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全能导演04
    赵博正要给新电影宣传造势, 却接到阮甜的电话。

    “你说什么”他眉头紧锁,“档期后延为什么”

    电话那头的阮甜声音又甜又软, “听说谢衍的新电影要在(春chun)节上映, 不如我们也选在那个时间, ”她顿了顿,“怎么源哥投资那么多,你还怕比不上谢衍那个小作坊”

    谢衍剧组穷得叮当响已经不是秘密,据说他连化妆师、武术指导都请不起,更别提电影特效了, 可想而知, 即便他的本子再精彩,拍不出来也无济于事。

    包括阮甜在内的很多人都这么想, 但赵博不会。他跟谢衍认识这么多年, 知道谢衍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qing), 他莫名有种直觉,谢衍的电影不会那么简单。

    “阮小姐,可我们的宣传已经定得差不多了, 再往后挪的话, 恐怕”赵博竭力解释,希望这位天真的阮小姐可以收回要求。

    阮甜咯咯笑了几声,用一种轻蔑的语气道“赵博,宣传费又不是你出, 你担心什么还是说, 你依旧走不出谢衍的(阴yin)影”

    其实不光赵博走不出, 阮甜自己也相当不甘心。她在谢衍那里被伤到的自尊心,就得从谢衍(身shen)上踩回来她就不信了,耗费巨资砸出来的片子还比不上谢衍的低成本制作

    “我还听说,谢衍连请后期和歌手的钱都没有,到现在都没找圈子里技术好的剪辑师,配乐更不用提,也不知道他会从哪低价请人出手,”阮甜显得很愉悦,“这种片子,能好到哪儿去”

    赵博闻言,也觉得自己过于紧张,要是他一直这么害怕谢衍,还谈何更上一层楼于是咬咬牙答应了

    而此时,请不起技术人员的谢厌,正倚靠在霍极(身shen)上,翻开网友们的(热re)议。

    自他将剧照发到网上之后,引起(热re)评不断,那位大v转发评论之后,继剧照上的衣裳设计,演员的妆容和发型等俱成为网友们议论评价的对象。

    仅凭几张剧照,凡人电影的宣传就自发完成,就连霍极都不得不心生佩服,而且,他亲自陪着谢厌完成电影后期制作,看着他自己弹奏琴曲为电影配乐,心中更觉骄傲。

    这个男人,怎能不让人心动

    感受青年在自己发顶吻来吻去,谢厌不(禁jin)低笑出声,回首与他亲吻在一起。霍极之前顾及谢厌忙于工作,一直都没敢过多与他亲密,但如今片子后期制作完毕,只等过审。他终于忍不住,将谢厌整个圈在怀中,手渐渐往不可描述之地探去。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突然传来,霍极皱着眉,不管不顾,苦恼地在谢厌脸上狠亲几下,黑着脸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白白胖胖的青年,见到霍极有些困惑,“霍哥,你也来找谢导吗”

    霍极轻哼一声,不悦道“你来找阿谢导做什么”

    “听说母片出来了,”梁斌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来找谢导是想看看的。”母片属于商业机密,除了谢厌和霍极,现在谁都不知道影片到底如何。

    作为他的第一部电影,梁斌实在心痒难耐,得到谢厌的同意之后,才兴冲冲跑过来,却没想到霍极居然比自己还要心急。

    “小梁来了”谢厌好听的声音传出来,“霍极,让他进来吧。”

    霍极只好睨了梁斌一眼,侧(身shen)让他进屋,梁斌一心想着电影,当然接收不到他的低气压,反而在换鞋后,迅速来到沙发旁,一(屁pi)股坐在谢厌旁边,因谢厌坐在沙发最边上,梁斌他这么一坐,压根没给霍极留下位置。

