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全能导演02
    霍极演绎过不少角色, 其中以悲(情qing)的配角为多。狂沙文学网 但他即便入了戏, 也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只觉一把森冷长剑, 穿透(胸xiong)腔, 刺破心脏,令人绝望到荒芜。

    果然如卢姐所说那样,这个剧本写得实在精彩。

    直到察觉脸上的冰凉,他才猛然回过神,方知自己竟在谢厌面前落了泪。

    “不好意思, 谢导, 我”他连忙起(身shen),就要道歉,却被谢厌阻住。

    “觉得剧本怎么样”

    霍极狠狠点头, 眸中满是肯定, “相当精彩”

    示意他坐下, 谢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顺便也给他倒了一杯,霍极连声感谢,见谢厌在另一边沙发坐下,随意往后一靠, 明明不修边幅,却有种令人沉迷的独特魅力。

    “为什么哭”谢厌略显疲惫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 问出的话听在霍极耳中, 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 仿佛有人突然在他心里放了一把火,欻欻地往上冒,又被自己竭力压下去。

    他活了二十二年,从没有产生过类似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年轻人颇有些不自在地回道,“就是突然觉得很伤感,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就流下来了。”

    谢厌沉默一会儿,忽然开口“会做饭吗”

    “会一点儿,”霍极虽然有傲气,但不知为何,在谢厌面前却完全使不出来,条件反(射she)般站起(身shen)来,“你是不是饿了要不我去弄点吃的”

    “菜都在冰箱里,你看着办,”谢厌神(情qing)困顿地往后靠倒,“辛苦你了。”

    霍极“”这人还真是不客气,不过,自己也(挺ting)奇怪的,居然真的心甘(情qing)愿留下来给他做饭。

    这段时间太过紧绷,谢厌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沉沉睡去。霍极将饭菜做好,出来准备叫他,发现他呼吸轻浅,已然入睡,思及卢姐说的那些话,心中隐有不忍,见旁边有沙发毯,便认命地拿过来,轻轻替他盖上。

    至于饭菜,等他醒来再去(热re)(热re)便好。

    主人家睡熟,霍极也不好随意走动,为避免打扰到谢厌,他远离沙发,行至谢厌方才趴伏的写字台旁,目光微微一顿。

    这些就是姐姐说的设计图吧他想伸手去拿,却又觉得此举未经主人家(允yun)许太过冒犯,便又收回来,但桌上被盖住大半的图纸露出来的一角,足以令人心生惊艳。

    被全网黑嘲的谢导,居然还拥有这种才能,霍极摇首无奈一笑,娱乐圈中的是是非非,有时候真是莫名其妙。

    谢厌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他瞬时坐起来,转首看去,便见霍极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玩着手机。

    自己怎么会在别人面前睡得这么熟实在不应该啊。

    听到动静的霍极抬首迎上谢厌惊讶的眸光,起(身shen)道“我去将饭菜(热re)一下。”

    “你可以叫醒我的,”谢厌难得生出几分愧疚,“耽误你时间,很抱歉。”

    要是搁在以前,霍极怎么可能这么细心体贴对谢衍这样的男人,他根本就不会多言,但今天他仿佛魔怔一般,一而再再而三打破自己的原则。

    “没事,那等会我们边吃边谈”霍极微微一笑,转(身shen)去厨房(热re)菜。

    看他如此自如,谢厌暗赞一声不怯场,是个好苗子。

    “大大,你今天是怎么了”小八觉得今天谢厌的表现奇奇怪怪的,竟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放松警惕。

    谢厌难得怔愣半晌,“大概是上个世界太过和平,警惕心下降不少,加上有你在,我也不担心。”

    受到倚重的小八顿时喜不自胜。

    “小八,”谢厌忽然严肃起来,问道,“为什么越往后穿越,寻出小久就越艰难”

    仔细想象前面三个世界,第一次最为容易,第二个世界虽没有火焰印记,但小久真(情qing)流露让他比较容易分辨出来,可到了第三个世界,他们足足错过一年之久,因为以戚重九的(性xing)格,在寿数不长的(情qing)况下,他一定会用冷漠伪装自己。

