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自救指南[快穿] 第64章暴力情人05
    北斗基地司令突然去世, 这个消息让基地很多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不知道宁渊的具体死因,心中很是忐忑,但碍于谢厌和宁鸠的威势,他们也不敢妄自揣测,而且基地的掌权者是谁, 对他们来说还真的不算太重要。狂沙文学网

    自上次从工厂回来之后,萧烜就一直心(情qing)(阴yin)郁,基地因为掌权者变更之事,没再派遣军队去清理丧尸, 萧烜便带着噬狼的队员们做好准备前去工厂, 将丧尸全部猎杀后, 来到最后一间储物室。

    萧烜一眼就看到储物室地上留下的一块碎布, 他记得清清楚楚,当(日ri)宜平就是穿这件衣服的,碎布上有很多血, 还有一些碎(肉rou),萧烜紧紧攥住,心中极为悲痛。

    “萧队,你别太难过了, 说不定宜平他跑出去了”一个队员安慰道,毕竟纪宜平有可以躲人的空间。

    萧烜摇摇头, 宜平要是真的安全跑出去, 一定会设法来找自己, 他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一定是出什么事了都怪谢彦和宁鸠要不是他们两人,宜平也不会被((逼))躲进空间,他可以想象,在他们都离开之后,宜平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储物室,一定会被所有丧尸包围,这里这么多丧尸,谁能安全无虞地走出工厂大门不可能的

    “我们回去。”

    萧烜敛住眸中的仇恨,带领队员们离开工厂,却没发现,一只隐藏在暗处的丧尸,如人类般的目光,正紧紧黏在他的背上。

    作为四阶暗黑系异能者,宁鸠算是基地最强者之一,而噬狼小队的队长萧烜也是四阶雷系异能者,可以与之比肩。不过宁鸠手握军队,势力比萧烜强劲许多,所以成为基地的掌权者无人有异议。再加上宁鸠(身shen)边的谢大佬,这两人要是愿意,简直就可以在基地称帝了。

    细针的后遗症已经消失,宁鸠的异能恢复,便开始重新编整队伍,原先隶属于宁渊的警卫们见宁渊已经死去,只好归于宁鸠手下,而且他们见识过谢厌的手段,不敢不从。

    掌控整个基地势力之后,谢厌便开始钻进实验室,与那些白大褂们一起进行研究。原(身shen)的(身shen)份本来就是个生物学硕士,所以他参与研究,别人也没有提出质疑,并且频频被他的天赋所折服。

    恢复(情qing)感的药物和清除丧尸病毒的药物同时进行,谢厌将实验室这些年来所有的实验资料进行归纳总结,开始自己做实验,很少出现在人前。

    于是,基地的人不(禁jin)纷纷猜测,谢大佬是不是每天被宁鸠那啥得下不了(床chuang),或者根本就是懒得出门杀丧尸,就躲在屋子里享清福,基地又开始掀起一阵阵流言。

    不过宁鸠将基地中心围成一只铁桶,什么消息都飞不出去,一些不怀好意想要打探消息的人,纷纷铩羽而归。

    萧烜听到队里精神系异能者的汇报,不(禁jin)皱起眉头,“宁渊的死因成谜,他是宁鸠的父亲,他死了,宁鸠居然没有举行丧礼,即便不举行丧礼,他也不能在宁渊刚死就与谢彦整(日ri)厮混吧由此可以看出,宁鸠和谢彦就是两个丧心病狂的恶徒,宁渊的死说不定与他们有关。”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而且,“谢彦一直闭门不出,基地中心被管控得一丝消息也没法透露,他们一定是在隐藏着什么。”

    地下实验室里,谢厌将手中的药剂递给(身shen)后的白大褂,“去找一个人过来试试。”