    此举让霍极更加不爽,他一把拎开白胖的青年,沉着脸兀自挤到两人中间,将梁斌吓了一跳,不过梁斌也没在意,只以为他要占据一个好位置看片子。

    谢厌对青年的用意倒是一清二楚,他微笑看过去,就看到自家小狼犬正委屈巴巴地瞅着自己,他强忍自己要伸出去抚摸狗头的手,将片子放给梁斌看。

    片头的配乐一出来,梁斌就被惊艳到,他不可置信问道“谢导,这些配乐都是你自己创作的吗你这也太厉害了”他都忍不住立刻跪在沙发上,抱着谢厌的大腿叫干爹

    看成片和在片场看演员演戏的感觉完全不同,梁斌全程带着惊艳惊叹拜服的(情qing)绪看电影,甚至将片尾曲完整地听完。

    “这是什么神仙音乐啊”梁斌双眸亮得都能当灯泡,激动道,“里面所有的音乐我都好喜欢还有后期特效质量也太高大上了吧谢导,你从哪请来的后期大神”

    谢厌笑笑没说话。

    梁斌突然想到什么,顿时不可思议问道“谢导,不会这个后期也是你吧”

    霍极早就被他闹得不耐烦,没好气道“有什么问题吗”他可是亲眼见到他家阿衍一点一点学会并动手制作的。

    “啊”梁斌突然蹦起来,差点摔倒在沙发上,他简直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谢导他真是我见过最厉害最最厉害的人了你怎么这么厉害”

    除了“厉害”两个字,他甚至再也想不出其他词语来形容。

    梁斌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电影上映之后的场面了还有,家里人之前还都反对自己加入这个剧组,好在他觉得谢导人很好,坚持自我,现在想想看,真的相当明智啊等片子上映过后,看他们还会不会说自己被人骗了

    网上都在谣传,凡人剧组的钱都砸在演员的装饰上,估计整部影片,除了衣服妆容能看,其他的都是一团糟吧

    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即便是凡人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也只知道衣服和妆容极佳,对其他的无从知晓,连梁斌都是如此,所以他现在才会这么兴奋

    “对了,听说问鼎将档期往后挪了,估计要跟我们撞上。”梁斌本来还担心会被问鼎压制,可是看完电影之后,他实在想象不出来,问鼎要优秀成什么样子,才能比得上凡人。

    谢厌闻言,倏然一笑,“怪不得现在网上出现对比两部电影的帖子。”

    帖子明显是为了(欲yu)扬先抑,因为两个剧组的剧照都已发,这个帖子就以两者的服饰妆容作对比,明面上虽在褒扬凡人,但实际上,不过是在暗贬谢衍只会搞这些噱头,电影最重要的就是剧(情qing)和演技,用这些次要的东西吸引路人目光,真的有些过于本末倒置。

    “谢导你别看那些,我估计是问鼎搞的鬼,他们的预告片应该快要发出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发”

    谢厌接过霍极递来的水杯,慢吞吞喝了一口,回道“你觉得什么时候发比较好”

    这可有些难以选择,梁斌皱眉想了想,“要不等他们发了之后我们再发,质量好的要放在后面嘛。”

    “既然这样,”霍极开口提议道,“倒不如比他们先发,届时网友全被我们的预告片吸引,他们再怎么宣传也翻不出水花。”

    梁斌闻言,越想越觉得这个好货比货得扔,有满汉全席在前,谁还会去留意粗茶淡饭

    方自上次曝出谢衍同(性xing)恋人的消息,拿到奖金之后,对那个不知名的同(性xing)恋人就一直恋恋不忘。(身shen)为娱记,她每天都会留意娱乐圈动向,关注了不少圈内人士的微博。

    直到凡人剧组贴出剧照,她在剧照中看到谢厌,顿时捂脸尖叫,将照片保存在电脑和手机里,有事没事就拿出来((舔tian)tian)一((舔tian)tian),即便这人是谢衍的恋人,她也不在乎

