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恶毒继室完
    谢氏又出一位道尊, 此事引起的风波比国师作恶多端还要大,毕竟大尧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新的道尊了,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道尊。狂沙文学网

    甚至有人说, 这位谢道尊的实力只怕远超于之前的国师。对此,许多人只以为是夸大其词, 不可尽信。

    国师恶事做尽, 被道祖降下天雷惩罚,灰飞烟灭, 不入轮回,也算大快人心。不过,如今国师一职暂缺, 得选出新任国师,既然谢家祖上出过国师,不如就让谢鄢担任如何

    但此种提议因为谢鄢哥儿的(身shen)份以及年龄, 被众多道门前辈否决。

    而造成各方议论的谢厌,早已离开京城,同虞九丛一起, 带着谢绥小少年, 四方游历。

    他们的目的倒不是真的游历,而是借游历之机, 选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开创宗派。

    谢氏之所以渐渐没落, 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传承由于家族人才凋零而断, 倘若像其他宗门一般, 收受大量弟子,也不至速沉寂。

    故而,在谢厌和虞九丛没羞没臊地过了一夜后,这个章程就新鲜出炉,只是目前连选址都没完成。

    “哥”谢绥将一只恶鬼斩杀,兴奋地挥舞着桃木剑,“我是不是变厉害了”以前他灭杀相同道行的恶鬼,到最后免不了需要自家哥哥的援助,可是就在刚才,他自己就成功将之斩杀

    “不错,”谢厌和虞九丛悠闲地坐在旁边吃着烤鸡,“再过些时(日ri),你就能到达道徒境界,遇到方才那只小鬼,两三招就能解决。”

    谢绥笑嘻嘻地凑过来,“哥,那我们创立宗门之后,我能当个长老吗”

    虞九丛撕下一片鸡腿(肉rou),递到谢厌唇边,谢厌眉目带笑,舌尖一卷,将鸡(肉rou)吞吃入腹,方回道“等你到道师修为,再想这事吧。”

    谢绥“”他如今已经看清楚了,九哥根本就不是九哥,而是哥夫

    “前面就是传说中的墨龙山,”谢厌有小八在,对路线极为熟悉,“墨龙山上据说有个鬼窟,里面聚集成百上千只恶鬼,你可敢上去闯一闯”

    那个鬼窟就是原剧(情qing)中,谢鄢在被道门追杀之时,误入进去,被百鬼占据(肉rou)(身shen)之地。此番去一趟,一是可以为墨龙山附近的百姓除去威胁,二是可以化去谢鄢与那些恶鬼的因果。

    “鬼窟”谢绥神色顿时兴奋起来,“我要去”

    至于虞九丛,谢厌在哪,他就在哪。

    美美地吃完一顿烤鸡后,三人轻装简行,直奔墨龙山的方向。

    墨龙山本来是风景独好之地,只是不知为何,百年前忽然出现许多恶鬼,聚集徘徊在山洞之中,有不少百姓都因此遭受罹难,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块凶地。

    墨龙山方圆百里内几无人烟,只因时常有修道之人前去灭鬼,这附近才会有歇脚之处,不过这歇脚之处的店家亦为道门之人,这才有胆量在鬼窟附近开店。

    不图赚钱,只图安宁。毕竟这世道,人心不比鬼怪良善,此处荒无人烟,除了一些修道之人偶尔过来落脚,便再无人打扰。

    墨龙客栈的掌柜躺在院中的摇椅上,捧着茶壶,惬意悠闲地想着。

    可门外忽然传来的动静打破了他的这份宁静,他优哉游哉地吩咐店伙计“来客人了,去开门。”

    店伙计高兴地应了一声,连忙跑去前院开门,终于又有人过来,要不然他天天没个说话的人,真是急死了

    谢厌三人刚行至门口,就见院门被人从内打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出现在三人眼中,见到他们,这人眼中顿时露出惊艳,然后满脸堆笑,“客官是来歇脚的吧快快请进”

