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全能导演03
    凡人剧组。

    一大早, 剧组工作人员做好准备工作,却还没见到谢厌的(身shen)影, 不(禁jin)有些着急。梁斌已经接到谢厌通知, 知道谢厌会迟一点过来, 便安排演员化妆。

    霍极昨夜回去,一夜未眠,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敬业,但他实在没法控制(情qing)绪,一想到谢衍可能会有喜欢的人, 他就难受得不得了。

    梁斌见他状态不好, 还很关心地询问他,自然没得到明确的回复, 他想了想, 便道“既然你现在这么萎靡, 那等会儿就先拍你得知谢厌少年遭遇时的那场戏。”

    这场戏是他的独角戏,荀久偶然得知谢楼主曾经的经历,失神伤心之下, 竟吐出一口鲜血。

    旁边的卢亦卿啧啧一句“真的有点基啊。”

    梁斌嘿嘿一笑, 其实他也有点觉得,不过剧本中没明确写,大家就权当是主仆(情qing)深好了,要不然电影会过不了审。

    霍极往化妆间走去, 正要进去, 却被守在门外的两个姑娘拦住, “霍哥,你能先等一等吗有人在里面。”

    他闻言,心思一转,难道是那位“谢楼主”进组了不过一个人霸占化妆间,会不会太过耍大牌

    耍大牌的谢厌,正对着镜子自己上妆。他今天特意起早,刮了胡子,理了头发,天刚亮就来到剧组,决定自己给自己上妆。

    两个小姑娘过来的时候,谢厌的妆容已经画得差不多,他一转(身shen),直将小姑娘惊艳当场。他的容貌本就极盛,再加上妖异的妆容,更衬得他魅惑如妖,颊边的碧色藤蔓纹路,与游戏世界里的一模一样。

    连小八都直呼极为相像。

    让两个小姑娘守在门外,谢厌换上精心制作的衣裳,戴上假发,站在镜子面前,凤眸幽深冷冽,恍然(身shen)在缚天楼中。

    霍极不耐烦地站在门口等待,索(性xing)无事,他便翻出微博,找到被传是谢衍同(性xing)恋人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眉锋凌然,凤目勾人,这样的相貌在美色不值钱的娱乐圈中,都显得出类拔萃。原来谢衍喜欢这样的吗如此说来,自己这种长相确实入不了他的眼。

    他怔怔瞅着照片,却忽然听到(身shen)边两位姑娘压抑不住的惊呼声,紧接着,片场仿佛静止一般,他恍惚转过(身shen)去,便撞上一道幽深难言的目光。

    男人(身shen)着精致华美的衣袍,面容俊美至极,发上的白玉簪流淌着温雅,冲淡他一(身shen)的戾气,却又似乎与其相辅相成,他就静静站在面前,仿佛一幅触之即碎的画卷。

    “小久。”他听到男人轻启朱唇,嗓音轻柔,而又熟悉至极。他颊边的妖异纹路,微微轻颤,栩栩如生,如同谢楼主一般,竭力追求生的希望。

    霍极不可置信地望着谢厌,一瞬不瞬,心如擂鼓。

    被美色俘获的卢亦卿不(禁jin)捂住(胸xiong)口,气弱道“谢导,你来这一出,我都要被吓出心脏病了。”

    她见过谢厌真容,自然能够认出来他的(身shen)份,但其他人完全不知道啊,听她喊出“谢导”两个字,还以为导演来到片场,四顾之下未见人影,不(禁jin)茫然至极。

    就连隔壁问鼎剧组偷摸过来打探消息的人,也不(禁jin)被谢厌的造型惊得傻在当场,回过神后,他连忙掏出手机,对比谢厌和那个同(性xing)恋人的照片,顿时福至心灵,偷偷拍了一张照,忙跑回剧组,找到副导演,颠三倒四好不容易将事(情qing)说清楚。

    副导演听罢,迅速去寻赵博,道“我们的人在凡人剧组看到谢衍那个小(情qing)人了。”他就说这么一句,至于赵博会采取什么措施,便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赵博心思一动,露出一抹笑容,“有照片吗”

