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暴力情人02
    男人面无表(情qing),眉锋如刀, 穿着一(身shen)笔(挺ting)的西装, 宽肩窄腰,高大英俊, 掌中暗黑系异能将萧烜等人包围,差点腐蚀他们的皮(肉rou)。

    “宁上将是谢彦先动的手”一队友高喊一声,拼命用异能抵抗宁鸠,但宁鸠的异能等级比他高,眼见那些暗能量正在腐蚀自己的皮肤, 他正心生绝望,暗能量却倏然不见。

    对力量的掌控如此收放自如, 宁鸠不愧是基地最强者之一。

    谢厌已经将纪宜平体内的光明能量收回, 他来到出声之人面前,手中聚集光明异能,道“当出头鸟不是什么好事。”

    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将能量对准腐蚀出来的伤口, 极其霸道灼(热re)的能量进入体内, 与暗黑能量展开拉锯战,两股强大的力量在伤口处肆虐, 那人直接疼得在地上打滚。

    “汪强你没事吧”纪宜平皱眉看向谢厌,“哥,我们好心来接你回去, 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们”

    谢厌瞟一眼在旁任他发挥的宁鸠。

    宁鸠终于再次开口, “未经(允yun)许, 擅闯基地中心,我已算手下留(情qing),噬狼的队长不过如此。”他语调很平,但却能让人听出他话中的嘲讽意味。

    萧烜仿佛一口血堵在(胸xiong)口,迎上宁鸠沉如深渊的眸子,心中极为不甘,同样是四阶异能者,宁鸠凭什么能够当上基地第二掌权者不过是因为他宁家掌握军队而已。

    北斗基地任人唯亲,他萧烜还真不稀罕

    “宜平,我们走。”他拥着满脸愧疚和悲愤的纪宜平,带领几位队员狼狈离开。

    宁鸠对(身shen)后的警卫道“玩忽职守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警卫深深看一眼嚣张跋扈的谢厌,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敬畏,能让宁上将留下好几天,并为他出头的男人,这还是头一个,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回到屋内,谢厌与宁鸠相对而坐,利用契印感应小久的神魂,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这到底是像小八说的(情qing)感障碍,还是另有原因

    原剧(情qing)里,宁鸠不过是个没有多少笔墨的小角色,谢彦先他而死,谢厌所知剧(情qing)只有关于谢彦的部分,所以最后宁鸠是何结局,他并不清楚,没有结局,谢厌自然也就无法倒推出宁鸠的经历。

    宁家在末世出现前就是军人世家,宁鸠十几岁去参军,因能力卓越,战功赫赫,年纪轻轻就成为上将,后末世来临,宁家建立北斗基地,成为一方霸主。

    掌权者就是宁家家主,宁鸠的父亲宁渊。

    谢厌在小八的惊呼下,顿时起(身shen)行至宁鸠面前,俯(身shen)抬起他线条坚毅的下巴,在宁鸠平静无波的目光中,狠狠吻下去

    唇瓣紧紧咬合在一起,谢厌的手逐渐往下,却在碰到某处时一怔,心里瞬间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他松开宁鸠被咬红的嘴唇,死死盯着男人,见他神色间竟无一丝一毫的**,极怒之下竟笑出声来。

    这招很有意思,即便他保住了小久的神魂又如何现在的宁鸠就像是一个不会发生反应的充气娃娃,他已经查探过宁鸠的(身shen)体,根本不存在任何生理问题,但是他刚才却发现,宁鸠是真的一点生理反应都没有。

    谢楼主头一次如此挫败。

    “大大,你别难过。”小八见不得他这样,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蹭谢厌的脸颊。

    谢厌扬唇一笑,“我没难过。”没有反应就没有反应,只要是他的小久,他都喜欢。而且这副听话却(禁jin)(欲yu)的模样,还是相当令人稀罕的。

    宁鸠作为基地的第二掌权者,自然不是什么善于之辈,旁人对他都畏惧得紧,可是面对谢厌,他却一而再再而三不忍苛责,甚至还任由他作乱,这对宁鸠本人来说,也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之事,而且,他总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一股灼(热re)在燃烧,却又被什么困囿一般,令他竟莫名生出几分烦躁之感。