    宁渊之前的警卫里有不少都被注(射she)过(情qing)感剥离的药物,谢厌不是圣人,当然不会心疼他们,所以研究出药剂之后,就拿他们尝试。

    一个警卫被带过来躺在实验台上,白大褂将药剂推入他的体内,观察他的反应。不一会儿,警卫突然抱头嘶喊,脸上极为扭曲,谢厌冷冷看着,一想起宁鸠经受长达十几年的痛苦,他就止不住地颤抖。

    这些警卫中,不乏捆缚宁鸠、并将他按倒在实验台上的人,虽说他们也是听命于宁渊,可谢厌丝毫没有同(情qing)。

    没过多久,警卫渐渐不再哀嚎,神色变得平静,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向注视着自己的白大褂们,还有一脸冷峻的青年,瞳孔不(禁jin)瑟缩了下。虽之前被剥离(情qing)感,但记忆很完整,他知道眼前的青年有多强大,心里忍不住生出几丝恐惧。

    嗯恐惧他有多久没有产生过类似的(情qing)感了

    他的反应落入众人眼中,白大褂们不(禁jin)看向谢厌,只觉得这个人实在太过神奇,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研究出解药

    其实谢厌并不是真正的依靠药物治好警卫,他只是在药剂里加上了一点光明能量,既然光明能量可以治愈伤痛,那对于受到损伤的大脑组织应该也会起到一点作用,他便进行尝试,结果自然是可喜的。

    又试验几个警卫,发现果真有效果,谢厌便带着药剂回到住处,脸色总算松快了些。

    见到汪强和路远,他问“宁鸠呢”

    “宁上将在((操cao)cao)练军队呢,”汪强经过谢厌的指点,如今已经能够娴熟精准地使用异能,而且他的异能等级也已达到四阶,成为基地的最强者之一,令许多人艳羡不已,“谢老大,要不我去替您捎个信儿”

    谢厌摇摇头,“你们好好练习,我自己过去找他。”

    北斗基地的前(身shen)是北斗军区,自然有专门的训练场地,谢厌揣着药剂来到训练场地,就看到一(身shen)军装、帅气((逼))人的宁鸠,正在跟手下小兵对战。

    如今是末世,丧尸与以前的敌人不同,它们基本没有高超的作战技能,所以现在的训练一般都以精准爆头为主,至于一些战术技巧,对着丧尸使用不过是对牛弹琴。

    宁鸠一对十,分分钟将他们碾压在地,倒在地上的叶子哲和冯威对视一眼,俱无奈地摇摇头,老大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他们惹不起。

    十人退下之后,还有人想上来找宁鸠讨教,宁鸠却忽然心有所感,转首看向训练场地外的谢厌。

    青年一(身shen)迷彩服,相貌俊美,气度不凡,仅仅站在那儿就让人无法忽视,(胸xiong)腔处蓦然涌出一股难言的(情qing)绪,宁鸠想也没想,扔下叶子哲等人,大步向谢厌走去。

    叶子哲见状,和冯威挤眉弄眼,一脸揶揄的笑。

    “你来了。”明明应该是高兴的语气,被宁鸠一说出来,就让人觉得僵硬至极。

    谢厌牵住他的手,眉目染上笑意,“跟我来。”

    两人回到住处的卧室,宁鸠不知道谢厌要做什么,他正要出声询问,就被青年推倒在(床chuang)上。

    “躺下。”青年命令道。

    宁鸠“”这是,要干什么

    他双手撑(床chuang),仰视谢厌,道“我还是硬不起来”

    谢厌噗嗤一声笑出来,俯(身shen)将他压在(身shen)下,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跪坐在他(身shen)上,从兜里掏出一管药剂,道“乖乖躺好。”

    针尖刺入静脉,宁鸠眼睁睁看着药剂进入自己的(身shen)体,只觉得大脑开始刺痛起来。谢厌将针头拔出,光明能量覆上宁鸠额头,渐渐渗入他的大脑中,与药剂结合,不断修复他被损伤的大脑组织。