    “有,”副导演将照片传给他,“不过说实在的,谢衍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这人的长相,整个圈子里都找不出几个,谢衍真是有福气。”

    赵博哼笑一声,他和谢衍同学同事这么多年,压根没听说他喜欢男人,也根本没见过他对哪个男人多看一眼,难不成真的栽倒在这个小妖精(身shen)上了

    “是福也是祸。”赵博故作慨叹一句。谢衍不是不喜欢抱大腿上位的演员吗如今自己却要捧小(情qing)人,真当网友好脾气的吗

    于是,当凡人剧组还在为谢导变(身shen)谢楼主感到震惊之时,网上一个帖子悄然被顶成(热re)门。

    影视城的小报童今天偶然看见一帅哥,顿时惊为天人,这是什么神颜新出道的小鲜(肉rou)吗粉啦粉啦jg

    这个微博账号经常发一些影视城的趣事,虽然被各大剧组不喜,但确实也没侵犯到什么**,他们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这个账号深受广大网友的喜(爱ai),毕竟网友们对这些没有接触过的事物抱有极为浓厚的好奇心,所以这个小报童的微博粉丝相当不少。

    这条微博一发出来,网友们顿时被广袖妖异的谢厌深深折服。这是什么角色什么剧这个演员叫什么请不要大意地把资料交出来

    但不久之后,有人突然指出,这个小哥哥不就是谢衍的那个恋人吗

    这条评论一出,大家纷纷去找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照片,两厢比照,虽然谢厌上了妆,但依旧能看得出来,这两张照片就是同一个人

    有人质疑,说原来这些事(情qing)都是为了小鲜(肉rou)上位而炒作,这个演员恐怕又是背后有人在捧吧或者是谢衍的新电影要捧自己的(情qing)人

    这个猜想立刻得到众人支持,之前谢衍在微博上说要拍新电影,可当时他被全网黑,想来也知道,没什么演员敢与他合作,他大概是走投无路,才让自己的恋人来参演,而且看剧照中那一(身shen)华服,比别的剧要上档次太多,怎么可能不是主角

    让一个没演过戏的人当主角,却拒绝阮甜进组,这个谢衍也太双标了吧

    网友们议论纷纷,微博上的(热re)度一直延续到天黑。

    因为今天有夜戏,凡人剧组并没有天一黑就回去。灯光、摄影等全部准备好,梁斌聚精会神盯着面前的屏幕。

    缚天楼下,血流漂橹。

    谢厌倚靠白玉栏上,满目冰凉。长剑撑地,鲜红的血液循着剑(身shen)流下,于剑尖集聚,汇成一条赤色溪流。华青云率一众宗门英杰,渐渐围拢而来。

    俊美邪异的男人凤眸微敛,抬手擦拭嘴角的血迹,宗门众人却因他这一动作,硬生生退后半步,唯恐他还有什么后招。虽众人皆知谢厌已是强弩之末,但此前的缚天楼主委实令人心惊,他们不得不防。

    谢厌嗤笑一声,“华青云,本座有一遗言,可敢待我说完”

    有人提议华青云不要受他蛊惑,要是谢厌耍诈怎么办但华青云为人正直,必不会趁人之危,顿足道“你说。”

    众人紧紧盯着谢厌。

    “荀久死于你手,如今本座大限将至,倘若你答应本座一事,本座必定不再反击,如何”

    男人目光投向缚天楼顶,眸色渐柔,唇边凝出一丝笑意。

    “一言为定,你要我做什么事”华青云一口答应。只要谢厌不再反击,他们就能少牺牲许多人。

    “我死以后,可否将我与他葬在一起”

    “咔”梁斌高喊一声,剧组人员全都回过神来,只觉脸上一片凉意,两个化妆的小姑娘瞬间靠在角落里互相抱头低泣。

    谢导演技也太好了叭最后那抹温柔的眼神,真的很让人心碎啊要哭死啦

    霍极强忍着没上去拥住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谢厌说出那句遗言的时候,心脏又痛又酸,酸痛过后,却恍惚生出几缕释然。