    后来她发现凡人这个剧组不得了,微博上关于服装和妆容的话题经久不散,也因此,她便特别关注了剧组微博,不知为何,她莫名有种直觉,这部片子一定不会让人失望。

    将近年关,气温越低,工作还越繁重,她大半夜顶着寒风,瑟瑟发抖回到家里,洗了个(热re)水澡,钻进温暖的被窝,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嗯特别关注有提醒

    她迷蒙着疲惫的双眼,点进去打算随便看看,紧接着,一道极清越的笛声传入耳中,她猛然清醒,瞪大眼睛看向被自己胡乱点开的视频。

    她差点从(床chuang)上跳起来,以她的眼光来看,这特效简直了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视频扫了一眼左上角,凡人预告片这就是谢衍拍的那个新电影

    预告片很短,方却看得(热re)血沸腾,直觉耳边仙乐袅袅,眼前美人如斯,而且这打戏也太好看了吧感觉还没过瘾,视频就已经结束,她急急忙忙拖到一开始,再看一遍。

    享受完一遍后,她已再无睡意,天哪,这些曲子就是天籁吧于是,她熬夜把短短的几分钟视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跟她同样((操cao)cao)作的大有人在,一些打算看完预告片就到谢衍微博底下喷的人,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将视频拖回最开始,直到眼睛再也睁不开才放弃痛并快乐的自我折磨,完全忘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哪还骂得出口啊简直要(爱ai)死了有木有

    也不知道是谁谱的曲、奏的琴、吹的乐,完全大饱耳福,还有剧(情qing)也好勾人,演员都好美,反正啥啥都令人心旷神怡

    好多网友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全都涌到谢衍微博底下,纷纷打滚卖萌,问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他们变脸变得太快,谢厌维持原(身shen)的高冷严肃,一个也没回复,因为他正在准备首映会的事(情qing)。但粉丝们纷纷锲而不舍,找民乐专家们咨询那些曲子的出处。

    不过预告片太短,曲子出现的机会太少,他们也无从分析,只能等电影上映之后。

    没人是傻子,看过预告片的人都明白,只要电影剧(情qing)不是无力吐槽的垃圾,只要演员演技不是太烂,这部影片绝对会大爆。

    谢衍继第一部爆片之后,看来又要出一部大火的片子。不过,从预告片可以看出,这部电影的后期极强,圈子里什么时候出现技术这么好的后期了

    吐血看完凡人预告片的赵博同样很困惑,凭什么凌氏集团耗费重金打造的特效,居然连谢衍低价买来的都比不过这不科学啊

    这个世上,还有谁比他赵博更了解谢衍的人脉和家底连凌氏都请不来的特效师,为何会被谢衍请去

    他越想越不甘心,正巧这时副导演问他“赵导,我们的预告片还出不出”

    出个(屁pi)赵博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个粗口,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们的预告片跟谢衍的压根不在一个层次上,现在放出来是等着被全网嘲吗

    “等凡人这波过去再放。”他现在是真的后悔听了阮甜的话,非要延后到贺岁档,本想着能压谢衍一头,结果呢如今连个预告片都没法放出来,简直憋屈

    不仅他满心不甘和苦涩,阮甜看到网上的(情qing)势,也(欲yu)哭无泪。凌源虽工作繁忙,毕竟还是宠着她的,见她眉头紧锁,便问“谁惹到你了”

    阮甜收敛眼底的扭曲怒意,樱唇上扬,故作开心,甜甜道“没有谁,我没有不开心。”

    凌源向来喜欢她的懂事,看出她不愿麻烦自己,心中柔(情qing)更盛,温和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因为网上那些事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作为商界的一枚大佬,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周围人全都捧着他,谢衍是第一个敢明面上跟他对着干的人,而且他居然还妄图染指自己的女人,这让他大为恼火,所以用撤资作为威胁,将谢衍从剧组((逼))出去。

