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弃子天师完
    几个月后, 谢常(春chun)去世,临终将谢氏留给谢婉兮, 但此时的谢氏已经江河(日ri)下,仿佛一只濒死的鱼,即便注入新鲜的水,也救不回来,更何况,谢婉兮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谢氏或许不久之后就要改姓了。

    而成为天师界第一人的谢厌, 行踪越发神秘,很少出现在人前。一些人也只能通过贺家请他出手, 也因此,贺家俨然已成京市最受追捧的豪门贵族。

    贺志国面对眼前满脸忧愁的中年男人, 听他恳切的请求,不(禁jin)叹口气,“行吧, 我帮你问问。”

    其实自从贺戟和谢厌搬出去之后, 两人时不时闭关,连贺家人都很难联系上。要不是贺志国和面前这人有些交(情qing), 且看他实在太过可怜, 要不然是不会答应的。

    他拨去电话,本以为依旧没人接, 却没想到听到贺戟的声音, “爸, 有事”

    贺志国将中年男人的事(情qing)说了之后,听到贺戟在电话那头询问的声音,紧接着,贺戟便回道“等会儿我和阿延回去一趟。”

    这看来是有希望了。

    挂断电话后,贺志国对一脸期待的男人说道“阿戟和小延过会儿回来,再等等吧。”

    谢厌和贺戟买的别墅距离贺家约二十分钟的车程,贺志国本以为要等半个小时左右,却没想到,他不过说了几句话,贺戟和谢延就突然出现在门外。

    他惊讶地看着他们,但一想到两人如今的神通,便又释然,介绍道“阿戟,小延,这是江氏房产的江总,江总,这是阿戟,这是小延。”

    江总当然不会像贺志国那样称呼两人,而是恭敬道“谢大师,贺大少。”

    谢厌开了天眼,见其周(身shen)环绕着黑色(阴yin)气,要不是他本人气运不俗,定已经被黑气侵蚀而亡。

    “江总,带我们去那片鬼地看看如何”谢厌还没等江总说明(情qing)况,就已经开门见山道。

    江总心里顿时一惊,又油然而生一种敬服,他之前也找过不少天师,但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最后迫不得已,才厚着脸皮来找贺志国,恳求谢天师出手。

    如今他什么话都没说,谢天师就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这种神通实在令人不得不服,怪不得徐天师建议他来找谢天师,谢天师年纪虽然轻,但实力确实不凡啊

    江总很快将他们带到施工地。这块地还是他好不容易投标下来的,并且已经动工,却没想到施工没几天,工地上就死了人,本以为是意外事故,但没过多久,就有人接二连三的地莫名死去,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果断勒令停工,花大价钱赔偿工人家庭,然后请不少天师来看,天师都说工地乃(阴yin)煞之地,人若长久在这工作,很容易受(阴yin)煞影响,精神恍惚,从而意外死去。

    他当时竞标花费不少资金,如今这片地皮要是成了死地,他的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他紧紧跟在两人(身shen)后,进入被围起来的荒凉的工地内,只觉得一股(阴yin)寒之气从脚钻进(身shen)体,激得他忍不住一个颤栗。

    “把这个放在兜里。”青年冷静平淡的声音传来,江总看向他手中被折起来的符箓,连忙道谢伸手去拿。

    另一只手先他从青年掌心将符箓取走,江总疑惑地看向贺戟,就听这个莫名其妙的贺大少道“拿着。”

    江总小心翼翼从贺戟手中接过,忍不住腹诽所以从谢大师手中接和从大少您手中接是有什么区别吗

    一接过符箓,他整个人就暖和多了,心中顿时对谢厌更加叹服和信任。

    贺戟和谢厌并肩而行,捏捏他的手,凑近他耳边“以后这种事我来做就行。”他可不想阿延的手被他以外的人碰。

    谢厌默许他这吃醋的小脾气,回握过去,“以后不会了。”

