚持本心。

    他想要干的事情,即便被人阻拦,他也要干成,他不想要干的事情,即便是执意让他干,他断然也不会干。

    至于刚才,为什么要救这些人,很简单,一盅醉仙酿。

    什么什么,你说这个理由不充分。

    但是在楚宇眼中,觉得足够,就够了。

    所以楚宇做了。

    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楚宇都未曾想过。

    谁会去在意一个路人的死活呢?

    反正该做的都做了。

    毛发之上的伤势,正在缓慢的修复着,周身之上,淡淡的灵气,不断的盘旋,只事此刻,楚宇的内心深处,并不安宁,始终在想着事情。

    是的,张红月并没有死亡……

    楚宇查看系统所有的消息查看了三遍,也未曾看到张红月死亡的提示。

    ……

    此刻,在东胜神洲红月宗的一间密室之内,一个和张红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紧闭着双眼,缓慢的修行着。

    忽然下一刻,这个人面色一变,一口鲜血,骤然喷出,洒落在地面之上,留下了淡淡的血啧。

    “分身,死了!”

    “怎么回事,万宝商会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战力……”

    说话之间,这人手指迅速的摆动,下一刻,手指之中,一层层的光芒,不断的闪烁,紧跟着,孙武的虚影,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张红月的手中,诡异至极。

    “猴子,怎么会是一只猴子?”

    “连元婴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花果山吗?说起来,十年前倒是出了一个人才。”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张红月想要继续推算的时候,忽然之间,楚宇的虚影,骤然炸开。

    “这……怎么可能?阻断了我的天机术?这个猴子,到底是谁?”

    是的,此刻,静坐在卧室之中的楚宇,也收到了一则消息。

    “检测到宿主‘楚宇’正在被天机术窥探,是否耗费200霸气值切断窥探?”

    看到这一幕,楚宇先是一愣,随即,想都不用想,直接选择了是,紧跟着,身体之上,骤然一轻,之前的那种压抑之感,也是全部消失。

    ……

    张红月此刻,当然不知道天机已经被无敌霸气系统斩断,手指急速的拨动着,下一刻,身形不稳,又是一口心血喷出。

    “噗……”

    一时之间,张红月的面容,竟然直接衰老了数十次。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推算不出来,这个小子,到底是谁?”

    正在张红月说话之间,忽然看到门被推开,紧跟着,一个幼小的老鼠精,缓慢的走了进来。

    “宗主,宗主,不好了,不好了……”

    “说……”

    “牌匾,追杀万宝商会商船的人的本命牌匾,全都碎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几乎是一瞬间,张红月身形一掠,已经来到了老鼠精面前,将老鼠精直接提起,身形之上,一股五阶的修为,骤然爆发,化神期的气势,君临天下。

    “真……真的,大王,全没有了……”

    “不可能!!”

    “轰……”一声巨响,老鼠精被摔在了密室的墙壁之上,直接晕了过去。

    张红月身形一掠,已经出了密室,朝着本命牌匾所在的屋舍而去。

    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了屋舍的外面,可是下一刻,他却是定定的站到了那里。

    思考了良久,终归是没有勇气,推开那一扇大门。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的分身都被杀了。

    那些人,又怎么可能幸存?

    “杀!”

    一声嘶吼,贯穿整个红月宗,下一刻,张红月身影浮动,已经悬浮在了红月宗的上空。

    “红月宗所有人听令,跟随我,出海寻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