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子武家书
    陆采青二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

    夏大娘出来迎接他们的时候问道:“天这么冷,怎么路上赶着这么久。”

    宋子羽呵呵傻笑道:“娘!我们出来的就晚,回来自然就晚。”

    陆采青也心虚的说道:“这大冷天,早上太冷,我们是太阳升起来之后才回来的。”

    夏大娘也没起疑,赶紧让他们回屋歇着。

    第二日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六婶说在陆家村的陆凉生一家三口迁到陈家村来住了。

    陆采青听了就是一愣道:“什么?他们在那好好的,干嘛搬到这里来添堵。”

    刘婶说道:“据说他们是咱们走了之后,他们的人品遭到质疑,乡亲们也不爱和他们有交集,处处碰壁的他们就来找你,说你是罪魁祸首,想要来这给你添堵置气。”

    陆采青想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嘴脸就十分的厌恶,算了搬来就搬来,只要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就什么都无所谓。

    紧接着就是一个好消息,村长叔一大早就拿着一封信,兴高采烈的走进宋家。

    “子羽!采青!快出来,你家老二子武来信了。”边说边往你里走。

    宋子羽听了飞快地跑出去,也不和村子客气,直接接过信,拆开就看。

    陆采青见了把村长迎进屋里,村子是一个劲的夸赞:“老嫂子!你家子武人可好了!咱们同村去的四十个孩子就属他识文断字,他帮着咱们村三十九个孩子一人写了一封家书,咱们济州府就属咱陈家村的书信最多,羡慕死旁村的村子。”

    “好啊!好啊!那孩子心地善良,是个孩子,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夏大娘担心的说道。

    宋子羽一目十行快速的浏览一番心里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听到夏大娘问及弟弟的时候,刚好迈腿走了进来。

    他高兴的举着信对着满屋子的人说道:“俺弟弟有出息了,当了文官,一切都好!”

    陆采青听了,高兴的说道:“宋大哥!你快给大家伙念念,他到底情况咋样?”

    宋子羽拿着信,轻咳了一声缓了缓自己的激动情绪才念道:“娘!大哥大嫂!你们好!我知道家里还有三弟四弟!李大哥和刘婶,我就不一一点到,我在这里向你们问好。

    从村子出发就开拔一路向南进发,走过的路我都记不清叫什么名字,只有我给你们写信,我知道看见大哥大嫂的字迹恐怕难了,因为我们一边训练一边转移,没有固定居所,下次在写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过你们放心,开始的时候想家,可是看见比我小的孩子还哭鼻子,我就开始安慰他们,现在我已经是他们的老大,我帮他们写信,还因此被长官看中让我做了个书记员,整理一些简单的杂事记录。

    军中的大锅饭虽然管够,但是不及娘和大嫂做的好吃,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你们不要担心!”

    最后宋子羽念了落款“子武勿念!大魏十九年十一月初十。

    刘婶掰手指算了算:“这都腊月初十,算算这信在路上就走了一个月了,真是难为这孩子了,兵荒马乱的去当兵,这过个年都赶不回来,要是没有战争就好了。”

    屋子陷入了一片寂静,陆采青见了调节气氛道:“嗨!这来了消息总比天天盼着强,知道他平安咱这年就好过了,虽然他人在千里之外,但是信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不是吗?”

    “对对!我看这孩子有出息,一出门就显着比别的孩子要独立,知道帮助同村的孩子,将来说不定还会做更大的官。”陈有旺见大家情绪不高,便夸赞孩子道。

    “对对!子武叔将来会是威武的大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自己的军队回来光宗耀祖!”朵儿眨着眼睛认真的说道。

    他这一说把大家都逗笑了,村子还有信要送,就告辞走了。

    回到房间陆采青见宋子羽把宝贝的信件捂在心口,就知道他又想他弟了。

    凑上前去,搂着他的肩膀道:“子武来信你该高兴才对,现在你是咱家顶梁柱,子武把我们托付给你,你要振作才对,把我们照顾的好好的,才对得起在外的子武,他才好放心的在外面闯荡。

    宋子羽也知道这个理,从小媳妇的嘴里说出来,他的心里好受多了。

    陆采青小心翼翼的把信拿过来晃晃道:“这得留着,明个子飞和云歌回来,咱还得让他们高兴高兴。”

    宋子羽重重地点了点头。

    快到年关的时候,鸭子长了又大又肥,又到了出栏的时候,荷塘里的鱼也刚刚快满三个月,正赶上过年,白萧然这次派人继续来收虽说上次两人闹掰,但是这亲兄妹的关系一确定,还分什么你我。

