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暴力情人04
    从面无表(情qing)到可以皱眉头, 总的来说, 宁鸠还是相当有进步的。

    谢厌轻笑“为什么不行”

    汪强也相当无辜,为什么不能让谢先生教他攻击技能他很想提高能力的好吗

    室内一片沉寂,宁鸠迎上谢厌沉静的目光,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反正刚才一听到青年说让汪强去房间,他就相当不舒服,反对的话便脱口而出。

    “老大”叶子哲的忽然到来打破这份沉寂,“司令找你。”

    宁鸠面向谢厌, 动了动唇, 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在叶子哲有些莫名的眼神中, 面无表(情qing)走出屋子。

    听完这次任务的报告后,宁渊对谢厌产生了一点兴趣,见宁鸠过来之后, 便道“眼光不错,本以为你是真的对男人上心,没想到却是个厉害角色。”

    宁鸠明白他的意思,虽与自己的想法相左, 但他也没打算解释,只笔(挺ting)地坐在椅子上, 面无表(情qing)。

    “你挖掘了这么一个人才, 确实有功, ”宁渊掸掸手中在末世极为稀缺的烟,“我可以给你”

    “不用,”宁鸠起(身shen),“要没其他事,我先回去。”

    宁渊将烟碾灭,“宁鸠,这就是你的态度”他毕竟成为上位者这么多年,气势一上来还是颇为吓人的。

    可宁鸠像是毫无所觉,径直转(身shen)朝外走去。

    “我看他很适合参与基因改造计划”

    宁鸠猛然转(身shen)看向他,目光犹如血腥的利刃,仿佛面前坐着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个应该被手刃的仇敌。

    宁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他起(身shen)慢慢行至宁鸠面前,似乎是在欣赏他的怒意,“看来,你的改造还不够彻底,你是在愤怒吗因为谢彦他成了你的弱点”

    所有的(情qing)绪一瞬间全部抽空,宁鸠刹那间变成一个毫无感(情qing)的机器人,他看向宁渊,道“如你所见,改造计划还不够完善。”

    那就别再添人进去了。

    宁鸠的潜台词宁渊听懂了,可是当年不过十岁的宁鸠坚持过实验,成为第一个成功的基因改造人,从而变成万中无一的强者,想必以谢彦的能力,若是也能坚持过去,一定比宁鸠更加让人期待他的成长。

    “带他来见我。”宁渊不容置疑命令道。

    宁鸠沉默半晌,没有丝毫听命的趋势,宁渊冷笑一声,对(身shen)后的几个警卫下令道“去请谢彦。”

    几个警卫都是宁渊培养出来的基因战士,闻言就要去将谢彦绑来,宁鸠想也没想,暗黑系异能瞬发,试图阻拦几个基因战士。但能给宁渊当警卫的又岂是易与之辈几人异能等级虽不及宁鸠,但围攻之下,还是很快突破过去,宁渊拍拍掌,一枚细针顿时刺破宁鸠的后颈,宁鸠瞬间一顿,黑色眸子看一眼宁渊,而后拼尽全力挣脱几个警卫,蹒跚地往屋外走去。

    宁渊笑了声,不过一秒,宁鸠顿时扑倒在地,额上青筋暴起,死死盯着宁渊,双手扒住门槛,往门外爬去。宁渊走近他,伸脚将他掀开,居高临下道“原来他对你影响这么大,真是遗憾。”他说着,示意警卫去将谢彦带过来。

    谢厌正在教授汪强异能的使用技能,汪强能成为三阶异能者,说明他天赋不算低,只是缺乏战斗经验,谢厌毕竟经历过那么多世界,对力量的运用自然很有想法,汪强听他讲解简直如醍醐灌顶,顿时恍然大悟,就连在一边旁听的路远都受益匪浅。

    “谢先生”叶子哲突然冲进来,满脸惊慌,“出事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人拎起扔到屋外,谢厌神色冷凝地看向来者。

    “你是谢彦”开口说话的男人,一(身shen)警卫装束,气势极强,全(身shen)肌(肉rou)鼓起,一看就是极其霸道的异能者,他(身shen)边几位与他一样面无表(情qing),能力都很不俗。

    叶子哲是宁鸠(身shen)边的人,这些人对叶子哲这么不客气,一定是宁鸠出事了,谢厌略一思量,道“有事”

