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唯有暴富修
    听了温雅的话,林淋现在非常配合医生的治疗,其实她就是心病,想开之后,(身shen)体就有了很大的好转,现在都在看有关于如何唤醒植物人的书。

    温雅到的时候,就见她正在和护士请教怎么给植物人按摩。

    “小丫来啦,李伯说你出去有事,干嘛去了现在你爸这模样,你”温妈想说你应该懂事一点,又马上想到温雅最近的表现,成熟懂事了很多,马上改口道“正好你大学毕业了,是时候进公司帮忙。你爸突然倒下,也不知道公司那边乱成什么样了”温妈叹了口气,摸了下女儿的头发,“就是要辛苦你了。”

    “我今天出去就是和公司有关。”温雅笑了下,拿出一个小蛋糕,“我长大了,自然应该帮你们分担压力。路过的时候买的,但是你只能吃一点点。”

    温妈的心脏不好,温雅不打算把公司的事(情qing)告诉她,至于德林,也过一阵子再告诉她吧。

    “这是圆记的”温妈接过蛋糕,闻了闻,慈(爱ai)道“公司那些人都是爸一手提拔上来,大多能信得过,你进公司跟着他们好好学,他们会帮着你管好公司。”

    温雅笑眯眯的应着,不做反驳。都说如果面对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犯下任何罪行,一个温氏集团,何止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背叛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温雅绝对不会原谅他们。

    温妈将准备好的一份名单交给温雅,开头是几位董事的基本信息和(爱ai)好还有弱点,简单明了,后边的高层只有零星几个。

    她开始和温爸一起创业,生了温雅之后才慢慢退出公司,后来等温雅出国上学了,闲着无聊才开了一家小丫服装,其实就是温爸弄来给她打发时间的,所以她知道温氏的董事,而那些高层除了最开始的老人,后面一些新进的除了温爸特别提过的,别的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管怎么样,作为妈妈想要帮女儿的心意她收到了。

    温启华的(身shen)体今天已经能够转出加护病房,直接搬到了温妈现在住的这间,的病(床chuang)非常的大,睡下温爸温妈绰绰有余。

    见妈妈细心的给爸爸擦(身shen)体,温雅眼眶微微泛红,哪怕爸爸现在不能醒过来,现在这样也很好。

    晚饭依然是李伯送过来,刚准备吃,顾承泽拿着鲜花果篮来了。

    “淋姨,我一直在国外工作,昨天回国才知道温叔发生了车祸,抱歉,我来晚了。”顾承泽一脸歉疚的看着温妈,来到没有醒来的温启华旁边,眼眶就是一红,“温叔严重吗医生怎么说”

    “不怪你,是我们没对外公布,我和你叔叔没事,倒是小丫那丫头,最近照顾我和你叔叔辛苦了,你去跟她说说话。”林淋摇头,她虽然将温启华当做植物人在照顾,但是她打心底里不觉得温启华不会醒过来,他只是暂时昏迷了。

    温雅看了顾承泽一眼,放下筷子,“晚饭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在计划没完成之前,她不会跟顾承泽翻脸,万一引起他们的注意怎么办别到时候功亏一篑。

    “我吃过了,小丫,你瘦了。”顾承泽看了眼温妈,轻声说道“不如我们到外面走走,别吵着温叔和淋姨。”

    “也好。”温雅不知道原(身shen)到底有多(爱ai)顾承泽,但是她对他可没有半点感(情qing),好在现在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她可以装的沉默寡言,对顾承泽冷淡一点也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两人在医院的公园走着,早(春chun)的风有点凉,温雅紧了紧小开衫,侧头望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秋千上坐着一个(身shen)穿白色吊带长裙的女人,微风吹过,拂起她的长发,露出一侧脸庞,因为太远,温雅看不太清楚长相,不过应该(挺ting)漂亮。

    “抱歉,本来昨天下飞机就应该过来,没想到公司临时出了点事。”出了病房,单独面对温雅的时候,顾承泽显得冷淡一些,但是又不会让温雅觉得他不耐烦或者不搭理她。

    看着顾承泽精致的侧颜,温雅不(禁jin)想起原(身shen)当初得知要联姻的对象是他的时候,那种惊喜若狂的心(情qing)。订婚后每天患得患失,从不敢主动联系他,就因为听他说喜欢有学识的人,她愣是没(日ri)没夜的补课学习,以高分毕了业,怎么都没想到回国没多久就遇到了父亲车祸,母亲离世,未婚夫悔婚的戏码。

