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全能导演05
    张曼是个电影迷, 自从谢衍拍摄的第一部电影爆红之后,她就成为谢衍的粉丝,只可惜, 没过多久,网上曝出谢衍为睡女演员,用角色威胁对方一事, 便对谢衍失去兴趣。

    她不是个相信网上流言的人,但她不喜欢看这些骂战,她只想关注一个安安静静拍戏的导演。

    后来, 谢衍在微博上说要筹备新电影,张曼本来不抱有期待,但架不住网上(热re)评如潮, 她没忍住自己的手,点进了凡人预告片

    有时候,她不得不说, 有才华的人就是容易让人心生拜服。仅仅从预告片来看,这部电影绝对超出大多数观众的期待她甚至都已经准备好钱包,就等着电影上映

    可没想到, 首映会结束后,网上又开始有人唾弃谢衍,说他炒人设炒得太过, 恐怕连自己的(身shen)份都忘了一干二净。张曼抱着怀疑的心态点进那些帖子, 还有首映会的一些私拍视频, 发现谢衍的举动确实有些过, 不(禁jin)心生反感,只觉得娱乐圈还真是浮躁不堪

    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支持凡人,凡人剧组的微博却突然发博,后附一些视频地址,她好奇地从第一个点进去。

    三个感叹号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震惊,她死死盯着视频里翩若惊鸿的(身shen)影,只觉得自己以前还是见识太少,太过肤浅视频有些嘈杂,但并不妨碍张曼看明白其中内容。这明显是谢衍在教授演员们怎么演武戏,他穿着剧服,黑色的广袖长袍,用赤红丝线纹绣,修长白皙的手执剑宛了一个剑花,而后(身shen)姿翩跹,剑法轻盈美妙,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这可不是后期加速剪辑出来的效果,这说明什么说明谢衍是有真本事啊

    张曼勉强压抑住激动叹服的心(情qing),颤巍巍点开第二个视频。

    接下来不用多说,她已经迷失在美男弹琴、吹笛等各种姿态中不可自拔,天哪卢亦卿说的果然没错,谢导就是个宝藏以后不管谁再说谢导的不是,她是不会相信的,拿她狗头起誓

    与她同样拿狗头起誓的网友不在少数,看完这些视频后,大家纷纷涌向谢衍的微博底下,跪下叫爸爸。

    这些视频甚至惊动了一些从不关注娱乐圈的老艺术家,毕竟谢衍演奏的那些曲子水平很高,他们从未听闻过,所以能够断定这些曲子全部都是原创超高水准的原创古曲,竟然全都堆在了一部电影里暴殄天物啊

    凡人还未上映,便已爆火。

    而与凡人同一天上映的问鼎,在凡人的浪潮下,压根无人问津,赵博已经预料到,他们耗费的巨资全都要打水漂了

    他急得去找阮甜,却发现阮甜早已无暇顾及电影之事,不是因为凌源不再对她感兴趣,而是她改名前的那些黑历史全都被人放到了网上

    看到那些视频的网友们,居然还在里面发现她与赵博在一起的画面,结合前前后后的事(情qing),他们哪里还不明白,当初谢衍被黑,就是这两人捣的鬼

    阮甜怎么好意思说谢导要强迫她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谢导能看上她才怪还有赵博,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要才华没才华,要度量没度量,要品(性xing)没品(性xing),拿什么跟谢衍比没了谢衍的新电影眼看就要扑街了,心里就不能有点((逼))数吗

    最让人觉得好笑的就是凌氏总裁凌源。天哪,这人简直就是绿云绕顶好吗之前还将阮甜这种女人当做宝贝宠着捧着,以为她多清纯,还被这女人的自导自演欺骗,用撤资威胁谢衍退出剧组,现在好了,投资的电影完全就是个烂片捧在手心的宝贝就是个不择手段的绿茶他一定既恶心又后悔吧

    在网友心目中眼瞎被绿的凌源,此时正皱着眉看向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阮甜。

    “你说自己是被强迫的,好,我信,”男人一旦无(爱ai),就会变得极为无(情qing),“但同样,我也不可能留你在我(身shen)边。”

    虽说电影亏损的钱对凌源来说不算什么,但他到底对被别人用过的女人生出几分厌恶。更何况,这个女人还差点毁了他的新猎物。

    “源哥,源哥”阮甜痛苦的声音被关在门外,凌源坐在沙发上,问(身shen)边的助理“事(情qing)办得怎么样了”

