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一锅端了
    决定要对付公司那群豺狼虎豹的时候,温雅就开始找人查他们的问题,尤其那批高层,就不信他们干净的跟清水一样。果然在砸下大笔的钱之后就查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温小姐,东西都在这里,那尾款”男人小心的问道。

    “放心,缺不了你的钱。”温雅简单看了一下照片和他们私下干的事(情qing),爽快的付了尾款。

    “谢谢温小姐,下次有活只管找我,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男人看了眼短信,尾款已经到账,甚至还给凑了个整数,立马笑道“温小姐敞亮,我这给您个搭头,这是下边一个小弟无意间拍到的,兴许您能用上。”

    温雅接过来一看,竟然是顾承泽和女主的亲密照,还有去医院妇产科的照片,这是怀孕了那么顾承泽急着和原(身shen)解除婚约也就能理解了。

    倒是一个小惊喜,“多谢了。”

    温雅回到家,拿出资料仔细查看,集团这边有三个高层利用别人的名义开了公司,并且利用温氏的资源壮大自己,其余的拿回扣的拿回扣,谋私利的谋私利,竟然只有两位跟温爸较久的元老比较清白。

    也就是相对而言,这两人也拿了回扣,就是没有那么触目惊心而已。

    说是水至清则无鱼,但是温家现在这么个状况,温氏里面的高层又这么**,温雅决定趁着这次机会来一场彻底的清洗。

    “小姐,叶律师来了。”李伯引着一位三十多岁,高大帅气的男人进来。

    “叶律师,久仰大名。”温雅起(身shen)和他握了握手。

    她父亲的律师倒是能信得过,只是他最近有事,要离开南城一段时间,临走前向温雅推荐了这位叶律师。

    说起这位叶律师也不是无名之辈,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律师界闯下不小的名声,温雅查过资料之后觉得可行,就和他联系了。

    “温小姐客气了。”叶律师坐到温雅的对面,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闻名已久的温家大小姐,发现跟外界传言的一点不一样。

    温雅将得到的资料推到叶律师面前,“看看,我查到的这些资料有用吗”

    那些高层也不是傻得,在外面创办的公司虽然是他们的,但是法人都不是他们,要不是温雅这次花了大价钱深入挖掘,可能还发现不了。

    “那要看温小姐想要什么程度了。”叶律师仔细的翻着资料,边问道。

    “当然是该赔的赔,该坐牢的坐牢,我没别的要求,他们犯了多少错,就得得到多少惩罚,我这人一向公正。”温雅抱住(胸xiong),浅笑道。

    “光这些还不够,最好能拍到他们见面的照片,还有资金往来。”叶律师考虑了一下,说道。

    温雅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让人继续查。”

    送走叶律师,温雅带着晚餐给温妈送去,顺道陪着她一起吃。

    “李伯说你这几天早出晚归的,是去公司了吗别太累了,什么都没有(身shen)体要紧。”温妈自从温爸车祸之后,就很少关注外界的事(情qing),加上温雅特地交代,也没人在他们面前说,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新闻。

    “知道,您就照顾好爸跟您自己就行,我都多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温雅浅笑着看了眼手机,是oore,“我出去接个电话。”

    林淋见温雅出去,摇了摇头,侧头对这温爸笑道“这孩子,多大了在爸妈眼里还不都是孩子。不过时间还真快,以前我们一起带着小丫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转眼间她都这么大了,也能独当一面,你要是醒了看到这么能干的女儿,得多高兴。”

    oore说之前接触的两位股东已经同意将股票卖给他们,但是要求未跌前的股价来卖。

    “告诉他们,就按每天收盘价的三倍价格,已经连续跌停三天,谁知道明天什么价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温雅轻哼一声,但是她也清楚不能再继续拖下去,她手头上的资金不多了,如果继续下去就算拿回温氏,那时候的温氏也元气大伤,没个几年恢复不过来。

