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偶遇嫣娇
    今天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他的行踪,迎面却看见了陆采青,她心里把陆采青恨的牙痒痒,可是她也清楚,自打林怀瑾认识她以来,自己的地位日渐低下,不如找她诉诉苦,向她示好,也让她帮自己过过话。

    所以她一摇一摆的直直向陆采青走来,满脸堆笑的亲切喊道:“采青姑娘!真是巧啊!”

    陆采青回以淡笑:“刘姐姐!这大中午的是要做什么去?”

    刘嫣娇听了,随便扯谎道:“我看着天不错,中午的时候暖和便出来喝丫头到珍宝楼随便看看,我的这些个首饰都旧了,不如采青妹妹也一起去看看。”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耽误姐姐选首饰了。”陆采青宛然谢绝道。

    刘嫣娇见了,哪里肯放过她,上前热情的抓住她的手道:“妹妹说笑了,怎么会耽误呢?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不如我请妹妹吃饭吧!你的相公也一起。”

    陆采青觉得她今天有些不同,对自己特别热情,出于对她的身份,看着她习惯的用眼睛撩拨自己的男人,心里有点不高兴,但是她毕竟帮了林怀瑾这么多年,还是不让她难堪为好。

    “刘姐姐!我们刚刚吃完午饭,你还是不要和我们客气了。”陆采青再一次谢绝道。

    “嗨!看我!那咱们一起喝个茶,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你说呢宋兄弟?”刘嫣娇是习惯了,看到异性眼里就自动放电,竟忘了这不是在自家的幻月阁。

    陆采青见她苦苦邀请,在推脱不过,便看着马上就要到的林记绸缎庄一眼,回转身道:“宋大哥!时间有点赶,不如你去林记走一趟吧!看看林大哥在不在?”

    刘嫣娇听到林大哥,一想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林怀瑾,凭什么她就可以自由的来看他,自己只有他来看自己才能见的到。眼里对她又充满了敌意。

    宋子羽听了,拉着她的手,道:“没事我陪你!说完话咱再去。”

    刘嫣娇捂着帕子笑道:“看看!妹子还真是好福气,和相公如胶似漆,分开这会就舍不得。宋兄弟!不要担心,我就和妹妹在这对面的茶馆喝杯茶,你还怕我把她吃了不成。”

    刘嫣娇对着宋子羽频频发嗲,让陆采青紧皱眉头,便道:“放心吧!一会你就来茶馆找我就好。”

    宋子羽听了,犹豫了一会,还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快步的走进林记绸缎庄。

    刘嫣娇见了,伸手一拉陆采青道:“妹妹别看了,一会出来就能见到,分开一会都不忍心啊!”

    陆采青回神,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来,跟着她走进了茶馆。

    这间茶馆只是临时搭建的那种小房子,比不得那些酒楼茶楼来的高档。

    茶馆也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开的,自己招待自己泡茶。

    把她们两个迎了进来,一会就泡上两杯芳香四溢的碧螺春。

    刘嫣娇一看老板回后厨了,这点除了她们两个,里面一个喝茶的人没有,陆采青纳闷道:“这中午都没个人喝茶吗?”

    “妹妹一看就是个外行,这个小茶馆最忙的时候是早晚,都是些干体力活,或是流经来往的普通客商,匆匆而过的过客,这里又不是饭馆,大冷的天,到了中午哪还有什么人来这地方喝茶。”刘嫣娇长吁短叹的解释道。

    “哦!刘姐姐这说话有气无力,怕不是病了,不然咱们喝了这杯茶,你还是早早回去休息吧!”陆采青看着她状态不好便彻隐之心犯了,关心的说道。

    “妹妹真是菩萨心肠,上次我那样对你,你都不跟我计较,还这样关心我,难怪男人见了你都对你百般疼爱,如果我是男人的话,估计也会对你动心。”

    “刘姐姐说什么呢?我已经有了宋大哥!这身边的人谁不知道?哪还会有人犯傻,垂涎与我。”陆采青轻松的说道。

    刘嫣娇听了,苦笑了一声道:“不瞒妹妹!你那个林大哥就是其中之一,我想凭你那么聪明,你不会察觉不到吧!”

    “刘姐姐!林大哥只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之间是存粹的友谊,你这话让我相公听了,他会难受的。还请姐姐不要听信谣言。”陆采青板着脸认真的说道。

    “妹妹!你别生气,我只是……只是太喜欢太喜欢林公子,今天遇到你才低声下气的邀你前来,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采青妹妹成全。”刘嫣娇满眼期待的说道。

    “刘姐姐!你太抬举我了,我一无权二没钱,我能有什么好帮忙的?”陆采青自嘲的说道。

    “妹妹!我知道!我的不情之请有点为难,可是你看在自己幸福的份上,给我也给林公子一份幸福可好?”

