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全能导演01
    屋子里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神(情qing)冷漠的男人,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 胡茬很长时间都没有清理,一双狭长的眼睛, 似乎有一瞬间的木讷, 继而重新变得清明。拿烟的手仿佛被烟头烫着般,迅速伸过去,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碾灭。

    烟雾遮住他一闪而过锐利的眸光,赵博紧紧盯着他微启的嘴唇,终于听他开口道“我退出。”

    沙哑的嗓音带着无尽的凛冽, 只可惜赵博已经无心在意, 他现在全然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素来温和的面容也藏不住那份(情qing)绪,只是很快被他的理智压下去。

    “阿衍, 你放心, 我一定不会糟蹋我们共同的心血”他温雅的面容落在谢厌眼中, 仿佛一只惺惺作态的小丑。

    谢厌幽沉的目光直将他看得不自在, 才开口回道“凌氏集团以撤资作为威胁,((逼))迫我退出剧组,之后一定会重新将阮甜塞进来,这已经在践踏我的心血, 你却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赵博, 凌源给了你多少好处”

    被他直白的话激得面容发红, 赵博收起伪善的笑容, 跟他撕破脸皮,“谢衍,你太自以为是,也太自不量力我们在这个剧上耗费了多少心血你又不是不知道凌氏集团之所以投资不就是为了让阮甜当女主角吗现在你说不同意她进组,你脑子秀逗了吗”

    “他投资的时候,并没有明确附带阮甜成为女主角的条件,这件事不在双方合同范围内,她毫无演技,我为什么不能拒绝”谢厌迅速浏览小八的剧(情qing),一字一句缓缓反驳道,“你很清楚,真要让她演,整个剧就都毁了。”

    赵博也不是不明白,但钱财惑人,他嗤笑一声,“谢衍,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导演,不要以为出过一部爆片,就有大把投资商捧着你,在他们眼中,你不过是他们能够轻易捏死的蚂蚁。”

    谢厌觉得跟这人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就预祝你影片大卖。”

    这部片子是谢衍和赵博共同筹备的,投资到位,只差演员进组。投资商本来想把阮甜硬塞进来,但谢衍眼里揉不得沙子,执意要看阮甜演一个片段,结果当然不出所料,见过阮甜的演技后,谢衍直接黑着脸拒绝。

    于是阮甜一不开心,投资商就不乐意,怒而以撤资威胁。谢衍本就只是个新锐导演,小爆过一部影片,名气虽开拓一些,但在圈子里压根就说不上话。他过于精益求精,不分场合的原则(性xing)让投资商大为恼火。要不是赵博极力说好话,这部片子一定得腰斩。

    但这部片子凝结了谢衍几乎所有的心血,如果没法拍摄出来,他一定会极为遗憾。于是赵博故意在谢衍和投资商之间当说客,也不知他是怎么谈判的,后来投资商就改口,说只要谢衍不再担任总导演,这部片子还是可以完成拍摄的。

    谢衍(情qing)商低是出了名的,即便这样都没能察觉赵博的不怀好意,以为赵博受尽委屈才争取到这份上,对这个好友充满愧疚,毕竟片子是两个人共同的心血,他没有权利剥夺赵博在其中付出的努力。

    于是,他毅然决定退出剧组,眼不见为净。这也恰好合了赵博和投资商的用意。赵博嫉妒他已久,早就不愿只当个副导演。谢衍离开后,他便在投资商的扶持下,拍摄完影片,花钱大力包装和宣传,让这部影片成为当年黑马。

    但观众已无从知晓,在这部影片中,付出最多的就是谢衍。在影片大爆之后,谢衍就遭到全网黑嘲,昔(日ri)的新锐导演成为谁都能踩一脚的淤泥。究其原因,不过是赵博联合阮甜在背后作祟。

    原剧(情qing)中,谢衍最后背负骂名,退出娱乐圈。

    “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谢厌在众人或惊讶或不舍或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离开剧组,边开车边问。

    上个世界谢厌取得的成就太大,所获积分很高,小八的金光更加凝实,隐隐显出一些形貌,但依旧看不真切。它动了动模糊的双脚,脆生生回道“让谢衍成为国际知名大导演。”