    “替我收集符纸和朱砂,越多越好。”谢厌嘱咐男人一句,径直回到卧室继续修炼。

    宁鸠在椅子上安坐半晌,忽然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些疼,有些麻,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想不明白的事(情qing)不再想,宁鸠按照谢厌的吩咐去让人收集大量符纸与朱砂,不过如今末世,哪还有多少这些东西

    谢厌直接在宁鸠这里扎根,见识过他暴力的宁鸠属下,面对他也不敢再造次,什么吃的喝的不会像之前那般克扣减少,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鄙夷的。

    别人都在外头杀丧尸,这人却躲在这里享福,哪有这样的道理宁上将似乎也被他所迷惑,一点儿赶他走的意思都没有,甚至再也没找过其他人。

    流言渐渐在基地里传开,都说北斗基地的掌权者沉迷男色,对基地的精英小队大打出手,还纵容(情qing)人为非作歹,实在让人愤怒至极。还有谢彦以色邀宠,忘恩负义,攀上宁上将之后,就对以前的队友翻脸不认人,还出手打伤队友,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喂丧尸

    流言引起民心纷乱,基地掌权者宁渊不得不将宁鸠叫去问话,两人虽是父子,却并无父子之间丝毫的亲昵,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宁鸠,”宁渊一(身shen)军装,端正严肃的脸上显露出不满意的神色,“你屋里那位是怎么回事”

    宁鸠神色没有丝毫波动,语调也完全没有起伏,陈述道“他没走,我没赶。”

    “你为什么不赶”宁渊有些头疼,“之前天天叫人去你房间,我知道你是为了研究异能,可现在呢你真的要把人留在(身shen)边留在(身shen)边也不是不行,但总得把人看好,别让旁人看了笑话。”

    “嗯。”宁鸠依旧维持不悲不喜的模样。

    宁渊看着他,心中生出几分烦躁,“你要是管不好人,我不介意帮你管管。”

    宁鸠直接起(身shen)离开,回到住处,见谢厌还在卧室修炼,便掏出一大堆晶核,放在谢厌(身shen)边。光明系异能有一个优点,可以吸收除了暗黑系晶核的其它所有种类晶核的能量。

    谢厌掀开眼皮看他一眼,宁鸠移开目光,再次退出屋子,掏出一堆暗黑系晶核,坐在客厅修炼。

    这些晶核全都来自丧尸,丧尸中暗黑系晶核最多,但人类异能者中,拥有暗黑系异能的却极少,所以宁鸠向来不缺晶核修炼,而谢厌(身shen)边那些晶核,都是他这几天亲自去外面杀丧尸得到的。

    卧室内的谢厌,忍不住弯起唇角,虽说(情qing)感缺失,但小久依然是他的小久。

    一夜过去,谢厌睁开眼睛,(身shen)边的晶核因为能量全都被吸收,瞬间化为光点消失在空气中。他起(身shen)出门,见客厅桌上摆放着素淡的饭菜,微笑吃完,然后打开房子大门。

    门外站着两个卫兵,见到谢厌作势要出去,便问“谢先生要去哪”

    “出去杀丧尸。”谢厌速度很快,话音传来,他的(身shen)影已经消失很远。

    他其实对杀丧尸没兴趣,但这个世界的任务不仅仅是摆脱谢彦悲剧的结局,还有找到丧尸病毒的破解方法,倘若他能够解决丧尸病毒,所获积分将会极为丰厚。

    宁鸠所在的住处位于基地最中心,异能者们住在中间,普通人则在最外围。谢厌出去之后,一些认识他的人全都对他投以鄙夷不屑的目光,还有人在他走后朝他背后吐口水,这些都被小八义愤填膺地报告给谢厌。

