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温怼怼
    累了一天的温雅回家就想躺着,结果还没进门就听到家里唧唧喳喳的吵闹声,一听就知道是二伯母和小舅妈,肯定是为了股份来的,她二伯和小舅一向如此,自己装好人,转头就让二伯母和小舅妈过来闹腾。

    温雅轻哼一声,那也要看温家现在谁当家,她爸妈顾念兄弟(情qing),她跟他们可没那(情qing)份,没有靠侄女、外甥女养的道理。

    让李叔和阿勇先别离开,跟着她一块进去。

    “哟这不是威风凛凛的温家大小姐吗公司忙完啦”

    温雅看都没看那(阴yin)阳怪气的小舅妈,边脱衣服边问李伯,“二伯母和小舅妈来了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怠慢了怎么办”

    “哪敢让温董事长接待,我们这些穷亲戚可没那胆子。”小舅妈又高声说道。

    而二伯母一直坐在那不吭声,脸上写着对温雅的不赞同,不时看着她叹口气,好像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qing)。

    相比(阴yin)阳怪气的小舅妈,温雅更恶心(爱ai)道德绑架,上纲上线的二伯母,原(身shen)声名在外的恶名,有大半是这二伯母的功劳。

    “小舅妈可算不上穷亲戚。”温雅扫了眼她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两只手戴了六只金镯子,深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似的。

    “小丫,怎么跟你舅妈说话呢”二伯母眉头一皱,语气温和的训斥道。

    “叫你一声二伯母,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我自己有爸妈,什么时候轮的到你教我。有这闲工夫,先回家好好教你那儿子,别整天惦记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温雅今天打算关掉的一家子公司就是她儿子管着。

    说是模特经纪公司,实则就是为了方便泡妞,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在外面花天酒地,吹嘘自己是温氏第一继承人,且不说温启华有她这个亲生女儿,就是没有,他也不会选他这么个玩意。

    “你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你妈呢你妈在哪我要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教你的”二伯母颤抖着手指着温雅,“还想着你爸要是没了,就让皓皓给他打幡、摔盆,现在,门都没有。”

    温雅双眼顿时猩红一片,抡起手中的包就砸过去,正中头部,“你敢咒我爸,我先要了你的命。”

    “啊救命,杀人啦”小舅妈先是愣了一下,比二伯母先喊了出来。

    谁知道温雅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们,幽幽的说道“我爸出车祸,是不是你们找人害的想要故意害死他好让你儿子继承温氏”

    两人被温雅的表(情qing)还话给吓住了,二伯母楞完,一(屁pi)股坐到地上,“我不活了,一个小辈不尊重我就算了,竟然还敢血口喷人,当初要不是我们借钱给你爸做生意,你爸也没有今天,以前说的好听,一直把我们当亲兄弟,结果现在就把我们赶出公司,现在还污蔑我们,你这是想要谋命。”

    温启华最早是一家汽配厂的工人,八几年的时候,他是最早的一批下海者,当初做生意的时候确实问二伯和小舅他们借了一点钱,但是当初二伯母和小舅妈并不愿意把钱借给他们,三天两头的上家里来闹,后来温启华每赚到一点钱,留下必须开支的,其他全都先拿去还他们,整整半年时间,夫妻俩连菜都不敢买,每当说起那段时间,温妈既甜蜜又苦涩。

    后来他们家生意做起来了,二伯和小舅他们却下岗了,碍于兄弟(情qing)份,温启华让他们到公司上班,其实都是清闲岗位,后来还给了他们二人连同大伯每人百分之一的股份。

    大伯一家倒是老实,一直安安分分的吃红利,几年前大伯家的堂弟要出国读书,老两口老来得子,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干脆用股份和温启华换了现金,跟着儿子一块出国去了,现在定居国外,几年不回来一次。

    这次收购股份,最早答应卖掉股份的就是二伯和小舅,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温雅一点都不惊讶。

    原著着笔不多,但是也提到过温家之所以破产这么快,就是因为有一个(性xing)林的股东转移了大笔资金,所有股东中只有她那小舅舅姓林,那么二伯会不知道吗绝对不可能。

    在之后曾写到原(身shen)想要找亲戚帮忙,但是所有亲戚因为温氏也变成了(身shen)无分文的穷人,所以没能力帮她,但是温雅一千个一万个不信,那些股东和高层要谋夺温氏,怎么都绕不开二伯和小舅,只能说明他们也在其中分了一杯羹。

    对这种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温雅自认为已经看在爸妈的面子上够意思了,偏偏他们要自己撞上来。

    “钱当初早就还清了。股份是我爸顾念兄弟(情qing)谊赠送的,现在我也是真金白银的买回来,你们倒是还有这个脸过来闹。尊敬长辈跟外人合起伙来算计自己的侄女,你们算什么长辈报警是吗正好,我也要报警。”说着,温雅掏出手机。