    “这么简单”谢厌微一挑眉。

    小八哼唧一声,“大大,你学过导演吗你知道一部电影要怎么制作出来吗”

    谢厌“”好吧,的确是他把事(情qing)想得太过简单,看来在这个世界,他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退出剧组的谢厌无事一(身shen)轻,他回到谢衍的住处,刚一进门就觉得头皮发麻。谢衍真的是一个丝毫不讲究的人,不仅把自己弄得胡子拉碴,连家里都脏乱不堪。

    他倒不是嫌弃谢衍,只是自己干净习惯了,乍一面对这样的住处,免不得心里有些不适应。

    花费一下午的时间,他将屋子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又把整个(身shen)体捯饬一遍,站在落地长镜面前,心中顿时微讶。

    镜子里的这张脸,眉若刀锋,凤目狭长,高鼻薄唇,面容相当好看,若非被乱糟糟的头发和青色胡茬掩盖,见到他的人一定会认为他与其做导演还不如当演员,才不会可惜了这张脸。

    或许正因为如此,谢衍才将自己弄得那般邋遢吧毕竟他不想用自己的颜值吸引人的目光,他需要得到认可的只有才华。

    “大大,这张脸比你也不差多少了。”小八开心赞叹道。

    谢厌勾唇一笑,镜子中的男人凤目微微上扬,风(情qing)自生,惑人心神。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男人,但也正因为三十岁,才愈显成熟魅力。

    恐怕他现在出门,也没有任何人能认出他就是谢衍,甚至连赵博都认不出来。

    “大大,谢衍的微博要炸了”一直关注社交账号的小八忽然叫喊一声,闹得谢厌伸手弹了一下它的(身shen)体,“淡定。”

    小八一缩,可怜兮兮道“人家也是担心嘛。”

    谢厌没理会它,从容打开微博,不仅谢衍最新一条微博底下恶评如潮,就连私信都充斥着各种污言秽语。

    原剧(情qing)中,谢衍全网被黑是在电影上映之后,那时候阮甜已经成为娱乐圈的新花旦,她说的话更能让人信服,加上新晋导演赵博的作证,谢衍根本无从辩驳。

    而现在,他没有像谢衍那样,愧疚地退出剧组后还给赵博指导,而是选择与赵博撕破脸皮,赵博觉得他再无利用价值,担心他东山再起,全网黑他的事(情qing)便提前出现。

    “大大,”小八看了几眼就觉得那些话臭不可闻,他小心翼翼觑谢厌一眼,道,“你退出剧组的事(情qing),网民都知道了。”

    因为之前谢衍爆过一部影片,吸引了不少影迷,他在微博上声明自己要筹备下一部电影,影迷们纷纷期待。

    可谁料想,网上居然爆出一条消息,说是谢衍借挑选演员之机,强迫女演员与他上(床chuang)还有真人亲自出来控诉,言语间强调,因她执意不愿,就被谢衍踢出剧组。

    这位女演员说得(情qing)深意切,大多数网民都信了,纷纷将谢衍的丑照扒拉出来,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和行为diss谢衍。而这时候,赵博也出来大义灭友,说是自己没及时阻止朋友的恶劣行为,差点导致投资商撤资。

    所幸谢衍扛不住投资商的压力,主动退出剧组,剧组这才保全下来。

    “大大,这些人真的好恶心。”小八皱眉不悦道,“现在所有的脏水都泼在你(身shen)上,要是有人在我们家门口撒鸡血怎么办”

    “你所说的行为,足以被拘留,”谢厌往沙发上一靠,“警察叔叔可以帮我们除暴安良,别太担心。”

    小八嗯嗯点头,在房子周围开启监视。

    谢厌想着小久入睡,一夜倏然而过。

    鉴于谢衍这个当事人一直没在微博回应,一些狗仔便来到谢衍的住处附近,偷摸着打算拍些照片。还有小报记者就等在谢衍家门口,只要谢衍一出门,他们就蜂拥而上,挡住他去路。

    从凌晨就开始等在小区门口的方,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谢衍所在的那幢楼,幸亏她今天穿的是运动鞋,否则在这等这么长时间,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得消的。