    那这个世界呢

    小八“大大,我真的不知道呀,不过你和九咳,你和他这么有缘分,一定还会再见到哒”

    厨房里忙碌的青年,在某一瞬间似有所感,忍不住回(身shen)看向客厅里的男人。他穿着一(套tao)宽松的居家服,整个人陷入沙发中,好像是在沉思什么。

    从微波炉里端出盘子,烫(热re)感顿时让他回过神来,他忍不住摇头浅笑,自己这是怎么了要不是卢姐跟他解释清楚,就凭谢衍可能喜欢男人这件事,他就不会过来。

    将纷杂的思绪全都摒弃出大脑,他恢复微笑的神(情qing),将菜端去餐厅,扬声道“谢导,可以吃饭了。”

    谢厌闻言,慢吞吞走过去,霍极本(欲yu)(情qing)不自(禁jin)替他拉开椅子,却竭力收回莫名其妙伸出去的手,笑容有些僵硬,“我去盛饭。”

    一切都如此自然,明明两人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且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直到吞下一碗饭,解决饥饿问题,谢厌才开口道“你想好了吗”

    因下午睡了一觉,他眼睛里的血丝已经消散些许,不过看起来依旧疲劳,霍极又莫名其妙想要关心他,幸亏及时狠狠压下心思,礼貌回道“我想进组,我想演荀久这个角色,谢导,您看可以吗”

    谢厌微愣,“荀久是个反派,且只是个小反派,你不想演男主角”

    “不瞒谢导,我对演男主角没有那么大的执念,”霍极微微一笑,看起来相当真诚,“我喜欢演自己感兴趣的角色。”

    这种(性xing)格确实在娱乐圈混不开,不过他家有矿,根本不愁生计,还真有这个资本挑自己喜欢的角色演。

    见谢厌似乎有些为难,霍极继续道“谢导要是暂时找不到合适的男主角,我倒是有推荐人选。”他其实本不必这么上心,但就是见不得这个男人皱眉。

    自己是不是今天出门撞邪了还是说眼前这个男人本(身shen)就自带邪气明明不修边幅,自己却还觉得他好看

    他话音刚落,就见谢厌掏出手机,查看一下,眼眸弯起,似乎带着些愉悦,道“你推荐的是谁”

    察觉到什么的霍极反问“是不是有人联系您了”要是这样,他还是不推荐的好。

    “孔昀真,好像和你一个公司”之前卢亦卿推荐霍极之后,谢厌就将霍极的资料看了一遍,他签在辰星娱乐,地位不上不下,有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演技不错,就是一直火不起来,不受公司重视,名字就叫孔昀真,“你要推荐的是他吗”

    霍极略显惊讶,“他主动发信息给您”

    谢厌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吃完饭,霍极要离开,却被谢厌叫住,控制住内心的激动,他转(身shen)见谢厌拿过来数十张设计图,听他问“这些图你能不能帮我交给你姐要是不方便”

    “可以,”霍极立刻接过来,继而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似乎过于急迫,下意识解释道,“谢导还要物色演员,这些事(情qing)太耽误时间,我正巧要回去一趟,顺便而已。”

    对于自己顺手把这么重要的图纸交给一个一面之缘的人,谢厌心里也很困惑,能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除了小久还有谁

    霍极他到底是不是可眼前这张脸虽一直带着微笑,琥珀色眸子却尽是疏离。虽戚重九用冷漠掩盖(情qing)绪,但他事出有因,那么霍极又是因为什么呢

    (身shen)体健壮如牛,总不会故伎重演。

    罢了,此事不能急,以后他们还要在一个剧组共事,时间还长着。

    第二天,谢厌如约去见孔昀真。

    孔昀真已经二十九岁,常年扮演男配,长相不赖,演技不错,但就是爆不了,不得不说,气运有时候也相当重要。

    他(性xing)格比较实诚,见到谢厌,开门见山道“谢导,我不管网上怎么说,我只是想演戏,您能给我看一下剧本吗”

