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何以解忧修
    在温雅的记忆当中,她和季铭并没有什么交集,顶多在各种酒宴看过几眼。

    如果顾承泽是貌比潘安的翩翩公子,那么季铭就是器宇轩昂、沉稳内敛的帝王,孰高孰低一看就知。

    之所以说他是顾承泽的死对头,其实一直都是顾承泽单方面的,两人都是南城豪门继承人,被人拿来比较很正常,就是顾承泽自己的长辈都会拿季铭来对他进行说教,也难怪顾承泽视季铭为对手。

    就是这样一个样样比顾承泽强的人,在文中几乎没有出现过,温雅也是通过记忆才知道有这么个人,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好像是书在三分之二的时候,顾氏刚消化完温氏,季氏的掌舵人因飞机失事,尸骨不存,顾承泽趁着季氏动((荡dang)dang)的时候,吞了不少季氏的产业,一举超越季氏成为南城首富。

    也就是说,季铭是连出场机会都没有的炮灰,相较而言,她还有个三章戏份,这么算起来,她好像比季铭强点。

    正因为书中没有季铭这个人物,她不清楚季铭真正的(性xing)格,更不知道他以后的命运发展,那么如果她改变了季铭的走向,是不是就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

    这也是温雅找季铭合作的第二个原因。

    “季总,久仰大名。”温雅朝季铭点了下头,落落大方的坐在他的对面。

    真到了这个时候,温雅反倒一点都不紧张了,其实只要温氏不破产,光是她和温妈名下的产业,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至少爸妈的医疗费和他们往后的生活没有影响。

    “温小姐想要找我谈什么生意”季铭直接了当地问道。

    “我的父亲出了车祸,虽然一直瞒着外面,但是肯定瞒不过你。”温雅开门见山。

    “所以”季铭没有否认。温启华在南城也算是个人物,出了车祸这么大的事(情qing),季家当然知道。

    “我爸医生说他可能永远醒不过来。”温雅哽咽了一下,咬了咬牙,“现在公司的股东和高层怕是也都得到了消息,现在公司人心惶惶,不少人在打温氏的主意。”

    “你就不怕我也打温氏的主意”季铭眯了下眼睛,问道。

    “说实话,怕。”温雅正视季铭,没有回避他深究的目光,“但是能够正当且顺利的得德林,一定比经过争夺,乱七八糟的德林要强吧”

    “如果我没记错,顾承泽是你的未婚夫吧为什么不找他”季铭修长的双手十指交扣,(身shen)子微微前倾,无形中释放着压力。

    温雅露出一抹苦笑,“顾承泽也许以前曾经喜欢过他,但是我出国留学后就跟他断了联系,慢慢也忘了这个人,没想到我大二回来度假,被家里人安排和他订婚,订婚宴第二天就回学校了,之后也没见几次面,纯粹的商业联姻。今年毕业回国到现在也没见两次面,你觉得我和顾承泽有感(情qing)吗何况我查到一些东西,顾氏和温氏不少股东来往密切,怕是他比公司那些人还更加迫切得到温氏吧温氏是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我不能让那些人毁了温氏。”

    温雅来前仔细查过季铭的资料,他非常的神秘,公开的资料很少,但是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她自认自己没这个本事在他面前耍心眼,还不如一开始就实话实说。

    “德林可是温氏重要品牌之一,你卖掉,公司的股东能同意”季铭挑了下眉,(身shen)子坐正,饶有兴致的打量起面前的人。

    根据他查到的资料,这位温家大小姐从小就喜欢顾承泽,一直将他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高三的时候因为顾承泽对他们学校的校花表白,她直接找人划花了那个校花的脸,校花家也小有势力,女儿被毁容,自然不会就此罢手,事(情qing)闹得有点大,温启华找了不少关系还赔了不少钱,又把温雅送到国外,这事才慢慢平息。

