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重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头好痛!”大脑撕裂般的痛苦将林源折磨醒来。

    林源痛苦的低吼,“这是地狱吗?我魂飞魄散,怎么可能再入轮回,来到地狱!这到底是哪里?”眼睛慢慢睁开,熟悉的场景出现在林奕面前,简陋的小木屋,精致但古老的家具。

    “这是幻觉吗?为什么如此真实?”脑海中撕裂的疼痛慢慢消失,林源心中疑惑。

    “小源,你醒了,这是爷爷给你熬的药,赶紧趁热喝了吧!”房门吱吱的打开,一个花甲老者,拄着拐杖,端着一碗药,颤悠悠的走到床前。

    “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林源立刻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的爷爷又回到自己身边。

    其实他没必要喝药了,他能感觉出,他的身体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令他瘦弱的身躯充满力量一般。不过为了安慰爷爷,他还是把药喝了。

    一边喝着药,爷爷絮絮叨叨的埋怨着,“小源以后不要跟他们打了,你身体这么弱,打不过他们,躲着点就好,这次一昏迷就是一天---”

    喝过药,爷爷端着药碗出去了,林源下意识的查看自己的状况。

    “嗯?怎么回事,我的灵力呢?”林源惊叫出声,他发现,他体内雄厚的灵力竟然全部消失了,丹田空空如也,尚处于未开发状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源开始思考,他明明魂飞魄散,怎么还活着,而且还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瘦弱不堪,在十四岁的同龄人中,几乎是最弱小的存在。

    十四岁时候,他和人争斗,被打晕过去,林源突然想起这件事,他现在不就是十四岁的时候,他竟然重生了。

    林源回忆最后战斗的场面,想起自己好不容易夺得那一枚精血,已经受了重伤,却突然被人偷袭,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法宝囊也受不了强大的灵气爆炸开来。然而就在自己魂飞魄散的时候,法宝囊中,意无意中的到的一块碎玉片放出一阵白光。林源也失去了知觉。

    难道是那枚玉片救了他,林源心中想到,仿佛感觉到林源的想法,他的身体泛出一阵白光,他明明感觉到,他的脑海之中有一块发光的碎玉片。玉片不断地放出白蒙蒙的光芒,照耀着他全身。不过,从外面自然看不出来,林源虽然没有任何灵力,却能够看到自己体内的状况。这枚玉片竟然带他穿越了。而且存在他的体内。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没想到他被人打得魂飞魄散不但没死,反而因祸得福,重新来一次人生,有了上一世的经验,这一世他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渡劫飞升轻松无比。想到这里,林源的咧嘴笑了。

    自己可是五行灵根,修炼起来本就快速无比,如今有了经验,岂不是加了作弊器一般,以后修为扶摇直上,轻松渡劫,打遍天下无敌手。林源想起了那一滴祖巫精血。那可是全天下炼体师梦寐以求的存在啊,如果自己得到了,岂不是身体坚若宝器,不死不灭。

    既然重生,就要走一条没有走过的路,林源心中突然有了这个念头。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如果自己炼体,再得到那一滴祖巫精血,达到炼体极致,那是一番怎样的光景呢。林源憧憬着。

    对!这一世,我要成为炼体师。

    有着数百年以后的经验,林源自然知道炼体师和灵气师的区别,虽然有着一样的力量本源,都是吸收天地灵气入体成为灵力。不过相比灵气师,炼体师的路无疑更加缓慢,而且更加艰难,炼体师要将大部分的灵力用来淬炼身体。所以炼体师同样提升一个境界需要的时间是灵气师的数倍,这无疑是世人不能忍受的。

    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了这个世界炼体师只是小众。只有寥寥无几炼体师宗门,而且极度式微。恐怕都快要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是,炼体师无疑是强大的,尤其是到后期,同境界无敌,还能跨境界而战。

    如今,自己拥有了以后数百年修炼经验,修炼自然不会再走弯路。加上他的五行灵根,修炼速度本就快速无比。这样一来,他即使炼体,速度也不会有多慢。既然老天给了他第二次的机会,他就要走一条新的路子,而且,他要好好的享受生活,再也不像上一世那样,只知道拼命修炼,连一个双修道侣都不曾有,最后还没有落个好下场。

    想起上一世的伤心事,自己喜欢的同门师姐和玄天派联姻的时候,他去世俗买醉一夜,却没有去争取,而自己的宗门还是被大宗门所灭。如今重活一世,上一世所有的不愉快的记忆全都要清除,遗憾全都要让他圆满。