    那人不再废话,急速冲来意(欲yu)将谢厌抓住,谢厌怎么可能轻易被他们捉住他(身shen)姿轻盈地闪避开,手中符箓瞬发,硬生生将急速中的几人定在原地。

    火苗还没发出来的汪强“”自己果然还是好弱。

    “叶子哲,”谢厌唤了一声,叶子哲立刻出现在屋内,见到几人被定住的(情qing)景,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就听谢厌道,“宁鸠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具体(情qing)况叶子哲也不清楚,但他见司令(身shen)边的几名警卫气势汹汹地过来,而宁老大却没有丝毫动静,就猜测宁老大可能遇上什么事儿,所以就想着过来给谢厌报信,可没想到,这几个警卫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他们是司令(身shen)边的人,我不知道宁老大怎么了。”

    谢厌眸子彻底冷下,道力裹挟着光明能量送进几人(身shen)体里,几人完全不能动,但脸上已经极为扭曲,那些能量在体内肆虐,简直让人痛不(欲yu)生

    叶子哲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胳臂上的鸡皮疙瘩,谢大佬就是凶残,不过看着很爽啊谁让他们刚才把自己扔出去的

    “带路。”谢厌边随叶子哲前去宁渊的住处,边让小八监测那边的(情qing)形。

    “大大,宁鸠好好地坐在宁渊对面呢”小八气鼓鼓道,“叶子哲刚才还说是出事了”

    谢厌蹙眉,叶子哲应该不会谎报(情qing)况,而宁渊(身shen)边那几个警卫一看就来者不善,宁鸠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

    宁渊的住处位于整个基地的圆心上,周围守卫森严,看守见谢厌独自前来,却不见宁渊的警卫,不(禁jin)极为诧异,正要进去汇报,就被谢厌隔空点(穴xue),僵在原地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跟在他(身shen)后的叶子哲再次赞叹不已。

    越往里面走,谢厌心里的(情qing)绪波动就越大,他故技重施,穿过重重守卫,来到宁渊门前。

    门前站着两个机器人般的守卫,见到谢厌,直接将门打开,示意谢厌进去。

    叶子哲也想跟着一起进去,却被守卫拦住,只好目送谢厌的背影消失在逐渐关上的门内。

    屋内极为空旷,除了一张大圆桌以及配(套tao)的椅子,便再无其他,整间屋子充满一种冷质的寒意,谢厌目光与坐在主位上的宁渊对上。

    而宁鸠,与宁渊相对而坐,背对着他。

    宁渊端正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目中满是欣赏,上下打量谢厌之后,不(禁jin)赞道“不愧是宁鸠看上的人,确实不俗。”

    他见谢厌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而是看向对面的宁鸠,笑道“你的小(情qing)人来了,不给点见面礼吗”

    宁渊话音刚落,原本背对着谢厌的宁鸠突然起(身shen),暗黑系能量覆于掌心,转(身shen)袭向谢厌,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里一丝感(情qing)也无。

    谢厌冷笑一声,光明能量与暗黑能量相撞,迅速将暗黑能量吞噬,而后一把扣住宁鸠的脖颈,抬手砸向宁渊

    “弄个假货就想看反目成仇的戏码”圆桌顿时被劈开,谢厌冲到宁渊面前,在他震惊的眼神中,扣住他的脖子,揪住他的脑袋,一下又一下往椅背上磕去鲜血顺着宁渊的后脑往下滴落,他奋力挣扎,却发现眼前的这个青年远比他想象的要强得多

    “宁鸠在哪”谢厌再次狠狠一撞,每次撞完他都用光明能量稍稍修复伤口,留他一气。

    门外的守卫以及藏在屋内的警卫见(情qing)况不对劲,立刻向谢厌包围过来,却在还没触及谢厌的时候,被一股透明的能量反弹回去。

    宁渊只觉得后脑一阵阵剧痛,但一时间又昏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每次他觉得自己要昏死过去,可谢厌又用光明能量让他吊着一口气,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痛苦。

    血水已经流满整张座椅,在地上聚成一滩,警卫们眼睁睁瞧着宁渊被谢厌进行暴力撞头,互相对视一眼,正要去拿高级武器对付谢厌,却突然发现一股能量冲进自己的(身shen)体,几(欲yu)将血管和皮(肉rou)灼烧殆尽,他们疼得满地打滚,再无力去拿武器。

    “宁鸠在哪”谢厌再次厉声问道。

    站在门外的叶子哲“”他现在有点忐忑,基地司令被谢大佬这么暴力对待,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而且,那个被谢大佬扔出去的人竟然不是宁老大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大,地下、地下好像有”小八忽然忐忑开口道,“有一个很大的地方。”