    “我知道了。”oore表示清楚,其实在他看来应该还可以再压一下价,不过他一个听令行事的人,不该越俎代庖。

    温氏本来就因为温启华变成植物人而人心惶惶,现在股票连续跌停,公司没有扛起这个担子的人,股东们心里也没底。

    尤其那些小股东,在得知市里有意收回城西项目的时候,更是吓得脸发白,现在卖掉还能值点钱,这要是再跌下去,估计赔的内裤都不剩。

    接下来温雅陆续买下小股东的股份,就剩下林总、王董还有吴董事,不过这几人加起来也才百分之十二,已经翻不起大浪。

    她自己的算上股市和小股东收回来的股份,一共有百分之八十一,oore那边还在为她收股市里的散股,为了收回这些股份,她花掉了卖德林所得的二十五个亿,另外还欠了季铭五个亿,要不是她一直催眠这钱不是她的,估计心脏病得发作。

    “李伯,叫上李叔和阿勇,我今天去公司。”温雅穿着一(套tao)da最新款的西装,内搭白色衬衫,黑色高跟单鞋,瞬间腿长一米八,气场全开。

    “小姐,您要去公司好的。”李叔是温雅的司机,阿勇算是保镖,除了这几个人,温雅还叫上了叶律师,另外还让叶律师帮忙报警,希望在九点钟到达公司。今天,她要把那些蛇虫鼠蚁一锅端了。

    “这是谁呀”温氏外面驻扎这不少记者,见温雅如女王般出场,忙小声问道。

    “这个好像是温启华的独生女”

    “不像吧”

    众人交头接耳,但是不管她是不是温启华的女儿,这么气势汹汹的过来,一定是重要人物。

    “请问您是温启华董事长的女儿吗”

    “请问您是温雅小姐吗您为什么今天到公司来温董事长的(身shen)体怎么样听说您的母亲心脏病突发病故,是真的吗”

    温雅突然停下脚步,眼眸扫向最后那位记者,眯起眼,危险的说道“我的父亲只是暂时昏迷不醒,他不会有事,我的母亲更是非常健康,如果再谣传,就等着接律师函。”

    来到公司门口,让人拦住记者,温雅正面面对他们,“抱歉,之前因为家里出了点事一直在忙,今天我到公司,就是要给所有信赖温氏的合作伙伴还有股民们一个交代,不过在此之前,容我清理一下门户。”说完,温雅直接进入公司,大厅的员工都已经见到外面的阵仗,小心的看着这位未来东家。

    “去通知股东和所有高层,我要开会,如果不来的话,后果自负。”温雅站在电梯门口,就碰见了闻风赶来的王助理。

    不管他们多轻视温雅,作为温启华女儿,她第一顺位继承人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公司的股份已经变更到温雅名下,她现在是公司第一股东,她说要开会,这时候还真没人违背她。

    在所有股东和高层进入的时候,温氏楼下来了大批的警察,所有记者疯了一样的拍照,刚刚温小姐说要清理门户是什么意思难道车祸真的不是意外或者温氏内部出了什么状况会不会破产。

    一群不嫌事大的人围了过去,有胆子大的直接采访领头的警察。

    “请问是谁报的案”

    “是温雅报案吗是因为什么听说温启华董事长的车祸并不是意外,可能是谋杀,是真的吗”

    “如果是谋杀的话,已经有怀疑对象了吗”

    听到这些,警察终于停下脚步,锋利的眸光扫了一眼记者们,“温启华先生的案件属于交通部处理,不归我们管。今天过来是另外的案子,请你们让开,如果在拦着不让我们进去,我可以告你们妨碍公务。”

    华国的记者虽然也疯狂,但是面对警察的时候没有香江和国外那么大胆,反正他们也采访到一点东西,够他们发挥了。

    已经进入会议室的众人对外面的事(情qing)全然不知,此刻,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温雅,想着怎么从她(身shen)上割下(肉rou)来。

    作者有话要说  嗯,抓了下虫子,谢谢所有支持的亲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