    这三人相貌也太出色了吧尤其是其中二人,容貌之盛乃他生平仅见,他在这里住了二十年,来来往往这么多修道之人路过,也无一人及得上他们的风采

    伙计高兴地将三人领入院中,道“不知三位客官有何需要”

    院中一木牌醒目写着三种等级的房间,并明确标明价码,谢绥看过,忍不住抽抽嘴角,心道这不会是家黑店吧连京城最豪华客栈的价码都比不上其十之一二,就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小破院子,居然收这么多银两

    谢厌答“自然是上房。”

    伙计立刻眉开眼笑,接过谢绥心不甘(情qing)不愿递过来的银两,道“客官请随我来。”

    三人随他来到一间上房,伙计虽见谢厌(身shen)为哥儿,与其他两位男子共处一室,也未显露出异样神色,只道“客官可还需要一些吃食”

    “不用,”谢厌又递给他一枚碎银,“此处距墨龙山不远,我想知道,这墨龙山可有主”

    伙计本以为他要问墨龙山鬼窟之事,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俗事,但也立刻答道“墨龙山鬼窟你们都听说过吧这样的山头哪还有人愿意要官府都不管。”

    “多谢,”谢厌笑笑,“你先退下吧。”

    伙计开心地攥着碎银出去,来到院中看见自家掌柜居然从摇椅上坐起来,凝神敛目,不知在做什么,正打算悄悄离开,却被掌柜的叫住“他们方才问什么了”

    伙计将方才与谢厌的谈话内容全部告诉掌柜,掌柜疑惑道“没问墨龙山鬼窟之事难道他们不是去杀鬼”

    “不知道,”伙计憨笑道,“反正与我们又没关系。”

    掌柜却觉得这次来的客人有些不同寻常,其中一个少年,他能看出来修为,可另外两人,他丝毫察觉不到他们的修为到底为何,但他们二人明明年纪尚轻,不可能超越道师境界吧

    不管掌柜如何困惑,谢厌三人歇了一夜之后,就在伙计的目送中,往墨龙山而去。

    远远望去,墨龙山被一层浓浓的鬼气环绕,看起来(阴yin)森可怖。谢厌给了一些符箓让谢绥护(身shen),自己则与虞九丛轻松闲适地在(阴yin)冷的山林间迈步。

    虞九丛将谢厌的手握在掌中,“阿鄢,此地恶鬼甚多,你我相牵,以防走失。”

    这种借口连小孩子都骗不了,可是虞九丛非常喜欢用,他即便一直与谢厌待在一起,也无法忽视内心的不安,就好像他连命都可以为之舍弃的人,某一天又会消失不见。

    谢厌虽不知他潜在的不安,但从来不会拒绝,甚至还与他握得更紧。只是苦了谢绥,每天都要见到两人这般亲密的姿态,总觉得自己受到重击,他甚至想着,等哥哥开山建派,他就跟他们住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三人的闯入惊扰了墨龙山的恶鬼们,原本沉寂的鬼气在山林间缓缓挪动起来,并逐渐呈包围之势,似是要将三人吞吃入腹。

    三人压根不理会这些小鬼,谢厌在小八的地图下,很快找到鬼窟所在地。

    说是鬼窟,其实原本只是个巨大的山洞,不过此洞乃聚(阴yin)之地,是恶鬼所好之处,恶鬼于此聚集倒也在意料之中。

    在恶鬼轰然出洞之前,谢厌丝毫不废话,直接祭出大把符箓,迅速往洞中冲去,在恶鬼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被符箓消灭大半,侥幸躲过符箓攻击的,纷纷怒向三人咆哮而来。谢厌和虞九丛将实力不俗的恶鬼拦下,剩下的小鬼就交给谢绥练手。