    “抱歉凌总,节目组已经向谢先生发出邀请,但被谢先生拒绝了。”

    凌源不解,“为什么拒绝这个节目不是目前国内最火(热re)的吗对提高知名度很有帮助。”

    “谢先生的回绝理由是没空。”助理忐忑回道。

    谢厌最近确实没空,自那些视频大火,电影大卖之后,他收到好多节目的邀约,但都被他以“没空”给拒绝了。

    凡人的成功很难被复制,不仅仅是主演,就连配角演员都小火了一把。电影的曲目被各大音乐平台买下播放权,古风歌曲一时间大(热re)起来,民乐也开始被更多人关注。还有制作戏服的锦绣小店更是被网友挖掘出来,霍如青对传统刺绣技艺的传承精神获得网友一致好评。

    这些都不算什么,更可怕的是,随着电影的播出,网上衍生出许多谢衍和荀久的c粉,比男女主角的c粉还要火(热re)。加上霍极演技过硬,临死前的那副场景让很多人都忍不住泪目,他的眼神太过深(情qing)哀绝,一下子吸引了许多路人,微博粉丝成指数趋势上涨。

    c粉们全都在谢衍和霍极微博底下打滚卖萌,即便被一些正经粉丝怒怼也不放弃,还将电影画面进行二次剪辑,让两人的角色充满基(情qing)。

    对此,霍极相当满意。某天,他一不小心给一个c粉的评论点了赞,虽立刻取消,但还是被敏锐的粉丝们截图下来,直言c粉的(春chun)天到了

    因为凡人是谢衍一人投资的,所以最后的票房利润,除去影院的分成和演员的片酬,剩余的全部进了自己的账户。看着账户里多出的好多个零,小八兴奋得嗷嗷叫唤,这下终于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闲暇之余,谢厌依旧不断学习电影制作。虽凡人取得巨大成就,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取巧而已,这种火(热re)不过昙花一现,真正的经典,是能经得住时光考验的,须知许多年前并无特效的电影,即便拿到现在也能令人回味无穷。

    原先的小区安保系统不太好,谢厌如今是网络红人,又与霍极同居,住在这里难免会被狗仔发现,现在赚了不少钱,也是时候搬到大别墅里去了

    两人速度很快,没花多少工夫就买下一幢别墅,别墅位于高级住宅区内,安保系统相当不错,里面住着的都非富即贵。

    好巧不巧,这块别墅区是凌氏集团旗下的产业,谢厌这边刚买下别墅,凌源就得知此事,立刻让人给自己在谢厌别墅的旁边留下一幢。

    霍极正开心地搬家具,并不知道某人在隔壁觊觎自家宝贝,他满(身shen)大汗地直起(身shen)来,见到谢厌猫似的窝在阳台上晒太阳,慵懒的模样,让他心中柔(情qing)四溢。

    轻手轻脚来到男人(身shen)后,手刚伸出去,就听到男人低哑懒散的嗓音“先去洗澡。”

    霍极委屈地低头闻闻自己(身shen)上的汗味,不(情qing)不愿地去浴室洗了个战斗澡,头发还没擦干,就来到阳台上,将谢厌一把抱在怀里,同他一起躺在软椅上晒太阳,并没发现不远处的闪光灯亮了几下。

    “大大,你不管吗”小八早就敬业地将事(情qing)告知谢厌,见谢厌无动于衷,甚至还(允yun)许霍极出镜,不免有些担心。

    谢厌在心里回道“不用担心。”

    几(日ri)后,正如小八担心的那样,谢厌与霍极在别墅阳台相拥的照片被流传到网上,引来全网(热re)议。

    凡人的风潮还没过去,就出现了如此劲爆的消息照片拍得很清晰,将谢厌和霍极的脸都拍了进去,虽然两人的超高颜值令这幅画面看起来很赏心悦目,但是不可避免地,这件事还是影响到了两人的声誉。

    除了死忠c粉狂呼,其他粉丝全都在两人微博下让他们出来解释清楚。事(情qing)闹得太大,连霍如青都知道这件事,一通电话迅速打给霍极,问清缘由。

    她是怎么也不敢置信,一直以来对同(性xing)避之不及的弟弟,居然这么快就找了个男朋友,而且这个男朋友还曾被他嘲讽过对此,她只想问,脸疼不

    霍极当然不觉得疼,反正不管脸被打得再肿,他也心甘(情qing)愿。霍如青明白他的想法后,便不再多言,只说要是在娱乐圈待不下去,就回来继承家业。

    青年闻言,不(禁jin)看向(身shen)边认真写剧本的男人,笑道“我想一直陪在他(身shen)边,他在哪,我就在哪。”