    两人开了天眼,能清楚地看到工地中心处,一大团黑色(阴yin)气狰狞盘旋,并向四周慢慢扩散。

    凭谢厌的修为,他能看到(阴yin)煞底下的(情qing)形,但在徐天师他们看来,这处不过是(阴yin)气聚集之地,没太放在心上。

    谢厌让江总不要继续跟随,江总乖乖停在原地,他便带着贺戟来到(阴yin)煞源头。

    一股浑厚的道力瞬间冲散聚集的(阴yin)气,露出土地本来的面目。天眼透过地面,直直深入地下,却被一个符阵所挡,设此符阵之人修为定然不凡,怪不得徐天师他们没有发现这地底的玄机。

    符阵将一副棺材紧紧围住,谢厌不(欲yu)打扰逝者安息,但因符阵年久失控,棺材中的(阴yin)煞之气难以阻挡,若任由其继续下去,保不准符阵破碎之后,棺材里会蹦出什么东西出来。

    他若仅仅加固符阵,待几百年后,符阵效用失去,届时恐更加难以控制。

    神识随着道力突破符阵,进入棺材内部,谢厌陡然与一双黑眸对上

    果然是成精的老妖怪怪不得(阴yin)煞之气如此浓厚。

    “我不(欲yu)打扰阁下安息,但符阵渐已失效,如今(阴yin)煞之气闯入阳间,恐为祸世人,想必您的初衷并不愿给世人带来厄运吧”谢厌尝试与他交流。

    棺材里的东西半晌无声,就在谢厌打算换一种方法之时,一道极为嘶哑难听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此地本为吾亲自挑选的风水宝地,只是近来受到烦扰甚多,打搅吾之休息,叫吾好生烦躁,你若替吾另寻一处佳(穴xue),吾自不会亏待于你。”

    这老怪愿意挪位就好办了,谢厌自然答应下来,将江总唤过来,“寻人将这块地挖开。”

    江总自然从善如流,很快让人在谢厌的指挥下,将地挖开,直到看到一副豪华棺材,江总脸都白了,忙退后好几步,谢厌将几张符纸贴在棺材上,吩咐道“雇一辆货车来。”

    “谢大师,这随意将这个运走,会不会惊扰到”他忐忑问道。

    “此事你莫要再管,以后工地不会再出现工人意外(身shen)亡事件。”谢厌冷淡回道。

    江总已对他极为信服,忙让人准备货车,目送谢厌带着棺材远去。

    沅水村乃风水绝佳之地,在老怪物提出要求之后,谢厌就已经想到那座后山。

    货车停在山脚下,他和贺戟见四周无人,便用道术将棺材运上山,道“前辈,此处可行”

    棺材里的老怪物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过话,现在竟打开了话匣子,“不错不错,你们俩以后驾鹤,也可以过来陪我。”

    谢厌不以为意,在选定的地方挖开一个极深的墓(穴xue),道“不知前辈之前所说的报酬是什么。”

    “看在你们同为道门中人的份上,我送你俩一本功法。”老怪物刚说完,谢厌就见丝丝黑气在半空中凝聚,形成一连串的字符,谢厌和贺戟两人俱记忆惊人,看过一遍之后便已记下。

    只是两人实在太过平静,惹得棺材里的老怪物相当没有成就感,“我看你二人(情qing)缘不浅,这双修之术乃我宗门至宝,如今赠与你二人,也算是你们为我寻(穴xue)的报答。”

    谢厌给他的回答就是,直接挥袖将棺材扔到坑里,用土填埋平整,又布置符阵,理也不理老怪物的哇哇大叫,与贺戟相携离去。

    因这件事,谢厌在天师界威名更盛,想要请他指点风水的人比比皆是,但谢厌深居简出,除非大问题,否则他几乎不会出手,不过这也给其他天师喘息的机会,否则要是整个京市的单子都被谢厌一个人包圆了,他们还怎么讨生活