    谢绥杀得那叫一个尽兴

    这些恶鬼为恶多年,将他们消灭,让他们不会再为祸世间,是修道之人的本分,还有助于修行,并不会产生因果。

    谢厌实力凌驾道尊之上,虞九丛的御鬼之术强大无匹,墨龙山上的恶鬼从未遇到如此强劲的人类,连鬼大王都被轻易抹杀,更何况一些小鬼

    三个昼夜之后,墨龙山上的鬼气已渐渐消散,显露出来的真容令谢绥惊叹无比,这个地方宛若仙境啊怪不得那些恶鬼都愿意盘踞于此。

    “哥,我们就把宗门建在这里好不好”小少年兴奋地在附近飞奔,“哥”

    他转(身shen)看去,却已不见谢厌与虞九丛的(身shen)影,少年忍不住鼓起脸颊,哥哥一定又被九哥给拐跑了

    被拐跑的谢厌,此时正被虞九丛抱着落在一处山峰上,男人愉悦问道“阿鄢,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此地为墨龙山的最高峰,凌驾于所有山峰之上,在虞九丛心中,谢厌就应该住在最高的地方,俯瞰世人。而且此处风景宜人,眼界开阔,一览众山之小,清幽宁静,无人纷扰,实在是修习道法的绝佳之处。

    当然,他就可以单独与阿鄢在一起,省得一直被人打扰雅兴。

    “好。”谢厌微笑回道。

    墨龙山的变化,很快被道门知晓,最先发现的就是墨龙客栈的掌柜,他见墨龙山鬼气尽散,便知有人将山上众鬼尽数除去。

    他果断撇下客栈,使用神行符,来到墨龙山,见到一脸稚气的谢绥,急忙问“鬼呢”

    谢绥见他突然出现,简直吓一跳,“你谁啊什么鬼”

    掌柜感知此地竟无一只恶鬼,不由得极为震惊。须知,这么多年来,有不少道门中人来墨龙山想要将这些恶鬼清理,但其中的鬼大王实力极为强劲,那些道门子弟非死即伤,所以墨龙山的恶鬼们越发猖狂。

    可是现在呢整个墨龙山风景明秀,哪还有半点鬼气莫非那两人的修为已至道尊境界

    “是你们将这里的恶鬼消灭了吗” 掌柜瞪着小眼睛,急切想从谢绥口中知道答案。

    心想这是宣扬他们宗门的好机会,便认真回道“是啊我们两个宗主加上我,把那些恶鬼都杀干净了”

    “你们是何门何派”

    谢绥这下傻眼了,他还不知道哥哥要创立的宗门叫什么名字呢

    “我”

    “掌柜,”谢厌携虞九丛忽然出现,“我们乃缚天宗门人,正要在此处建立宗门。”

    “缚天宗”掌柜从未听过,不过他更在意另一件事,“你如何知晓我是客栈掌柜的”他们似乎从未见过面吧

    “那(日ri)我在你客栈歇脚,感知你的修为气息,因此认出。”谢厌言罢,又笑问,“掌柜若知晓何处可以雇佣人手修建宗门,可否告知一二”

    其实有小八在,谢厌本不必有如此一问,但他知晓墨龙客栈乃消息灵通之地,缚天宗建立之事,他需要通过此种途径宣扬出去,否则如何招揽弟子

    掌柜皱皱眉,“前辈的意思是要在此处建宗立派敢问前辈尊姓大名”他已知谢厌的修为远高于自己,即便谢厌年轻尚轻,自己唤一句前辈也是应当。

    “我乃谢鄢。”谢厌微笑,握上虞九丛的手,“此乃本尊道侣虞九丛,这是舍弟谢绥。”

    谢鄢掌柜顿时一惊。他听说最近道门之中出现一位新的道尊,姓谢名鄢,以绝强的实力拆穿做尽恶事的国师,令其受到传说中的道祖天雷惩罚据说这位道尊还是个年轻的哥儿。

    莫非就是眼前这位

    他连忙回过神来,恭敬行礼道“莫风见过两位尊者。若是不嫌弃,尊者开山建宗之事,晚辈定会妥当办理。”