    原来,谢厌也是喜欢荀久的。

    剧组的女工作人员,纷纷红着眼眶开始干活,谢厌缓缓出戏,目光落在垂首站在角落的霍极(身shen)上,唇角微微翘起,其实在某一件事上,自己还是幸运的,不是吗

    他正(欲yu)去化妆间卸妆,就见卢亦卿拿着手机过来,递给他看

    微博上说什么的都有,正常人看到一定会气炸,卢亦卿关切地看着他,生怕他气出什么好歹来,却听他笑着调侃了一句“哪是什么小鲜(肉rou)我都三十岁了。”

    卢亦卿“”谢大导演,您的关注点是不是哪里不对

    见她真心实意担心剧组,谢厌安慰她,“黑红也是红,我正好没钱宣传电影,这么一来,倒是给我省下不少宣传费。而且,我还能自攻自受”

    他这么一说,卢亦卿转念一想,好像(挺ting)有道理的,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背后之人得知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时的表(情qing),一定很爽毕竟那个网传的同(性xing)恋人就是谢衍自己,黑也就成了尬黑,到时候自打嘴巴不要太难看。

    她现在对谢厌已经完全拜服,这人即便不做导演,也能在其他行业大放异彩,就凭这张脸,这演技,若是早些年出道,现在一定是个巨星。

    只可惜,人各有志。而且这样也不错,等电影上映之后,谢厌的那张脸一定秒杀无数小鲜(肉rou)。

    网上的纷扰对凡人剧组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当谢厌他们在影视城拍完之后,便收拾行装,外出取景拍摄,此时,问鼎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仙侠剧的后期离不开特效,赵博这次打算将问鼎包装成仙侠大制作,在特效上耗资不少。他算准了谢厌肯定没钱花在这上头,便决定一定要将那什么凡人狠狠踩在脚底

    金秋时节,枫红似火,凡人剧组在谢厌的指挥下,来到一片风景区。

    这是谢厌吩咐小八尽量筛选出来,最适合拍摄此片之地。众人相继下车,纷纷被眼前的美景俘获。

    租用风景区要付费,风景区附近的宾馆又太贵,谢厌如今囊中羞涩,便动员大家努力工作,尽快将剩下的场次拍完。

    他如今在剧组中,那就是神人的存在,一人(身shen)兼数职,高颜值与高才华放在一起,剧组的女孩子们俱被他圈粉,甚至还偷偷成立了谢衍粉丝后援会。

    至于剧组的汉子们,即便不看颜值,也会被谢厌一(身shen)潇洒飘逸的武术吸引。谢厌教导他们的时候,他们受益匪浅,想必以后再拍武戏,连武术指导都不需要了。

    因为全剧组的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他们的拍摄完成得极快,这段时间内,谢厌忙得压根没时间做其他事(情qing),霍极虽很想与他亲近,但思及男人的工作,便强忍着没打扰,只能在与他对戏的时候,借机接触一二。

    “第99场,action”梁斌拿着喇叭大喊一声后,剧组人员全都聚精会神。

    荀久浑(身shen)伤痕,跌跌撞撞往山谷中逃去,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他不怕死,他怕的是在他死后,主上又只能独自一人饮酒,即便醉倒,也无人心疼照顾。

    华青云紧追不舍,时间已不多,荀久又喷出一口血,从怀中掏出谢厌亲手制作的药丸,胡乱往口中倒去。

    再给他一点时间,他要见到主上,哪怕是最后一面,哪怕只能远远瞧上一眼也行。

    谢厌炼制的伤药效果显著,他只觉得方才渐渐消失的力气又回到自己体内。

    隐秘的山洞里,谢厌痛苦地趴伏在地,因为强忍疼痛,指甲已被岩石磨断,双手血迹斑斑。

    洞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只是凌乱地叫人心惊。谢厌奋力抬首,便看到一个伤痕累累的(身shen)影,他想询问(情qing)况,却因剧痛说不出来话。

    “主上,您旧疾又犯了”荀久满目担忧,冲过来直接跪倒在地,将面容扭曲的男人抱进怀中,慌忙找药。

    “不必了,”谢厌嘴角逐渐渗出几丝黑血,“我的(身shen)体早在医谷里就被毁坏得彻底,世上根本无药可医。”他唇边露出一缕释然的笑容,终于可以不用再苟活于世。

    荀久抱着他的手臂缓缓收紧,目露痛色,“主上,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小久,”谢厌忽然捉住荀久的一只手,牢牢攥住,“我死以后,你好好活着。”