    宁鸠早已习惯忍痛,他死死揪住(身shen)下的(床chuang)单,眉头紧蹙,全(身shen)肌(肉rou)紧绷,冷汗渗出额际,脑海中将要炸裂的疼痛让他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却丝毫不敢乱动,就怕自己伤到谢厌。

    谢厌俯视着他微微扭曲的面容,神色极为平静,但小八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难过。

    脑海中的困兽似乎将要冲破囚笼,宁鸠原本犹如一潭死水的眸子陡然迸发出光芒,仿佛一颗石头落入潭中,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惊醒了沉睡在潭中的蛟龙,蛟龙嘶吼着咆哮着,腾空而起,掀起滔天巨浪。

    疼痛渐止,宁鸠喘息着安静下来,与谢厌对视。

    谢厌收回光明能量,微微一笑,低首在男人唇上轻啄一口,“感觉怎么样”

    他坐在宁鸠的腹部,话音刚落,就发现男人某处逐渐扬起,倔强地顶着他。

    谢厌眉眼含笑,“效果不错。”

    宁鸠此时全(身shen)是汗,他这是头一次产生反应,竟一时间没忍住,见到谢厌的笑容,一下子就交待了。宁鸠神色顿时变得不自在起来,而且青年的(臀tun)部还将将压在那个地方,让他又开始起了反应。

    察觉到他(身shen)体状况的谢厌,看到他可(爱ai)的反应,实在(情qing)不自(禁jin)笑出声来。宁鸠从没看他这么开怀笑过,这一笑,竟让他看痴了,某处越发蠢蠢(欲yu)动。

    谢厌从他(身shen)上起来,道“去洗个澡。”

    宁鸠也觉得浑(身shen)黏腻,难受得紧,于是硬撑着去浴室洗澡,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凉水让他慢慢冷静下来,宁鸠脑海中浮现出青年的各种模样,(胸xiong)腔处像是被什么填满一样,与之前的空虚天差地别,积攒许久的(情qing)感喷涌而出,而且他神奇地发现,自己居然能感受到青年的(情qing)绪。

    复杂得令人心酸。

    他换上干净衣服,推门而出,见到青年正盘腿坐在(床chuang)上,极好看的双眸中,倒映出来的全然是他的(身shen)影。

    “要不要去实验室”谢厌见他收拾好,便从(床chuang)上下来,“之前答应你的,看看宁渊。”

    宁鸠点点头,主动握住他的手,谢厌掌心温凉,手指纤细修长,握在掌中,如触极品软玉,牵动心神。

    好在之前已经发泄过,宁鸠勉强压住内心的冲动,两人相携并肩来到地下实验室。

    实验室如今全在谢厌的掌控之中,警卫们见到谢厌,全都露出敬畏的目光,研究员们也是又敬又怕的,见他带着宁鸠过来,更加担心他是来秋后算账,一个个噤若寒蝉。

    宁鸠一眼就看到实验台上被控制住的丧尸,他顿时脱口而出“他是”

    谢厌颔首,俯视形状丑陋的宁渊,道“实验室正在研究解决丧尸病毒的药物,宁司令自我牺牲,甘愿献(身shen)科学,将自己当做实验品,为全人类做贡献。”

    研究员们“”要不是亲眼看见这人的凶残,他们差点都要相信了

    宁鸠什么都没说,早在十几年前,实验台上这个已经变成丧尸的男人,就跟他毫无瓜葛了。

    “早在丧尸病毒席卷人类世界的时候,宁渊就已经组织实验室的研究员进行攻克,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眉目,”宁鸠对这些事(情qing)很清楚,“谢彦,你能做到吗”

    他虽是问话,但潜意识却觉得面前的青年一定可以做到,这种感觉完全没来由。

    “需要时间,”谢厌微微一笑,“而且基地中已经有人怀疑宁渊的死因,这个实验室有太多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他看向还躺在营养舱中的那些实验品,“他们也不应被如此对待。”