    他好像很小心的偷看那秋千女人,温雅转了转眼珠子,那不会是女主吧

    “没关系,你能来就好了。”温雅深吸一口气,扑进顾承泽的怀里,感觉他的(身shen)体有些僵硬,诶呀呀秋千上的女人也同款僵硬,不枉她牺牲色相,“阿泽,我好怕,我爸爸他再也醒不过来了,以后我怎么办”

    顾承泽看到秋千女人小跑出去,想要推开温雅,发现她力气无比的大,“你放开。”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好,马上温和下来,“在医院呢,别人看见不好。”

    “为什么我们已经订婚了,说是夫妻也不为过,有什么关系还是你不想和我接触”温雅也看到了秋千女人跑了,心里轻哼一声,就许你们恶心原(身shen),就不能我恶心一下你们,来看个病还要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几个意思。

    “当然不是,现在温叔的事(情qing)还瞒着外面呢,我们越低调越好。”顾承泽马上说道。

    反应能力还真快,温雅顺着他的话松开手,不过她也不想抱了,说不定昨晚就跟女主缠绵呢,她还没嫌他恶心。

    顾承泽耐着(性xing)子又安慰了温雅几句,然后就以公司还有事为借口走了。

    温雅看着他明显有些凌乱的步伐,嘴角微微一勾。男主和女主不就应该有各种误会,然后误会解除,更加相(爱ai)吗说来她还是助攻了呢,希望顾承泽和女主不要太感谢她。

    微微抬起下巴,头一甩,脚步轻快的离开。

    “季总,温小姐是故意的吧”何助理也是看过温雅调查资料的人,有些不敢置信。

    “谁知道呢”季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他本来是到医院探望一位长辈,没想到会看到这么精彩的戏。

    难道真的因(爱ai)生恨果然(情qing)(爱ai)这东西就是麻烦。

    “不过那位小顾总怕是眼神不好,放着温大小姐这么个大美人不要,选择那么普通的女人。”小何百思不得其解。

    “没吃过猪(肉rou)也没见过猪跑,突然看到了吃到了,难免新奇。”季总带着小何离开。

    跟在他后面的小何歪了下头,季总刚刚是骂人了吗

    温雅还不知道她自己也被人看戏了,她已经回到家里,正在舒舒服服泡着澡。

    她自己是孤儿,靠着勤工俭学和奖学金念完大学,工作后的工资也没多少,只能找一个很偏的老楼租一个很小的单间,每天上班得先坐公交车再换乘地铁,前后加起来得两个小时,老楼是共用卫生间,脏就不说了,关键还得排队,有时候加班回来早就没(热re)水了,只能自己烧点水随便擦一擦,哪能像现在,在洁白的浴缸里舒舒服服的泡澡,还带按摩,这才是人生啊。

    穿上浴袍,很严谨的一步一步护肤,这(身shen)好皮肤可得好好保养。

    在(床chuang)上打了个滚,王婶就在门外说道“小姐,我炖了燕窝,是现在给您端进来,还是晚点吃。”

    “晚点吧,才吃完晚饭没多久,现在不饿。”温雅听到王婶离开的脚步声,感慨这**的人生。

    又是辗转反侧的一夜,不解决了那些虎视眈眈的狼,心里总是不踏实,只希望季铭动作快点,不然她只能讲股份卖给林备胎,总好过什么都没有来的强。

    才这么想着,季铭的电话就来了,让她到昨天的山庄碰面。

    “好,那待会见。”温雅挂断电话,呆了一会,马上去挑选衣服,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依然是那个包厢,不过包厢内除了季铭还有三个人。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助理,你叫他小何就好,这位是我们公司投资部的部长,姓蔡,这位是张律师。”

    温雅点头,她没有带律师和别人过来,就是想着不给季铭一种马上就要卖的感觉,能卖高价一点当然要高价一点,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

    首先和她说话的是蔡总,这位蔡总一点都不蔡,而且非常的厉害。

    说话如沐(春chun)风,隔几句夸你一下,但是温雅很快发现他话里句句陷阱,稍不留神就被(套tao)进去了。

    温雅敲了敲桌子,打断了蔡总的话,“抱歉,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我还是想打断一下。从一开始就说了,我真心实意的想要将德林卖给季总,但是买家绝非季总一人,德林的价值有目共睹,您现在也不用给我扯这些,直接告诉我你们对德林的估值,你们愿意出多少就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九点自动发出来了,才改好,亲们再看一遍吧,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