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暴力情人03
    男人的动作极为生涩, 似乎从未与人如此亲密过, 他学着谢厌之前吻他的两次, 贴上谢厌的唇瓣,却不得章法,只能慢慢在唇上碾磨。

    这样的男人实在令人心动, 谢厌轻轻一笑,稍稍离开,低声问道“我还惹事吗”

    宁鸠手掌紧握成拳,“以后跟我一起。”不想看到青年一个人出基地杀丧尸,还是放在(身shen)边比较放心。

    在他唇上轻啄一口, 谢厌又凑过去咬住他的耳垂,“我新收两个小弟, 也一起”

    宁鸠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 但意志却极为清醒,(身shen)体也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而这种矛盾的感觉, 令他更加难以忍受。

    他没立刻回答谢厌, 目光与谢厌对上, 搂着他腰的手臂慢慢收紧, 半晌才道“嗯。”

    宁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情qing)感被剥离,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不可能对任何人产生异样的感(情qing), 而眼前的青年却是唯一特殊的存在。

    他伸手抚上谢厌的脸颊, 呼吸间似乎能闻到青年(身shen)上淡淡的香味, 接着轻松将他抱起来, 走进卧室放到(床chuang)上。

    “晚上睡一觉,明天出任务。”宁鸠抚了抚谢厌的鬓角,僵硬说道。

    见他作势要出去,谢厌低声笑出来,“帮我安排那两个小弟,总不能一直让他们站在外面。”

    “嗯。”宁鸠见他笑得实在勾人,又忍不住面无表(情qing)在他唇上轻吻几下,才转(身shen)离开。

    房门关上,小八立刻拍拍毛茸茸的小(胸xiong)脯,“幸亏不用戴马赛克。”

    第二天,谢厌醒来就看到(床chuang)边放置的迷彩装,与他的(身shen)形恰好匹配,迅速换上后,开门就看到宁鸠站在客厅组装枪支。他见到谢厌出来,平声道“还有十五分钟。”

    谢厌迅速准备好,随宁鸠并肩出门。门外站着宁鸠的几名手下以及同样换上迷彩装的汪强和路远。

    “上将好”

    “谢哥好”

    两拨人同时喊出来,然而汪强和路远人数明显处于下风,吼不过几个兵,双方互相对视一眼,心里俱生不爽。

    上将(情qing)人的小弟这也太没追求了吧

    不就是上将的手下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宁鸠扫视几人,见他们逐渐严肃神(情qing),方道“出发。”

    这次的任务是去十公里外的一座废弃工厂收集物资,工厂里面游((荡dang)dang)不少丧尸,宁鸠带了百人小队,开车前往。

    谢厌自然和宁鸠坐在一起,士兵们看到自家老大还带上(情qing)人,面上虽未表现出什么,但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儿,前头开车的和副驾驶上的年轻士兵对视一眼,副驾驶上的青年便开口问道“老大,不介绍介绍”

    他们从入伍就一直跟在宁鸠(身shen)边,与宁鸠相当熟稔,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意。其实他们都认识谢厌,问这话只是开一个话头而已。

    宁鸠扫了他们一眼,“谢彦。”

    副驾驶的年轻人立刻笑嘻嘻道“你好谢彦,我叫叶子哲,”他说着拍了拍开车的兵,“这个是冯威,我们跟着老大已经十年了。”

    他看向谢厌的目光里满是审视和打量,相貌的确很不错,但据说实力很差,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的。

    “嗯。”谢厌淡淡回了声,然后拍拍宁鸠的大腿,“符纸和朱砂带了吗”

    车内一片沉寂,宁鸠仿佛并没有感觉哪里不对,直接从车座底下挪出一个纸盒子,里面装的都是黄色符纸和朱砂。

    叶子哲“”感觉哪里不太对,老大原来这么宠(情qing)人的吗

    不管前面两人如何在心里腹诽,谢厌自顾自用朱砂开始画符,如今他画符已经完全不受外界影响,可以随时随地完成,而且他画符时有种韵律感,整个一张符画下来,如行云流水,充满了美感。