    陆采青算计了一下,一千只鸭子,一只十斤左右,就是一万斤,一斤十文钱,那就是一百两银子。

    再算算鱼,一共进了两千尾,现在一条鱼在三斤左右,那就是六千金,一斤二十文钱,就是一百二十两银子。

    这次一共赚了二百二十两银子,加上上次的进项还有师父的五百两,陆采青粗略的算计了一下家里的资产足足有小一千两。

    虽然师父借的五百是要年后开酒楼用的,但是家里剩下的也足有五百两,拿张虎皮,代表着宋家两兄弟的打猎成果,现在足可以赎回来。

    陆采青坐在炕上,抱着银子傻笑不止。宋子羽瞧见了,坐在她对面问道:“小媳妇!原来你喜欢银子啊?那我以后*活给你赚好多的银子哄你开心。”

    陆采青听了,才回过神来止住笑声说道:“不要!我只是一时间看到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一时高兴而已。谁让你辛辛苦苦的去干活了,有那功夫还不如在家多烧至点木炭。”

    “傻媳妇!我这不和李大哥天天在家烧制,再烧下去,明年的都够了。”

    “那就在家呆着,哪也不去,你和李大哥忙活了一年,明天我们带着李嫂和朵儿一家去办点年货吧,顺便把虎皮赎回来,我怕夜长梦多,顺便看看咱们家的云歌,也不知道大哥把他祸害成什么样了。”陆采青一脸认真的说道。

    宋子羽听了,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收起你那小女人的心思,我想大哥对四弟肯定极好。”

    “哼!这次来收鸭子,他只打发了别人来,我想云歌了,他都不懂,就不会让他跟着看一眼也好啊!”陆采青赌气的说道。

    “小媳妇!你不要误会了大哥!他都说了是有要事,他肯定也是舍不得四弟那样大冷天的来回奔波。”宋子羽给白萧然照找着借口。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还是不是我陆采青的男人,怎么胳膊肘朝外拐,云歌也是咱家孩子,你怎么老替他说话。”陆采青疑惑的看着宋子羽。

    宋子羽见了,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这里一个是小媳妇,一个是大舅哥,哪有里外,再说了是不是你男人,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完坏笑般的看着陆采青,朝着她扑过来,陆采青没想到他说着说着就不正经,赶紧闪躲。

    她盘腿坐在炕上,又没有防备,怎么躲闪,能躲过他的大手,一下子就把她揽了回来,陆采青挣扎无果,放弃了抵抗。

    宋子羽诡异的笑道:“怎么不躲了?”

    “哼!我跑不过你了,我投降收回刚才的话还不行吗?”

    宋子羽故意逗弄她:“哪一句?”

    “就是……就是还是不是我男人这句话!”

    “那现在知道是不是啦!”

    “是是!你是我陆采青的男人。”陆采青果断承认错误,希望能逃出他的掌心。

    “承认了更好!现在加印盖章!”说完把她搂的更紧,紧接着就快速对准她的嘴唇亲了上去。

    陆采青赶紧挣扎起来,推开他的身子道:“宋大哥!你看看外面虽然黑了,但是屋子里点了蜡烛,这院子里走来走去的被李大哥和娘他们看到,可怎么见人啊!晚了咱休息吧!”

    宋子羽看了,起身把窗帘一拉,回身坐在陆采青身边,大手一捞再次把她拉到身边,嘴角上扬问道:“这下你还有什么借口?”

    “我……我今天累了,想要休息!”陆采青无计可施,只得装累。

    “不要你劳动,我来就好。”说完把她轻轻一推就躺倒在软软的被褥上。

    紧接着大手就覆了上去,在她身上慢慢的游动,终于停驻在她的小巴兔上面。

    屋子里瞬间升温,两唇相接,她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两人接触的部分,全身血液似乎倒流而上,冲到了脑子里,其他的一切都被摒弃在五感之外。

    反抗,挣扎,推拒,一切都记不起来,因为他是自己的爱人,夫妻间这种举动实属正常,只有那一片清凉的冰泉气息在她的世界里轻浮飘荡,如此美好。

    宋子羽还是在关键的时候,停止了自己的**,大口的喘息着道:“小媳妇!过了年就十三了,在等你一年可好?”

    陆采青窝在他的怀里,算计着,自己今年十三过了年十四,自己的月份还大在二月的时候生日,那就是说虚岁已经十五了,虽然是十六成年,但是也不在乎这一年,再说也不能老这样抻着,自己可以,那家伙别再憋出什么病来,左思右想,害羞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