    这事是它的锅,谢厌刚穿来的时候,就让它将基地的三维图呈现出来,它那时候没有发现基地中心的地下居然还藏着一个那么大的地方。

    正在这时,终于忍受不住折磨的宁渊,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在椅子边缘上重重一按,一边墙壁上突然出现一扇门,门后居然是一个密闭的升降梯。

    他看着谢厌,指指升降梯,其中意味相当明显了。

    北斗基地在末世来临前,是北斗军区。宁渊作为军区的掌权人,在末世来临之后,迅速建立一个基地,可谁都没想到,军区居然还有个地下工厂。

    谢厌像拖死狗一样,将他拖进升降梯,宁渊顶着满头血,在升降梯的侧壁按下按钮,一股失重感顿时袭来,谢厌当然不认为宁渊将自己带入地下是因为受不了自己的暴揍,地下一定还有他可以倚仗的东西。

    “大大,下面有不少人,还有不少”小八话还没说完,升降梯停下,门刚被打开,一道银光直((逼))谢厌咽喉,谢厌早已将道力覆满全(身shen),那枚细针只能反击回去,戳中门外白大褂的眼睛

    “啊”一声惨叫响起,白大褂捂住右眼,哪里还顾得上谢厌,连忙跑远。

    宁渊不(禁jin)目露震惊,那种细针是专门用来对付异能者的,针上携带的物质可以穿透异能能量的防守,直接进入异能者的**,并迅速封闭异能者的异能,让异能者暂时成为一个废人,这一招连宁鸠都没能躲过去,谢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谢厌再次扣住他的脑袋,往升降梯的侧壁撞了几撞,这次连前额都开始流血,宁渊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为什么他无往不利的警卫和武器在面对谢彦的时候丝毫不起作用

    升降梯外的世界,令谢厌瞳孔微微一缩,入目所见,那些装满蓝色液体的营养舱内,全都是人。

    这边的动静彻底引起实验室警卫的注意,他们纷纷围拢过来,手中还拿着武器,将升降梯团团堵住。

    谢厌发动神魂契印,感应到宁鸠所在处,拎着宁渊踏出升降梯,警卫们被他气势所慑,加上他手上有宁渊作为人质,纷纷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往一个方向走去。

    有人试图往谢厌的背后发(射she)细针,可细针全都无一例外被弹回他们自己(身shen)上,谢厌根本没动手,他们就倒下一大片。

    宁渊更是震惊,他完全想象不出谢厌到底有多强大。本来听汇报说谢厌在废弃工厂的表现时,他还觉得汇报的人夸大其词,可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当真是小瞧了人。

    双眸紧闭的男人静静躺在实验台上,他全(身shen)**,那些白大褂似乎正要往他体内注(射she)着什么。谢厌急步过去,以(肉rou)眼不可见的速度,用手上的宁渊将宁鸠换下来。

    没反应过来的白大褂们就这么将某种诡异的液体,直直注(射she)入宁渊的体内,宁渊顿时嘶吼一声,双手抱头,痛得从实验台上跌下来。

    白大褂们被吓一跳,谢厌冰冷着神色,直接将宁渊定住,宁渊瞬间一动不动,连一句都喊不出来,只能拼命忍受脑子撕裂般的疼痛。

    谢厌将宁鸠抱在怀里,道“继续。”声音虽轻,却让白大褂们控制不住手里的器具,直接在宁渊(身shen)上动作起来。

    跟在他(身shen)后的警卫们“”他们完全反应不过来好吗打又打不过,现在该怎么办

    随着时间流逝,实验台上宁渊的神色渐渐恢复平和,他睁着双眼,看向天花板,面无表(情qing)的样子像极了宁鸠和那些警卫们。

    谢厌没管那些惊惧的白大褂们,将旁边的实验数据等资料全部扫描一遍,终于知道这个地下实验室的底细。

    他在之前一个世界,曾参与过基因工程,但基因工程因涉及伦理与人类社会的稳定,便没有继续下去。而这个实验室的实验与基因工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些白大褂们方才要给宁鸠注(射she)的液体,是一种破坏下丘脑的药物,并能切割大脑中杏仁核的联系,一旦被彻底破坏,人的(情qing)感将会出现障碍,而宁鸠就是因此变得毫无(情qing)感波动。

    除此以外,实验室这些营养舱中,都是人体实验的产物,宁鸠就是人造基因战士成功的第一例

    谢厌陡然看向宁渊,眸中满是滔天怒火,他因为看得懂实验,明白实验过程才更加愤怒。一个十岁的孩子被亲生父亲送入实验室,进行基因改造,将要忍受多大的痛苦,普通人根本没法理解。