    叶子哲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也差点看呆,忽然间冯威开口道“老大,前面有丧尸。”

    话音刚落,谢厌就将方才画好的符纸往车壁上一贴,催动道力,敛息符顿时发挥作用。

    “继续往前开,丧尸留给猎杀组。”谢厌平静道。

    宁鸠的车在队伍最前边,是为了开路,给后面的车路况,后面有专门猎杀丧尸的小队,他们不需要浪费时间。

    叶子哲已经掏出枪,“可是丧尸不给过啊”

    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前面游((荡dang)dang)的丧尸像是看不见他们这辆车一样,直接错过他们,往后面冲去。叶子哲还维持着持枪的姿势,傻傻地看着那些面目可怖的丧尸,无视他们的车,与自己擦肩而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禁jin)看向谢厌贴在车壁上的符箓,忐忑问道“谢谢先生,你这是什么符啊”

    谢厌一边继续画符,一边回道“敛息符。”他说完,便又完成一张,折成漂亮的三角形,掀开宁鸠的衣领,放在衣内的兜里,“等会到了工厂,说不定有不少丧尸,这样方便行动。”

    男人一双墨黑的眼瞳静静注视着他,乖巧地点点头。谢厌见他实在可(爱ai),便凑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一口,宁鸠心口蹿起一阵浓烈的灼(热re),觉得应该礼尚往来,于是回吻过去。

    叶子哲“”

    车子忽然开出游蛇般的状态,冯威努力控制好方向盘,轻咳一声,“不好意思,我刚才手抖了一下。”

    妈耶上将这副模样明显就是(爱ai)惨了呀看这两人黏黏腻腻的模样,实在闪瞎狗眼。

    “谢先生,”叶子哲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这符能不能也给我们防防(身shen)”

    谢厌毫不小气,分别递给两人一人一张,两人俱感激非常,对谢厌也改观不少,这哪里是什么靠美色上位的拖油瓶这明显就是靠实力征服老大的能人啊之前真是失敬

    因为贴了敛息符,车子一路顺畅地开往废弃工厂,后边的人见丧尸完全无视宁鸠的车,简直像是见了鬼一样。

    “老大,”车子接近工厂门口的时候,冯威忽然开口道,“好像有人先我们一步到了。”

    基地里面是有规定的,猎杀小队平时可以随意猎杀丧尸,获取物资,除了要上交基地的晶核等,其他都可以归自己所有。但是,基地不可能不管猎杀小队死活,一些检测到比较危险的地区,上头一般会发出告示,那些地区由军队扫((荡dang)dang),等军队清理之后,猎杀小队便可进一步扩大猎杀范围。

    这次去废弃工厂的任务,基地早就贴出告示,让猎杀小队先不要前去,因为基地察觉到,那个地方或许隐藏着一个高阶丧尸,说不定正领着一群低阶丧尸守株待兔。当然,这些详细的(情qing)报基地是不会告诉民众的,军队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消灭这只高阶丧尸,等高阶丧尸被灭,这块地方就暂时比较安全,猎杀小队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开始猎杀低阶丧尸。

    只是没想到,还是有人先军队过来了。叶子哲拿望远镜看了看工厂门口的几辆车,“老大,是噬狼精英小队。”

    可诡异的是,整个工厂包括附近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照常理,如果噬狼正在跟丧尸搏斗,那工厂里面不可能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如果已经将丧尸消灭,那应该会有人出入搬运物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安静得让人瘆得慌。

    “大大,噬狼小队都被困在里面了,死了不少人,里面有个很厉害的丧尸。”小八敬业汇报道。

    四人停在工厂不远处,等待大部队全都过来之后,宁鸠下车,打了个手势,立刻有精神力异能者开始对工厂进行检测,但他们却什么都没发现。

    听到结果的谢厌凑近宁鸠,耳语几句,在旁人看来,以为两人出任务还耳鬓厮磨,对谢厌相当不屑,但亲眼见过谢厌牛((逼))之处的叶子哲和冯威却知道不是这回事。

    汪强和路远这时候跑到谢厌(身shen)边,听他指示。谢厌将两张符箓分别递给他们,“收好。”