    只是没想到,他还能死灰复燃,果然还是自己的手段太过仁慈,对下过自己面子的人,他就不应该手下留(情qing)。

    “我只是担心这样的人会污染圈子,”阮甜轻叹一声,“据说他还有个同(性xing)(情qing)人,为捧(情qing)人,居然让从没演过戏的人进组,唉,真为那些努力的人惋惜。”

    她兀自感叹着,却发现(身shen)边的男人半晌没有动静,便转首看过去,顺着男人的目光落到手机屏幕上。

    凌源刚刚接收到查探结果,本想看完给阮甜一个惊喜,却在看到资料里的一张照片时,陡然愣住。

    这人是谁谢衍的同(性xing)恋人

    男人英眉凤目,相貌顶尖,气质绝俗,放眼整个娱乐圈都极为少见,照片都如此,那真人该有多么耀眼与之相比,阮甜的相貌竟让他觉得有些腻歪了。

    “源哥,你怎么了”阮甜突然心生不安。

    凌源忽然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这种微笑阮甜完全知其意,她心里一抖,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耳边就传来男人轻缓的声音“这就是传言中谢衍的(情qing)人吧可惜了。”

    阮甜勉强稳住心神,假意笑笑,“的确(挺ting)可惜的,不过也能理解,不演戏就出不了头,谢衍可真是占便宜了。”她在给凌源上眼药,毕竟是被谢衍上过的人呢,凌源再怎么不挑,心里都会觉得膈应的。

    只是,她错估了美色惑人的力量,凌源被谢厌的照片一击即中,已生出将这个男人圈养起来的冲动,至于谢衍,让人悄悄去处理,眼不见为净便好。

    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的谢厌,正被自家小狼狗压在(床chuang)上乱亲一气。

    “好了好了,”谢厌阻止他作乱的手,好笑道“你今天怎么了”

    谢厌这些天忙着首映会的事(情qing),并没有关注霍极在做什么,方才他结束工作,刚洗完澡就被等待已久的青年猛地抱到(床chuang)上。

    一通狠吻下来,霍极总算冷静下来些许,赤红着双眸道“你没看到网上那些恶心人的言论吗”

    谢厌还真没在意,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网上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霍极侧(身shen)躺在他旁边,将脑袋埋在他肩窝处,轻哼一声,“不过是一些心理扭曲的人,在网上疯咬罢了。”

    轻拍一下青年的狗头,谢厌没好气道“你吊我胃口,现在又不想让我知道,哪有这个道理”

    “就是有人偷偷将你在剧组里的照片放到网上,说你在片场不仅勾搭谢导,连梁斌都对你说你荤素不忌,什么人都能咳。”霍极的脸都被气红了。

    “剧组里的人基本都知道我的(身shen)份,放出这些照片,用这些措辞形容的,一定是偷摸混进剧组的人,本(身shen)就心怀恶意,当然,也不排除剧组人员为了钱故意将照片卖出,给有心人编排的机会而已。”谢厌素来不在意网上那些流言,没想到霍极居然这么生气,于是笑着安慰道,“我又没少块(肉rou),你可别钻牛角尖,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不值得。”

    霍极也懂这个道理,他只是替谢厌鸣不平而已,而且,凡人剧(情qing)中,谢厌也时常因为曾经在南风馆的经历,而被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诟病,但其实,他们谁没有去偷过腥总有一些人自诩正义,私下里却干着龌龊的勾当

    一想到这个男人如今经历着谢厌的境遇,他就非常非常心疼。

    “可我就是好难过。”霍极凑近他耳边哼哼,暗示相当明显,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盯着谢厌的侧脸。

    谢厌微微侧首,与他相对而视,两人气息纠缠在一起,霍极心脏狂跳不止,他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人呢他怎么就看不够亲不够呢