    谢厌根本懒得跟他们计较,通过重重守卫,他终于孤(身shen)出了基地大门。

    基地外有不少异能者,他们一般都选择组队合作猎杀丧尸,少有人像谢厌这样单枪匹马。

    入目处一片荒凉,很符合末世的景象。基地附近的丧尸已经被异能者们清理得很干净,谢厌开启天眼,只见不远处存在不少黑气,有的是零星几个,有的则是乌泱泱一大片,他(身shen)形一动,利用神行符迅速消失在基地门口。

    一直注视着他的守卫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位声名狼藉的宁上将(情qing)人,什么时候觉醒了速度系异能

    谢厌并没有一开始就冲进丧尸堆里,他独自行至两三个丧尸面前,丧尸们闻见突然出现的生人,顿时沸腾咆哮起来,往谢厌的方向扑过来。

    光明能量迅速凝成一把剑,直接刺进一只丧尸的大脑,狠狠搅动,丧尸应声而倒,光明之剑又瞬间击杀剩下的丧尸,谢厌用能量从丧尸脑子里挖出晶核,放在随(身shen)携带的布袋子里,正打算寻找下一个目标。

    背后寒意顿生,道力催动神行符,谢厌瞬间闪避,转(身shen)看去,就见一个年轻男人,正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自己。

    “谢彦你居然敢一个人出基地,胆子长进不少嘛”那人见一击不中,便停下偷袭,转而讥笑谢厌,“你这是觉醒了速度异能哈哈,你怎么总是觉醒这种鸡肋的异能人与人就是不一样。”

    汪强说完,噬狼小队的其他队员也聚集过来,纪宜平见到谢厌,脸上顿时露出惊喜,“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队员们都有些心疼他,这几天纪宜平每天都会往基地中心跑,但次次都被新换的守卫拦住,所以今天能在基地外面见到丧尸,才表现得这么高兴。

    谢厌根本看都没看他们,径直往下一个方向走去,并在心里问小八“为什么都末世了,还有这些喜欢装腔作势的人呢”

    小八感慨地叹一口气,“大大,不管是什么世界,都有各种各样的人呀,你就忍忍吧。”穿的世界越多,大大就越暴躁,想必是烦了那些喜欢跳脚的人。

    “谢彦你站住”汪强冷哼一声,用火龙阻止谢厌的离开,“以前你在队里的时候,大家对你多有照顾,尤其是宜平,你现在攀上宁上将,就抛弃以前的队友,你这样的人唔”

    谢厌直接将一个光球扔进他嘴里,直烫得他拼命嘶吼,其他队员见状,全都攻向谢厌,除了纪宜平。

    各种异能眼花缭乱,火系、金系、木系、土系,再加上萧烜的雷系,瞬间将谢厌包围在别人眼中,谢厌是想逃都逃不掉,不死也得脱层皮

    噬狼小队的人也这么认为。

    然而,五彩缤纷的异能中,谢厌的光明系异能形成一道毫无缝隙的圆形屏障,将他整个人罩在里面,那些异能的力量击打在屏障上,居然没能让其出现丝毫破裂。

    他的光明系异能居然这么强噬狼小队的人对视一眼,全都充满愤怒。

    其实谢厌用的不全是异能,他的道力是淡金色的,看起来与光明系异能差不多,而且,有些防御(性xing)的符阵他挥手就能完成,这些人的异能最高不超过四阶,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小八,原(身shen)谢彦似乎与他们没什么深仇大恨吧”谢厌只觉得莫名其妙,谢彦平时在小队里基本不会说话,按理说,这些人不应该对他如此憎恨。

    小八还没来得及回答,一直没动手的纪宜平站出来,痛心道“哥,你的异能既然这么强,当初为什么眼睁睁看着晓峰死”

    他一提到晓峰,众人心中更加仇恨,晓峰原来是他们队里的一员,在投奔基地的路上,不小心被丧尸所伤,当时他们队里只有谢彦一位光明系异能者,只有他能够用异能驱逐丧尸的毒素,救活晓峰,但不管全队人如何请求,谢彦就是以异能等级不足为借口,拒绝为晓峰治疗。