    荀久垂首不语,在谢厌的(身shen)体逐渐失去生机后,他忽然低笑起来,笑声嘶哑难听,却又带着一抹坚定,凑近谢厌耳边轻声道“我怎么舍得你死”

    下一刻,他将自己手腕割开一道伤口,顿时血流如注。主上并不清楚,他(身shen)上流着的鲜血,传承于上古,有焕发生机之用。但此法不仅需要全(身shen)的鲜血,还需鲜血之人心甘(情qing)愿。

    若是主上死了,他独活于世还有什么意义

    滚(热re)的鲜血尽数灌入谢厌口中,他原本苍白的面色渐渐恢复红润,荀久只觉得眼前陡然发黑,他拼命要看清怀中之人,却发现无论如何再也瞧不见。左手缓慢摸索着谢厌的面颊,他痴笑一声,缓缓俯首,似要亲吻男人额际。

    青年所有动作刹那间定格,他维持着弯腰俯首的姿势,生机全无。

    一滴泪从谢厌眼角滑落。

    “卡”梁斌的大嗓门瞬间打破片场的寂静,霍极迅速放开谢厌,起(身shen)抱歉道“谢导,那血我是不是用得有点多你没事吧”

    谢厌靠在石壁上,抑制住汹涌而来的酸涩(情qing)绪,勉强一笑,“没事。”

    他慢慢扶着石壁站起来,本想走出山洞,却因失神,脚下一绊,就要向前扑去,霍极眼疾手快,迅速搂住。

    两人对视一秒,又迅速移开目光,各自分开。

    剧组杀青后,大家聚在一起庆祝,本来没人敢敬谢厌,但卢亦卿大大咧咧率先敬完之后,大家就都放开,纷纷向谢男神表达敬意。

    谢厌修习内功,(身shen)体素质非常人能比,即便来者不拒,也不可能醉倒。倒是霍极心疼他,帮他挡住不少酒,已渐生醉意。

    不过大家也有分寸,没喝太醉,否则等会回去都难。聚餐结束,依旧保持清醒的谢厌和众人一同回到宾馆。

    “谢导。”就在他打算开门进房的时候,右手外(套tao)袖子被人轻轻扯住。

    一丝酒味探入鼻间,谢厌转(身shen),对上青年小心翼翼乞求的眼神。

    “我背后好像被什么烫到了,你能帮我上点药吗”霍极皱着两道浓眉,伸手到背后抓挠,可怜兮兮地瞅着谢厌。

    谢厌站在原地没说话。

    他安静消极的态度,给予青年极大的勇气,霍极用力捏住他的袖子,将他拽着往斜对门走,那是他自己的房间。他见谢厌终于挪动一步,立刻喜笑颜开,伸手打开自己的房门,而后用力握住谢厌的手腕,将他扯进来。

    他没插卡,房间里漆黑一片,谢厌被按在门上,青年强势却带着些忐忑的气息冲撞过来,努力想要挤进谢厌的世界。

    谢厌偏过头,冷静道“不是说要上药”

    霍极重重喘息几声,听话地将房卡插上,顿时灯光大亮,他的目光紧紧锁住谢厌的眸子,不甘道“我真的不行吗”

    “大大,他好可怜啊。”连小八都看不下去了。

    谢厌伸手推开他,语调依旧平静冷漠,“手撑(床chuang)上,我看看你后背到底怎么回事。”

    被无(情qing)拒绝,霍极反而更生斗志,他转(身shen)往(床chuang)边走去,弯腰撑在(床chuang)垫上,听着(身shen)后轻缓的脚步声,指尖深深陷入柔软的(床chuang)单中。

    不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这个男人。

    谢厌在他(身shen)边驻足,伸手掀开他下摆,单薄的上衣顺着腰部曲线往上堆去,直到一抹赤红跃入眼帘。

    “啊啊啊”小八顿时惊呼,“大大,他就是哎”