    “阿衍,我那里也难受。”他们交往这么长时间,只有亲亲抱抱,霍极时常被憋得去卫生间解决,就怕打扰到谢厌的工作。

    “哪里难受”谢厌低笑一声,凤眸含(情qing),艳若桃李。

    霍极猛喘一声,倏地一翻(身shen),俯视谢厌精致昳丽的面容,眸中氤氲而出的(情qing)意简直要将谢厌整个人淹没,又似火焰,(欲yu)将两人灼烧成灰,糅杂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滚烫的吻肆意落在谢厌额际、眉峰、眼尾、鼻尖,最后用力吻住他柔软温凉的薄唇,直到将之(吮shun)吸得与眼尾那抹桃色相得益彰,方被松开。

    霍极捉住谢厌的手,往下探去,过程中一直注意谢厌的神(情qing),见他并无拒绝之意,才心跳加速地让他修长的手握住自己的灼(热re)。

    小八立刻害羞地戴上马赛克。

    (春chun)风一度,桃李芬芳。

    霍极在这片芬芳海洋中(欲yu)仙(欲yu)死,若是时间无止境,他恐怕得淹死在里头,并且甘之若饴。

    晨曦的暖阳将(床chuang)上的人唤醒,霍极带着满足的笑容睁开眼睛,就看到谢厌安静乖巧地睡在自己怀中,这一瞬间,柔肠百转,眼底的(情qing)意全然溢出。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可(爱ai)他简直想把这个三十岁的男人拆吃入腹,再也不分彼此。

    他足足看了谢厌两个小时,直到谢厌醒来。

    昨夜某个呆头小子太过兴奋,差点将自己做伤,谢厌好气又好笑,打算第二天找他算账,却在睁开眼睛的这一刻,怒气全然消散。

    青年眸中纯粹的(情qing)意令他动容,罢了,(日ri)后再教便是。

    (日ri)子在两人没羞没臊的快乐中悄然度过,转眼到了电影首映会的(日ri)子。

    凡人的预告片已经在网上引发过一阵狂(热re),大家都在期待首映会,许多媒体也在摩拳擦掌。方因一直关注谢衍之事,被主编派遣过来,看能否继续挖到什么爆点。

    她依旧穿着运动鞋,相机挂在脖子上,在首映会门口蹲守,她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有不少人占据了绝佳的位置。

    此前网上谣传谢衍的同(性xing)恋人为上位,各种抱大腿,最后将谢衍迷惑住,成了谢衍电影中的重要反派。

    虽说那张剧照确实惊为天人,但电影看的是演技而非颜值,摒弃他的超高颜值,网民们开始对他疯狂diss,惹得路人对他观感非常差。

    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有人在带节奏,她想反驳来着,但是在人微言轻,根本起不了作用。

    一想到今天电影首映会能见到那个神秘的美男子,方就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默默等着首映会开始。

    说起来,凡人的影响力一开始还没这么大,要不是赵博和阮甜他们一直在网上黑谢衍和凡人剧组,广大网民压根就不知道谢衍是谁,更不知道凡人是个什么东西,凡人的预告片也压根不可能以洪流的姿态,席卷整个网络。

    首映会来的人很多,梁斌在后台激动又紧张,他嘴里正小声背着等会上台的发言词,看起来相当认真。

    卢亦卿靠在椅子上,笑眯眯道“梁导,不用紧张的,有谢导在呢。”

    梁斌见她笑容明艳,蓦然红了脸颊,“亦卿姐你可千万别这么叫我,叫我小梁就好。”他有自知之明,主创人员里就他是新人,资历最浅,要不是谢导愿意给他机会,他怎么可能有幸参加这种场合

    见他如此,卢亦卿也不再逗他,(身shen)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她回(身shen)看去,顿时受到双重冲击。

    容貌盛极的男人,(身shen)着正装,愈显(身shen)高腿长,体型完美,而他(身shen)边的青年,高大俊朗,星目璀璨,两人并肩而行,一路走来,引起众人纷纷失神。

    孔昀真忍不住哀叹一声“明明我才是男主角,却要被大小两反派抢走了风头,真惨”

    “哈哈,”卢亦卿忍不住笑起来,调侃道“放心,电影里你的戏份最多,观众想忘也忘不了。”