    林源憧憬的想着以后的幸福生活。突然,林源脸色一变,十四岁的大病,大病之后的第四天,不就是张家集惨遭屠村的时候吗?他唯一的亲人,爷爷也死在这场屠杀之中。不行,我要阻住它,绝对不能让悲剧重演。

    这次的屠杀,根源是一个魔道灵气师受了伤,逃到了天蓝山躲藏起来,控制了天蓝山的马贼,为了祭炼邪恶法器,需要童子精血,却害怕消息走漏,才下达这样一个屠村的命令。五天屠掉了十二个村子,抓了两百个童子。直到后来玄天派入室弟子下山历练,才将那个老鬼斩杀。

    不对,他已经昏迷了一天,并不是上一世的一夜,他的重生,竟然改变了他的历史。现在只剩下三天了,他必须想办法阻止。

    可是,要怎么阻止呢,现在的他不是重生前,即将渡劫,灵神期的强者,只是一个普通人,体内没有一丝灵力的普通人,虽然有着几百年的修炼经验,却没有来得及开发。

    林源习惯性的握了握拳头,他能感觉出,脑袋里面的玉片发出白蒙蒙的光芒,不断的改变着他的身体,令他身体不再像之前那样病怏怏,虽然依旧不强壮,却充满了力量。

    不过身体被改造又有什么用呢,依旧不是武者的对手,要知道,天蓝山三个寨主,都是武者八重以上,除非他能成为九重武者,不然没有战胜对方的方法。改变只是潜移默化的一个过程,林源根本没有时间。

    到底要怎么办呢,林源起床出了家门,走在张家集中,这个让他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虽然出生在这里,却没有什么归属感。不过,这里面大多数人对他还是好的。他也不可能看着这么多的生命在他眼前消逝。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林源心中越发着急。却始终想不出办法。

    去黑石城借兵?不行,天蓝山马贼三个当家全都是武者八重以上的强者,大当家更是和守备军将军一样的武者九重巅峰。守备军的战力还不如天蓝山马贼,他们不会出手的。不然也不会任他们嚣张这么多年。

    让村民集体迁移,同样不行,他没有说服村民的理由,张家集是第一个被屠的村庄,之前根本没有一丝预兆,他总不能跟村民们说他是穿越回来重生的吧。如果真那样说,恐怕等不到马贼来,他就会被浸猪笼。

    玄天派的那两个入室弟子倒是可以解决,不过要到那里去找他们呢,要知道蜀山弟子,飞剑纵横,速度极快,他根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

    林源眉头紧皱,心中无数个方案都被否决,这如同一个死结。

    如果时间在充裕一些就好了,只要给我一个月,我就能将感灵诀修炼成功,到时候即使杀不了那个老鬼,守护张家集也不会有问题。

    林源对着老天暗暗咒骂,既然穿越,为什么不让他早穿几天,非是这种时候。

    “哈哈,小源,你还没死啊,果然是打不死的小源啊!”一个嚣张的笑声传来,林源一路思考,没有注意,他的对面,走过来几个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会拉帮结派。

    林源看着对面的五个人,全部都是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为首的,也就是刚刚说话的,是张家集族长的孙子。张鹏飞。至于剩下几个,都是张家旁支的子弟。

    张鹏飞虽然比林源要小上一岁,却长得极为强壮,看上去如同十七八岁的青年一般,正是因为他强大的武力和背景,才建立了统治的核心地位。带着几个孩子在村里称霸,其他少年要么跟着他胡闹,要么忍气吞声。

    林源脸色激变,这几个少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童年,几乎都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中,童年所有的记忆全部都是被他们欺负,他也反抗过,却每次都要被揍,反抗越激烈。这么多年,他已经忍受。

    这些年,对于这些人,他向来是能躲就躲,可是昨天,这些人竟然辱骂他的母亲,骂他是杂种,这是他怎么都不能忍受的。于是,他发疯一般的冲向了他们,结果很壮烈,林源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因为这碎玉片,恐怕还要更多时间。

    林源心中的怒火在燃烧,还没有去找他们报仇,他们就自己找上门了,真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林源冷笑着看着他们,现在他的身体虽然依旧孱弱,但是体内的玉片改造他的身体,令他充满力量,加上数百年的战斗经验,虽然不一定能够战胜武者,但是对付几个小崽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记得张鹏飞以后也成为了一个灵气师,而且成为玄天派的弟子。他的灵根是中品火灵根,也算不错,不过这样的灵根并不能达到玄天派的要求。真正让他成为玄天派弟子的原因,是一枚朱果。一枚千年朱果。