    虽不知这是什么,但两人还是乖乖贴(身shen)放好,站在一旁像是极为听话的乖学生。

    叶子哲突然心生艳羡,他也好想在谢大佬手下当小弟啊不像自己要个符箓还得小心询问。

    因为谢厌猜测工厂里面可能有高阶精神系丧尸,并且还正在暗中注视着他们,宁鸠便不再说话,而是用军中的手势调兵遣将,带着大家闯进工厂大门。

    院子里很干净,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和丑陋的丧尸,可这种干净却让众人心里发毛。谢厌和宁鸠并肩当先一步,部下们紧紧跟随(身shen)后,小八则密切注视周围动静。

    “大大,”小八及时提醒,“前方左边侧门藏着几十个丧尸。”

    这么近的距离,精神系异能者都没能发现,可想而知那位隐在暗处的精神系丧尸有多么厉害。

    谢厌突然止步,宁鸠随之顿足,(身shen)后的人当然也停了下来。

    众人正在等宁鸠指示,就看到前面的谢大佬随手一挥,几张符箓顿时飘在空中,殷红的朱砂符文仿佛用血绘成,急速往左侧的门上贴去

    众人正被他这一手折服和惊讶,就看到被符箓贴上的门顿时轰然作响,里面还传来不少丧尸的嘶吼声,谢厌扬唇一笑,他的符箓将准备倾巢而出的丧尸堵在里面,暗处的精神系丧尸自然愤怒至极,它一急,车间里的丧尸自然就啪啪撞门。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丧尸居然设了埋伏,要是他们真的走过去,一定会有人受伤或者死亡,幸亏谢彦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么一想,众人心里对谢彦真是又感激又愧疚。

    他们打起十二分精神,既然丧尸能在这里设伏,其他地方当然也可能会有埋伏,或许稍不注意,哪个犄角旮旯就会冲出几个丧尸出来。

    “小八,能不能找到那只精神系丧尸”谢厌边走边问道。

    小八在他问的前一秒正好找到那个精神系丧尸,闻言立刻回道“工厂有个地下室,”它将整个工厂的空间构造图呈现在谢厌面前,“那个丧尸就躲在地下室里,噬狼小队的人也在。”

    “他们在干什么”谢厌问道。

    “好像被丧尸包围了,”小八迅速说道,“他们还在坚持,不过要是没人救,突围的可能(性xing)不大。”

    谢厌一笑,“你别忘了,纪宜平好像有个空间,真到生死存亡之际,他一定会躲进去。”

    小八点头,“那也只能他一个人进去吧噬狼的其他人大大,前面有两个三阶丧尸和十几个二阶丧尸”它语速极快,谢厌反应也快,几张符箓扔出去,顿时将几个突然拐弯过来的丧尸拦住

    众人立刻挥舞着异能与丧尸们颤抖在一起,纷纷在心里想着好险要不是谢大佬暂时挡住丧尸们的脚步,它们早就冲过来了那可是两个三阶丧尸,其中一个还是速度系的,要知道,现在基地里面,三阶异能者也不多,队伍里面二阶的比较多,刚才要不是谢大佬反应神速,队伍里一定有人会被速度系丧尸抓伤

    谢厌站在队伍中没有动,宁鸠则与其中一个三阶丧尸对上,暗黑系的能量将丧尸小半边脑袋都腐蚀掉,丧尸显然很生气,宁鸠本来(身shen)上贴着符箓,它还没法辨认,可是被宁鸠的异能伤到,它顿时寻出宁鸠,朝他冲过来。