    实验有成功自然会有失败,宁鸠实验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本(身shen)意志的坚定,还因为前面无数次失败实验的经验积累,那些无辜惨死的实验品们,还有外头被视为人类仇敌的丧尸们,全都是这个实验的牺牲品

    他的神(情qing)实在太过可怖,实验室的众人俱被吓一跳。

    “大大,冷静冷静”小八生怕谢厌会做出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qing)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宁鸠大大”

    谢厌深吸一口气,看一眼怀中安静的宁鸠,环视四周,发现一些营养舱中,有不少都与宁鸠长得一模一样,就与刚才宁渊用来迷惑他的那个如出一辙,看来宁渊对宁鸠的(身shen)体极为满意,才用克隆技术制造出许多个“宁鸠”出来,意图制造属于自己的基因战士兵团。

    “给宁渊注(射she)基因改造试剂。”谢厌强硬吩咐道。

    白大褂们不敢不从,将基因改造试剂注入宁渊的(身shen)体内。很快,宁渊的(身shen)体(肉rou)眼可见地发生了变化,渐渐向外面的丧尸靠拢。

    “你们曾经有实验品跑出去过吧”谢厌将宁鸠安放好,用试验台上的器具将宁渊捆缚住,再用符箓重新将他定住,见白大褂中有人点头,便继续道,“以后实验室由我接管,就以宁渊作为实验品,努力攻克丧尸病毒。”

    白大褂们有些迟疑,“可是,我们已经研究很长时间,根本毫无头绪啊。”现在外面世界那么乱,谁都想解决丧尸,恢复世界本来面目,但哪有这么容易

    谢厌陡然转(身shen)看向那些还拿着武器的警卫们,命令道“封锁这里的消息,若是有半点风声透露,你们知道后果。”

    警卫们面面相觑,他们原本全都听命于宁渊,可是现在宁渊成了这副模样,他们正六神无主的时候,谢厌又这么强大,他们只能选择服从。

    实验室的白大褂们也是同样想法。

    “你们研究出剥离(情qing)感的药剂,有没有解药”谢厌看了看宁鸠,意图很明显。

    为首的白大褂摇摇头,“我们的研究项目都听命于司令,他没让我们研究过解药。”

    谢厌淡淡道“从现在起,实验室只研究两种药物,能够恢复(情qing)感以及针对丧尸病毒的药物,实验室的所有资料,全都整理好让我过目。”

    “好、好的。”白大褂们只能选择点头,没看到宁司令都成丧尸了吗这人太凶残,他们还想好好活着。

    重新抱起宁鸠,谢厌回到地上,叶子哲就站在升降梯门外等着他,见到他手中抱着自家老大,又看看被谢厌定在地上的那个克隆品,简直头大,“谢先生,你是怎么区分老大和那个人的”

    “直觉,”谢厌吩咐道,“把这里收拾好,门外的守卫全部换成你信得过的人,宁渊已死,以后宁鸠就是基地的掌权者,听明白了”

    叶子哲张大嘴巴,结巴道“谢、谢先生,司令他怎么死的”

    谢厌冷淡的眉眼泛着锐利的光,叶子哲心里一悸,就听他道“宁渊为他的事业献(身shen),死得其所,你也想试试”

    叶子哲立刻摇摇头,他刚才已经见识到这人的凶狠,压根不想尝试,只是,“谢先生,司令毕竟是宁老大的父亲,老大醒来后要是”

    “他要是敢,我就剁了他。”

    轻飘飘的一句话令叶子哲心里一抖,他忍不住腹诽说是让宁老大当掌权者,到最后,老大还不是得听您的谁是掌权者还真不好说。

    将宁鸠抱回去之后,见宁渊的那些警卫还被定在屋子里,满脸痛苦之色,便对一脸讶色的汪强道“把他们搬出去,没有要事,不要打扰。”

    汪强自然听从,与路远将几人搬出去,并体贴地关上门,与路远守在门外。

    谢厌将宁鸠放在(床chuang)上,静静看他半晌。

    “大大,你别哭啊。”小八难过安慰道,它伸出洁白的小爪子,在谢厌眼角轻轻一抹,只觉得冰凉一片。

    谢厌却轻轻一笑,“我没哭,小八,我只是很害怕,我永远不知道下一个世界的小久会是什么模样,会经受什么样的痛苦。”

    小八蓝汪汪的大眼睛噙满泪水,它用小爪子擦拭一会儿,方道“大大,你别难过,也许九大大是自愿的呢”

