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暴力情人01
    “脱。”

    男人不容置疑的命令, 将谢厌从剧(情qing)中拉回现实,他发现自己的右手正搭在衬衫第一个纽扣上, 看这(情qing)况似乎是真的要准备脱衣服。

    他将手从衣服上拿下,垂在(身shen)体两侧。

    男人平静的目光看过来,与谢厌的对上,却又不知为何,蓦然移开,依旧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道“继续。”

    “哇,大大, 他调戏你哎”小八兴奋地搓着爪子,蓝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谢厌的衣领, 似乎在期待接下来的修罗场。

    谢厌忽然冷冷一笑,走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原本笔(挺ting)的军装被他攥得变形,在男人依旧平静的目光下,一字一句开口, 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还让多少人脱过”

    青年的愤怒似乎未对男人产生丝毫影响, 男人任由谢厌攥着衣领,沉默不语。

    “大大, 息怒息怒”小八赶紧劝道, “说不定是误会”

    谢厌也知道这其中可能会有误会,但一想到这人对其他人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上个世界, 他好不容易才稳定小久的神魂, 让他可以在这个世界不必太过受苦, 可没想到,他不仅没有受难,反而以让人脱衣服为乐未曾尝过醋味的谢楼主,如今已经快要被醋淹没了。

    舍不得伤他,谢厌狠狠将他掼回椅子上,又一脚将旁边的椅子踹翻,对男人露出一抹瘆人的微笑,“以后再叫人进来,我打断你的腿。”

    门外的守卫听到椅子翻倒的声音,不(禁jin)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各自眼中看到戏谑,啧啧,没想到宁上将还(挺ting)猴急的嘛。

    宁鸠理理衣领,毫无波澜的语调响起“你多大了”

    “二十四。”谢厌冷冷回道,要不是感应到男人体内熟悉的神魂,他早就动手了。

    “以后跟着我。”宁鸠说话的时候简直就像一个机器人。

    谢厌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小八,将剧(情qing)再传输一遍。”

    他现在(身shen)处末世位面,这里丧尸横行,若非基地保护,以谢彦鸡肋的光明异能,早就命丧丧尸口中,而在原剧(情qing)中,谢彦确实是被丧尸咬死的。

    至于宁鸠,基地的二把手,在原剧(情qing)中,虽能力卓著,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喜好男色。宁鸠经常将一些相貌不俗的男子喊去房间,没人知道他的用意,那些被喊过去的男子也俱缄口不言,可众人不难猜出,宁鸠就是在利用权势,霸占美男。

    终于有一天,原(身shen)谢彦被喊进房间,一天一夜都没出来,从那以后,谢彦就一直跟在宁鸠(身shen)边,成为别人口中宁鸠的专属(情qing)人。

    剧(情qing)中的描述并不能说明什么,谢厌让自己冷静下来,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小久并确认他无碍,就已经是万幸,至于其他事(情qing),(日ri)后再慢慢深究。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实力,丧尸的世界极为危险,他需要迅速修习道法,还有那个光明异能,他相当感兴趣。

    基地的房屋不比上个世界的大别墅,就连宁鸠住的地方,也不过两室一厅,谢厌看了一眼沉默在原地的男人,毫不客气直接占据主卧,盘腿坐在(床chuang)上修习道法。

    一天一夜过去,道法略有小成,他起(身shen)推门而出,男人依旧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听到开门声,条件反(射she)般地看过来。

    两人目光对上,谢厌缓缓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单刀直入“你一直让人进房间,是为什么”

    宁鸠目光(情qing)不自(禁jin)往旁边瞟去,“与你无关。”

    “他看起来好心虚啊,大大。”小八笑嘻嘻地看(热re)闹。

    其中定有隐(情qing),谢厌见他不愿透露,便换了一个问题“你是四阶的暗黑系异能者,能与我说说异能的运行方式吗”

    按理说,谢厌在别人眼中,虽说只是个光明系异能一阶的废物,但好歹也算是异能者,怎么可能不明白异能的运行方式呢他要是问别人这种蠢问题,别人必定会露出怀疑和惊异等神色,可是宁鸠脸上、眼中却什么都没有。

    就好像没有事物能激起他的任何(情qing)绪。

    谢厌眉头微微蹙起,不管他如何呼唤小久沉寂般的神魂,小久都没有反馈,一定有哪里不对。

    “宁鸠到底是怎么了”谢厌在心里问小八。

    小八摇摇尾巴,“大大,会不会是(情qing)感障碍”

    谢厌死死盯住宁鸠,(情qing)感障碍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吗不过目前看起来确实只有这种可能。

    听到他的问话,宁鸠没有回答,反而转(身shen)朝主卧走去,谢厌耐心等待,便见他很快就将一本单薄的册子递到自己及面前,“你看看。”

    谢厌接过来,翻开一看,上面俱记录着各种异能的运行方式,以及各种异能的呈现形态,并且对每一种异能运行方式的改进与完善,他都有备注。

    字体与小久无甚差别。

    谢厌捧着册子,陡然问道“所以你让他们进你房间,就是为了这个”