    被强行塞了一碗狗粮的霍如青,一句话没说,顿时挂断电话。

    两人的关系受到抨击,不少人骂他们恶心,要是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可谢厌和霍极依旧悠闲地过自己的小(日ri)子。

    隔壁的凌源见两人还是没有动静,心里很是挫败,挫败之后更生几分恼意。一想到自己的猎物与另一个男人亲密相拥在一起,他就恨不得毁了两人。

    可没想到,网上的风波丝毫没让两人动容。

    “凌总,”助理小心翼翼提醒,“谢先生是导演,只需要拍电影就行了,自然不惧网上流言,至于霍极,他有谢先生的电影演就已足够,网上的谩骂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凌源皱眉思考,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是打听到谢衍过几天会去安市寻找灵感吗将这个消息告诉阮甜,她要是能帮我做成一件事,自然会有好处。”

    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起,接听之后,顿时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凌氏房产股价开始下跌”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氏以房地产起家,即便现在已往其他行业拓展,但最基础的产业还是房地产开发,股价的下跌对整个集团来说,都是一次不小的危机。

    对面的人显然也有些惊慌,“凌总,您看看谢衍发的微博。”

    旁边的助理迅速找到微博,放在凌源面前,两人顿时一怔。

    谢衍v凌氏集团的脸还好吗附图

    助理点开第一张图,这是凌氏集团当初开发高级别墅区的宣传册,重点标明安保系数为国内顶尖他颤着手点开第二张图,就是之前拍得极为清晰的谢衍和霍极的照片。

    这好像确实有点讽刺啊刚住进别墅里,就被人拍到这么清晰的照片,凌氏所说的安保真的存在吗

    这条微博一出,众人的关注点都被转移到凌氏的商品房上,毕竟凌氏在商品房开发时,确实提过他们的安保措施乃国内一流,可现在好了,连高级别墅区都不安全,更何况平价商品住宅区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更关注的还是自(身shen)安危,至于谢衍和霍极是不是同(性xing)恋人,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凌源因为此事忙得脚不沾地,一直向媒体强调,凌氏会进一步完善安保系统,此类事(情qing)绝对不会再发生,集团会向谢衍给予赔偿。

    别墅内,谢厌看完凌源的发言,嗤笑一声。在凌源出现在隔壁的时候,小八就已经告诉他这件事,他当然不会认为凌源是对自己心怀好意,便让小八一直监视着他。

    拍照的人明显就是凌源安排的,只是,他最终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谢厌不惧世人流言,可凌氏也不惧吗

    手机突然响起来,他让小八查询过号码,电话来自凌氏集团,正准备接听,霍极就一下子扑过来,啃了一口他的耳垂,不满道“你都不告诉我。”

    他不满的不是谢厌瞒着他让他上镜,而是谢厌独自面对这些糟心事,却不告诉自己,这让他感到很挫败。他想保护这个男人,不想被这个男人当孩子看待。

    男朋友当然比电话重要,谢厌索(性xing)扔掉电话,捧住青年的脸,在他唇上亲了好几下,见青年面色稍霁,便温柔道“你不愿我面对这些事,我也同样如此。”

    霍极将脑袋埋在他颈窝,蹭蹭他,闷声道“可你也说过,我们一起承担。”

    一股暖流灌入心底,谢厌微微一笑,握住他的手,“好,一起承担。”

    电话再次响起来,谢厌放到耳边,对方见他终于接听,连忙自我介绍“谢先生您好,我是凌源集团的经理,不知您是否有空,我们总裁想当面向您致歉,并就赔偿事宜进行商谈。”

    谢厌勾唇,“好啊,告诉我时间地点。”