    宁鸠自然不惧,面无表(情qing)与它缠斗在一起。

    至于另一个速度系丧尸,则被好几个异能者围住,剩下的二阶丧尸,与众人打得火(热re)。

    汪强烧死一只丧尸,护着路远,转首看了一眼站在人群和丧尸群中的谢厌,忽然见到一只丧尸的爪子从背后伸向谢厌的脖颈,他顿时大惊,还没来得及爆发火球,却见那只爪子似乎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一般,刹那间缩回去,谢厌头也没回,一把光明长剑直接刺中偷袭丧尸的脑袋,丧尸嘶吼一声,脑袋瞬间爆炸开来,一颗晶核落在地上。

    汪强松了一口气,他就说嘛,谢老大怎么可能轻易被丧尸伤到

    “大大,又有一大波丧尸过来了。”小八哼唧一声,它是真的嫌弃这些丧尸丑陋的面容,更何况是那么多聚集在一起。

    看来那只精神系丧尸见他们是块硬骨头,便增派援军过来了。

    地下室,噬狼队员被众多丧尸包围,快要坚持不住,却见许多丧尸突然一致往外跑,他们终于能喘口气,萧烜用雷电击倒一大片丧尸,来到纪宜平(身shen)边,道“没受伤吧”

    纪宜平摇摇头,“我没事,但是有几个被丧尸抓伤了,要是不能及时出去治疗,怕是要”

    萧烜浓眉紧拧,他是队长,有保护队员的责任,看向那几个被队员们保护在中间的受伤队员,他道“这些丧尸突然出去应该是为了对付外面的人,或许是基地的军队过来了,大家再坚持一会儿”

    “这么多丧尸,基地的军队也不一定能撑得住吧”有人绝望道。

    其他人都没有出声,省着力气对付丧尸,根本没工夫开口。

    外面,包围谢厌他们的丧尸越来越多,谢厌敛眉抿唇,看来那只精神系丧尸是想先啃掉他们这块骨头,但哪有这么容易

    恰好宁鸠将那只三阶丧尸解决掉,回到谢厌(身shen)边,谢厌道“让所有人以我们为中心,向我们靠拢。”

    宁鸠不知他的用意,但潜意识极为信任他,立刻做出手势,叶子哲他们见状,边与丧尸对抗,边慢慢向这边聚拢,众人渐渐组成一个圆,反正异能的使用不会受到这点距离的限制,被围在里面的异能者也能杀掉丧尸。

    谢厌掌心突然出现十几张符箓,他催动道力,符箓自发飞向各个方向,光明能量和道力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淡金色的透明保护罩,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众人只见那些丧尸碰到透明罩的屏障俱被反击得在原地嘶吼,全都不甘心地看着他们。

    这t的太爽太牛((逼))了吧他们可以在里面肆意往外扔异能,可是丧尸却伤害不了他们,他们出任务至今第一次这么爽上将这不是养了个(情qing)人,这明显是供了一个大佬吧

    “大家不要乱动,也不要出这个能量罩,谢先生精力有限,撑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现在要往里面走,大家千万小心”叶子哲在谢厌的示意下,告诫所有人。

    大家闻言,全都一边灭杀丧尸,一边在跟着前面人一步一步往工厂深处走去。他们看向处于圆心的谢厌,心里的滋味极其复杂,(身shen)形高挑的沉默青年,正用他的能力保护着所有人,而在此之前,他们还凑在一起对青年极尽嘲讽。

    工厂很大,围着他们的丧尸越来越少,但能量罩也越来越薄,众人打起精神,终于在宁鸠的指挥下停下,叶子哲、汪强自告奋勇,跑到前面去开启地下室的门。

    一条长而黑的甬道轰然呈现在众人面前,令人惊异的是,里面没有一只丧尸。

    “大大,那只丧尸将剩余的丧尸都召集回去了,现在全都分布在地下室的房间内。”小八坐在谢厌肩上,捧着毛茸茸的小脸,蓝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面前的长廊。

    精神系丧尸果然厉害,竟能屏蔽所有精神系异能者的感知,谢厌微微一笑,这只丧尸还真是不长记(性xing),他能封住一个房间就能封住所有房间,将丧尸都藏在房间里埋伏他们,还真是一步臭棋。