    他当时异能等级确实低,众人心里虽无力,但也没有真的恨上他,但是,短短时间不见,他的异能就如此强大,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连跨好几阶呢在噬狼小队心里,谢彦就顿时成了假装异能等级低,拒绝救治晓峰的人渣

    他们怎么能饶得了这种狠心毒辣的人呢他们今天就要为晓峰报仇

    “哇,大大,他好不要脸,居然说你见死不救。”小八简直叹为观止。

    其实当时晓峰之所以被丧尸抓伤,是因为纪宜平拿他当盾牌使的缘故,只是纪宜平做得隐蔽,其他人包括晓峰自己都没有发现,而且谢彦当时的确没有能力将晓峰救活,可纪宜平却不动声色地给队员洗脑,将谢彦塑造成一个残忍不堪的人渣。

    “纪宜平,”谢彦催动光明系异能,一瞬间爆发,将所以人的攻击全都吞噬,紧接着,异能化为一条长鞭,绕住纪宜平的脖颈,将他拉到近前,道,“你还记得自己当初是被谁救出来的吗又是谁在一路上保护你晓峰是你的队友,你居然为了保护自己,故意将他往丧尸那边推,让他被丧尸抓伤,现在却将所有罪责推到另一个人(身shen)上,所以,谢彦到底哪点对不起你”

    队员早就被纪宜平洗脑,包括萧烜,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谢厌的话

    “放开宜平”萧烜抬手,一道紫色的雷电顿时劈向谢厌天灵盖,谢厌随手一挥,那道闪电顿时消失不见。

    就这种雷电,根本比不上自己的天雷符,他催动衣服内天雷符,直接击向萧烜

    众人只见半空中忽然出现一道极强极粗壮的雷电,劈向浓眉紧拧的萧烜,萧烜躲闪不及,被雷电劈到肩膀,半边(身shen)体差点成为一片焦黑,好在他本来就是雷系异能者,否则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可是谢厌使用天雷符的动作众人压根没看见,而且也根本无法想象,这道天雷是谢厌发出来的,他们惊叫一声,紧紧注视四周,这位藏在暗处的雷系异能者到底是谁

    萧烜额上尽是冷汗,他拼命用自(身shen)的雷系异能去清除伤口里蕴含的雷电力量,却发现这种雷电力量比自己的高出太多,纪宜平连忙扶住他,喊来光明系异能者为萧烜治疗。

    那光明系异能者本来还沉醉在谢厌高超的异能运用技术中,被纪宜平一喊,才惊觉自己居然走神,赶紧帮萧烜清理伤口,但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光明异能居然无法祛除那些雷电力量

    光明系异能之所以可以为异能者们治伤,是因为这些异能同属一个力量体系,但谢厌的天雷符与萧烜的雷系异能的力量构成不一样,所以光明系异能便无用武之地。

    这边的动静逐渐将附近的丧尸吸引过来,丑陋的丧尸们嘶吼着奔跑过来,一些速度系丧尸已经接近这里,噬狼小队的队员们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为今之计还是将丧尸消灭再说,于是纷纷与丧尸战斗起来。

    谢厌又给自己贴上敛息符,直接冲进丧尸群中,光明利刃切割着丧尸们的头颅,简直就像是人形杀器,令噬狼小队的人差点呆滞。

    纪宜平((操cao)cao)纵着水剑,威力却丝毫不及谢厌,他抿抿嘴唇,心有不甘。从小到大,谢彦这个表哥一直活在长辈们的夸赞中,与他一比,自己就是低入尘埃的渣渣,谢彦因为学霸光环,受到所有人的喜(爱ai),自己却像个空气人一般,无人可见。

    长此以往,纪宜平就越发不甘和怨愤,末世来临后,谢彦觉醒光明系异能,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他不得不屈居谢彦之下,拼命讨好噬狼小队的人,好在他也终于觉醒珍贵的水系异能。他凭借自己的(性xing)格获得好人缘,将那个曾经只能仰望的表哥狠狠踩在脚下,这种快感几(欲yu)让他膨胀到升天。