    孔昀真悲观地摇摇头,“我估计谢厌死的时候,我要被观众骂惨。”

    “噗,”梁斌笑出声,“孔哥,你可别这么说,立场不同,无法评判。从谢厌的角度,他杀了药圣确实无可厚非,但他这一举动,直接斩杀了许多人活命的希望,那些人怎么可能放过他其实大家都只是为了活着。”

    “小梁见地不俗,”谢厌微笑鼓掌,“时间快到了,大家做好准备。”

    会场里一片嘈杂,灯光忽然暗下,人声渐止。一道极悠扬的笛声响起,将人带入一片广袤无垠的世界中,随后,琴音渐起,大屏幕上出现一只在碧空中翩跹的白鹤,白鹤似闻召唤,迅速俯冲而下,破开层层云雾,层峦青峰映入眼帘,其上(殿dian)宇巍峨,钟声厚重,美若仙境。

    不管看过多少遍,这个预告片就是看不够啊在座的勉强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与震撼,毕竟观看大荧幕比电脑手机爽多了好吗

    短短几分钟的预告片,让人如入仙境,如聆仙音。

    屏幕定格在最后一帧,会场灯光倏然亮起,美女主持人面带笑容说出惯例的台词,才终于说出众人的心声“有请凡人剧组”

    掌声雷动。

    先上台的是一位没什么名气的十八线小明星,在电影里面演绎一个配角,后面演员依次上台,俊男美女,令人赏心悦目。

    紧接着,梁斌胖墩墩的(身shen)影出现在众人眼中,一些粉丝不(禁jin)在心里呐喊不是还有一个小哥哥没上台吗怎么导演先上来了

    梁斌上台之后并没有立刻发言,而是与台上所有人,一同看向出场的方向,观众随之望去。

    俊美优雅的男人(身shen)形颀长,缓步而来,仿佛天生的王者,贵气浑然天成。

    天哪是那个不知名的小哥哥方差点尖叫出声,她此时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众目期待中,谢厌接过话筒,清冷悦耳的嗓音传遍整个会场。

    “各位好,我是凡人导演,谢衍。”

    全场皆静。足足过了几分钟,观众们才开始议论纷纷,震惊已经不足以表达他们的(情qing)绪,他们刚才听到什么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大反派居然就是谢衍唬谁呢

    方震惊之后冷静下来,前后联想一遍,脑子蓦然炸开,原来她在那么早之前,就被谢衍利用了谢衍利用她的记者(身shen)份,把网民耍得团团转现在想想,那些在网上尬黑谢衍包养小鲜(肉rou)的言论,只觉得可笑至极

    可即便如此,她也没对谢衍生出丝毫不满,反而因他的腹黑人设更加喜欢他了怎么办

    这个男人(身shen)上真的有魔力啊

    等众人平静下来,主创们分别自我介绍,回答了主持人和记者一些问题后便离开舞台,会场再次变暗。

    电影开始,震撼再次上演。

    什么出品人、制片人、总导演都是谢衍就算了,这个他们都清楚,可是谁能告诉他们,造型指导、化妆指导、武术指导、后期、作曲等等,为什么都是谢衍啊当他们看不出来电影里这些造型、化妆、武术、特效、音乐都是出自专家之手吗他谢衍哪来这么大的脸

    不过也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装((逼))吧不是谢衍脑子不好,就是他们见识太少

    但不得不说,影片实在精彩

    首映结束后,不少影迷嗷嗷待哺,纷纷想要找首映会的资源,以及想看影评人的评价

    很显然,电影是成功的,即便是再挑剔的影评人也没法挑出过多错误,但是,他们不约而同吐槽了同一件事,就是谢衍给自己造势造得太过了,这点让人印象很差。

    网民们纷纷问原因,有知(情qing)人爆料,谢衍将各种技术指导全都冠上自己的名字。

    这下不仅影迷炸了,就连路人都炸了,纷纷唾骂谢衍不要脸咳咳,算了,那张脸还是留着好。

    不过说起来,谢衍的真容是对之前全网黑的最佳反击,网民也非智障,仔细一想,就知道诋毁谢衍的阮甜和赵博肯定有问题就凭谢衍那张脸,自攻自受就够了,哪还用得着做强迫人的事(情qing)