    猛然将衣服拉下,谢厌收敛唇角的笑意,恢复严肃冷漠的模样,道“没有伤,你应该是出现幻觉了。”

    霍极直起(身shen),想抱他却又不敢伸手,一双琥珀色眸子溢满难过,眼巴巴地瞅着谢厌,“可我还是觉得烧得慌。”

    “冲个凉就好。”俊美的男人作势就要转(身shen)离开。

    青年陡然心一慌,长臂一伸,自己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shen)体就已经将谢厌牢牢控制在自己怀中,(胸xiong)膛紧贴着对方的后背,双手环住男人的腰,并将他温凉的手握在掌中。

    “谢衍,我喜欢你。”青年仿佛一只大型犬,在谢厌耳边蹭了又蹭,低语深(情qing)道,“喜欢得不得了。”

    喜欢得完全不知所措。

    “你入戏了,”谢厌见他如此可(爱ai),继续逗他,“你喜欢上的是我演绎的谢厌。这是现实,而现实是,你厌恶与同(性xing)接触,你对同(性xing)恋深恶痛绝。”

    从卢亦卿那里了解,霍极之前是个不折不扣的恐同人士,他不得不感慨,为了不让他谈恋(爱ai),系统背后的主人也够绝的,居然让小久在儿时产生(阴yin)影,既然如此,何必让小久出现在自己(身shen)边呢

    心中蓦然一动,难道小久出现在自己(身shen)边是一种必然吗只是还有另外一股力量,拼命想要隐藏小久,或者说是阻止他们两人在一起。

    原来棒打鸳鸯啊,真是自古以来长盛不衰的戏码。

    倘若他猜得**不离十,那么他如今的穿越又是怎么回事

    两方博弈,他和小久自为一体,那对方又是何人目的为何他穿越的任务真的只是为了拯救这些角色

    这些问题,谢厌已经想了很久,小八一问三不知,他却因此辗转难眠。他害怕即便继续穿越下去,这依然是个死局。上一次小久(身shen)患绝症,这一世又心存(阴yin)影,那下一世、再下一世呢

    最重要的是,小久完全丧失记忆,但令他欣慰的是,每一世,小久都会重新(爱ai)上自己。

    谢厌从来都是随心所(欲yu)之人,可若涉及小久以后每一世的遭遇,他却心生不忍。如果他们在一起是以下一世小久的痛苦作为代价,他做不到无动于衷。

    霍极(身shen)体蓦然一僵,却依旧紧紧将谢厌锁住,近乎乞求道“我此前因我父亲出轨之事,确实厌恶,但我现在心里眼里只有你,谢衍,不要拒绝我。”

    “小八,小久是不是也与我一样,必须经历各种世界,方能脱离游戏世界可他为何会失去记忆”若非小久每一世都没有记忆,他也不会将问题想得那么深。

    小八耷拉着脑袋,“大大,我也不知道呀。”

    “他能力并不弱于我,”谢厌听到小八的回答也不气馁,反正只要小八说不知道,那就证明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穿越世界可以保留记忆,按理说他也理应如此,除非是他自愿。”

    小八“”大大你再猜下去,它都要哭了

    “能让他自愿付出代价的人,”谢厌心脏顿时狠狠揪痛,目露苦涩,“除了我,还有谁”

    “所以我能穿越,是因为他吗”

    小八沉默良久,不知该如何回答。

    霍极见怀中之人一直垂首不答,心里一慌,以为他生怒,连忙松开双臂,道“你要是一时接受不了,我可以等”

    这句话,曾经小久也对他说过,他没写在剧本里,可现在霍极却一字未变地说了出来。

    “我问你,”谢厌的声音携丝沙哑,“如果我和你在一起,要以你后半生的健康或者生命作为代价,你还坚持吗”

    他不能自私地帮小久做决定,不论如何,小久下一世会发生什么,都要交由他自己掌握。

    “半(日ri)同携光(阴yin),抵得上百年独自艰险。”青年在他(身shen)后,毫不犹豫回道。

    泪珠顿时落在地毯上,酸楚中带着些释然,谢厌背对着青年,抬手拭去眼角晶莹,转(身shen)认真道“与其独自艰险,不如一起承担。”