    可是没想到,一夜之间,本来如丧家之犬的谢彦居然爬上了宁鸠的(床chuang),成为宁鸠的(情qing)人这怎么可以带着这样的不安和愤怒,他带着噬狼小队的人去基地中心宁鸠的住处寻找谢彦,试图用道德((逼))迫谢彦离开宁鸠。

    好好学生、乖乖孩子的谢彦,一定会撑不住流言蜚语选择离开宁鸠,他如是想着。

    可是,一切都变得与自己推测的不一样,谢彦不仅(性xing)(情qing)大变,异能等级还提升不少而且,他从来没听说过光明异能可以攻击别人,这难道不是只能用来治疗的异能吗

    对此,他极为不甘,便提及晓峰之事

    “宜平发什么呆”汪强随手烧死一个丧尸,在他耳边大喊一声。

    纪宜平猛然回过神来,面前丧尸的爪子已经伸过来,他避无可避,下意识随手一抓,将正在与丧尸搏斗的汪强抓过来挡在(身shen)前。

    “啊”汪强惨叫一声,肩膀上的一块(肉rou)被丧尸的爪子撕扯而下,露出森森白骨,旁边一个女队员用藤蔓将丧尸缠绕住,问“没事吧”

    肩膀上的皮(肉rou)已呈现青紫,虽说异能者被丧尸抓伤不容易变成丧尸,但这并不是绝对的,要是没经过及时治疗,变成丧尸的几率还是相当大的,只是可以比普通人多撑一段时间而已。

    汪强捂住肩膀,一双眸子不可置信看向纪宜平,他脑子里一瞬间空白,却突然想起方才谢厌说的话,晓峰难道真的是被纪宜平

    纪宜平惊惧之后,心思立刻灵动起来,他瞬间扶住汪强,痛声道“强哥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帮我挡”他边说边施展水系异能,水分子渗入汪强的伤处,加速血液循环,将丧尸的毒素尽快往全(身shen)送去。

    汪强发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他被丧尸抓伤,本来就不能使用异能加速病毒的扩散,如今被纪宜平狠狠扣在手中,半点动弹不得,感受到纪宜平的动作,立刻就要大叫起来,却听纪宜平大声道“萧队我先带强哥回基地治疗,再喊救兵过来,你们一定要撑住”

    丧尸越来越多,如今也只能这样,萧烜点点头,纪宜平便带着汪强,迅速往基地方向赶去。

    至于谢厌,他(身shen)上有敛息符,压根不惧丧尸,在这段时间内,他已经收获几十上百颗晶核。注意到纪宜平的动作,谢厌没打算立刻去阻止,而是继续悠闲地将(身shen)边的丧尸杀完,才落后噬狼小队一步,回到基地。

    回基地的时候要经过层层安检,晶核也不例外。当谢厌将一大堆晶核放在安检员眼前时,安检员内心惊呼一声,这也太多了吧真的是一个人杀的而且这堆晶核里面,居然还有不少三级丧尸的,这人也太厉害了吧能轻易将三级丧尸灭杀的,异能等级至少是四级,基地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位高阶强者了

    等看到谢厌基地通行证上的名字,他不由得敬畏地记下,以防(日ri)后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冲撞到大佬。

    恭敬地目送谢厌进入基地后,他忍不住问旁边经验丰富的安检员,道“这个谢彦是谁啊怎么这么牛((逼))你之前告诉我基地不能招惹的人物,里头好像没有他吧”

    旁边的安检员嗤笑一声,“你刚来不久还不知道,那就是咱们基地宁上将的(情qing)人,不过是一个卖(屁pi)股的,那些晶核说不得是宁上将送给他让他充门面的。”