    对此,宁鸠深有所感,“他们有些是我的克隆人,有些是无辜的人,都被注(射she)过基因改造药剂,但都没有成功,虽没有变成丧尸,可(身shen)体的某些器官出现畸变,在宁渊眼里,便是失败品。”

    实验室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宁鸠,他在被注(射she)过基因改造药剂之后,就渐渐觉醒暗黑系异能,所以他的异能要比末世之后觉醒的人要强得多,而且,他异能觉醒的源头是基因改造药剂,末世后其他人类觉醒异能是在被传染源传染之后才觉醒的,也因此,宁鸠的异能要比其他人强大许多。

    谢厌看向那些营养舱中沉睡的实验品们,下定决心道“将他们弄醒,器官变异或许是另外一种异能的表现形式,不同人体对基因改造药剂的反应(情qing)况,都是我们研究丧尸病毒解药的参考数据。”

    现在整个基地都听谢厌的,研究员和警卫们便听从吩咐,将那些实验品从营养舱中搬出来,将他们摆放在实验台上。研究员们给他们注(射she)清醒药剂,没过一会儿他们就苏醒过来,见到研究员们,均露出害怕仇恨的眼神。

    谢厌来到一个耳朵变异的人面前,这是个相当可(爱ai)的小少年,可能连十八岁都没有,他看到谢厌穿着迷彩服,瑟缩了一下,大眼睛充满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谢厌声音放得极轻,他旁边的人除了宁鸠,其他人根本就听不清。

    可是小少年却因为他的问话(情qing)不自(禁jin)动了动耳朵,他虽不想回答,但更害怕被打,嗫嚅道“方源。”

    谢厌朝他微微一笑,掌中光明能量覆在少年(身shen)上,极为温暖,方源(情qing)不自(禁jin)眯起大眼睛,忍不住对谢厌心生亲近之意。

    方源因受过非人的实验,又长时间沉睡在营养舱中,(身shen)体极为虚弱,谢厌的光明能量恰好有治愈的功能,驱散了少年体内的寒意,让他脸色都变得红润起来。

    “想出去吗”他轻声问道。

    少年瞅瞅面前围观的白大褂们,见他们似乎都听命于谢厌,便迟疑地点点头。

    谢厌环视周围相继醒过来的实验品们,道“听命于我,我能让你们出去。”

    他不是开玩笑,虽然这些人没有觉醒元素异能,但他们(身shen)体的某一处器官发生异变之后,也能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比如方源,他的耳朵变异之后,若是加以训练,听力的距离定比常人高出许多,这在侦察周围(情qing)况时非常有用。

    包括方源在内的实验品们当然想出去,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很久很久了,没有阳光的(日ri)子实在太过空虚冰冷,即便这个人是在骗他们,但只要能让他们接触到一秒钟的阳光,他们就死而无憾。

    宁渊一直将他们关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没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但还存在被当做实验品的用处,处理掉实在太过可惜。而且他们异变的器官可能会引起外界的关注,这让心虚的宁渊不太敢将这些人放出去。

    可谢厌不怕,他将这些人放出去,一方面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势力,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地下实验室暴露后,自己和宁鸠会成为别人攻讦的对象,虽然他不怕,但他并不想在其他事(情qing)上浪费心神。

    不过有一点很麻烦,就是那些与宁鸠极为相似的克隆人,既是克隆人,他们完美继承了宁鸠的(身shen)体和能力,这些人要是被放出去,恐怕会引来更大的争议。

    研究员们越来越会看脸色,见谢厌的目光落在那些克隆人脸上,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连忙说道“其实克隆人的基因还不算太稳定,只要稍稍改变决定样貌的基因序列,他们的容貌就会发生根本(性xing)变化。”