    他率先步入通往地下的甬道,汪强连忙跟在他(身shen)后燃起火焰照明,宁鸠扫一眼汪强紧紧黏着谢厌的模样,眉头微微蹙起,幸亏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丧尸(身shen)上,否则要是被叶子哲他们看见宁鸠蹙眉,一定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爆出惊喜的尖叫,谁不知道宁鸠的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表(情qing)能蹙眉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穿过甬道,前面就是一间间储物室,里面一定堆满了物资,但同时又埋伏着许多丧尸,这里谁都能想明白,纷纷聚精会神注视着前面寂静无声的储物室。

    谢厌踏出一步,军靴着地的声音在长廊上响起回音,要不是那只精神系丧尸压制,恐怕那些低阶丧尸早就忍不住冲出来了。

    众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却见谢厌又掏出大量符箓,淡金色光芒在符箓上一闪而过,那些符箓便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飞速投向每一间储物室的门上,顿时将屋门全部堵住,唯独剩下最后一间。

    下一秒,那些被堵住门的储物室又啪啪作响起来,里头丧尸的嘶吼声此起彼伏,众人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

    一想到那些原本想设伏,现在却被堵在储物室里的丧尸们,他们竟莫名替他们觉得憋屈,嗯,谢大佬这一招简直了

    汪强就站在谢厌(身shen)边,他的心脏早已麻木,谢厌的强大实在让他五体投地,心里除了佩服和感激就再无其他,这样的强者,值得所有人的膜拜。

    最后一间没有被堵住的储物室终于发出点动静,原本紧闭的屋门突然被丧尸们挤开,众人甚至还看见有雷电击出房间,落在丧尸脑袋上。

    “老大,里面应该就是噬狼小队的人”叶子哲出声道。

    宁鸠颔首,目光从汪强(身shen)上挪开,看向谢厌,问“如何”

    此时,那些挤出房间的丧尸们发现谢厌等人,顿时朝这边奔跑而来,一道淡金色屏障倏然将长廊一分为二,丧尸们抓耳挠腮就是挤不过来,反而一碰到淡金色屏障,就会被其中的光明能量灼烧,激得它们哇哇大叫。

    众人心中甚至对它们生出几分同(情qing),同时长叹一声,跟在谢大佬(身shen)后就是稳。

    谢厌站在屏障前,面对越来越多的丧尸,忽然聚出无数光明箭矢,簌簌地穿过屏障,精准地刺破每一个丧尸的脑袋,一场极其血腥却美妙的屠杀呈现在众人面前,汪强举着火焰已经惊呆了。

    谢大佬对异能的使用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这得需要多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凝出这么多光明箭矢甚至还能做到例无虚发众人心中除了膜拜就再无其他。

    叶子哲和冯威对视一眼,要不他们向上将辞职,以后就跟着谢先生混吧

    队伍中一些同样拥有光明异能的人,这一路上皆被谢厌的能力所折服,他们以前一直只是治疗兵,但没想到光明系的异能某一天也能发出如此强大的杀伤力看起来真的太震撼人心了

    丧尸们纷纷往外面跑,一阵阵嘶吼从外面传来,储物室中的噬狼小队便猜到基地的军队一定已经抵达,他们俱露出兴奋激动的笑容,可却忽视了藏在丧尸群中,神色暴怒的一只丧尸。

    早在谢厌刚进来将埋伏给堵住的时候,它就已经在暴怒的边缘试探,它派遣援军过去,却被谢厌拦住,眼睁睁看着这群人安全无虞进入地下室,它又在地下室的每一个储物间都设了埋伏,但是这个人居然无耻地故技重施它的精神力死死黏在谢厌(身shen)上,这个人是个巨大的威胁,它一定要让这个人死无葬(身shen)之地