    张鹏飞正是因为食用了那一枚朱果,才在短短时间内修炼到了灵煞期,虽然之后止步不前,也算得上修炼界的一个小高手了。

    不错,林源记得,张鹏飞之所以在这次屠杀中逃得一命,正是因为去取那枚朱果。

    如果他得到朱果,千年朱果的药力能直接让他将太上感灵诀修炼成功。到时候自然能够挽救村子。

    太上感灵诀乃是林源上一世无意中得到的一部基础修炼法诀。只是感灵期的法诀。据说是上古太上教的筑基法门。

    林源上一世也是一个高手,所收集的修炼法诀自然不在少数,这太上感灵诀几乎是感灵期最强大的功法,能够扩大丹田,使体内灵力更加雄厚。这一世林源有了那些近乎作弊的功法和记忆,自然不会放着不用。

    所以,他即使修炼这一门法诀,对他以后炼体道路颇有好处的。毕竟炼体师所需要的灵力,灵力越雄厚,以后成长就会越高。

    想到这里,林源看着张鹏飞仿佛看着一只大白羊。脸上带着狼外婆的笑容。心中想着,本来只打算教训他们一下,如今他既然自动送上门来,这仙缘自己不取岂不是浪费,而且自己是为了拯救村子,这些都是天意啊!

    张鹏飞本来还想把林源打一顿,昨天和林源打架的时候,林源悍然出手,他猝不及防挨了两拳,虽然没有造成伤害,却让他感觉丢了面子,所以今天又过来找茬。

    不过看到林源脸上诡异的笑容,张鹏飞突然产生一种自己被盯上的感觉,心里毛毛的不舒服。

    “老大,这小子是不是让我们打傻了?以前见到我们他都是立刻逃跑的!”一个小子谄媚的对着张鹏飞说道。

    “是呀,老大,这小子居然笑了,看来真的疯了!”旁边一个人附和道。

    “老大,我看我们今天还是算了吧,没必要和一个疯子计较!”一个瘦弱的少年说道,“我听我妈说,疯子会传染,我们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吧!”

    “哼,你们就这么点胆子,我看他不是疯了,是装疯!你们不敢,看我不把他揍死!”张鹏飞心中那一丝奇怪的情绪消失,恶狠狠的看着林源,这个小子竟然让他产生害怕的情绪,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却让他极为恼火。

    说着,张鹏飞抡起拳头,就要朝着林源砸去。可惜,这样的攻击,怎么可能打到现在的林源?

    林源身体突然一侧,瘦弱的身躯轻松躲开了张鹏飞的拳头,同时,拳头迅速出击,打在张鹏飞小腹之上,全身的力量聚集,直接将张鹏飞倒退好几步,幸好剩下四个人将他抱住,才避免倒在地上。

    林源依旧笑着,他很喜欢这种强大的感觉,复仇之后的爽快。他的力量竟然在短短一天内提升了一倍,超过了强壮的张鹏飞,而且他的速度也提高不少,轻松能躲开张鹏飞攻击。

    “妈的,上,给我打死他!”张鹏飞被打出去,立刻大怒,如同发怒的猛兽,双眼通红的吼叫着。

    几个小弟互望一眼,朝着林源扑了过去。

    “小杂种,我打死你!你妈个婊子!”瘦小的少年嘴真欠抽,一边骂着,一边冲了过去!

    林源暴怒,一双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他竟然敢辱骂他母亲,辱骂他最爱他,他最爱的母亲!

    林源仅有的理智被这彻底撕毁,他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小子,冲了过去。一拳打在瘦弱小子的小腹,以林源的速度,这个小子自然躲不开。捂着腹部倒下。

    可是,还没有结束,只是开始,林源骑在小子的身上,拳头不停地朝着他的脸打去,“我让你骂!让你骂!”口中喃喃低语,如同一个发疯的恶魔。

    被打的瘦弱小子痛苦的哀嚎着,他的脸上已经挨了无数拳头,整个脸都渗出鲜血,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另外三个人看到这样的情况,被吓得呆呆的站在那里,林源就是一个恶魔,他们不敢上了。

    终于,就在这个嘴碎的小子快要被打死的时候,林源的理智慢慢恢复了,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也呆住了,心中苦笑,看来他即使重生了,也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啊。

    感觉到气氛很凝固,看到周围几个人呆滞的站着,林源拍拍手,起身朝着张鹏飞走去。

    张鹏飞此时已经骇到极致,他不明白,明明昨天战斗力还那么小的林源今天为何突然爆发变得如同巨人般强大,走到张鹏飞跟前,林源一脚将他踹倒,脚踩在他的胸口,微笑着轻声对他说道,“张鹏飞,你猜后山的红色果子还在吗?”恨一个人,就要让他一无所有。林源不会杀了张鹏飞,他要让他一无所有,他要将他的一切都夺走。