    那些克隆人也有自己的思想,当然不想成为宁鸠的影子,闻言都想改变样貌,这样他们就真正能够见到研究员们口中的太阳。

    是的,他们自从“出生”后就一直待在实验室,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

    因克隆人改变样貌还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谢厌先将其他实验品带到地上。好在地上的空间足够大,可以妥善安置他们。

    于是基地开始传出流言,说是人类中又出现新型异能者,不是元素异能,而是人体变异。很多人都不信,但自从方源“偶然”在基地外围被人捡到,大家惊奇地发现,他的耳朵经过变异后,确实比常人厉害许多,能听到一两公里之外的声音。

    方源实在太过可(爱ai)软萌,很快被基地的人接受,但萧烜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而随着越来越多变异人的出现,他的心里终于浮现出一个极为不可思议的猜测。可是见基地的人对变异人接受良好,他就将这个猜测埋在心里,默默寻找机会。

    变异人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特殊能力结合在一起,对异能者小队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如谢厌所料,异能者与变异人之间并未出现明显的排斥。

    安静的地下实验室内,谢厌正在研究丧尸病毒,升降梯的门被打开,军装男人大踏步走过来,见他正在认真做实验,便站在一边静静等待,直到谢厌记录好数据,脱下白色研究服,他才开口道“经过侦察,基地附近出现一只高阶丧尸,不是精神系,但有号令丧尸的能力,似乎正在组织丧尸大军,攻打基地。”

    谢厌随他一起进入升降梯,开口道“什么异能多少等级”

    “不明。”宁鸠抿唇,似乎对自己说出来的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谢厌倒是生出一点兴趣,他很清楚经过训练后的方源等人,在侦察方面的出色能力,不可能连丧尸的异能和等级都弄不清楚,除非那只丧尸拥有人类的智商,有极高的反侦察能力或者是反侦察手段。

    他能想到的,宁鸠自然也能想到,回到地上之后,他继续解释道“据侦察兵汇报,他们只有在那只丧尸召集低阶丧尸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一旦那只丧尸隐藏起来,就一丝一毫都感触不到。”

    谢厌轻笑一声,“还记不记得纪宜平”

    宁鸠“他是谁”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名字,握着谢厌的手不(禁jin)紧了紧。

    纪宜平在宁鸠这里确实查无此人,之前在工厂里,宁鸠可能连自己要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只看到纪宜平要杀谢厌,他才动手反击。

    至于纪宜平到底是谁,跟谢厌什么关系,还真的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就是那(日ri)在工厂里面要杀了我的人。”谢厌耐心解释道。

    他这么一说,宁鸠顿时想起来,本来自己要把那个该死的人杀了,只可惜那人却突然消失不见,后来再也没出现过,他就渐渐淡忘,如今听谢厌提起,便福至心灵,道“你是指,那个突然出现的高阶丧尸是纪宜平”

    谢厌颔首,“我只是猜测,毕竟能做到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人,我只认识这一个。”

    宁鸠觉得很有道理,如果一个拥有人类智慧的高阶丧尸出现,再加上有组织(性xing)的丧尸攻城,人类将会陷入极大的危机。

    “不用担心,”谢厌握紧他的手,“既然我们已经知道,那就做好防御和反击的准备。”他说着,便凑近宁鸠,耳语几句。

    这(日ri),萧烜带领噬狼精英小队,在基地外猎杀丧尸,不幸碰上丧尸群,丧尸群倒还罢了,关键是,丧尸群里有一只四阶丧尸,还有好几只三阶丧尸。

    在队内,萧烜的异能等级最高,杀伤力最强,为四阶雷系,之前走掉一个三阶的火系异能者汪强,如今所剩的三阶异能者不过三个,其他的大多为二阶,对付一只四阶和好几只三阶真的不够看的。

    队友们即便配合再默契,在绝对的强力下,也不可能攻破丧尸群,眼见他们今(日ri)就要死在这里,一条咆哮着的巨大水龙从天而降,将那些丧尸包裹在内,萧烜之前早就与纪宜平配合默契,本能地将雷电与水龙结合,直接将那些丧尸消灭掉。