    刘嫣娇的话让陆采青听了有点懵,但是她猜想肯定是和她提到的林怀瑾有关,果不其然下面她就进入了正题。

    刘嫣娇这时左看右看没人,普通一声跪在地上,把陆采青吓得一跳,赶紧起身把她拉起来。

    刘嫣娇装作无骨的坚持,陆采青只得坐下听她叙说。

    “妹妹!我知道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和林公子走的很近,而且他也很挺你的意见,可是你都已经有了相公,你就把林公子还给我好不好?”说完还拿着帕子娇滴滴的摸着眼泪。

    陆采青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茶馆,因为这里无人,没人看见她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

    可是这人说话听着还真来气,什么叫做还给他,自己可没有和任何人抢好不。

    陆采青听了,见她无理取闹,顿时生气,起身就往外走。

    刘嫣娇简见势,一把保住她的大腿道:“妹妹别生气!姐姐说错话了。”

    陆采青见走不了,便低头说道:“姐姐不必故作姿态,这里无人,你还是起来说话吧!”

    刘嫣娇看陆采青心里清明,也就不在执着,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土,娇声说道:“妹妹!你听我说,我和林公子之间的缘分是早就注定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心里发过誓一定要报答他。”

    “你要报答,没人拦着,你报你的恩,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吧!”陆采青脸色不佳的回道。

    茶馆的老板见二人闹这一出,本想出来劝阻,见二人又重回座位之后,便止住了脚步,他见多识广,怎么会不知道青楼女子惯用的伎俩,但是事不关己,便回后厨去了。

    “话不是这样说的,妹妹你不知道,这一年多来,他跑你家比我这还要勤,他和我以前的话题都是关心我吃穿用度,现在他的话题都是围着你转,这样我也理解,可是最近几个月,他都不来看我了,妹妹!姐姐求你,离他远一点行吗?不要再见他了。”

    刘嫣娇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陆采青道:“姐姐!恐怕这个我不能如你的愿了,因为过了年之后,我和林大哥就要合开酒楼了。”

    “什么?你一个小小的村姑,哪里来的钱合开酒楼,你不是想着碗里的,扒着锅里的吧!”刘嫣娇一顺嘴就说出来不该说的话。

    陆采青听了鄙夷道:“没错!就是我这小小村姑要和林大哥做生意!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我相公还在外面等我呢?”

    刘嫣娇知道她生气了,赶紧起身抓住她的手道:“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我又说错了,是我要求太过分了,妹妹你听我说,我也是黔驴技穷,没有办法,林公子要是隔三差五再不到我那去,我就要出柜接客了,你也可怜可怜我,我这些年都是林公子罩着我,这样下去我就更无出头之日了,还怎么以清白之身报答林公子。”

    陆采青听出来,她说的是肺腑之言,但是她心思不正,配不上林大哥也是事实。要是娶她进门,林家那和睦的氛围肯定会被搅得乌烟瘴气。

    “妹妹!我不求别的,我不求林公子对我怎么好,只要我对他的心忠贞不渝就够了,可是我希望妹妹能帮姐姐说说话,他最听你的了,你帮我说说让他时不时来看看我好不好?”刘嫣娇好似真的没有办法,心高气傲的她竟然给自己下跪求取怜悯。

    陆采青见了,为难的道:“姐姐!我和林大哥只是朋友,怕是说不上这些话。”

    “不会的不会的,你就把我现状告诉他,再帮我说两句好话,我相信他会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情分上,来帮我的。姐姐求你了。”说完掩面哭泣。

    陆采青也不想和她多说废话,看她情况堪忧,也就动了恻隐之心道:“好吧!我看见林大哥和他说说,让他去看看你。”

    刘嫣娇听了,破涕为笑道:“我就知道妹妹是个心善之人,姐姐这就回去等着妹妹的好消息。”

    陆采青见她话已说完,二人之间也没什么必要联络感情,草草客气了几句就一起离开了茶馆。

    陆采青直接走到林记绸缎庄,看见小伙计笑着迎上前来问道:“姑娘欢迎到林记绸缎庄,有什么要我帮忙介绍的吗?”

    陆采青抬眼看了看,没有见到宋子羽,就开口问道:“我是来找人的,刚刚你们这不是进来一位年轻的客人,来找你们的老板林怀瑾的吗?他现在在哪里?”

    “哦!您说的是他呀!您跟我来!”说完转身带她走进了后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