    挂断电话后,果然看到青年一脸不爽的模样,便出言解释“到时候正好给他一个教训。”虽目前还不知道凌源到底要做什么,但不妨碍他准备点好东西。

    可能是凌源太过心急,第二天下午,谢厌就在霍极恋恋不舍的目光下前去赴约。

    凌源选择了凌氏旗下餐厅的一个包厢,相当隐秘,谢厌到达包厢的时候,他已经等了近二十分钟。

    这是他第一直面谢厌,见到真人果然比照片更加出色,心中满意至极,对谢厌发博嘲讽凌氏的怒气也消散大半。

    “久闻谢导大名,今(日ri)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凌源相貌英俊,(身shen)形高大,又是集团总裁,多的是人倒贴,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邀约,一时竟显得极为不自在。

    两人握了手后,相对坐下,谢厌神色严肃,开门见山,“凌氏打算怎么赔偿”

    凌源显然早有预料,笑道“我们边吃边谈。”他说着,举起酒杯遥对谢厌,见谢厌不(情qing)不愿地抿了一小口,自己便也高兴地饮下一口,道“以前是我眼拙,不知谢导居然文武双全,你这样的人,在娱乐圈真的太过屈才。”

    他紧紧盯着谢厌的神(情qing),他在等药效发作。

    谢厌低声一笑,轻轻晃了晃酒杯,杯中的红色液体随之颤动,暖橘色的灯光下,一双凤眸极为幽寒凛冽,“凌总还是不太了解谢某。”

    凌源心道这药效果压根没有传说中那么快,面上依旧笑意绵绵,“怎么说”

    小八都看不下去了,吧啦吧啦吐槽“他笑得好猥琐。”

    “其实我最擅长的是药理,”谢厌放下酒杯,目光下移,“凌总有没有觉得腰部有些疼痛”

    凌源本来对那一点点疼没放在心上,可现在听谢厌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慌乱,忍不住伸手按按,冷汗瞬间冒出,他忍不住面容扭曲,咬牙切齿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握手的时候,我不小心在你杯口撒了点东西,比你给我喝的厉害得多,”谢厌忽然站起(身shen),将凌源整个人从椅子上揪起,大力掼到墙上,“疼的地方是肾,你以后多注意点,别给弄废了。”

    凌源痛苦躺在地上,“你就不怕坐牢”

    谢厌微一挑眉,右脚直接踩在他(胸xiong)口,稍稍用力,凌源顿时疼得哇哇乱叫,只可惜包间隔音效果太好,外面压根听不见。

    “你要是能在医院查出来,就算我输。”谢厌对自己的药还是很有自信的,“还有,你的餐厅给客人迷幻剂,我已经报警了。”

    他话音刚落,包间门就被人从外打开,几名警察走进来,谢厌已经将脚从凌源(身shen)上挪开,淡定道“是我报的警,”他指了指自己座位上的那杯酒,“这是证据,还请警察先生带回去检验。”

    为首的警察示意手下警员保存证据,看向倒在地上一脸扭曲的凌源,“他是怎么回事”

    “他给我下了药快救我”凌源陡然大喊一声,额上冷汗留下,双手紧紧捂住腰部。

    警察一惊,难道这是两人互相给对方下药的案件办过这么多案件,还没见过这种奇葩。

    “送去医院”

    谢厌自然跟着一起去医院,路上的时候,警察见他一脸镇定的模样,不(禁jin)在想,他这到底是问心无愧还是故作冷静。

    “你们是什么关系来这做什么”

    听到警察询问,谢厌慢条斯理道“我是谢衍,他是凌氏集团总裁凌源,是他邀请我今天商谈赔偿事宜。”

    警察中也有影迷,也不全然不关注娱乐圈,他这么一说,有警员顿时认出来他,要不是现在职务在(身shen),恐怕早就找谢衍要签名。

    “队长,这个我知道,凌源确实在记者会上声明要赔偿谢衍。”

    队长看了一眼谢厌,没发表意见,一切得等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到了医院后,因为凌源疼得厉害,直接被送去急救室,结果,急救室的灯亮了没一会儿,门就被打开,医生一脸无语,“他根本就没事。”

    被护士搀扶出来的凌源突然惊恐地看向谢厌,他本以为谢厌之前的淡定是装出来的,可没想到,医院竟然什么都没查出来怎么可能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物

    “抽血化验我不信”他死死抓住医生的手,似乎在期待着医生能带给他希望。

    如果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检查不出来他(身shen)体的毛病,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以后的命就会被谢衍掌握在手里了这怎么可以

    医生一言难尽地看着他,语重心长问道“要不你换一家医院”