    丧尸一死,萧烜立刻惊喜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青年,与之前的模样相比,似乎更加好看,皮肤更白,瞳色更深,他惊喜喊道“宜平”

    噬狼小队的人也反应过来,俱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表示关心,纪宜平依旧如之前一般和气活泼,与众人打成一片,解释自己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工厂,一路上经历各种磨难才终于回到这里。

    他说得声(情qing)并茂,众人也就没在意工厂与基地相距不过十公里,反而颇为心疼他。

    不过有人还是注意到他的异能,毕竟能将四阶丧尸一击即杀,纪宜平的等级一定有很大进步。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碰巧捡到一枚四阶晶核,吸收后就幸运冲破五阶了。”纪宜平微笑回道。

    可若是有人注意到的话,便会发现他的(身shen)体是冰凉的。

    “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萧烜憋了好久,才终于将这句话说出来。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要是自己当初留在工厂,纪宜平会不会不会被丧尸分食这是他之前以为的结果。

    纪宜平眼眸弯成两道月牙,长长的睫毛挡住毫无感(情qing)波动的眸子,他静静看着萧烜,道“嗯,还能见到你,确实太好了。”

    “走,我们回基地”萧烜正要拉着他的手往回走,却被纪宜平巧妙躲开,他疑惑看去,就见这个秀气的青年苦涩一笑,“表哥那天一定误会我要杀他,他是宁上将的人,我回到基地,宁上将要是不饶我怎么办”

    这确实是件比较棘手的事(情qing),萧烜皱皱眉,理所当然道“你那天不过是被精神系丧尸控制住了,这不能怪你,是谢彦和宁鸠太过小肚鸡肠,你现在可是五阶高手,宁鸠也奈何不了你,更何况,你还有我们,谢彦和宁鸠要是真的不愿放过你,我就陪你一起离开北斗,又不是只有他们一个基地。”

    “萧队说得没错,”一个五大三粗的队员冷哼一声,“我早就看宁鸠和谢彦不爽了,现在基地的权力都在他们手中,宁鸠经常带着军队出去收集物资,根本不给我们一口汤喝要我说,还不如我们自己建个基地,萧队和宜平你们等级这么高,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对,宜平你就先跟我们进基地,要是他们真的那么心(胸xiong)狭隘,我们退出基地也是一件好事”

    纪宜平露出感动的神色,“谢谢萧队,谢谢大家但不管怎么样,谢彦都是我表哥,他应该不会杀我的。”

    萧烜和其他队员不(禁jin)都为他的天真善良叹息,谢彦和宁鸠那可是什么人凶残得不得了好吗

    “对了,你们刚才说,现在基地是他们在掌权,那宁司令呢”纪宜平一直没回基地,不知道这些事也很正常。

    噬狼小队只好边回基地,边跟他说明。

    “那宁司令到底去哪了”纪宜平疑惑问道。

    一队员哼笑两声,“谁知道呢,说不定是被宁鸠那个狠人杀了。”

    “他们不是父子吗”

    “父子算个(屁pi)”队员嗤笑,“没听说宁鸠是个(情qing)感淡漠的人吗而且他们两父子关系并不好,你说会不会是宁鸠弑父之后,将宁司令的尸体藏起来了否则怎么解释宁司令突然失踪的(情qing)况”

    “行了,那些都是掌权者的事(情qing),跟我们这些人没关系,我现在只想着能在这个狗(屁pi)的末世活下去,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一个女队员感叹一声。

    其他队员闻言,也不(禁jin)感慨万千,没人不希望末世早点过去,可是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希望,人类的出生率远远低于死亡率,或许人类就此慢慢消亡也说不定。

