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诚邀
    月轮国西境有一座山,山之大,绵延数百里,名为万药山,亦名万毒山。

    此山海拔甚高,地势险要,山中丛林茂盛,野兽出没,再加上常年被一团白雾笼罩,常有毒物横行,因此少有人至。

    世人只知这万药山之险峻与古怪,却不知常被人津津乐道的当世大派便是坐落于这万药群山之中。

    药宗

    当世一流大派,这药宗在众多门派中也是较为特殊的存在,整个门派上下的整体实力或许并不突出,但他们却是以另外一种手段闻名于世,那就是炼药。

    大陆上有许多疗伤圣药便是出自于这药宗。但却是千金难买,而且有价无市。

    在江湖上也一直流传着关于药宗的这么一句话:

    救死扶伤,再世神医见死不救,是为药宗

    由此可见,这药宗的人是多么的难以相处。与其说他们这是顽固,倒不如说是有些自私了。

    近些(日ri)子,这万药山可是(热re)闹了不少,暗中不知有多少人马进进出出。当然,他们的隐秘举动都是不被平常人家所知的。

    这一批批神秘人中,人数或多或少,服饰各异,一眼便可看出并非是出自同一势力。他们的出现不是巧合,而是有所目的。

    这再过些时(日ri),便是药宗内部的重要(日ri)子,乃是两年一度的门派大比。

    江湖上一些名门大派皆是前来拜山,甚至就连一些隐世不出的强者也给足了药宗的面子一一前来。

    这宗门大比说白了就是宗内弟子之间的互相拼比。在这段时间,门中自恃过人的弟子皆可参加比赛。按理来说这与外势力无关,但这次大比却不同。

    这一次,历来做事神秘的药宗广发英雄贴,诚邀当世大派与无数成名强者齐聚一堂。这帖中只有寥寥数语,上面只是说有事相求,事(情qing)成败与否都会献上一份谢礼。

    以药宗的势力地位,各大门派自然是如约而至。

    这些天药宗内的高层们可谓是忙的焦头烂额,一方面要准备宗门内的比试,另一方面则是要招待前来赴约的各大势力,安排他们的衣食住行。

    一时间,原先还算清净的药宗渐渐地(热re)闹了起来,四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变得嘈杂无比。

    “幻音阁阁主携众弟子来访”

    随着一声洪亮的沉喝,那雄伟辉煌的齐云(殿dian)内疾步迈出一干人等,纷纷从白玉般的长长台阶走了下来。

    这些人皆是以一名(身shen)材臃肿的富态老者为首。这老者(身shen)穿灰袍,一头花白的头发,满脸全是皱纹,看起来已是年过花甲,但微眯起来的深邃眼眸却时时爆发出一簇簇璀璨的光彩,令人不敢小觑。

    “原来是幻绝阁主大驾光临,我药宗可谓是蓬荜生辉啊。”老者大步迎来,满脸笑意地拱手说道。

    一袭紫衫,头戴面纱的高挑女子在众多女弟子的簇拥下缓缓走上前来,朝着老者微微颔首。

    “孙长老客气了”紫衣女子淡淡地道。

    老者见之也不恼,他自然是多少了解这女人的脾(性xing)的。而且以她的(身shen)份,这并算不得无礼。

    孙长老原名孙祥,(身shen)居药宗三长老一职,地位极为崇高,一(身shen)修为强悍无比,实力已达到八阶巅峰,就差最后一步便可迈入九阶的行列。

    而这紫衣女子名为幻绝,乃是与药宗同为当世大派的幻音阁的阁主。

    据说这幻绝的实力深不可测,从未有敌手能在她手上逃过一劫。十年前更是在大陆上闯下赫赫声名,追杀过一个又一个强者。毫无例外,那些人无一不是惨死于这幻绝的手下。由此可见,这幻绝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的柔弱。

    除了狠辣的手段,能与之相当的还有这幻绝阁主的美貌。

    传闻中,幻绝的容颜可谓是倾国倾城,美艳无比。曾有人为了一睹其芳容,豪掷千金,甚至倾家((荡dang)dang)产也在所不惜。江湖上也有不少成名强者甘愿成为她的倾慕者。

    这其中可能有夸大的成分,但也可见这幻绝的容貌绝对不是那些胭脂俗粉可比拟的。

    “晚辈罗阳见过幻绝前辈”

    “晚辈席慕蓉见过前辈”

    “晚辈”

    只见孙长老(身shen)后的十余名青年男女恭敬地朝幻绝一行人拱手作揖,齐声沉喝。

    这十余名青年男女皆是(身shen)穿灰色条纹劲装,其(胸xiong)口处更是绣着一口金色的小药鼎,这正是药宗弟子的统一服饰。

    幻绝微微抬额,美眸之中微微有了一丝光彩,语气中也是夹杂了几分称赞的意味,说道“嗯不错”

    孙长老扭头笑看了自家众弟子一眼,而后转过(身shen)来微笑着说道“这些小辈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这点修为实在是不值一提。”

    幻绝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想必幻绝阁主以及众位少侠一路上也是周徒劳顿,我药宗已为诸位备好客房,待诸位歇息一番可好”孙长老呵呵拱手笑道。

    “如此便多谢孙长老了”

    于是,在孙长老的带领下,幻音阁一众女子缓缓朝宽阔广场的侧方移步而去,其(身shen)后还紧紧地跟随着十余名低声谈论的药宗青年子弟。

    “一平师兄,我敢跟你打赌,那位粉衣女子绝对是个大美人。”

    在众人(身shen)后,那位(身shen)材瘦弱,面容略有几分俊美的青年笑嘻嘻地拉着(身shen)边的普通青年小声地议论着,不时还冲着前面众多靓丽的倩影指指点点。

    普通青年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连忙摆脱瘦弱青年的拉扯,低声呵斥道“宋师弟,不要胡闹”

    瘦弱青年顿时被呵斥的没了兴致,微微撇撇嘴,有些懒散地跟在众人的(身shen)后。与之相比,其他药宗的弟子举止得体,一言不发地紧紧跟随着。

    就在这时,众多药宗弟子的前方忽然有一名壮硕青年转过头来,微微皱着眉凝视了瘦弱青年一眼。这青年便是之前名叫罗阳的药宗弟子。

    瘦弱青年当即浑(身shen)一颤,连忙收起懒散的架势,神(情qing)郑重地紧随众人(身shen)后。

    瘦弱青年名叫宋清明,在同辈人当中,他谁都不怕,唯独就怕这壮硕青年。

    原因无他,就因为这青年名叫罗阳,与他还有刚刚的孔一平一样,皆是药宗的“十大杰出青年弟子”之一。

    而罗阳更是他们的大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