    谢厌的光明箭矢杀掉许多丧尸,异能的突然爆发抽去他的一部分精神力,精神力正处于疲惫期,忽然间,一道无形却尖锐的东西似乎要戳穿他的大脑,谢厌眉目冷凝,精神力突然暴涨,顺着那道精神力反击回去

    穿越这么多世界,他的精神力根本不是区区一只丧尸可以比拟的,丧尸显然低估了谢厌的能耐,被谢厌这么一反击,精神力立刻发生混乱,原先被它控制的低阶丧尸突然间全部停下动作,下一秒却又开始嘶嚎起来,毫无章法地扑向噬狼校队的队员们。

    那只精神系丧尸捂着脑袋尖锐地嚎叫一声,丧尸们再次停下动作,下一秒涌向门口,冲到走廊上,誓死要将谢厌碾碎

    谢厌强势地往前迈步,每走一步,淡金色屏障就往前挪一步,直将丧尸们((逼))得往后直退。藏在储物间内的精神系丧尸见状极为不甘心,它将眼眸对准储物间噬狼小队的队员们,不知道在筹划着什么。

    这时,叶子哲的声音忽然传到噬狼小队队员的耳中,“噬狼的人听好了,你们所在的房间内藏着一只精神系丧尸,你们尽快将它铲除”

    噬狼的人一听,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搜寻着周围。可是精神系丧尸的等级比他们高,藏得比较隐蔽,他们怎么也找不出来。

    逐渐接近储物间的谢厌等人正在杀丧尸,可队伍里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只见一名(身shen)着迷彩服的男人正用火系异能将周围人全都烧伤,宁鸠(身shen)形一闪,暗黑系能量将火龙吞噬,阻止住男子的抽风行为,队内的光明系异能者立刻为受伤的队员们治疗。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叶子哲问道。发疯的人是他们的战友,为什么突然要伤害其他队友

    “精神系丧尸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大家都要小心。”谢厌话音刚落,队里又有其他人出现同样的(情qing)况,一时间整个人队伍乱成一团,甚至还有人去揭谢厌之前贴在门上的符箓

    宁鸠迅速让人阻止,谢厌眸中淡金色光芒一闪,他直接冲过面前的屏障,来到最后一间储物室,无视惊异的噬狼队员们,直接对上藏在普通丧尸中的精神系丧尸。

    “谢彦你来干什么”有人不(禁jin)问道。

    哪知谢厌根本就没搭理他,而是急速冲破普通丧尸的防线,道力覆于掌心,握住那只精神系丧尸的脖子,冷冷一笑,在丧尸惊惧的目光中,光明利刃“噗”地一声刺破它的脑袋,露出(乳ru)白色的晶核。

    然而,精神系丧尸却给谢厌留了最后一手

    “大大小心”小八惊恐叫道。

    一条巨大的水龙瞬间兜头将谢厌整个人吞噬进去刚冲进储物室的宁鸠心脏猛地一滞,强烈的疼痛刹那间灌入全(身shen),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shen)体就已经冲上去,(欲yu)用暗黑系能量将水龙腐蚀。

    “纪宜平你疯了”汪强目眦(欲yu)裂,火龙席卷过去,却被回过神来的萧烜挡住。

    “汪强”萧烜虽不知道纪宜平为什么要杀谢厌,但纪宜平是他的人,他必须得护着

    “萧烜,你他妈眼瞎他要杀谢彦你没看见吗”汪强愤怒吼道。

    萧烜寸步不让,英俊的脸上写满坚毅,“汪强,那你现在是要杀了宜平吗你不过才离开噬狼一天,就对谢彦死心塌地了”

    水龙虽看起来柔和,但水可救人亦可杀人,被水包围的人,若是长时间没法呼吸,即便是异能者也定然会失去生命。

    此时的谢厌整个人已经被水龙吞噬,小八用小爪子拍了拍淡蓝色的水膜,道“大大,没想到纪宜平的异能等级比他表现出来的要高嘛。”