    其实她根本不愿来堵谢衍,说到底,她是不信网上那些传言的,水军太过明显,也不知道谢衍得罪了谁。不过主编一定要她过来挖掘新闻,她没办法,为糊口只好违背本心。

    上午八点,谢厌悠然出门,在暗处各种目光的注视下,神色坦然去觅食。

    方一直盯着那栋楼,时不时看看手机上邋遢的男人照片,没等到类似谢衍的人出现,却看到一位(身shen)高腿长、俊美非凡的男人从楼里走出来。他穿着简单的灰白格子衬衫,浅色牛仔裤将他的腿型衬得更加笔直修长,他款款走来,姿态优雅矜贵,虽不具攻击(性xing),却令人不敢肆意接近。

    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住在这种小区里太暴殄天物了吧方自认不是颜狗,但见到这人之后,瞬间就觉得这样的人合该住在金碧辉煌的大别墅里,而不是从普普通通的居民区走出。

    她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悄悄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目送男人(身shen)影消失在拐弯处,才收回目光,仔细欣赏手机里的照片。

    嗷嗷嗷,真的是超美啊这么渣的手机像素,随便一照都这么好看,她沉寂多年的少女心只因这一眼就翻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和她有相同想法的不在少数,那些暗处拿着相机的,都忘了本职工作,反而对谢厌拍个不停。

    这人以后要是火了,这些可就是最原始最难得的照片

    在小八的强大功能下,谢厌对周围的(情qing)况一清二楚,不过他丝毫不担心,因为如今这具(身shen)体的形象与以前大相径庭,他们想等的那个谢衍再也不会出现。

    等了一天的方果真连根毛都没看见,任务虽然失败,但她却很开心,将结果回禀给主编,主编大大直言让她再等三天,要是过三天谢衍还没出现,他们就得叫警察救人了。

    毕竟网络暴力的可怕力量,寻常人不敢轻易尝试,他们是做这一行的,见过很多人因为网络暴力而理智崩溃,甚至有自杀的。

    看谢衍那副内向的模样,说不定正在家里准备自杀。

    方心里一寒,她当初选择当记者,是想报道一些社会新闻的,只不过后来(阴yin)差阳错来到娱记。她心中存有正义,听完主编的话,顿感不安。

    她做不到明知有人可能会自杀,却无动于衷。

    在(床chuang)上翻来覆去一夜,方第二天来到谢衍所在小区,没选择隐在暗处,而是往小区里走去。

    小区保安当然不是吃素的,将她拦下,正要问她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就见她眼睛一亮,突然叫住迎面走来的俊美男人,道“帅哥能不能帮个忙”

    被叫住的谢厌生了点兴趣,顿足道“什么忙”

    天哪声音都这么好听方极力没让自己理智离家出走,问道“请问您认识与您同栋楼的谢衍先生吗”

    谢厌扬唇一笑,凤眼生辉,“你是说那个导演”

    “对对对”方狠狠点头,满目期待地看着他,“你既然认识他,那你能不能帮我去敲敲门,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眼前的年轻姑娘分明就是个记者,却面露担忧之色,实在有些违和,谢厌在心中思量片刻,问“你是担心他想不开自杀”

    方见他明白自己的用意,顿觉得他人美心更美,“对,你能帮这个忙吗”

    谢厌眸光渐深,见她完全不似说谎,便打算给这姑娘一些福利,低声开口道“实不相瞒,我就是从他家里出来的。”

    方猛地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置信。

    依旧躲在暗处的记者们刚才见方要闯小区,还在心里骂她蠢,结果现在看到她跟昨天那个男人交谈,面露震惊之色,不(禁jin)抓心挠肝,想知道她到底听到了什么

    “你、你和他”方震惊过后,小声开口问道,“是朋友吗”语气中透着不相信。

    那个谢衍到底何德何能,可以跟这样的人做朋友啊她本来还同(情qing)谢衍,现在居然有些嫉妒他。

    “算是吧,”谢厌心生恶趣味,“我(爱ai)他的才华,便与他网上那些事全都是假的,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强迫女演员。”