    “正因为是自愿,我才更加害怕。”谢厌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穿越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qing),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付出极大代价的会是小久。

    小八久久未言,看着谢厌这个模样,它心里难过极了,可却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说,只能用小脑袋蹭着他的侧脸安慰。

    (床chuang)上的宁鸠缓缓睁开眼睛,他似乎在沉睡中察觉到一股极为悲伤的(情qing)绪,这种悲伤的(情qing)绪竟让他觉得心脏一阵揪疼,仿佛千万把匕首进进出出,将他的心脏插得稀巴烂,连带着大脑都跟着剧痛起来。

    入目所见,俊秀的青年正站在(床chuang)边,冲他微微一笑。

    笑得很好看,可是他看起来为什么那么难过

    细针的后遗症还在,宁鸠撑着双手从(床chuang)上坐起来,声音嘶哑道“发生什么事了”

    “告诉我,你是自愿的吗”

    宁鸠知道他问的是被当做实验品之事,他点点头,“我是自愿的。”

    “为什么”谢厌依旧微笑问道。

    男人迎上他目光,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一层雾气,心中一颤,连忙道“因为我母亲,他用我母亲威胁,你别哭。”

    他一哭,自己就疼得紧。

    谢厌猛地转(身shen),低首道“你好好休息,我去杀丧尸。”要是不做点什么,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弃任务。

    使用神行符,谢厌仿佛一阵风,在汪强和路远面前倏地冲出去,一直到基地外面,在众多猎杀小队的注视下,冲进丧尸群里大杀特杀。

    青年所过之处,光明能量仿佛切割敌人咽喉的利剑,丧尸的脑袋全都爆裂开来,脏臭腐烂的血(肉rou)洒落一地,却丝毫没有沾上他(身shen),其骇然的气势令所有人都退避三舍,简直如杀神降世。

    “谢谢大佬是怎么了有点可怕。”这人本来是想直呼姓名的,但名字刚到嘴边,就不由自主换成尊称。

    “这简直就是一场屠杀的盛宴,不得不膜拜。”有人深深感叹。

    谢厌刚在宁鸠那些手下面前成为大佬级的人物,现在又在猎杀小队面前怒刷了一次存在感。基地的人便都知道,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青年,见到他全都又惊又怕。

    青年满脸冰冷,只杀丧尸,却不捡晶核,那些五颜六色的晶核铺在地上,引起众人蠢蠢(欲yu)动,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拾取一枚。

    “我说,宁上将和谢大佬还真是天生一对。”都很凶残

    “没错啊,”旁边人附和,“可你之前不是还嘲讽过谢彦吗说他卖唔唔唔。”

    “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以后都别说了”

    杀完一波丧尸之后,谢厌又在众人的注视下回到基地,连安检员都不敢拦他,汪强和路远迅速雇人去捡晶核,这些可都是谢老大辛辛苦苦杀掉的,不能让别人捡了便宜。

    叶子哲已经处理好谢厌交待的事(情qing),便来宁鸠的住处,将所有事(情qing)都告知宁鸠,除了他没亲眼目睹的地下实验室的场面。

    宁鸠闻言,半晌没有出声,直到叶子哲出声提醒,他才回道“全听谢彦指挥。至于宁渊,确实死得其所。”

    叶子哲“”基地指挥权在你们眼中真的只是儿戏吗说让就让

    他还想再劝,就见门口突然出现的熟悉(身shen)影,于是赶忙谄笑着离开屋子。

    杀完丧尸的谢厌终于平静下来,不管小久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继续下去,否则一切都将半途而废,小久的牺牲便会毫无意义。

    “谢彦,”宁鸠冷硬开口道,“你真杀了宁渊”

    谢厌欺(身shen)上前,带着笑意的眸子像宝石般令人沉醉,“真想知道”

    宁鸠下意识点点头。

    见他如此听话乖巧,谢厌笑意更浓,捉住男人的下巴,摩挲几下,俯首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又分别在他的眉、眼、鼻、颊处各落轻吻,挑眉道“你什么时候能硬起来,我就什么时候告诉你。”

    宁鸠“”

    青年粉色的唇瓣近在眼前,他还记得那种柔软的触感,宁鸠心里像是猫爪在挠一般,那种轻微的痒意比疼痛还令人难以忍受,他慢慢凑近

    “谢老大,晶核都运回来了要放在哪”汪强背着蛇皮袋站在房门口,惊讶地张大嘴巴。

    卧槽,看这姿势,原来谢老大才是上面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