    谢厌面无表(情qing)“嗯”了一声,光明异能瞬间爆发,水龙立刻炸开,纪宜平猛地吐出一口血,方才迷茫的眸子陡然变得清明。

    “我这是怎么了”他困惑地抬起头,就看到一(身shen)迷彩服的谢厌站在自己面前,“哥,我、我刚刚做了什么”

    他(欲yu)杀害谢厌的举动被很多人看在眼里,众人如今也不知该说什么,不过看他这模样,难道也是被精神系丧尸给控制了

    宁鸠面色早已黑沉一片,他一句话不说,暗黑能量就将纪宜平包裹住,萧烜猛地一惊,雷电力量直直劈向他,其他人也不是吃干饭的,于是丧尸还没完全解决,两队人就开始争斗起来。

    看着纪宜平逐渐被宁鸠的暗黑异能腐蚀,萧烜心中又急又痛,他狠厉着眼眸,正要加强攻击,就听几声惊呼。

    “他不见了他不见了”

    萧烜陡然转(身shen)看去,就见纪宜平原着的地方,现在什么都不剩,他心脏猛然一阵抽痛,发疯般看向宁鸠,“你去死吧”

    谢厌上前一把握住他的脖颈,将他提起来,“他没死,他只是逃了。”

    萧烜以为纪宜平是被宁鸠的暗黑能量给腐蚀殆尽,所以才要杀了宁鸠,现在听谢厌这么一说,虽不信,但到底冷静下来,看向自己队员。

    “宜平确实是突然不见了。”队员解释道。

    被腐蚀不见是需要过程的,从皮(肉rou)到白骨,大家都能看得到,可是凭空消失,那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没人是瞎子。

    “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有人诧异。

    汪强行至谢厌面前,满脸愧疚,他还未开口,就听谢厌对萧烜道“纪宜平要杀我,以后我与他就是仇人,见到他不会手软。”说罢将萧烜放开。

    萧烜摸摸脖子,一边诧异谢厌如今的强大,一边开口道“宜平肯定是被那只丧尸控制了他不是真的想要杀你。”

    “别忘了,”谢厌淡漠看他一眼,“他动手的时候,丧尸已经死了。”

    众人也不傻,即便他在丧尸死前被丧尸控制精神,但谢厌杀死那只丧尸之后,外面被控制的那些人已经停止自相残杀了,唯独纪宜平动手后一直没有停歇,要说他对谢厌没有杀心,谁都不信。

    不过噬狼小队的人本来就与谢厌不对付,自然不会将谢厌的生死放在心上,他们的态度让宁鸠带来的这些人极为不满,这一路上,要不是有谢厌,他们怎么可能丝毫无损军人们大多是直肠子,佩服就是佩服,感激就是感激,噬狼小队的人如此对待谢厌,军人们怎么可能还对他们有好脸色

    宁鸠一边指挥人杀丧尸,一边让空间系异能者搬运物资,噬狼小队本来还想分点物资,但见宁鸠他们人多势众,便没有再多言,只是神色间颇为不忿。

    “萧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宜平到底去哪了”有人问道。

    萧烜其实心里(挺ting)不舒服的,他一直以为自己与纪宜平的关系跟其他人的不同,可是没想到纪宜平居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凭空消失可不是一般的神通,即便是突然爆发空间异能,但也从来没见过空间异能能躲人的。

    只是他到底担心多过怀疑,于是回道“我看这里丧尸剩得不多,不如就在这等一天,要是宜平还没出现,我们就回去。”

    其他人自然没意见,但是被丧尸抓伤的人肯定是要回去接受治疗的。

    叶子哲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心里不(禁jin)冒出一个想法也不知道谢大佬的那些符箓能维持多长时间,噬狼小队一直待在这个储物室,并不知道外面不少储物室里藏着许多丧尸,只是被符箓堵住而已,他们要是继续在这等一天,要是符箓忽然失效了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又摇头哂笑,哪有那么巧的事