    别墅内,贺戟盘膝而坐,周(身shen)道力顿时大涨,一举跨入道师境界。稳固修为后,他猛地睁开眼睛,激动地看向谢厌,“阿延,我已经是道师了。”

    他话里的意味实在太过明显,谢厌想忽视都难。

    自从棺材里的老怪将双修之法传授给他们之后,贺戟就愈加努力修炼,因为双修需要两人的境界都达到道师以上,因为到达道师境界,不论是神魂还是(肉rou)(身shen),都会有一个飞跃的进步,此时行双修之法,不会对神魂和(肉rou)(身shen)有损害。

    老怪给的双修之法包括两篇,一篇针对(肉rou)(身shen),一篇针对神魂。前者不必多说,而后者,于谢厌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

    他一直在担心下个世界小久的状况,这个世界他要是晚来一会儿,小久恐怕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他花费极大力气才将小久神魂稳固住,如今教他修习道术,就是为了让小久更加强大,从而在下个世界不管遇上什么都能坚持下去。

    而这篇神魂双修之法,完全让谢厌喜出望外。其中言及,道侣之间,若是想要生生世世在一起,便可通过神魂双修之法结契,待结契成功后,两人便可心意互通,且共享神魂力量。

    如果他和小久能够结契,穿到下一个世界,只要自己神魂不灭,小久也不会消失,而且自己还能通过神魂之间的感应,迅速寻到小久。

    这对谢厌来说是极大的安慰,他心里的大石头终于稍稍落下一点。

    面对男人灼灼目光,谢厌掀开(床chuang)上的被子,将霸占着(床chuang)的黑蛇捉起来,在黑蛇委屈而控诉的目光中,将它放到门外。

    贺戟瞬间看懂他的意思,猛地站起来将他抱住,在谢厌的默许下,一起倒在柔软的(床chuang)上。

    当神魂相契的那一刻,谢厌陡然感受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情qing)感,向自己汹涌而来,几(欲yu)将自己淹没,欣喜、激动、(爱ai)恋、珍惜等等,完全将谢厌整颗心包裹住。

    “阿延。”低沉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又仿佛近在耳前,谢厌默默注视着男人稍显委屈的双眼,听他道,“你为什么会害怕,你在怕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贺戟从来不知道,谢厌的(情qing)绪里不仅有温柔厚重的(爱ai)意,还有令人心疼的恐惧与担忧,他竟从来不曾了解过自己的(爱ai)人。

    谢厌与他肌肤相贴,环上他的后颈,将他往下压,双唇相触,立刻燃起另一场熊熊大火。

    男人努力压下自己的渴望,“别想借此逃避过去”

    谢厌启唇一笑,方才经过一场,眸中水光还未散去,与眼尾的桃红相衬,愈加动人心魄。他((舔tian)tian)((舔tian)tian)唇瓣,目光如钩,神魂中的(欲yu)念直接传递过去,贺戟眼底喷火,重重咬上他双唇,恨恨道“明天再说清楚”

    第二天早上,谢厌还没睁眼就发现自己被贺戟紧紧抱住,两人如今神魂相通,男人什么想法他一清二楚。

    “你再看看,我还有没有害怕”谢厌将脸贴在贺戟的(胸xiong)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贺戟细心感受,果然再无害怕,他在谢厌额上亲了一记,“那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之前只是担心下一世我们无法相遇而已,如今神魂相契,自然再无担忧。”

    听到谢厌这般解释,贺戟只能选择相信。

    两人本就是天赋之人,再加上双修之法,境界提升更为迅速,神魂也更加凝实。

    谢厌兑换了两百多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一直滋养贺戟的神魂力量,为下一个世界做准备。

    寿元将近,贺戟紧紧握着他的手,坚定道“下一世,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谢厌感受他逐渐沉寂下去的(情qing)绪,微微一笑,他们当然能够相遇,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