    他的重音在“女”字上,方不是个傻子,相反她敏锐(性xing)很高,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顿觉天雷滚滚,轰得她外焦里嫩。

    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跟那个谢衍是这样的关系她要爆炸了

    小八“大大你瞎说什么大实话这姑娘被你误导,真可怜。”

    方眼睁睁看着谢厌走远,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激动之下居然给主编发去一条信息,将谢衍有同(性xing)恋人的事(情qing)说了个一清二楚。

    可发完之后她又冷静下来,毕竟社会对这种事还不算包容,虽能洗脱谢衍强迫女演员的污水,但对他的名声来说,依旧起不到正面作用,而且,这个好看的男人也会被牵扯进去。

    她正要撤回信息,哪知素来要隔一段时间才会回复的主编,居然秒回信息,“回来说清楚拍到什么都给我看”

    方只好满心复杂地回到公司,在主编的威严下,将事(情qing)交待清楚,还贡献出了手机相册。

    主编是个将近四十岁的女人,但少女心依旧满满,她一看到谢厌的照片,眼睛顿时瞪大,不可置信道“你说谢衍的同(性xing)恋人就是他”

    “他亲口说的,”方心里叹口气,非常理解主编此刻的心(情qing),“正常人都只会说是朋友关系吧我觉得他大概知道我的(身shen)份,所以才故意透露给我这个消息,想让我们帮谢衍澄清威胁女演员一事。”

    主编一脸嫌弃,“那个阮甜要是把这份演技放在演电影上,也不会被谢衍嫌弃了,”她显然是打听到什么内部消息,啧啧开口,“你拿到这么劲爆的消息,这个月一定有奖金,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美男子。”

    她已经迫不及待与广大网友分享这件事,瓜不能她一个人吃。

    于是,当谢厌完成新剧本的初稿时,一家没什么名气的网媒爆料,谢衍有一同(性xing)恋人,在出事后前去安慰,被相机拍下,后面还附了几张图。

    一些跟方一起蹲谢衍的记者,不约而同暗骂一句靠,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么(骚sao)的((操cao)cao)作方脑洞够大这浏览量,简直了

    这条消息的出现,瞬间打破原先一边倒的局面,虽说在广大网民心目中,谢衍的形象依旧没有挽回,但总比强迫女演员的(性xing)质要好上不少。

    不过,如果谢衍真的是同,那阮甜和赵博的说的那些话是几个意思网友们也不全都是傻瓜,一些人瞧出其中端倪,越往下深挖越发现底下的才真的是脏污恶臭。

    谢厌在撰写剧本的时候,小八也没闲着。阮甜能够爬上凌氏集团总裁凌源的(床chuang),手段自然不差,这其中少不了某种交易。

    阮甜十八岁出道,如今二十四岁,这六年来她一直不火,却没想过认真钻研演技,而是一直在寻找捷径。在成为凌源的(情qing)人之前,她为了上位,与不少导演或者投资商都做过那种交易。

    这样的黑历史当然早就被她掩埋,因为她换了名字。

    可是小八是什么系统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它。它将阮甜的上位史一点一点扒拉出来呈给谢厌,当然,有些辣眼睛的图片它没敢让谢厌看见。

    自谢衍被曝出有一同(性xing)(情qing)侣之后,阮甜和赵博的微博底下也有人开始提出质疑。而这些质疑,在小八曝出阮甜和凌源的亲密照片后,迅速升华为唾骂。

    网友素来对女明星的“贞洁”极为看重,再加上阮甜此前将自己塑造为不惧谢衍这个恶势力,与谢衍正面刚的勇敢美少女,现在被拍到她和凌源你侬我侬,自然引起反弹。

    说是不受威胁,不还是抱了一条金大腿吗说起来,还是因为谢衍不够有钱不够帅,否则阮甜说不定早就欢喜地从了。

    而为她作证的赵博更是被骂无(情qing)无义,谁都知道他与谢衍是好友关系,之前在微博上话里话外都在诋毁谢衍,众人也能看出来几分。

    小八眼睁睁看着这一波风浪,困惑地看向正在给剧本润色的谢厌,问道“大大,你为什么不让我一次(性xing)将那些黑历史放出来而是只放她和凌源的”