    宁鸠依旧没吭声,重新坐回对面的椅子上。

    “宁上将,”门外有人喊道,“司令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任务。”

    宁鸠一声不吭,直接起(身shen)出去,全程没有跟谢厌说一句话。

    等他走后,谢厌回到主卧,将笔记本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明白异能这种力量的特点和((操cao)cao)作模式,于是闭目凝神,感受体内存在的某种力量。

    逐渐沉浸在这种玄妙中,他似乎能看到许多淡金色的光点在他体内逐渐壮大,原本只是小水滴,如今却已成溪流,谢厌倏然睁开眼睛,温暖的溪流顺着筋脉流至指尖,渐渐覆盖全掌,据说光明异能可以祛除病痛,要是异能者受伤,队伍中的光明系异能者便会帮忙治伤,见效极快,但是,光明异能只有这一个作用吗

    门外又传来阵阵喧哗声,“表哥表哥”

    “大大,是谢彦的表弟纪宜平,”小八气愤地在他肩上跳了几跳,“他肯定是故意的”

    末世是强者的世界,没有一定能力,很难在这里活下去,而谢彦,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依靠别人而活的废物,在来到基地之前,靠着纪宜平生活,来到基地后,却又爬上了基地二把手的(床chuang),简直不知羞耻

    要是纪宜平真的为谢彦着想,必不会如此大张旗鼓地跑过来大喊大叫。

    谢厌将手上的光明异能捏成两个小球,放在手心把玩,而后慢悠悠出了房间,打开门,看向门外的纪宜平等人。

    这里是宁鸠的住处,闲杂人等是不可能进入的,要不是噬狼精英小队的队长萧烜与看守有些交(情qing),帮助纪宜平过来,他们是不可能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

    纪宜平不过二十岁,相貌清秀,(性xing)格大大咧咧,加上极为重要的水系异能,很受大家欢迎和萧烜的看重。

    见到谢厌的(身shen)影,他不(禁jin)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情qing),“哥,你跟我们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他上前几步,凑到谢厌耳边道,“宁鸠一夜换一个人,风流成(性xing),你何苦为了一时享乐就”

    “纪宜平,”谢厌打断他的话,神色冷漠,“你很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纪宜平顿时一噎,面露委屈,有些暴躁道“哥,你怎么就不听劝呢”

    其他队友见状,不(禁jin)为纪宜平打抱不平,“小纪这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狼心狗肺呢来基地的一路上,他为你((操cao)cao)了多少心亏你还是哥哥呢我呸”

    萧烜也拧着一双浓眉看向谢厌,眼中尽是鄙夷,扯了扯纪宜平的胳臂,“既然某人不识好人心,你就别管,总有他后悔的一天。”

    谢厌真想给这群人鼓掌,称赞他们的脸皮之厚。原(身shen)谢彦是个生物学硕士,在末世来临之后,他就觉醒了光明系异能,这种异能拥有治愈的效果,他本(身shen)没什么武力值,就凭借异能跑去纪宜平的学校找他。

    纪宜平当时还没觉醒水系异能,要不是谢延一路上护着他,他早就死在丧尸堆里。后来,他们遇到萧烜的队伍,纪宜平嘴甜(性xing)格好,很快被队伍接纳,谢彦虽有治愈能力,但因常年待在实验室,与人没有交流,所以显得极为冷漠内向,队员们都不太喜欢他。

    再之后,纪宜平突然觉醒水系异能,而谢彦的光明系异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无法进阶,这让他成为队伍中极为尴尬的存在,纪宜平虽表面上帮他说话,但一言一行都透着一种施舍,而且还让旁人觉得谢彦不懂感恩。

    来到基地后,谢彦更受排挤。一来他没有武力值,二来他的异能一直不能升阶,极为鸡肋,在队伍里根本除了做些后勤,根本没有任何贡献。

    那天晚上,他受到通知,说是基地的宁少将让他过去,他没有多想就过来,若是谢厌没穿过来,后续的发展就是宁鸠将他留在(身shen)边,后来再也没找过其他人,基地里的人逐渐认为谢彦就是宁鸠的(情qing)人。

    而这样的谢彦,更加让人瞧不起。

    “纪宜平,”谢厌扬唇一笑,“感谢你来给我当实验品。”他话音一落,手中两个被压缩到极致的光球瞬间袭向纪宜平,饶是纪宜平战斗经验丰富,也没法及时躲过,只能硬生生挨受一击。

    “你干什么”萧烜连忙扶住纪宜平,问他有没有事。

    纪宜平只觉得两股极为灼(热re)的能量冲进他的(身shen)体里,在他(身shen)体里四处乱钻,明明是光明系的治愈异能,却能让人如此痛苦

    谢厌见他面容扭曲,不(禁jin)对自己的实验相当满意,光明系异能拥有的不仅仅是治愈能力,异能也是能量的一种,只要正确运用,便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他队友正要冲上来攻击谢厌,一道波澜不惊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

    “放肆。”

    随着声音一起传来的,是宁鸠极其霸道的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