    不是所有人都能与道尊结到善缘的,此等机会,就连淡泊名利的莫风都不舍放弃,而且,若是能得道尊指点一二,他的修为说不定会更为精进。

    “多谢。”谢厌从袖中掏出一张符箓,递到莫风面前,“此乃谢礼。”

    莫风不敢多看一眼,直接收下,知道离开墨龙山,才拿出来偷偷瞧了一眼,这一瞧险些将他吓一跳,极品符箓这是极品符箓道祖在上,他没有看错吧

    看来这位新道尊天赋绝伦,连极品符箓都能够制作出来,可以预见,缚天宗(日ri)后必定成为道门之首

    莫风效率极快,短短两(日ri)便将工匠全都召集齐全。本来工匠听说是来墨龙山,打死都不答应,谁不知道墨龙山是个鬼地啊去了岂不找死待莫风解释之后,他们才知竟有两位道尊大人将墨龙山的恶鬼全部斩杀,甚至还要在墨龙山开宗立派

    这可是传说中的道尊啊神仙般的人物他们一辈子都见不着一次,现在要他们去修建宗门,顿时纷纷激动起来,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很多人都慕名而来。

    一门有两位道尊实力的人坐镇,这样的宗门即便现在连个山门都没有,众人也是挤破头都想进去啊

    工匠们来到墨龙山,见果然没有任何恶鬼,立刻努力干活,不过数月,缚天宗全部竣工。

    很快,各宗门俱收到缚天宗开宗大典的请柬。不管怎么说,看在道尊的面子上,他们不想来也得来。

    莫风俨然已成缚天宗管事,客栈也不开了,直接带着伙计进入缚天宗,成为缚天宗的一份子。开宗大典由他亲自主持。

    这(日ri)很快到来,莫风忙得脚不沾地,又要带着伙计接待各大宗门的贵客,又要偷偷筹划两位宗主结为道侣之事。

    一大清早,谢厌穿上早已准备好的白底金边的宗主服,转(身shen)看见男人兴奋的眸光,不(禁jin)问“今(日ri)何事这般高兴”

    “今(日ri)开宗大典,我自然高兴。”虞九丛拾起腰带,亲自为谢厌穿戴好,然后从(身shen)后环住谢厌的纤腰,下巴搭在谢厌肩上,轻声耳语,“阿鄢,你可愿与我共度此生”

    高大的男人,(身shen)着黑底红边的华服,将谢厌整个搂在怀中,清冽的气息将谢厌完全笼罩,谢厌微微侧首,余光落在男人侧脸上,果断坚定道“此亦吾所愿也。”

    虞九丛捧住他的脸,俯首深吻下去,直到谢绥在门外催促,两人方放开彼此。

    缚天宗主(殿dian)之中,众宗门长老率领几位弟子,坐在安排好的位置上,等待缚天宗宗主的出现。

    不知是谁先惊呼了一声,其余人全都往大(殿dian)外看去。

    两人相携而来,一人相貌清俊出尘,(身shen)着白底金边华服,愈显清贵尊华,另一人,容色俊美绝俗,黑底红边,威势凌然,在众人眼中,两人极为相配。

    至于缀在两人(身shen)边的谢绥小少年,相当可怜地被人忽视了。

    谢厌与虞九丛相携进入主(殿dian),并肩立于高阶之上,俯视众宗门来客。

    “今(日ri)缚天宗开宗大典,多谢诸位远道而来,小小谢礼,不成敬意。”谢厌示意莫风,莫风立刻遣人将备好的托盘,放在各宗门面前。

    托盘上有两物,一为符箓,二为白玉瓶。

    符箓为极品符箓,至于白玉瓶里装着什么,自然无人失礼在(殿dian)上打开一观,但想必亦是极品。

    各宗门传承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出过极品符箓和极品丹药,但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那些极品符箓和丹药都被封存,除非遇上大事,否则不会使用,未料一个新建的缚天宗居然有如此大的手笔