    霍极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愣数秒,方回过神来,狂喜地将谢厌抱住,激动之下,竟在谢厌脸上连连亲了好几下,待稍稍冷静下来,他满脸通红,羞愧中还带些欢喜,舍不得将谢厌放开。

    他愉悦的(情qing)绪冲淡谢厌心中的隐忧,谢厌不(禁jin)展颜一笑,回抱住他,眉目温柔,更生风(情qing),霍极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一时看呆,喉结上下动来动去,眸光灼(热re)得似乎要将眼前的男人生吞活剥一样。

    现在毕竟是在外面,宾馆不比家中,小八检测到周围不少狗仔蹲伏,便主动在青年唇角落下轻柔一吻,趁他愣神之际,离开他的怀抱,道“晚上早点睡,明天返程,你若有空,可去我家帮我做饭。”

    他这不是在开玩笑或是**,他的确需要一个帮手,毕竟电影后期剪辑与特效,以及一系列事(情qing),足以占据他所有的时间。

    直到他离开房间,霍极才猛地仰倒在(床chuang)上,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开怀大笑起来,像个吃到糖果的孩子。

    给剧务们发完薪酬,谢厌的账户已经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一片,他回到家之后,在小八的指导下,谢厌很快学会电影剪辑,他正准备尝试剪辑,就接到梁斌的电话。

    “谢导,咱们电影的后期和配乐找得怎么样了”梁斌毕竟全力参与进来,对自己的第一部电影相当关心,“还有宣传、过审、档期之类的。”

    这些谢厌都考虑过,后期他有小八这个大师在,不用担心,至于配乐,这部电影是古风仙侠题材,谢厌没钱请歌星来唱,便决定自己运用古典乐器,为其配乐。

    他从小就学习各种技艺,乐谱背得滚瓜烂熟,后来被医圣当做药人,支撑他活下去的除了报仇,还有自娱自乐地编写曲谱,如今应该可以用得上。

    至于宣传,他已有想法,能省则省,能否过审不是他能决定的,剩下的档期,定在贺岁档好了。

    “后期和配乐我已找到人选,宣传不忙,档期的话,贺岁怎么样”

    梁斌如今对谢厌相当拜服,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的我相信谢导,我们的电影一定大卖”

    挂完电话之后,谢厌忽觉腹中饥饿,正准备自己随便下点面条,就听到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大大,是霍极。”小八提醒道。

    谢厌顿时一笑,不得不说,霍极来得真够及时,可叹的是,谢楼主穿越几个世界,已经点亮不少技能,可偏偏于厨艺一道上,就是没法学会。

    要是小八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腹诽有某人给您做饭,您当然是学不会的。

    门被打开,高大英俊的青年拎着一袋子菜,咧嘴开心笑着,“阿衍,我来给你做饭”

    谢厌侧(身shen)让他进来,凤目弯起,唇角上扬,“我比你大八岁。”

    门关上,霍极放下袋子,蓦地将他搂进怀中,在他颊边重重吻了一记,磨蹭着他的耳鬓,用撒(娇jiao)的口吻道“大再多,你也是我的阿衍。阿衍,我想亲你。”那天谢厌在他唇角落下的亲吻,撩拨得他一夜都没睡。