    警察也沉默了。这家医院在全国都数一数二,设备也是最先进的,这都查不出任何问题,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凌源在装。至于为什么装,队长和几名队员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事(情qing)的结果,就是凌源不得不忍痛被带去警局问话,而谢厌作为受害人,全须全尾地回到别墅。

    就在凌源努力为自己洗脱投放迷幻剂嫌疑的时候,谢厌和霍极已经乘坐飞机去往古都安市。

    谢衍第一部爆片的题材是现实向黑色幽默,而凡人是古风仙侠题材,谢厌觉得自己不能局限于一个题材,但他目前对其他风格还不算得心应手,就打算过渡一下,拍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

    亲历古都安市,或许能寻到一些灵感,丰富剧本内容。

    两人花了三天时间,将安市几乎所有的古迹都游玩一遍,回到酒店后,谢厌正打算洗澡,就听到敲门声。

    霍极自然不舍得他辛苦,走到门边询问,门外传来一道甜甜的女声“先生您好,今天是酒店周年庆,每位客人都有一份小礼品。”

    霍极不疑有他,正要开门,手腕突然被谢厌抓住,他困惑地看向谢厌,谢厌示意他不要声张,霍极此时也意识到什么,听从谢厌指挥,放开门把手,迅速往后退去。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武力值比不上阿衍,就不会在关键时刻逞能掉链子。

    谢厌转动门把手,猛地一下将门打开,自己却藏在门后,门口之人显然也没反应过来,待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将瓶子里的液体往门内抛去

    霍极离得远,谢厌又在门后,那滩液体直接倾洒在门口地毯上,顿时滋滋作响。谢厌迅速从门后出来,长腿一伸,直接踹翻女人,将她制服在地。霍极反应也快,迅速报了警。

    被谢厌制住的女人惊恐尖叫,顿时惹来其他住客注意,走廊一时聚集不少人,见到一个弱女子被一个长相漂亮的男人压制住,不(禁jin)极为困惑。

    那女人戴着假发和口罩,完全看不出来是谁,有不明事理的男人看不下去,直言谢厌一个男人干什么欺负女孩子

    谢厌和霍极完全无视,直到酒店经理擦着汗走过来,见到这副场面,劝慰道“有话好好说,这位先生,还是先放开这位女士吧”

    霍极冷目一扫,用下巴点了点房间的地毯,还有女子手中的瓶子,道“你先了解(情qing)况再说话。”

    酒店经理伸脖子一瞅,哎呦他脸色霎时一白,道“报警赶紧报警”那地毯一看就是被硫酸之类的液体给腐蚀了。

    “已经报了。”霍极回道。

    刚才发言的男人不(禁jin)满脸通红,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使用这种危险品故意伤人

    走廊上的人越聚越多,谢厌和霍极在网上毕竟红过那么长时间,酒店住客中不乏关注娱乐圈的,要是只看到一个人可能还不敢置信,但现在,谁不知道谢衍和霍极是一对(情qing)侣两人现在站在一起,分明就是他们啊

    不少人开始拍照,霍极伸手将一直大叫挣扎的女人口罩揭下来,闪光灯顿时更盛,众人心里全都涌现出无数羊驼,这不是阮甜吗她跟谢衍有什么深仇大恨难不成就因为被谢导拒绝进组,新电影被凡人抢了大风头,就恨人恨成这样

    其实阮甜本来没想过要这么做,但是凌源之前让人通知她,如果她能将霍极毁了,不仅一点责任不用负,他还能给她足够多的资源。

    这笔买卖,怎么想怎么不亏。她本来是想花钱雇人来的,但一想到谢衍那张把凌源抢走的脸,她就恨不得让其消失,毁一个是毁,毁两个也是毁,不如一起好了就看这两个恶心的同(性xing)恋在脸毁后还能不能愉快地在一起

    她迫不及待想亲眼看到让人愉悦的场景,便大着胆子自己过来。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不仅一个没毁成,反而自己被警察带走了。而凌源自己正在忙着脱罪,哪还有功夫管她

    扛不住警察的讯问,阮甜终于将自己被凌源指使的事(情qing)说出来,还了详细的录音,至于凌源,迷幻剂还没解释清楚,又来一个教唆罪名,恐怕再好的律师也没法帮他。

    虽说钱有时候是万能的,(身shen)为凌氏集团的总裁,难不成这点小事还摆平不了但可惜,酒店的目击者那么多,阮甜已经被放到网上公开处刑,后续警方也声称她是受凌姓男子教唆,这个凌姓男子是谁网友们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凌氏集团股价迅速下滑,一个庞然大物俨然一副暮气沉沉的模样,凌源还处于侦查阶段,对公司的事(情qing)有心无力,而阮甜,则是彻底凉了。