    “黑历史一次(性xing)放出来多没意思,”谢厌凤眸微眯,面带狡黠,“现在只放出她和凌源的照片,她还可以挣扎一下,等到她洗白的那一刻,剧(情qing)再次反转,岂不更有意思”

    小八“”所以大大是留着慢慢玩吗替阮姑娘默哀三分钟

    网上形势愈演愈烈,阮甜只好吹枕边风,让凌源默认她的反击,反击内容为她和凌源是恋(爱ai)关系,根本不存在什么包养言辞间颇为委屈,说也因为此,谢衍想强迫她的事(情qing)被凌源知道后,凌源才怒而准备撤资,好在她很喜欢电影女主角的角色,才保全这部影片的正常拍摄。

    而谢衍这种人,自然是被踢出剧组了。

    一番话说得颇有逻辑,大多数网友都要信了,可这时候,又有人质疑,那谢衍的同(性xing)恋人是怎么回事

    切没听过双(性xing)恋吗而且这就不能是谢衍自导自演洗刷自己罪名的把戏

    质疑之人无奈,只好将之前打马赛克的同(性xing)恋人曝出来。

    谢厌的照片顿时引起全网轰动。

    倒不是因为他帅得惨绝人寰,而是因为这么帅的人居然与谢衍在一起简直暴殄天物网友都是惜花之人,谢厌的这张照片本就足够迷惑人心,一想到这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们就怒不可遏。

    于是谢衍的微博再次瘫痪。

    不过依然有人质疑,那位不知名恋人,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甩阮甜几百条街,那谢衍又为什么要强迫阮甜呢阮甜有那么让人(情qing)不自(禁jin)想要强迫的理由吗

    这种受害者有罪论顿时点燃广大网友的怒火,他们纷纷认为这一定是谢衍为了洗白才散播的谣言,真是不要脸

    小八眼睁睁看着这场大戏,拍拍小(胸xiong)脯,心有余悸,“大大,我估计他们的唾沫星子能将你淹死”

    “那就让这场火更猛烈些。”谢厌在小八不明所以的眼神下,发出一条微博。

    谢衍这个账号在事发之后,首次发博,顿时引起网民注意。

    谢衍v新电影筹备中,有意向参演的优秀演员可以联系我。想骂我电影一定垃圾的,上映之后再骂不迟,现在,请保持沉默。

    谢衍要拍新电影他不是刚被投资商踢出剧组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要拍新电影不仅网友们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原剧组中的人都极为诧异,不是说这电影是谢衍和赵博耗费半年定下的心血吗难道这么快就有好点子而且爆了一部电影的钱也不够拍新片吧现在他名声这么臭,还有哪个投资商会去沾手

    抱着这样想法的大有人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等着看他笑话。

    网友们的反应,谢厌置之不理,他的剧本已经完成,不过一部电影只有一个剧本,完全没法进行拍摄。小八查过谢衍账户里的钱,确实不足以支撑一部电影的制作成本。

    场地、人员、服装、道具、后期、宣传等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支撑。

    “小八,帮我查查看有无做工不错的定制服装店,新开不久人手充足的为最佳。”谢厌吩咐小八之后,就拿出纸笔,开始画古装设计图。

    谢衍和赵博筹备的那部电影是个古风仙侠剧,演员穿的服装都是租来的古装。但那些服装在谢楼主看来,不仅质地极差,且造型根本不符合他的审美,跟记忆中的华服美裳相比,就显得极为低陋。

    当然,他没有鄙视做出这些衣服的戏服厂的意思,毕竟自己比他们多了好几个世界的经验,只是已经见过足够华美的,这些衣服他就没法继续用下去。

    “大大,找到一家店,”小八呈给他看,“离这不算远,可以吗”