    “萧队,他们已经快撑不住了。”噬狼的治疗面露哀色。

    那些受伤的队员也感觉自己的(身shen)体开始失去温度,他们听到治疗的话,立刻心生绝望。一个女队员看到汪强的(身shen)影,忽然间像是想起什么,猛地起(身shen),跪爬到谢厌面前,哀求地看着谢厌,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流泪。

    其他受伤的队员见状,立刻效仿,纷纷跪在谢厌面前,他们都亲眼见过谢厌将汪强治活,他们不想就这么变成丧尸死去

    “你们干什么”萧烜突然厉声问道,并且想要将一名队员拉起来,在他眼里行跪礼简直不可思议被他拉住的队员却猛然用仇恨的眼神看向萧烜,奋力挣开他的手,现在阻碍他求生的都是他的仇人

    有的队员也附和萧烜,但更多的却感同(身shen)受,没人是真的傻子,在(性xing)命面前,跪一下又怎么样

    除了继续清理丧尸的人,众人皆注视着谢厌,汪强在心里叹口气,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他当时比这几个人还要绝望,因为除了路远,没人愿意让自己出去求谢厌,纪宜平甚至还在加速他的死亡。

    他的命今后只属于两个人,一是路远,二就是谢先生。

    面对四人的无声乞求,谢厌一句废话也没说,光明能量直接覆盖在他们(身shen)上,暂时((逼))退他们体内的丧尸毒素,但异能使用是有极限的,他今天已经用了许多,不能再透支。

    收回异能,他俯视四人道“我的异能有些透支,只能暂时帮你们压制丧尸之毒,等回基地,再来找我治疗。”

    四人千恩万谢,跟随宁鸠的部队离开工厂。至于噬狼其他受伤的队员,他们能被队里的光明系异能者治好,便没有向谢厌求救,可也并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而是选择跟随宁鸠他们一同回基地。

    叶子哲离开前,见萧烜他们真的打算在工厂里继续等待消失的纪宜平,想了想,秉承良心,还是提醒道“我劝你们赶紧回基地,这里并不安全,旁边的储物间里还有不少丧尸,只是被符箓堵住,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你们还是小心点吧。”言罢,转(身shen)迅速离开。

    不是他们不想解决这些丧尸,只是他们中有人受伤,大家异能使用也到极限,能不能解决剩下的丧尸还真不好说。

    符箓什么鬼噬狼队员们面面相觑,根本听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萧烜派人出去查看,那人回来之后道“旁边那些储物间门上确实都贴着黄色符纸,难不成真像他说的,里面藏着许多丧尸”

    队里的一个精神系异能者刚好恢复一点异能,闻言闭目将精神力延伸出去,顿时惊讶地捂住嘴,颤抖着声音道“好多,有好多丧尸,它们都想出来,可是门好像被什么封住一样。”

    他话音刚落,心里的不安顿时扩大,忙道“萧队,那些符箓也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那些房间里面真的有好多丧尸。想必宁上将他们也是知道的,否则怎么可能舍弃里面的物资直接走了”

    军队下一次可以全副武装,再来一次,他们可不能白白丢掉(性xing)命。

    噬狼其他队员也纷纷劝萧烜,萧烜想到不知去向的纪宜平,一时极为纠结,也不知该做出何种选择。

    “萧队,你要是不愿离开,那我先回去了。”精神力异能者率先开口道。

    其他队员也俱意动着要离开。

    萧烜拧眉最后看一眼纪宜平消失的地方,狠下心道“我们回去”

    一群人刚出了工厂大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丧尸的嘶吼声,一些丧尸循着人类的气息,往大门跑来,噬狼队员们迅速上车,并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他们选择离开

    回到基地,谢厌恢复异能后,替四人祛除丧尸毒素,转(身shen)就对上宁鸠深沉的眉眼。

    他似乎从男人脸上看出一丝不爽谢厌略一思量,不(禁jin)扬唇浅笑,召来汪强,“晚上你来我房间,我教你提高攻击技能。”

    汪强面露惊喜,正要点头答应,却听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传来。

    “不行”

    谢厌看过去,男人(情qing)不自(禁jin)拧紧了眉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