    每个宗门都是一样的礼物,也就是说,谢宗主手中远不止这些数量本来他们对缚天宗并不多在意,只不过看在道尊面上而来,可是现在,缚天宗宗主直接用此种手段将他们所有人震住,这个缚天宗实在不可小觑

    唯有虞琅所在宗门苦笑一声,他们早从那些弟子口中得知谢鄢的能耐,并不觉得有多震惊。不过想到不久前损失的宗门天赋之才,他们只觉得惋惜不已。若是虞琅此前与同行弟子一样,向谢宗主买下极品符箓,在误入鬼地之后,他便会像其他弟子一般侥幸逃过一劫,而非选择自爆,与恶鬼同归于尽。

    宴饮结束之后,谢厌与众位道别,同虞九丛相携回到住处,并不知莫风早已令人告知各宗门,让他们晚上继续参加两位宗主的成亲之礼。

    这是双喜临门啊众人纷纷道喜。

    回到房间的谢厌,一眼就看到陈列在房中的朱红色喜服。

    “阿鄢嫁入侯府之(日ri),据说所着之衣是由最为低劣的布料所制,”虞九丛将他环抱住,心疼道,“实在委屈了你。”

    “所以你就瞒着我”谢厌弯起的眸中似乎带些泪光,他将目光移至虞九丛的脸上,展颜一笑,“很好看,我很喜欢。”

    上一个世界,是他瞒着小久,将他骗去国外结婚,这一世,换小久瞒着自己,精心准备婚礼。

    有此(爱ai)人相伴,纵前路荆棘满地,他亦不惧。

    继缚天宗开宗大典之后,两位宗主又在同一天举行成亲典礼。

    (身shen)着赤色喜服的两人,比之白(日ri),少了些高高在上,多了些温柔亲和,尤其是虞九丛,本来极为幽冷之人,此时却面露微笑,看向(身shen)边之人,目光缱绻柔和。

    典礼之后,两位宗主便消失于人前,至于他们去往何处 ,众人心中都懂。

    一夜**过后,谢厌睁开眼睛,察觉男人似又要有动作,便轻笑止住他手,嗓音沙哑道“今(日ri)还要送众位宾客下山。”

    虞九丛凑近他颈边,边嗅边吻,含糊道“让小绥去便可。”

    拗不过他的执着,谢厌只能选择纵容。

    可怜的谢绥正站在宗门前,在众位宾客揶揄的目光中,与他们挥手告别,心里不(禁jin)突然冒出一个极为可怕的想法不会以后招收的弟子,都由他和莫前辈负责吧

    他的想法最终得到证实。

    随着时间的流逝,缚天宗的名声愈胜,宗内弟子众多,但却很少有人见到神秘的二位宗主,只听传言,说是二位宗主感(情qing)甚笃,极为恩(爱ai)。

    两位宗主的住处位于墨龙山的最高峰上,是虞宗主亲自设计的(殿dian)宇,不经(允yun)许,宗门众人不得擅自闯入,唯有谢宗主的亲弟谢长老以及莫风长老才可入峰。

    谢绥在谢厌的指点下进步神速,成为道师,他用了十年时间,成为道尊,他用了三十年。在他成为道尊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心有所感,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迅速下山。

    没过多久,他便抱着一个婴孩入山,据说那婴孩是个孤儿,有幸被谢长老捡到,取名为“聂明”。

    道尊寿命三百年,据小八说,这个位面对修为存在限制,道尊为顶,再往上便没有可能。

    谢厌兑换了两百多年的时间,与虞九丛共度一生,在他去世之时,缚天宗已成为天下第一大宗,谢氏道法将会继续传承很久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