    “等画好图就去看看。”谢厌说完就全(身shen)心沉浸在设计图中。

    他本以为最先解决的会是服装问题,却没料到,就在他发微博的第二天,他居然收到一条信息。

    卢亦卿谢导,我看过你的微博,能面谈吗

    卢亦卿是谢衍拒掉阮甜,亲自选定的女主角。她十七岁出道,演过话剧,功底不错,但在娱乐圈里混了十一年,还是没有大红大紫。谢衍觉得她适合女主角,正要跟她签合同,就发生凌源撤资一事。

    如今,剧组赵博为大,阮甜成为钦定的女主角,自然就没有卢亦卿什么事。卢亦卿本(身shen)资源有限,不受公司重视,正处空档期,她不相信网上黑谢衍的那些事,看到谢衍的微博后就发来信息。

    谢厌唇角微微扬起,敢在这种时候上他船的人,不得不说,相当有魄力。虽还没见过卢亦卿,谢厌对她的印象已然不错。

    第二天下午四点,谢厌携剧本和一张古装设计图,来到约定好的包厢。

    他穿着休闲,相貌昳丽,刚推门而入,就将坐在椅子上的卢亦卿给震住,直到在她对面坐下,卢亦卿才回过神来,诧异问道“先生,你是不是走错了”而且这人看着怎么有些面熟

    谢厌将剧本推到她面前,“我就是谢衍,脸看不出来,声音也可以分辨。这是我新写的剧本,你看完后再决定要不要进组。”

    听他说话,卢亦卿才终于确信他就是谢衍,只是,这个变化也太惊人了吧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她瞪大美目,“那网上传言的同(性xing)恋人就是你自己吧”说完她竟哈哈笑起来,只觉得谢衍轻易将网友耍得团团转很是好玩。

    “我什么都没说。”谢厌凤眸看向她,一脸无辜。

    卢亦卿笑够了,便郑重拿起剧本开始看,刚看第一页她就被吸引,忍不住开口问“这真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谢厌颔首。

    “你不去当编剧还真是可惜了,”卢亦卿调侃一句,而后发现自己失言,立刻补救,“我是说你编剧功底很强,不是说你不适合当导演”怎么越说越觉得不对劲

    谢厌蓦然笑出声来,他算是看出来卢亦卿为什么一直没有好的资源,她的(性xing)格太过大大咧咧,不经意间得罪某些小肚鸡肠的人也是有可能的。

    “你先看剧本。”谢厌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打消卢亦卿的顾虑。

    卢亦卿逐渐沉浸在剧本中,看完之后,她长舒一口气,眸中带泪,“你这写得也太好了,我想哭一场。”

    谢厌笑着接受她的赞美,眸色渐深,问道“你为谁而哭”

    “谢厌。”卢亦卿肯定道。

    (胸xiong)腔蓦然涌出一股酸楚,谢厌握着杯子的手竟微微发颤,双目紧紧盯着她,艰涩继续问道“为什么”

    卢亦卿自然而然回道“我觉得他最可怜,虽说他后期杀了不少人,但先撩者((贱jian)jian),是那些人非要斩杀他这个魔头,其实感觉他也没做错什么,他杀药圣合(情qing)合理啊。”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见谢厌面色似乎有异,担心自己说错什么,便停了下来。

    “大大,你别难过啊”小八见谢厌这副模样,不(禁jin)担心地蹦了几蹦。

    谢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深埋心底的不甘渐渐释然,道“我没有难过,我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得到别人的理解。”

    小八闻言,终于放下心来。

    “谢导”卢亦卿生怕自己对剧本理解有误,惹得谢厌不悦。

    谢厌目光变得温和,直接开口道“那你愿意加入我的剧组吗”他见卢亦卿就要开口,继续道,“先申明,我的剧组现在只有自己,我的钱也不够支撑电影的制作,你要想好。”

    卢亦卿毫不犹豫,“就冲这剧本,我不要钱也要演”在他看来,谢厌带来的剧本比赵博那个优秀数倍,要是真的演好,她预感,一定会大爆。

    “要是电影卖不出去,我可能真的没钱付你片酬。”谢厌半开玩笑道,然后又拿出一份设计图,递给卢亦卿。

    卢亦卿疑惑接过,目光落在眼前的设计图上,不免惊呼一声,她突然福至心灵,不可置信道“谢导,这不会是”