    粉丝们在网上纷纷为两人的遭遇心疼,在微博底下安慰两人,他们只觉得非常后怕,不管是谁被硫酸泼脸,都不是大家想看到的结果。

    而阮甜主演的问鼎,同时遭到网友们的抵制与谴责,因为这部影片里面掺杂了太多龌龊交易,作为导演的赵博也被网友们撕出娱乐圈,走的时候,沾染一(身shen)污泥,狼狈不堪。

    安市一行,确实触发了不少灵感,回到别墅之后,谢厌就开始埋头创作,如今他有充足的精力和金钱,所以更加认真细致。

    剧本写好后,霍极便帮着他一起筹备开拍事宜。上一部电影赚了不少,他也不愿去找投资商,直接自己开干。在微博上放了新电影的试镜时间和地点后,他又开始画设计图,打算再找霍如青合作。

    他忙得不可开交,霍极也没闲着,因为他是谢厌钦定的男主角,所以他需要背台词和锻炼演技。

    作为连续爆红两部电影的导演,谢厌微博一出,不少明星蜂拥而来,都希望自己能在电影里露个脸,没看到只是凡人里面的一个小配角,如今在公司里面都受到重视了吗

    卢亦卿和孔昀真在凡人之后,(身shen)价(肉rou)眼可见地涨上来,之后接到不少资源,因为没有档期,相当遗憾不能参演。

    这次没有投资商瞎掺和,试镜选角非常顺利,而一些想要拿到男主角色的男演员,在得知内定霍极之后,纷纷扼腕叹息,谁让谢导看不上自己呢

    因是历史题材,整部电影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全片以严谨、肃穆、大气著称,不论是台词还是演技,抑或是画面,都让人仿佛穿越到那个年代,亲(身shen)经历乱世浮华,亲眼见证朝代更迭一样。

    影片上映之后,又引起阵阵好评,如果说凡人是一道五彩缤纷令人赏心悦目的佳肴,**就是一道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珍馐。

    连续三部影片,虽风格迥异,题材悬殊,但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谢厌在国内影视圈的地位已经不输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导演。加上他的超高颜值,吸引了一大票粉丝,如今他的微博粉丝量已经超过国内一线影星。

    而霍极,也因在**中的绝佳演技,获得了国内最佳男演员的提名,虽然最后失之交臂,但这也证明大家对他演技的认可。

    电影上映之后,谢厌又接到各大电视台的邀约,他本来并不打算上节目,但小八觉得这样对提升名气有利,世界任务是要成为国际知名导演,可要是连国内知名都成不了,还怎么国际毕竟玩微博的都是年轻人,一些年长的并不都听说过谢衍。

    谢厌接受小八的提议,最终选择了目前国内最火的娱乐节目欢乐星球。这节目经常会邀请明星来做嘉宾,这次将**剧组的主创都请了过来。

    节目组对谢厌非常客气,毕竟在所有主创人员里,谢厌的咖位最大,人气最高,节目这一期的收视率基本上全靠他。

    本以为谢厌是个冷漠严肃之人,但见到真人后,节目组导演觉得他还(挺ting)随和,有时候说话也很幽默,心里不(禁jin)油然而生一种叹服。

    欢乐星球是一档集游戏与交流为一体的节目,一开始主创人员就被分为两组,分组环节抽签决定。当然,节目组早就对好台本,设置好游戏环节,分组在台下就已经设定好,但观众看的就是一个紧张和刺激。

    张曼自入了谢衍这坑之后,又迅速腐化,成了谢衍和霍极的c粉,她紧紧盯着屏幕,看着所有人将签打开,然后突然大腿一拍,幸灾乐祸笑了起来。

    奇数为一组,偶数为一组,只可惜,他的男神和男朋友并没有分在一组。

    而与谢衍分在一组的明星则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时候主持人抓住机会问原因,张曼就听那个同组的女主角回答“谢导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有他在,我们组玩游戏不带怕的”

    对于夸她男神的人,张曼都会在心里点赞,对这女演员印象好了不少。

    主持人及时问以霍极为首的另一组“对面的听到这句话有什么感想”