    车上的人都沉默了。

    “大家不要这么悲观嘛,”青年柔和的嗓音在车厢内响起,如水般温柔,安抚着众人不安的心,“活在当下,不要想以后的事(情qing),以后是什么样,谁也说不清。”

    萧烜笑着附和,“不错,大家努力活好每一天就行了。”

    车内便又恢复活力。

    车子慢慢停在基地门口,安检员与噬狼的人已经相当熟悉了,见到活着回来的纪宜平,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就放他们进去了。

    看着熟悉的基地内景,纪宜平唇角翘起,看起来似乎极为愉悦,萧烜看到他的笑容,心(情qing)便更加飞扬,连带着也觉得这些建筑好看极了。

    基地中心,方源乖巧地站在谢厌面前,汇报道“噬狼的队伍已经进入基地,多了一个叫纪宜平的人。”他之前并不知道噬狼的成员构成,以为纪宜平是个新人呢。

    谢厌看一眼(身shen)边的宁鸠,宁鸠会意,“我现在就带人去办。”

    宁鸠刚走不久,外面就传来一阵喧哗声,汪强和路远出去一看,卧槽,这不是噬狼小队的人吗他们来干什么

    这次噬狼没能直接进来,所以噬狼小队的人才在外面叫喊,纪宜平被萧烜护在(身shen)后,看到汪强走出来,眉头(情qing)不自(禁jin)微蹙起来。

    他记得汪强在离开噬狼队伍的时候,还只是三阶异能者,可短短时间内,他却已经升到了四阶,似乎并不比萧烜差。

    那么,能被四阶异能者敬畏的谢彦,该有多么强大他对谢彦的印象只停留于那(日ri)杀精神系丧尸的场景,不过精神系丧尸本来就没什么战斗力,所以他无从推测谢彦现在到底有多强。

    既然不了解,那就先不轻举妄动。

    “你们来做什么”汪强面对昔(日ri)的队友,并没有多给面子。本来队友就是半路临时拼凑在一起的,不过是共同杀了几次丧尸,感(情qing)也没有多深,之前的事(情qing)深深刺伤了他,他对这些队友们再无多少感(情qing)。

    纪宜平低垂着脑袋开口道“我是来找表哥道歉的,那天不是我想要杀他,是那个丧尸控制”

    “好了,老大已经知道了,你不用道歉,你们回去吧,不要再来打扰老大。”汪强不耐烦地挥挥手,对于纪宜平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噬狼队员觉得受到了侮辱,开始打抱不平,“汪强,你这什么态度再怎么说,宜平也是谢彦的表弟,两人可是有血缘关系的,你算什么不过是抱上大腿忘了本的狗腿子,谢彦还没发话,你嚷嚷什么”

    自从跟了谢厌之后,汪强在基地的地位就像乘坐火箭一样,大家都知道,汪强就是谢大佬的代言人,所以基地众人对他很是尊重,这一点早就让噬狼的队员们心生不满了。他们本来是同一个小队的,凭什么汪强就那么幸运

    能往上爬,谁不想噬狼队员虽嘴上说着清高的话,但其实野心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只是他们没有那个机会而已。

    对于汪强,他们是嫉妒的。更让他们恼火的是,汪强对其他小队都很关照,唯独对他们态度平平,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听噬狼队员反驳的话,汪强丝毫没有生气,他扫一眼低垂着脑袋的纪宜平,反问那个队员“我现在要杀你,差点把你杀死,跟你说声对不起,你原谅我吗”

    纪宜平恩将仇报,差点让自己成为丧尸憋屈地死去,这笔账他记到今天还没算,要不是看在他跟谢老大的关系上,他早就冲过去将他那张脸砸烂了。不过说起来,姓纪的最对不起的应该是谢老大,来到谢老大(身shen)边后,他也多方侧面打听了一些事(情qing),只觉得姓纪的真t是个白眼狼,还是镶了毒心脏的那种。不过谢老大一直没有动过纪宜平,应该是顾念着那一点血脉亲(情qing),他见状,也不好自己动手。