    谢厌自然将剧本交给他。

    大致看完剧本之后,孔昀真心里虽觉得伤感,但他毕竟是个心思不那么细腻的汉子,更关心的是自己的角色“不知道还有哪些角色可供选择”

    “男主角华青云,怎么样”谢厌觉得孔昀真的面相和(性xing)格都(挺ting)适合男主角的设定。

    孔昀真惊讶一瞬,“男主角谢导不再考虑考虑”他直觉这个片子即便不能大爆,但小红应该没问题,如此重要的角色就这么轻易给他了他还没有试镜呢

    “我看过你演的电影,如果你愿意进组,华青云这个角色就是你的。”谢厌认真回道。

    孔昀真家庭条件普通,他进娱乐圈一是因为喜欢演戏,二是为了挣钱,演男主角对他来说是个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拒绝。

    主演基本定下,现在只剩下配角和龙(套tao)。娱乐圈中被潜藏的人比比皆是,连卢亦卿和孔昀真都想要资源,其他十八线的肯定更加迫不及待,至于龙(套tao),只要愿意付工资就行了。

    而剧务,更不是问题。

    他已经让小八在网上贴了招聘公告,想要出头的人如过江之鲫,该来的都会来。

    在他约见孔昀真的同时,霍极小心携带他的画稿,来到锦绣小店。

    见他突然过来,霍如青微讶,从他手中接过几十张设计图,更是惊愕,后忍不住调侃道“你这是成跑腿的了还是心甘(情qing)愿那种”

    面对霍如青,霍极不再挂着礼貌却疏离的微笑,脸色冷淡下来,有些臭臭的,嘴上根本不承认,“我只是觉得这些图你肯定喜欢,所以才早点拿过来给你。”

    话里话外都是为了她这个亲姐。

    和他生活这么久,霍如青早已习惯他的口是心非,便道“我见谢导不是网上说的那样,你既然答应进组,可别给人摆脸色。再说,以他的品貌,也不会看上你,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

    霍极小时候亲眼见到亲生父亲出轨一个男人,从此就对同(性xing)恋避如蛇蝎。霍如青不希望他因为网上之事对谢衍抱有偏见。

    “他的品貌”霍极勉强压制内心的意动,故意嗤笑一声,“姐,你和卢姐是不是在反讽”虽说那个男人某些瞬间还是(挺ting)有魅力的,但就那糟糕的形象,也不知道两位姐姐是怎么夸出来的。

    当然,如果忽略他此刻心虚的神(情qing),他的话更有可信度。

    霍如青也知道他厌恶同(性xing)恋,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这些图交给我,我一定按时完成,你既然选择演戏,那就好好演,听亦卿说,谢导的剧本可是很精彩呢。”

    “我知道,”霍极颔首,“那我先回去背台词。”

    霍如青目送他离开,暗叹一声小弟的症状真是越来越严重了,连谢衍那种品貌兼优的男人都觉得丑。

    在霍如青赶制戏服的这段时间内,谢厌已经联系好影视基地,并确定好配角人员,大多是没什么资源的十八线明星,还有的是影视学校的学生。至于剧务,有专业但没什么成就的,也有在读学生,比如他选定的副导演,还是个没毕业的导演系学生。

    “谢导,”副导演梁斌长得白白胖胖,脾气特别好,人还勤奋,他见谢厌正在观看一美妆视频,忍不住问道,“你喜欢看这些吗”

    谢厌这段时间实在忙得脚不沾地,他既要学习又要筹备工作,招了一些人过来,才挤出一点时间了解现代化妆技术。因为剧组至今没招到比较有水平的化妆师,来应聘的是两个相对业余的姑娘,谢厌对她们的化妆技术并不抱有期待,便想自己先了解现代化妆技术,再结合他亲眼见过的古典妆容,看能否互补,描摹出既不过于现代化,又符合现代审美的妆容。

    他认为,契合人物与故事背景的妆容才是最美的。再者,他虽不愿回想,但在南风馆的十年,他所学之事就包括妆容,毕竟想要取悦男人,美丽韵致的妆容必不可少。

    “我在学习,剧组里化妆师人手不够,”谢厌故意叹口气,“(身shen)为导演,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吧”

