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见小燕
    ”什么叫做头发长见识短,我还是长头发呢?”陆采青接过话茬道。

    李大哥听了,紧张的赶紧赔罪道:“哪敢啊!我只是想说你大嫂来着,是我口误,你别记心上。”

    李嫂听了对着李大哥嘟囔道:“你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说我,赶明我也像采青一样能干,看你还说不说。”

    “那我等着,你若真像采青妹子那样能干,咱家以后也你说了算。”李大哥用话激李嫂道。

    陆采青见了赶紧说道:“好了好了,老夫老妻的怎么还杠上了,这要是让朵儿看见了,还不得担心啊!”

    李大哥听了,瞪了李嫂一眼,道:“刚刚干活啥事没有,我看是把你闲的,你爱咋地咋地,我去干活,不和你这老娘们一般见识。”说完一拍屁股走进了红薯地和工人们一起又干起活来。

    李嫂眼睛红红的,委屈的低头不在言语。陆采青见了,拉着李嫂道:“李嫂走!咱回去烧点水给工人和他们男人泡点茶来解渴。”

    李嫂听了,站起身来默默的点了点头,陈家村屁大点事,一会就传遍了整个村子,看热闹的人来了不少,马飞翊则以县太爷的身份,言传身教起来,他想在陈家村做示范基地,让陈家村的老百姓多一项收入。

    一会功夫聚集了好多的百姓,也不知道他那得来的红薯知识,一边干活一边给百姓讲解它的由来产量和收入。

    人群中站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不是别人正是那陈小燕,她听到有人给自己爹娘报信说城里来了不少人在这里收购红薯,红薯她吃过一次,还是人家言家待客剩下的她才得了那么一块,又香又甜,一听是宋家那几亩荒山种出来,心想着,回来几天了,也不能老在家躲着,是时候该出去见人了,他家今天人多,总会看见他的。

    刚挤到人前,就看见陆采青拉着李庆元媳妇回家了,刚好看见宋子羽一个人在哪里拾掇自己家里的农具,便凑上前来开口道:“宋大哥!今天你家收红薯啊!”

    宋子羽还没抬头,就听出了这个女人是陈小燕,果然她回来小媳妇猜的不错,一个村子住着,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有马上回答,左右查看一下子搜到了村长两口子的踪迹,他们在马飞翊的身旁,原来也是在帮自己家干活。

    他伸手指了指道:“诺!他们在那里。”说完不再理她。

    陈小燕见了,噗嗤一笑:“我不是来找他们,我是专程来谢你的,宋大哥!本来我该去你家里当面道谢,但是我怕……!”

    陈小燕顿了顿又道:“:“宋大哥!好长时间不见,你还是这样英俊,之前的我是被鬼迷了心窍,以后我会恪守本分,我们从今新来过好吗?我已经接受教训,现在开始洗心革面,从新和你做个朋友好不好?”

    宋子羽正忙着手头上的活,突然听到的话语怎么似曾相识,他忽然明白小媳妇对他敲打时的话语,想着还真是女人了解女人,想到这面上露出了笑容。

    他这一动作却被陈小燕误会,以为他同意自己的想法又道:“宋大哥!我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我嫉妒我在你心里不是唯一,所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宋大哥!我是一个被人侮辱的女子,婆家待我如猪狗,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陈小燕说完,观察着宋子羽的表情,自己说到这里还悔恨的留下了几滴眼泪。

    宋子羽见他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突然想起小媳妇说这女人善变,还真是,跟小媳妇说的一点都没错,不管她再怎么伤心难过,自己都不会再次上当,不然小媳妇说了,就是不理自己六天,六天啊……要是见不到她自己可怎么熬。

    “宋大哥~!你看看我现在努力和采青做朋友,消除我们之间的误会,你说采青妹妹会不会原谅我,我现在很想在她面前赎罪,你帮帮我好不好?”