    刚来的安检员“”刚才看那人的气势,不太像是依附别人的无能之辈啊。

    而此时,早一步回到基地住处的噬狼队员们,看着躺在(床chuang)上,面色已现青白的汪强,俱心生不忍。

    纪宜平紧紧握住汪强的手,眼底通红,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落,抽噎道“强哥是为了救我才我对不起强哥,要是现在躺在这里的是我就好了”

    “胡说什么呢”萧烜拍拍他的肩膀,“大家都是队友,强子救你大家都感激他,不过没想到这次的丧尸这么强,强子一个异能者都没法阻挡毒素的蔓延,你别太自责,这不能怪你,要不是谢彦,我们也不可能引来那么多丧尸。”

    “是啊,宜平你也别太自责,”一个女队员红着眼睛安慰道,“要不我们再去请基地其他治疗吧或许有用呢”

    队里的治疗对汪强的丧尸化(情qing)况无能为力,要是继续下去,等到真正丧尸化,汪强的结局可想而知。他是队里能力较强的一位,谁也不想队里损失这样一个高手。

    (床chuang)上的汪强喉咙已经发不出人声,但意识还算清醒,他一双泛红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纪宜平,里面尽是仇恨,直到现在,纪宜平还抓着他的手,利用水系异能,加速他的丧尸化。

    看到他眼中的(情qing)绪,纪宜平愈加握紧了他的手,继续说道“强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这时,门外传来喧哗之声,“谢彦,你还有脸来”

    这里是各大猎尸小队的住处,噬狼的实力在基地也算是前列,今(日ri)噬狼的一名队员不小心被丧尸伤到,现在已经无力挽救的事(情qing)附近的异能者都知道,而且噬狼内部的问题,其他小队多多少少也听说过。现在谢彦的到来,不仅引起噬狼队员的抵触,还吸引不少看(热re)闹的人。

    “难道说宁上将终于玩腻他,将他赶回来了”有人讥讽说道。

    “那你倒是猜猜,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你”旁边的人哈哈大笑调侃。

    噬狼小队院中,谢厌看向拦住自己的队员,缓缓止步,扬声对着屋中说道“汪强,要想活命,自己出来。”

    他来不是找骂的,既然噬狼的队员拦住他,他也不想多挪几步。救治汪强,不过是不想让纪宜平的计划得逞,他想故态复萌,掩盖汪强被丧尸抓伤的真相,继续维持自己清白的人设,哪有这么好的事(情qing)

    汪强听到谢厌的声音,顿时像是看到希望一般,他不是蠢人,此时哪还不知道人心险恶不管谢厌的用意的是什么,他都要搏上一搏他拼命嘶吼着想要挣开纪宜平的手,却发现纪宜平握得非常紧,看向自己的目光极为冰冷,说出的话却极为温柔“强哥,我知道你恨谢彦,要不是他,我们今天也不会被丧尸包围,你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会帮你报,你不能太激动”

    其他队员连忙附和。

    此时的汪强是前所未有的绝望,明明希望就在眼前,他却连伸手触碰的机会都没有,纪宜平他死都不会放过他可是他越挣扎,在别人眼中就越与丧尸无异,纪宜平发现他的指甲也开始变黑,便红着眼睛抬首看向萧烜,“队长”要动手吗

    丧尸化是必须要杀死的,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但没人会忍心动手杀死自己的兄弟,萧烜心(性xing)比较强硬,他叹口气,掌心出现紫色雷电。

    汪强眼睁睁看着那道雷电渐渐((逼))近自己,他拼命挣扎起来,泪水溢出眼眶,乞求地看向其他队员,其他队员全都不敢与之对视,他看向最后一个小个子少年,嘶吼着泪流满面。

    “萧队”小个子少年顿时哭着大喊一声冲过来,“就让谢彦试试吧我求你了”少年平时在队里受汪强照顾比较多,但没什么存在感,异能也是比较鸡肋的力量型,之前一直不敢忤逆队里的意见,但刚才看到汪强那副模样,他良心上过不去,终于爆发出来,在众人反应不及之时,将纪宜平挤到一边去,抱起汪强就冲出屋子,来到谢厌面前,边哭边道“你真的能救强哥吗”