    霍极扬唇一笑,“还能怎么办只能让着呗。”

    张曼顿时发出和现场观众一模一样的尖叫声,天哪这眼神,这语气,也太宠了吧不行了,她要流鼻血了

    主持人调侃几句后,开始宣读游戏规则。

    张曼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目光一直盯在男神脸上,所幸节目组也很懂观众的心思,给谢厌的镜头相当多,张曼看得一本满足,直到谢厌开始玩游戏,她的精神才又开始紧张起来。

    游戏为双方对抗游戏,每组成员按照顺序上场,霍极将对面一人k掉,就轮到谢厌上场,观众席再次(热re)闹起来。

    张曼捂脸痴笑,默默地看着两人互动。

    其实这种游戏对谢厌来说很小儿科,但为了节目的趣味(性xing),他不得不弄成一波三折的模样,紧接着力挽狂澜,争取到赢面,霍极随即甘拜下风。

    主持人顺势采访霍极“被谢导ko掉的感觉怎么样”

    霍极只是笑“这是应该的。”

    张曼从来没想过霍极居然这么会撩怪不得男神会被他勾搭走。

    一场节目下来,嘉宾们只觉得(身shen)心俱疲,观众却觉得酣畅淋漓,张曼看了眼进度条,只觉得心痛难忍,还有十分钟她就看不到男神了。

    节目快要结束,主持人按照流程,采访谢厌道“谢导接连爆了三部大片,取得傲人的成绩,那能否跟咱们透露一下下一部电影”

    张曼觉得这个主持人很贴心,问出了她也好奇的问题,她聚精会神听男神回答“下一部还在构思中,应该会换一种风格,希望到时候不会让大家失望。”

    天哪她还要等多久

    谢厌在节目中没说假话,他的新电影的确还在构思中。据小八讲,虽然国内市场已经足够谢厌吃饱饭,赚大钱,但目前忠于国风的影片很难打开海外市场,如此一来,他成为国际知名导演的可能(性xing)将会变得很小。

    为了完成任务,谢厌不得不补充知识,汲取外国优秀大片的精髓,渐渐打开思路。

    霍极心疼他,不忍他如此劳神,便直接走过去,陡然将伏案皱眉写写划划的谢厌抱起来,往卧室走去。

    “今晚不许再想,放松一下或许更有灵感。”

    青年霸道却关心的口吻让谢厌很是熨帖,他主动环住霍极的脖颈,在他唇角亲了一口,眉目弯起,眼尾生(情qing),道“确实应该放松一下。”

    霍极心中一喜,将他放倒在(床chuang)上,却没有继续动作,只是将他搂进怀中,轻拍他背部,柔声道“这几天你太累,好好休息一下。”

    灯光下,青年面容英俊无匹,眸中溢满深(情qing),谢厌将脑袋埋在他(胸xiong)膛处,道“下一部还当我的男主角吗”

    霍极在他发上落下一吻,“都听你的。”以前他演戏是因为兴趣,而现在,他只是为了陪伴。

    屋外月色溶溶,谢厌享受着内心的安宁平和,忽然对小八生出几分感激,在心里说道“小八,不管你让我穿越的目的是什么,我都谢谢你。”

    小八连忙将马赛克取下,惊讶道“原来你们没做啊太好了”

    谢厌唇角一弯,不在意它转移话题,望着青年比自己年轻很多的脸,道“这个世界我比小久年长,应该会先他而去,也不知他会如何伤心。”

    “大大不用担心,”小八安慰道,“反正你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嘛”

    青年见怀中之人眉间微锁,不(禁jin)说道“阿衍,你不会还在考虑电影的事吧别伤神了好不好否则我就让你没空再想”

    被他逗笑,谢厌轻轻摇头,“我不是在考虑电影,我只是在想,我比你大这么多岁,到时候一定比你先去世,你”

    嘴唇顿时被堵住,过了好几秒,霍极才松开,轻哼一声“现在不要想这些,不过人类寿命的确太短,我觉得跟你在一起一辈子根本就不够,要是能多活几十年就好了。”

    “怎么可能多出几十年的寿命人类基因决定寿命,除非改变基因”谢厌突然从(床chuang)上坐起来,眸光发亮,“改变基因”

    “阿衍”霍极无奈地瞅着他。

    谢厌高兴地赏他一个吻,迅速离开卧室,开始伏案创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