    张鹏飞心中一颤,更加惊骇。他不明白,那枚果子是他前几天追一只猴子时发现的,极为隐秘,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而且,他知道那枚果子不是一般东西,根本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包括最喜欢他的爷爷。眼前的林源怎么知道的。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张鹏飞矢口否认,不过,林源可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了,已经从他的表情中得到答案。

    林源微微一笑,俯身拍了拍张鹏飞的脸,转身离开。

    张鹏飞呆呆的躺在那里,仿佛身上的疼痛也全都没感觉一般,他不明白,为何林源会知道这个藏在他心底的秘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林源竟然是重生归来,自从张鹏飞吃了朱果,并借此进入了玄天派,之后非但没有小心的掩饰自己的秘密,反而大肆宣扬。基本修炼界所有修士都知道张鹏飞的仙缘。

    “老大,你没事吧!”几个小弟见林源离开,爬起来对着张鹏飞关切的说道。

    “滚,一群没用的东西!”张鹏飞这才反应过来,朝着四个人狠狠的骂道。

    狠狠的骂了一通,张鹏飞心底的怒气少了很多,不理会几个小弟,回家了。他现在越来越担心,那枚果子不会被林源吃了吧。他决定今天晚上再去看上一看。几个小弟连忙搀着那个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小子走了。

    夜深了,张家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再没有一丝灯光,寂静的夜里,偶尔传出几声犬吠。

    村子东面,张鹏飞家门慢慢打开,一个身影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然后蹑手蹑脚的掩上院门,进入了后山之中。张鹏飞休息半天,身体虽然还有些疼痛,但也不会影响行动,他心中对于灵果甚是担忧。

    他没有发现,他身后不远处,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悄的跟着他。

    张家集后山并不高大,也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不然张鹏飞也没有胆子晚上过来,林源也不会冒险跟着。林源早就猜透了张鹏飞的心理,预料到他一定会起疑去那朱果所在探上一探。所以他一早在门外守着,只要跟着张鹏飞,他才能找到那枚朱果。

    后山并没有那么安静,风吹树叶的簌簌声,蝉鸣声如同一幅夏夜交响曲。张鹏飞快步的走着,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身后不远处,一个身影远远的跟着他。

    说是后山,不如说是一个山丘,一会儿工夫,林源和张鹏飞已经来到了山腰处。

    突然,张鹏飞停住身子,四处寻找着什么,林源躲在后面看着。深夜中,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转悠两圈之后突然消失了。

    林源等了一会儿,见人没有出现,从一颗大树后出来,要过去探上一探,万一朱果被张鹏飞吃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啊!”一声惊叫突然传了出来。一个身影跳了出来,朝着山下跑去。紧接着,一个影子也突然出现,追着第一个影子而去。第一个身影,自然是张鹏飞,第二个影子身体细长,竟然是一条蟒蛇。

    林源心中暗道侥幸,幸好张鹏飞没有朝着他的方向跑来,不然的话,他岂不是要殃及池鱼。而且,看刚刚的情况,张鹏飞好像并不知道这枚朱果竟然有一条蟒蛇守护。林源却没有惊讶,大凡天材地宝,都会有灵物守护。千年朱果虽然算不上顶级药材,也能增加二十年的灵力修为。一条蟒蛇守着再正常不过了。

    看到蟒蛇去追张鹏飞,林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快速的来到张鹏飞刚刚消失的地方,便看到一个隐秘的洞口,没有犹豫,林源躬身钻了进去。既然这里有一只蟒蛇守护,就不会再有其他的,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洞**漆黑,林源摸着石壁走着,突然,一个转弯,整个洞穴都亮了起来,一颗硕大的夜明珠镶在石壁上,照亮了整个洞穴。这里竟然是一个人为修建的洞府。林源心中惊讶的打量着。

    洞穴很宽敞,中央有一个十丈方圆的水池,水池中央,一株绿色的植物,顶着一颗红艳艳的果实,正是那一株朱果。

    林源心中一喜,前踏一步,眉头一皱。

    他感觉到周围的环境立刻变化。竟然是一个幻阵。

    突然,嘶嘶的声音从洞府口传来,林源回头,看到蟒蛇瞪着血红的双眼,张着血盆大口,朝着自己冲来。

    心中一惊,没想到这蟒蛇回来这么快,赶紧进入阵中,刚好逃过蟒蛇这一击,但是他的衣袖被咬掉半个。

    林源恼火,臭长虫,等老子吃了朱果再宰了你!林源恶狠狠的想到。随意走了几步,林源便看出,这是一个小五行幻阵。即使他现在体内没有一丝灵力,有着这么多年的修炼经验,他也能轻易破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