    为顾承泽要死要活的人,现在竟然告诉他她和顾承泽只是商业联姻,从她的神(情qing)不难看出对顾承泽的不屑,难道她真的不喜欢顾承泽了

    “且不说我手上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拥有绝对控股权,就说德林,它和别的子公司不一样,或者说它从来不是温氏的子公司。”温雅现在无比的佩服温爸,“当初建立集团公司的时候,我爸并没有将德林纳入旗下,而是作为独立公司,只是共用一栋办公楼,时间久了,外人都以为德林是温氏旗下的子公司,所以季总无需担心我做不了主。”

    原著中,温氏旗下的产业和温雅一家人名下的产业全部被清算抵债,自然也包括了德林。

    季铭的食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仿佛敲在了温雅的心上。

    接到温雅的电话后,他马上让人调查了温氏,当然,重点关注对象是德林,由于时间仓促,或者是因为惯(性xing)思想,还真没考虑过德林不在温氏旗下。

    如果真的如温雅所说,那自然再好不过。跟温雅想的一样,季氏很需要德林各种配件厂,这次她自己找上门,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

    “德林各个厂都非常完善,品牌不断在上升,而你在这个时候选择卖给我,说吧,有什么附加条件”季铭嘴角微勾,直接问道。

    温雅低头轻笑一声,抬起头,笑道“季总觉得城西项目怎么样”

    季铭挑眉,“无疑是稳赚不赔的好项目。”

    “如果我其中一个条件是想要踢掉顾氏,选择和季氏合作城西项目呢”温雅笑问道。

    “那我更好奇温小姐的其他条件了。”季铭这才仔细观察温雅,肤如凝脂,明艳妖娆,南城第一草包美人倒是没叫错,但是现在,他觉得要重新定义她了。

    “第一,钱要马上到账,第二,我知道季总有一个很厉害的金融团队,借我一个月,第三,帮我介绍一个可靠的猎头,我现在需要各种管理人才,各种,很多,第四,将顾氏踢出城西项目。怎么样这些条件对季总而言,不难吧”温雅原本想要直接将温氏的股份卖掉,哪怕大打折扣,对她而言也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她昨晚一直想到半夜,总觉得不甘心,她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凭什么便宜了外人。

    “合作愉快。”

    温雅提出的条件出乎意料的容易,也就把顾氏踢出城西项目麻烦点,但是想想那背后的利益,好像也没那么麻烦了。

    买一送一的好事(情qing),他为什么要犹豫呢

    生意谈妥,又有美人在旁,季铭不免比平常松懈一些。

    “这里的老板祖上是御厨,在这里开了山庄之后就很少下厨,今天他难得兴致好,做了几道菜,尤其这道玉芙蓉,是他的拿手菜,尝尝。”

    “谢谢。”不知道因为什么,温雅虽然接收了原(身shen)的记忆,但是很多记忆都有些模糊,比如像这个山庄,她就不知道原(身shen)有没有来过,所以季铭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谓的玉芙蓉就是豆腐羹,但是色泽漂亮,淡淡的清香,温雅舀了一些到碗里,入口即化,味道一下散开来,使得她眼睛一亮。

    “好吃。”

    “那便多吃点。”季铭闻言一笑。

    以前一直以为温雅(性xing)格骄纵蛮横,不讲道理,这么一顿饭下来,季铭发现她并非如外人传的那么不堪,难道是谁故意抹黑她

    饭后,温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好像吃的太多了点,刚才不觉得,现在觉得有点丢人。

    “我下午还要去医院,就先走了。”

    看着温雅离开包厢,季铭微微一笑,起(身shen)也出了包厢,直接到了后院。

    “季总,您说这个温家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季铭的特助小声问道。

    “很聪明的小姑娘。知道自己保不住温氏,干脆弃车保帅,去查一查顾氏和顾承则,另外,让人尽快算出德林的价格,小姑娘有点心急。”

    作者有话要说  改动很大,亲们重新看一遍吧,么么哒づ ̄3 ̄づ╭1008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