    梁斌顿时被他的敬业精神感动,立刻认真地坐下来,就要跟他一起学习,却被谢厌拦住,“你去看看怎么安排场次更合理。”

    拍摄过程有外景有内景,影视城的基本上是内景,他要拍的毕竟是仙侠题材,取外景还得找风景区。

    经费不足,只能选择先尽快将需要在影视城拍摄的部分拍完,再去风景区拍摄。

    梁斌早就准备好,便道“那我去看场地布置好了没。”

    他走之后,谢厌来到化妆间,见到两个年轻姑娘正凑在一起研究古装戏妆容,心中稍有欣慰。两人见到他,忙小心翼翼道“谢导。”

    谢厌如今已恢复原(身shen)当导演时的模样,发型随意,胡子拉碴,看起来就是一个比较普通的大叔,所以剧组的人并不知道他就是网上那个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同(性xing)恋人。

    谢厌严肃着脸点点头道“你们先给对方画一个妆看看。”

    两姑娘相当听话,立刻开始。

    这时,梁斌跑来找他,说是门外有送货的,谢厌刚走出来,就看到高大英俊的青年正背对着自己,指挥剧务卸货,自己也参与其中。

    这些箱子里装的应该是戏服,谢厌上前一步,霍极反应过来,骤然远离他几步,搬着箱子就进了剧组。

    对他的反应谢厌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唤来梁斌,“看看演员有没有到齐,到齐就开工。”

    问鼎是一部古风仙侠剧,近年来,此种类型的剧向来卖座,谢衍一部影片大爆之后,赵博便提出建议,说是可以趁此机会,拍一部古风仙侠大片。

    如今谢衍离开,问鼎剧组由赵博担任总导演,阮甜成为女主角。但问鼎本(身shen)是个大男主戏,女主戏份不算多,阮甜因此不满,便让他将自己戏份改多一些。

    原剧(情qing)中,赵博确实加了不少她的戏份,但因为有谢衍的场外指导,问鼎的大局观并没有被毁。不过现在,因为女主戏份大改,赵博本(身shen)又没有谢衍那样的本事,整个剧(情qing)越来越崩,由少年励志流往(情qing)(爱ai)纠缠流靠拢,主旨已经被丢到姥姥家。

    拍摄过程中,赵博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他缺乏谢衍的才华,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拍。

    “赵导,您听说了吗谢衍的新电影已经开始拍摄了。”他手下一个副导演凑过来面带讽笑道。

    赵博闻言一惊,问鼎的拍摄已过大半,他也不担心自己与谢衍的影片撞档期,便道“投资商是谁”

    “没听说。”副导演摇摇头。

    赵博顿时放下心来,没有投资商就意味着经费不足,经费不足的剧组能拍摄出什么好片子他的这部电影用的可都是最好的服化道,凌氏集团财大气粗,到时候后期特效肯定也不会吝啬。

    谢衍再有才华又如何还不是被他踩在脚下,但他并没有完全放心,吩咐道“你再去打听打听,他那个剧组都有哪些人。”

    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赵博心里扎了根刺,谢厌此时正指点两个化妆师为卢亦卿上妆。

    卢亦卿作为剧里的女主角,主线是由天真烂漫的少女逐渐成长为可以为大义牺牲的尊者。她的妆容变化也最复杂,谢厌从记忆中扒拉出不同的妆容类型,给她设计出好几种不同风格的。

    两个小姑娘听话又聪明,很快明白谢厌的意思,迅速帮忙上妆、挽发,等整个化妆过程完全结束,两人望着卢亦卿的脸,俱满目惊艳。

    她们没有看过剧本,并不知道卢亦卿的这个妆容代表什么(身shen)份,可是卢亦卿自己一清二楚。

    当她睁开眼睛,看向镜子里明艳凛冽的女子时,顿时忆起剧本里,神(情qing)坚毅的女子立于缚天楼顶俯视众生的场景。

    仅仅凭借妆容就能轻易分辨出角色的某一成长阶段,实在令人惊讶,而且这妆容相当漂亮,她不(禁jin)看向谢厌,一脸叹服。

    本来谢厌要插手化妆事务的时候,卢亦卿还以为他是开玩笑,但没想到,经过谢厌的提点,原本普普通通的妆容居然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从她的经验来看,这副妆容一旦出现在大荧幕,绝对会让人目眩神迷。