    但依然有黑子锲而不舍,说谢衍就是个变态,就喜欢强迫人,已经为黑而黑,理智的网民不再搭理,反而将注意力放在谢衍“(身shen)兼数职”上面。

    赵博气得直接砸碎了杯子,对愣怔住的阮甜大吼“说吧现在怎么办你非要跟他撞档期,现在好了,预告片发了,可网上一点水花都没有全t被谢衍抢走了”

    阮甜现在哪还有心思管电影的事(情qing)最近凌源都很少来找她,信息回得也很敷衍,她有种预感,自己要失宠了,而让她失宠的,就是长得一副妖精模样的谢衍

    凌源竟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她觉得恶心

    “阮甜”赵博见她神思恍惚,“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赵博,”阮甜回过神来,讽刺一笑,“你不是自诩为谢衍唯一的朋友吗怎么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她见赵博额际青筋暴起,便止了这个话头,转而道,“实话告诉你,凌源看上谢衍了,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赵博皱眉。

    “他现在风头正劲,加上凌源目前也不会出手打压他,或许反而还会为搏美人一笑,借机捧他,我们已经完全处于劣势,你要是再不行动,恐怕要一辈子被他压在头上。”

    赵博皱眉,“所以呢你要怎么做”

    “他不是给自己((操cao)cao)了一个全能的人设吗”阮甜轻蔑一笑,“你可是最清楚他底细的,一个孤儿院出来的人,居然什么都会,不是太可笑了吗这样哗众取宠的人,谁还会喜欢”

    他们动作很快,没过几天,网上一直质疑的风向瞬间一边倒,因为有不少人跳出来说,谢衍压根就是从孤儿院爬出来的,哪有那个条件和时间学会那么多技艺当然,学得多无可厚非,但是都能学成大师级别,这恐怕是把人当傻子骗吧

    网友们怒而跑来谢衍的微博底下叫嚣,让他出来解释,甚至还跑去那些主创人员微博下面,骂他们助纣为虐,这些技术人员的姓名被顶替,良心不会痛吗

    卢亦卿最耿直,直接在微博调侃道“谢导就是个宝藏,只是你们无幸见识,真可惜。”

    众主创们纷纷转发微博,以示对谢衍的支持,反正他们都亲眼见过谢衍的能耐,要知道,他们以前跟网友一个样,但几次被打脸后就学乖了,现在他们就等着看(热re)闹。

    谢衍的微博一直没有动静,连一句辩驳都没有,网友们耐不住(性xing)子,差点将他的微博炸平。

    而这场风波的主人公,正忙着筹备下一部电影。既然世界任务是成为国际知名大导演,那他就得不断学习进步,拍电影就是最好的实践。

    接到卢亦卿电话的时候,谢厌正在写剧本。

    “谢导,您老人家能不能出面澄清一下那些网民都像疯了一样,我和孔昀真、梁斌他们的微博底下也快炸了,您老能否抽空处理一下”

    谢厌轻笑一声,“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后,他往沙发上一靠,目光冷凝,为何世人总喜欢强迫人自证清白呢

    霍极将他搂进怀中,“你若不想理会,不理会便是。”

    “我没事,”谢厌枕在他腿上,双手环住青年的腰,低声道,“我只是在想,我们录了那么多视频,该先放哪一个”

    霍极俯(身shen)在他额上温柔落下一枚轻吻,“不如全部放上去”

    “好主意。”谢厌弯唇一笑。

    于是,在众网友的轰炸下,凡人剧组的账号终于发了一条微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