    “汪强,你什么意思大家以前都是队员,非要说话这么毒吗”队员怒怼过去。

    汪强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挥手,像是赶苍蝇般,“这里不欢迎你们看不出来吗快点走。”

    藏在萧烜背后的纪宜平,则暗中观察这里的构造,他唇角翘起一抹弧度,又很快压下去,满脸苦涩道“既然表哥今天不想见我,那我就明天再来。”

    萧烜心疼他的委屈,怒视汪强,“以前在队里,宜平对大家照顾颇多,也没对不起你的地方,汪强,你和谢彦如此行径,不觉得太过了吗”

    “对于恶毒之人,我觉得再怎么做也不为过,”汪强面露讥讽,“萧队把他当成宝,希望有一天你不会后悔。”

    萧烜冷哼一声,拥着纪宜平转(身shen)就走。

    汪强目送他们远去,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他转(身shen)打算回屋,就看到相貌俊美的青年立于屋檐下,阳光洒在他(身shen)上,仿佛镀上金光的天使。

    “老大,”他忍不住上前一步,“是不是吵到您了”

    谢厌面容平和,声音清冷,“汪强,若当(日ri)是你独自在工厂里,以你的能力,能不能毫发无伤地逃出来”

    汪强闻言,一拍脑袋,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纪宜平的异能在队里不是最高的,甚至连他都比不上,但却全须全尾地从丧尸堆里出来,这件事本(身shen)就充满了诡异之感。

    “老大,你是说,姓纪的有鬼”汪强低声问道,“要不要我去查探一下”

    谢厌摇首道“不用,他总会自己露出马脚,你过来,我有些事需要你去做。”

    汪强赶紧进屋领命。

    宁鸠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汪强一脸惊叹地看着谢厌,心中顿时生出吃味的(情qing)绪,他大步走过去,军靴踏在地上的响声像是砸在汪强的心脏上,汪强忍不住退后一步。

    “事(情qing)就是这样,你先下去做准备。”谢厌微笑吩咐道。

    汪强点点头,转(身shen)离开,却在跨出门槛的时候,鬼使神差回头看去,就见高大英俊的男人将俊美青年拦腰抱起,往卧室走去。

    而在他心目中强大无匹的谢老大,竟安安静静地窝在宁上将怀中,并且还主动在宁上将唇上亲了一下。

    艾玛,真刺激他捂着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脏,赶紧离开屋子,并体贴地关上了门。

    卧室内,宁鸠将谢厌放到(床chuang)上,却没把手臂从他(身shen)下抽出来,而是维持着原本的姿势,道“事(情qing)都办好了。”

    谢厌双臂在男人后颈处交叠,闻言将男人的脖颈往下压,轻笑一声,在他唇角啄了一口,“给你的奖励。”

    男人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撩拨,猛地俯(身shen)压在他(身shen)上,低哑着声音道“奖励不够。”

    谢厌正要开口,宁鸠就狠狠啃上他的嘴唇,像是饿了很久的狼一样,叼着一块(肉rou)就再也不松口,酥酥麻麻的触感仿佛过电一般,从嘴唇迅速游遍全(身shen),最后所有冲动集于一处。

    谢厌承受着男人的亲吻和抚摸,却在宁鸠解他衣服的时候拦住了他,面对男人委屈巴巴的眼神,谢厌回吻安抚,道“今晚一定有事发生,你也不想正在快活的时候被打断吧”

    此时的宁鸠只想把要作妖的人给碎尸万段

    “可是阿彦,我好难受。”他听话地将自己的手挪开,却趴在谢厌的(身shen)上,在他耳边蹭啊蹭的,某处火(热re)直直戳着谢厌的小腹。

    谢厌翻(身shen),将他压在(身shen)下,手探向某处,声音沙哑道“我帮你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