    “谢导,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卢亦卿现在真觉得谢厌是个实实在在的宝藏男人。会写剧本,会画图,会化妆,还会导演,长得还那么帅,简直了

    娱乐圈的人都眼瞎吧

    不过她现在赞叹还是太早,当换上霍如青亲自做出来的衣服时,她就完全不敢乱动,生怕将衣服弄坏。

    衣料质地相当好,穿在(身shen)上极为温柔服帖,造型精美中不失英气,不论是绣工还是装饰,每一处都细致到完美。

    她闭上眼睛,渐渐入戏,再睁开,已是那个风华绝艳的女子,当她走出化妆间的时候,梁斌拿在手里的大喇叭顿时掉在了地上。

    剧组里发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其实,卢亦卿本(身shen)的长相在圈中只能算中上,但此时此地,见惯圈中美色的众人却纷纷失神,若是再加上打光、后期特效等加持,她得美成什么样子

    孔昀真忍不住跟(身shen)边的霍极调侃一句“华青云真有福气。”他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问了一句“不是说剧组人都来齐了吗怎么没看到你的谢楼主”

    霍极没回答,直直看向卢亦卿的方向,准确来说,他是在看着谢厌。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为什么明明卢姐已经美若天仙,他的目光却还是不自觉被卢姐(身shen)边那个三十岁男人吸引自己该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你怎么了”孔昀真见他怔怔出神,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句,果然还是小年轻,看美人看傻了。

    霍极回过神来,回答他上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他并不清楚缚天楼主的扮演者是谁。

    等主演和重要配角拍完定妆照,梁斌捧着小本本,凑过来问谢厌“谢导,您之前说谢楼主的演员已经找到,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来哎。”

    “不用着急,”谢厌老神在在,“他戏份少,后面拍戏的时候再补拍定妆照就行。”

    梁斌乖乖点头,“那谢导,现在开拍吗”

    谢厌点点头。

    他当初之所以选择梁斌这个在校生,是因为他不仅专业成绩优异,而且家中就有亲戚是名导,只是梁斌低调,别人并不知道。他既然有如此家学渊源,于此道上一定有些经验,谢厌便可以边拍边学习。

    他的眼光着实不错,梁斌确实有导演天赋,而且他天生(热re)(爱ai)这份职业,否则也不会还没毕业就跑来实践,其实他心里很感激谢衍,他这种在校生,在一般剧组只能当个跑腿的,可谢衍却让他当副导演,给他这么大的信任,这让他愈加坚定决心,更加努力。

    凡人正式开拍。

    虽学习了不少电影制作理论,谢厌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没法准确把握,所幸有小八提醒,梁斌也时不时会请教家里人,加上卢亦卿等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演员,半个月后,电影拍摄基本上步入正途。

    这部电影的灵感,是谢厌从那个游戏世界得来的,并加以改编而成。游戏世界是个武侠世界,谢厌稍加改动,使之成为仙侠题材。不过他私心保留了缚天楼这条线,他想让拍出来,让世人评判谢厌这个大魔头,到底是有多罪不可恕。

    霍极戏份也很少,且他的对手戏大多是跟谢楼主,谢楼主的演员至今未来,他便在剧组观察学习其他演员的演技,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只是他不想承认。

    目光落在机后的谢厌(身shen)上,竟又觉得这个男人认真工作的模样好看得要命,捂住砰砰乱跳的心脏,他根本就没发觉自己此时的眼神有多温柔。

    “等等”谢厌忽地起(身shen),往正在与人打斗的孔昀真(身shen)边走去,众人便知道,他这是要纠正动作。

    没错,他们这个剧组很神奇,连个武术指导都没有。依谢导的话来说,请武术指导要付工资,还不如他自己来。

    剧组人员本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结果真到演打戏的时候,他们(爱ai)开玩笑的谢导居然真的亲自指导,那飘逸灵动的武打姿态,简直比大片还大片。