    汪强的意识已经快要消散,他看向谢厌的眼神,有哀求,有愧疚,有后悔等等各种(情qing)绪糅杂在一起。

    谢厌微微一笑,光明异能顿时将自己和两人包围,他伸出右手,覆上汪强受伤的肩膀,光明能量迅速冲进汪强体内,与丧尸的毒素产生激烈的角逐,汪强虽觉痛苦,但却极为激动

    “谢彦你要干什么放开强哥,别再害他了”纪宜平连忙跑出来,竖眉愤怒喊道,这与他平(日ri)里表现出来的(性xing)格完全不一样,队员虽发现不妥,但也只以为他担心汪强,没有深想。

    萧烜想也不想,一道雷电劈在谢厌的光明罩上,却没引起丝毫波动。

    光明罩内,抱着汪强的少年,感受汪强不断激烈颤抖的(身shen)体,看到他的指甲慢慢恢复,脸上的青白之色也在褪去,不(禁jin)极为惊喜,但看到光明罩外那些一直攻击的队员们,心中竟一时生出几分茫然和疑惑。

    他们都是疯了吗他们难道没有看到强哥在恢复吗他们难道都不求证一下的吗为什么纪哥一喊,他们就都不管不顾,非要阻止谢彦救强哥呢

    其他小队的人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噬狼是疯了吗谢彦不是在救汪强吗为什么他们还要阻止”

    “我也觉得有些诡异,看那汪强好像快恢复了,没想到谢彦的异能这么强大噬狼以前还那么不待见他,也是服了”

    光明罩将谢厌三人与外界隔成两个世界,汪强感受冰冷的(身shen)体渐渐恢复温度,嗓子也可以发声,不(禁jin)喜极而泣,痛声道“谢谢,谢谢你谢彦。”

    不管说再多感谢,都不足以表达汪强此刻的心(情qing),绝处逢生不过如此。

    “你该谢的不是我,而是他。”谢厌收回异能,看了一眼欣喜的少年。

    若是没有少年最后的举动,现在的汪强已经是一个被杀死的丧尸了,就这么死在自己队友手中,是个人都不会甘心。所有队员里,到最后,唯有这个少年最在乎汪强的(性xing)命。

    一想到这里,汪强的心里充满了悲凉和愤怒,他示意矮个少年将自己放下,站在光明罩内,从终于停下攻击的队员们脸上一一滑过。

    这些人中,被他救过的不在少数,甚至有些人被他救过好多次,他们宁愿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宁愿亲手杀掉自己,都不愿意向谢彦寻求最后一丝机会。而矮个少年,入队时间最短,自己看他可怜,平(日ri)里稍微多照顾两下,到最后,也只有他敢于站出来。

    这样的局面,若非他亲(身shen)经历,简直想都不敢想。在他们眼中,自己的(性xing)命远比不上他们的自尊倘若谢彦能将他救活,那就是在打噬狼的脸作为曾经一直欺负谢彦的人,他们根本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光明罩外面的队员看到他完全恢复,一个个惊讶之下不(禁jin)心生愧疚,但也只是愧疚而已。

    汪强面无表(情qing),看向纪宜平和萧烜,一个亲手将自己推向死亡,一个(欲yu)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两个人,真是虚伪得令人作呕但是他什么都不打算说,因为即便解释也没人会相信,就像自己之前根本不相信谢彦对纪宜平的指控一般,人大多是倾向于服从多数的,他不会在这里揭露纪宜平的罪行,有些事,只有亲自品尝到,才能明白其中滋味。

    “我汪强,从此与噬狼再无干系。”他坚定地说完这句话,看向矮个少年,问“小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他是三阶火系异能者,在基地也算数得上名的强者,保护一个小少年并不算难事。

    路远重重点头,“强哥,我跟着你”

    “汪强,你何必说这样的话”一队员忍不住说道,“我们又不知道谢彦能救”