    青年的话直白而又(热re)烈,谢厌想当没听见都难,他仰首在霍极微有青茬的下巴上亲了一下,胡茬磨蹭得他嘴唇发痒,正要抬手抚摸止痒,唇瓣就被青年占领。

    灼(热re)的吻一旦落下,就再也遏制不住,霍极紧紧抱起他,疯狂在他唇上啃咬,青年闭目往沙发方向走去,中途撞上茶几也不在意,直到将谢厌压在沙发上,愈吻愈深。

    被压在(身shen)下的男人,凤眸微敛,眼尾飞上一层桃色,气息也随之粗重起来,霍极对他的反应暗自欣喜,越加挑拨他的(情qing)弦,感受他的(情qing)动。

    衬衫纽扣被解开,青年的手正(欲yu)往下,却被谢厌准确捉住,霍极没敢再动,喘着气看向男人。

    “我饿了。”谢厌沙哑的嗓音令霍极喉结上下颤动,他深呼吸半晌,方起(身shen)认命地往厨房走去。

    小八不(禁jin)欢呼一声,看来他不用开启马赛克啦

    谢厌将衣服穿好,来到电脑前,将修整完美的定妆照发到凡人剧组的微博上,然后自己转发。

    距离上次风波,已经过去很长时间,网民们健忘得很,早就将谢衍忘到脑后,但不妨碍依旧还有很多人没有取关谢衍。

    谢衍v电影剧照。

    后面附图九张,普普通通的九宫格形式,可里面内容却丝毫不寻常。

    谢厌亲自为各个重要角色设计的造型,足以惊艳所有人的眼球,更何况,俊男美女各有风格,无论是妆容还是衣裳,将他们的颜值和气质都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令人见之忘俗,尤其是倒数第二张的谢厌。

    有之前赵博的“宣传”,谢衍的同(性xing)恋人曾在网上红过一段时间,如今再次出现,瞬间俘获一大票忠于颜值的网友。

    他的微博发出之后,主演们相继转发,卢亦卿甚至在微博上调侃,说要抱走倒数第二张的小哥哥。

    粉丝顿时哈哈大笑,建议她一个阿姨别把小鲜(肉rou)喊老了。

    卢亦卿截图发给谢厌,吐槽道“你明明比我大两岁两岁为什么他们都以为你比我年轻”

    “其实你要是不暴露年龄,估计别人也以为你只有二十岁。”谢厌笑着回复安慰她。

    只是因为网友并不知道他的具体年龄,他又显年轻,才会被人误以为是小鲜(肉rou)。

    网友们惊叹完颜值之后,发现主演们都转发微博,除了他们最心水的小哥哥。因为谢导很顽皮地没有在剧照上标明角色和演员姓名,他们并不知道谢厌是谁,纷纷嗷嗷叫唤这个美男子到底是谁

    就在他们心急如焚找资源的时候,竟有一个大v转发了这条微博这位大v微博认证是知名服装设计师,粉丝众多。

    他用一大段专业文字分析评价造型各异的九(套tao)衣服,虽然门外汉不懂专业,但也能看出来他字里行间溢满的赞美。

    不管是衣裳的设计,还是手工,这位大v都给了极高的赞美。

    许多人纷纷涌到谢厌微博下,询问衣裳是从哪买的,毕竟古装(爱ai)好者不在少数,不得不说,这几(套tao)衣裳的确吸睛。

    不过,还有不少人觉得这些照片全靠s,那些明星在其他剧里也没多好看,一个个土得掉渣,说不定那些衣服在现实中也是一堆没人要的垃圾

    这些事(情qing)谢厌压根没理会,反正到时候电影上映,真与假自然(肉rou)眼可辨。

    背后忽然贴上青年温(热re)的(胸xiong)膛,谢厌转首看去,被霍极叼住唇瓣,轻轻(吮shun)吸几下后才放开。

    “刚才看你似乎有些发愁,怎么了”霍极牵住他的手,来到桌旁坐下。

    谢厌看着满桌的佳肴,心(情qing)甚好,道“倒不是什么难题,只是电影的配乐需要一些设备,我想租些音色上佳的乐器,但”

    霍极早就从卢亦卿那里得知谢厌资金不够,所以他在剧组才(身shen)兼数职,比谁都辛苦。自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是当时他没有资格帮助。

    “你不用担心,需要哪些乐器,告诉你男朋友,他一定很快弄过来”霍极将椅子搬到他(身shen)边,紧挨着他坐下,眸中满是期待的光芒。

    有时候男人需要成就感,更何况是这样的大男孩,谢厌便没推辞,笑着颔首道“那就交给男朋友了。”

    两人愉快吃完饭,谢厌便又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之中。

    霍极速度很快,拿着谢厌列的清单,迅速将需要用到的乐器搜罗过来,甚至连录音设备都搬过来,亲手为谢厌打造了一个小型录音室。

    谢厌抚摸着久违的琴弦,缓缓沉下心来,脑中曲谱闪现,开始闭目弹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