    不(禁jin)想起之前谢导说自己指导化妆一事,大家只觉得脸蛋被打得啪啪作响。至此,他们真的彻底信服,以后不管谢导说什么,他们一定不会再说他是开玩笑。

    卢亦卿看着指导孔昀真的谢厌,幽幽叹口气,“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藏导演啊他还有什么不会的”

    给她递水的霍极却莫名觉得,这一切理应如此,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颇觉懊恼。本想等戏拍完,远离这个男人,可自己却在(日ri)复一(日ri)的观察中,渐渐沦陷。

    他明明很讨厌

    “唉,”卢亦卿忽然叹口气,“也不知道那个谢楼主会是谁来演,那样的人,谁能演得出来”

    “没人。”霍极脱口而出,他就是他,没人能演得出来。

    卢亦卿居然点头同意,“看来你也(挺ting)喜欢谢厌。”

    “怎么可能”霍极像是被踩了一脚的暴躁狮子,“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他根本不可能喜欢谢衍

    轰

    脑海中仿佛一道雷声炸开,直劈得他惊愣当场。霍极屏住呼吸,双手微微颤抖,直到即将窒息而亡,他才猛地深吸一口气,靠倒在墙上。

    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态的模样,卢亦卿忙扶住他,担忧道“我没说你喜欢男人,谢厌只不过是个纸片人,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不”霍极大口喘气,他不是纸片人他是活生生的人脑海中霎时浮现出反驳的话来。

    “好好好,我不说了,谢导喊我,我过去了。”卢亦卿拍拍他肩膀,目带担忧走开。

    渐渐冷静下来的霍极,幽沉的目光落在谢厌清瘦的背影上,竟恍然生出丝丝委屈。

    专心致志工作的谢厌,并没有注意到某人瞬息万变的心思。

    晚上收工,谢厌回到酒店,正(欲yu)脱衣洗澡,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声极轻,若非他耳力灵敏,必然听不到。

    “大大,是霍极。”小八适时在他耳边提醒。

    谢厌直接走过去开门,倒是将在门口徘徊的霍极吓了一跳,触及谢厌平静的目光,硬着头皮压低声音道“谢导,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青年不过二十出头,比谢厌足足小了八岁,但他生得高大,(身shen)材极好,此时一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支着房门,透过门缝,低头看向谢厌,完全将他整个人遮住,即便有人经过,也看不见谢厌丝毫。

    他下意识保护自己不被狗仔拍到的行为,倒是让谢厌微微一愣。

    “你问。”

    霍极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声音极轻,“你喜欢男人吗”

    没想到他问出的竟是这种问题,谢厌细细打量他,青年面容英俊,是个讨人喜的长相,他心思微转,冷静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出手”

    “有喜欢的人吗”青年再次问出口,以强势的姿态迫使谢厌必须回答出来。

    谢厌凤眸逐渐凝聚起寒芒,嘴唇微启,正要开口,霍极却陡然大力撑开门缝,霸道闯进房间,门“啪”地一声关上。

    房间内气氛陡然沉凝。

    望着眼前严肃冷漠的男人,霍极只觉得(胸xiong)腔几(欲yu)爆炸,他急迫想确认一件事,即便被谢衍如何打骂也认了。

    青年(身shen)上的淡香味猛地闯入谢厌鼻尖,抱着自己的手臂颤抖得厉害,谢厌本可以轻易推开,但这种令人熟悉的拥抱姿势,让他不忍拒绝。

    而紧紧拥抱住谢厌的青年,却蓦然红了双眸,他哑然失笑,没法继续自欺欺人,这个人就是有这种魔力,一旦抱住,就让人再也舍不得放手。

    他曾经那么厌恶同(性xing)恋,然而可笑的是,他现在居然喜欢上一个比他大八岁的男人。

    “抱够了吗”男人冷漠疏离的声音惊醒霍极,他这才发现自己竟做出这种事(情qing),惊惶地后退几步,勉强稳住心神,愣愣地瞧着谢厌。

    谢厌将手放在衬衫的纽扣上,作势要脱衣服,冷冷瞟他一眼,“还有事”