    “你干什么你个小杂种。”小舅妈说的就想朴上来打温雅。

    温雅退了一步,小舅妈被阿勇拦住,就想伸爪子挠他。

    “阿勇,都给我扔出去,不必客气。”温雅扫了他们一眼,然后直接打电话报警,今天二伯他们走的太早,她之前查到的证据都没看到,先前还觉得可惜了,不过现在也不晚。白天没看到没关系,晚上看也一样。

    当晚,二伯和小舅舅一脸蒙圈的被带到警局,这让回到家的二伯母和小舅妈瞬间害怕起来,今天温雅在公司大发神威,她们都知道,只是仗着自己是温雅的长辈所以无所顾忌,没想到那小((贱jian)jian)人来真的。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打电话给林淋,找温雅肯定不行,但是林淋总不会见死不救,最好把温雅训斥一顿,还有那股票,一定要要回来。

    可是无论两人怎么打,林淋都处于占线。

    林淋无奈冲着电话说道“小祖宗,你今天是闹什么累了一天了,赶紧睡吧。”

    “不,我今天就想跟你说说话。”温雅撒(娇jiao)道。

    “好,你想说什么呢”林淋温和的说道。

    “妈,能跟我说说你和爸爸以前的事(情qing)吗”温雅就是故意的,医院那边她已经交代过了,二伯母和小舅妈过去也闹不到温妈面前,但是电话她管不住,所以她故意和林淋通电话就是为了占线,温妈有个习惯,过了十一点绝对关机睡觉,过了今晚,明天一早就去医院把温妈手机里的的那几人拉黑了。

    两人一直打到十一点,林淋听出温雅声音中淡淡的疲倦,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尽是心疼的说道“好啦,到我睡美容觉的时候了,我们明天再接着说。”

    “好,妈,晚安。”温雅确实累的不行了,打了哈欠,打算随便冲个澡就睡觉。

    这边林淋刚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打通电话,说道“今天家里发生了什么,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二太太和林太太来过。”

    知道了事(情qing)的始末,林淋面色下沉。

    说起来当初他们姐弟两个关系还是不错的,林淋想起小时候(屁pi)颠(屁pi)颠跟在她(身shen)后喊姐姐的小男孩,特别乖巧,特别听话,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是从娶了媳妇开始也不是,那时候他虽然怕老婆,但是真心关心她这个姐姐,好像是从他进入公司上班的时候开始慢慢发生了改变。

    听温启华说,他小的时候,老大老二很疼他,有口吃的都让着他,活也是他干的最少,正因为这样,所以他在创办公司之后,才给两兄弟包括小舅子都分了股份。

    可是这些年,这些人不断地在消磨(情qing)谊,夫妻两对他们也没了往(日ri)感(情qing),何况温雅作为他们的独生孩子,可谓是他们夫妻两的掌上明珠,平时他们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训斥了。

    没错,就是外人。

    各自有了家庭,有了儿女,就全都为自己的儿女考虑了。

    所以他们也不想想,同样作为母亲的林淋怎么可能会为了已经不再亲密的兄弟去对付自己的女儿

    林淋边给温启华按摩,边说道“我这个当妈的没能帮上忙就罢了,总不能还给她拖后腿。”

    刚洗完澡出来的温雅见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正犹豫要不要回过去,电话又响了起来。

    “哪位”

    “小丫,是妈妈。”林淋叹口气,说道“我刚刚上洗手间的时候,手机不小心掉到水里不能用了,反正我现在只想一心一意照顾你爸,手机没用了正好,省的人打扰我。我告诉你病房的座机号,有事你就直接打座机号就行了。”

    “有来电显示,我直接存就行了。”温雅备注完座机号,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总而言之,对温雅来说是件好事。

    只要等事(情qing)过去了,温妈的(身shen)体恢复健康,她再告诉她也不迟。

    一觉睡到自然醒,温雅起(身shen)拉开窗帘,阳光一下洒落进房间,暖洋洋的。

    眯了一下眼睛,温雅下楼吃早饭。

    “小姐今天去公司吗”李伯问道。

    “去的,还要开会。”温雅喝完牛(奶nai),点点头,虽然股票已经慢慢回升,但是公司还处于危机状态,她这个懂事长就是做样子也得每天去公司报到。

    至少等缓和过来之后才能彻底交给黄敬阳,到时候她才算自由,每月去个几次就行,平时就买买买。

    想起来她也是够苦((逼))的,别人穿成豪门千金都是各种买买买,怎么轮到她就成了各种累累累,还好马上就能去买买买了。

    依然是职业(套tao)装,知(性xing)优雅、大方得体,温雅在心里对自己肯定了一下,抬步进入公司,所有员工都恭敬的喊温董。

    怎么回事怎么觉得这些人比前天好乖顺。

    她还不知道,她昨晚把自己二伯和小舅送进警局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

    不过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理会,名声以后多做慈善就是了。给那些人只能养出白眼狼,捐出去做慈善还能帮到人。

    “温董,顾总来了,说想要见您”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点事,不好意思,更晚了。

    祝大家元旦快乐,2019,大家(身shen)体健康,心想事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