    陈小燕擦拭着眼泪,又弱弱的请求道,还欲上前拉着他的胳膊撒娇求原谅。宋子羽则恶心的不行,虽然他家没有在村里散播她的所作所为,只知道她被婆家欺负才被父母要求被休才带回村里来,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自己厌恶她确是实实在在的。

    他见她要拉着自己,赶紧一躲身道:“陈小姐!你最好自重一些,现在你回来了,村里人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我们就原谅你了,我们是看在村长叔和村长婶的面子才让你回来的,你不要在出现在我们家人面前,话说到此,你走吧,小媳妇回来瞧见了不好。”

    陈小燕听了,也不气恼,依旧可怜兮兮的说道:“宋大哥!看样子你还是没有原谅我,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你看采青妹妹的婆婆以前不是也对他不好,现在她都原谅她了,我只要拿出真心悔过,采青妹妹一定会原谅我的。”

    “也对!你至始至终对不起的人只有小媳妇,要是赎罪你也要找她而不是找我!我很忙没时间和你闲聊。”说完抱着农具走向了自家兄弟。

    陈小燕在后面暗自笑了笑,心想:“怕了我吗?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躲着我,宋大哥!你还是一样的心地善良,知道我犯了那么严重的错误都不舍得骂我,我会诚心改过的,你等着看我表现好了。”

    宋子飞刚要给大哥解围,就看他匆匆忙忙的回来,赶忙问道:“大哥!那个不要脸的人又来缠你了是不是?”

    宋子羽刚要说话,就见陈小燕扭动腰肢的走了过来,见到宋家兄弟打招呼道:“子武!子飞你们好!我是真心悔过的,想要帮你做点什么?看着今天你们人手充足,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一定登门致歉。”

    宋子武可不管那个一扬手,就把陈小燕和大哥隔开,可是就见陈小燕顺着宋子武的手尖叫了一声,便软弱无骨的倒在地上。

    宋子羽缩回手紧张的说道:“大哥!我没碰到她,你相信我!”

    宋子羽也是一惊,她和自己本来就有一段距离,要说子武伸手隔开他们也是好意,可是陈小燕倒地,他倒是真的相信陆采青的话,这个女人打着做错事道歉的幌子来接近他们,看来真的如小媳妇担心的样子,她是有备而来。

    村长媳妇和村长一直漂着这边,知道自己闺女和宋家的恩怨,可是看见女儿倒地还是快速的跑了过去,因为这次老两口苦口婆心分劝解她多时,她也诚心的在二老面前低头认错,还表示要在陆采青面前忏悔。

    两人跑到孩子面前,知道宋家有气,没有怪罪,但还是心疼自己闺女,陈小燕看样子也是摔的不轻,眼睛带泪嘴上还在说着:“爹娘!不是子武的错,是我没有站稳,不小心摔倒了。”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倒成了子武推倒的了。宋子武还要解释,村长知道事情始末,说道:“没事没事!不就是摔了一跤,看看都说让你别来,倒是给人家添乱。”

    陈小燕被村长教训着,可怜兮兮的样子惹人怜爱,不知道她人品的人看了,以为宋家欺负了一个柔弱女子,看得工人们各个摩拳擦掌想要帮忙,虽然他们来这的目的是给这家主子干活。

    陆采青和李嫂这时候提着水壶,远远就看见陈小燕穿着红衣绿袄的装扮站在地里,哭天抹泪,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走到近前低声和子飞询问了事情始末,看着工人们义愤填膺的神态,想着这个女人嫁了人之后还真的学精明了,学会哗众取宠的道理,不过天生矫情的性子,就是再装也会原形毕露,既然大家不知,那么就由她来给大家提点提点。

    “这不是小燕姐姐吗?怎么被婆家送回来了?还真是吃了不少苦,你看看都瘦了!”陆采青放下水壶,走到近前说道。

    陈小燕见到陆采青先是一怔,然后故作坚强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采青妹妹!你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怎么会瘦呢?妹妹气色不错,看样子宋大哥把你照顾的很好。”

    “小燕姐姐!竟捡好听的说,我陆采青是爱开玩笑,但是要看对谁,抢我男人害我们夫妻离心的人,我从来不对她开玩笑,对待这样的人我从来都是避而远之,你说是不是呀!小燕姐姐!”

    陆采青成功的反击让那些义愤填膺的工人一下傻了眼,看着刚刚楚楚可怜的模样,原来是抢人家男人的第三者,刚刚还替她抱不平的心思一下子烟消云散,大家一见这样的女人避恐来不及,怎么继续看热闹,都回去干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