    青年俊脸忽然涨红,飞一般地离开房间。

    “大大,他这是怎么了”小八不懂人类这种复杂难言的(情qing)感。

    谢厌微微翘起唇角,回道“我要洗澡了,开启屏蔽模式。”

    第二天,谢厌神清气爽来到剧组,干劲十足,正好演员也给力,今天的任务提前完成。

    “亦卿和昀真的戏份拍得差不多,接下来,”谢厌忽然看向霍极,“霍极你今晚做好准备,明天拍你的戏份。”

    霍极的戏份既有跟男女主角的,也有跟谢楼主的,不过他跟男女主角的对手戏很少,顺利的话,不到一天就能拍完,但是谢楼主的扮演者到现在还没进组。

    孔昀真忍不住把这话问出来了,毕竟不能因为一个人耽误整个剧组的进度。

    “他明天来。”谢厌回他一句,就吩咐剧组的人回去休息。

    回酒店的路上,霍极不再像之前那样离得远远的,反而刻意与谢厌维持两个人的距离。

    谢厌掏出房卡,刷开房门,正要进入,(身shen)后一直跟着他的青年忽然开口道“谢导,等会您能给我讲讲戏吗”他怕明天跟那个不知名演员没法对戏。

    这种理由实在拒绝不了,谢厌点点头,“先洗澡,洗完澡再过来。”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落入霍极耳中,却令他整颗心都烧起来。

    刚洗完澡,谢厌正擦着头发,就听到规律的敲门声。他走过去开门,霍极穿着一(身shen)休闲服进来,扣上门锁。

    男人穿着简单的棉质睡衣,从他角度看过去,一截白皙的脖颈尽入眼底,青年攥紧手中的剧本,强迫自己移开目光,道“谢导,什么时候开始”

    将毛巾扔到一边,谢厌给自己倒杯水,缓缓饮下一口,凤眸微敛,道“你有什么地方不明白”

    “我想问,荀久对谢厌到底是什么感(情qing)剧本上写得比较隐晦,我担心自己演不出来。”霍极目光紧紧锁住谢厌,等待他的回答。

    房间沉默半晌,谢厌清冷的声音才响起“你认为是什么感(情qing),就是什么感(情qing),你演出来什么就是什么。观众看的是你演出来的荀久,而不是我说出来的荀久。”

    “可你是剧本的撰写人,你设定这个角色的用意是什么”霍极猛地上前一步,低声道,“我能看出来,你对笔下的荀久,有种不一样的感(情qing),字里行间,全部都有。”

    谢厌与他对视,沉默不语。

    青年再欺一步,“谢厌呢是代入你自己吗”

    心脏猛然被一只手狠狠揪起,谢厌几(欲yu)抓不住玻璃杯,他神(情qing)冷凝,将杯子放在桌上,一字一句道“荀久是如何称呼谢厌的”

    “主上。”

    砰、砰、砰。

    这两个字他有多久没听过了青年熟悉至极的语调,令谢厌瞬间失神。

    霍极也仿佛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渴望,背上的灼(热re)简直要将他燃烧成灰烬,他猛地伸臂将谢厌捞进怀中,低首又唤一声“主上。”

    没有丝毫滞涩与尴尬,就像已经唤过无数遍一般。

    霍极蓦然一笑,毫不犹豫俯首,(欲yu)吻上谢厌的唇。

    被谢厌一把推开,青年茫然而委屈,双手捏紧,道“你是有喜欢的人吗”

    “你这么演,过不了审。”谢厌一双冷静的眸子落在青年眼中更显无(情qing),“时候不早,你该回去了。”

    没得到回应的霍极,头一次尝到这么苦涩的滋味,红着眼眶,盯着谢厌看了半晌,方听话离开。

    “大大,他到底是不是”小八被自家宿主一系列的举动搞得脑袋都大了。

    谢厌往(床chuang)上一躺,闭目弯唇,青年委屈兮兮的模样,真是与小久如出一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