    汪强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众口难辨,他说什么都没用,于是理都没理,反而面向一直看好戏的谢厌,道“我为之前的鲁莽向你道歉,如果你愿意,我以后就跟着你,如果你不愿意,当我没说。”

    虽知谢厌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救自己,但不管怎么说,他到底还是救了自己的命,汪强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但也担心谢厌嫌弃他自作主张的报恩。

    谢厌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我正好缺人手,你俩以后就跟着我好了。”

    路远闻言,顿时高兴起来,能跟在一个如此强大的异能者(身shen)边,他想都没想过

    除了噬狼,其他异能小队不(禁jin)思量,谢彦能将一个濒临丧尸化的人救回来,说明他的异能等级一定极高,看来以后只能与之交好,不能轻易得罪他,否则到时候等死的时候就知道后悔了。

    谢厌收回光明罩,噬狼小队的一人顿时冲出来,不满道“谢彦你凭什么抢我们小队的人”他说着,土刺就突然出现在谢厌脚下。

    谢厌轻松将土刺压下去,还没动手,汪强就爆发出一条火龙,直接朝那人烧过去

    眼见火龙将要将那人包围,纪宜平的水龙就冲过去拦住,他看向汪强,道“你选择更强大的队友,也是人之常(情qing),谢谢你之前救我,希望你以后能更进一步。”

    女队员也道“汪强,大家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队友,你我们知道刚才的事(情qing)伤了你的心,可治疗当时也无能为力,我们”

    “还走不走”谢厌轻描淡写,打断女队员的话。

    汪强顿时收回火龙,带着路远跟在谢厌(身shen)后,离开噬狼小队。

    谢厌将两人带回基地中心,守卫见到是他也不敢拦,直接放行。路远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不(禁jin)目露欣喜的神色。

    汪强经历生死,已经沉稳很多,除非谢厌问话,否则他绝不多嘴一句。

    站在屋门口,察觉屋中的气息,谢厌让两人待在门外,而后开门进去。

    关上的屋门隔绝了汪强和路远的视线,两人只好乖乖站在屋外等待。

    屋内,高大英俊的男人,军装一丝不苟,看起来极为精神,他坐在沙发上,迎向谢厌的目光,道“过来。”

    谢厌缓缓行至男人面前,俯视着他。

    “以后不用出去杀丧尸。”宁鸠认真说道。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养得起谢厌,至于为什么要养谢厌,他也不知道,想做就这么做了。

    “我要去。”谢厌面露笑意,轻声回道。

    青年的声音清冷悦耳,落入耳中,心里顿时仿佛有猫爪子在挠一般,宁鸠不(禁jin)移开目光,面无表(情qing),“不要出去惹事。”

    他虽不愿意听宁渊的话,但确实觉得谢厌待在基地里面最安全,他潜意识不愿青年受到任何伤害。

    “惹事”谢厌神色倏然一冷,“在宁上将眼中,我是在惹事”他(身shen)上气势陡然变得凛冽起来,双目紧紧盯着宁鸠,“是吗”

    宁鸠张张嘴,却被谢厌强硬捏住下巴,将他脑袋转回来,面对青年俊美精致的脸。

    谢厌缓缓俯(身shen),与他鼻尖相触,双目对视,一遍又一遍催动神魂中的契印,想要唤醒沉寂的小久。

    似乎有什么莫名的(情qing)绪正在破壳而出,宁鸠紧紧攥着拳头,脑子像是要爆炸一般,仿佛里面有一只困兽正在冲破牢笼,困兽嘶吼着悲鸣着挣扎着冲撞着,想要破开那坚不可摧的屏障。

    他额上青筋暴起,撕裂般的疼痛令他几(欲yu)失控,正在这时,一抹温柔落在他的唇上,温凉、柔软。

    一切突然变得风平浪静,那只困兽仿佛瞬间被安抚,又一吻落在额上,他听见青年温和的嗓音“抱歉,是我太心急。”

    不,不是这样的。

    不知哪来的冲动,宁鸠突然握住谢厌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腿上坐下,捧着他的脸,俯首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