    “女主角的戏服,觉得怎么样”谢厌得从女(性xing)角度调查自己的审美到底符不符合当下。

    卢亦卿演了这么多年戏,什么样的衣服没穿过但那些加在一起也不及这款设计的十分之一。并非说华美至极就是最好,这款设计不仅华美,而且超级符合女主的(身shen)份及人设,细节做得非常赞,再加上谢厌的画功,简直令人心神迷醉,她都想立刻穿上(身shen)

    “衣服呢”她迫不及待问。

    谢厌歉然一笑,“成品还没做出来,目前正在寻可以接单子的店。”

    “这事儿好办”卢亦卿豪爽地一拍桌子,“我有个姐妹刚开了一家店,接这种定制的单子,而且她技术真的不错,谢导要是相信我,不如我带你去看看”

    谢厌欣然同意。

    两人都是行动派,加上卢亦卿表示姐妹的店离这儿不算太远,他们便驱车前往。

    越接近目的地,谢厌就越觉得有些惊讶。

    “大大,她要带你去的,不会就是我搜索出来的那一家吧”小八也不(禁jin)疑惑问道。

    “应该是,”谢厌轻笑,“看来缘分不浅。”

    这家名为“锦绣”的服装店,是卢亦卿的好姐妹霍如青所开,里面陈列了不少手工制作的精美服装,谢厌一眼扫过去,心中已然有数。

    霍如青相貌清秀,与卢亦卿的艳丽比起来,多了一份温柔,她穿着修(身shen)的旗袍,看起来婉约秀致。

    “你怎么这时候过来”霍如青拉住卢亦卿的手,困惑的眸子看向谢厌,“这位是”

    卢亦卿知道她不喜欢关注娱乐圈的事(情qing),但因为自己和她的亲弟弟霍极一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所以偶尔也会关注与他们相关的新闻。

    介绍谢厌后,卢亦卿又把最近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霍如青听完也不由得气愤非常,“真是龌龊”

    “阿青,我们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的。”卢亦卿将设计图递给她,“这是我们新电影要用的戏服,你有没有时间接单”

    霍如青目光乍一落在设计图上,一时竟舍不得移开眼睛。她就是学服装设计的,又继承祖传刺绣剪裁技艺,见识广博,但还是被这(套tao)衣服俘获了心神。

    “可以是可以,但我担心自己做不到这么细致精美。”她抬首喟然一叹,面带歉意。

    “这些都出自你手”谢厌示意店中展示的那些衣服。

    霍如青摇摇头,“我没这么多精力,有些是我做的,有些是店中其他师傅做的,不过她们的手艺都很不错,要是谢先生愿意相信我们,我们可以接单的。就是不知道你们需要多少,还有没有类似的设计”

    一个电影需要多少戏服,谢厌也说不清,因为不仅仅主演需要,基本所有参演人员都需要,主角、配角加上龙(套tao),应该需要不少。

    “我先给你几张图,你先做,后续我会再送一些过来,不过,”谢厌环视小店,“你们有多少员工我们需要的至少几百(套tao),而且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霍如青弯唇一笑,“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家有个服装加工厂,保证可以完成任务,虽说我不懂电影,但里面好多龙(套tao)的衣服应该是一样的,这样做起来很容易。”

    “有个服装加工场,为啥还要开这个小店”小八闷闷嘟囔道。

    卢亦卿及时向谢厌解释,“其实阿青开这家店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将祖传技艺传承下去,别看她店小,她其实是个隐形富豪呢”

    有钱人的世界小八不懂,但它终于放下心来,“大大,衣服的问题解决啦,接下来做什么”

    “还有很多,咱们一件一件来。”他并不着急,也没赶着要和赵博同期打擂台,他要做,就得做到最好。

    谈好合作,谢厌将卢亦卿送至家门口,卢亦卿下车前,迟疑地问了一句“谢导,你还缺不缺演员”

    谢厌眉梢微动,“你有推荐人选”

    见他似有意动,卢亦卿立刻道“我有个师弟,演技不错,就是(性xing)格有些倔,在圈子里混不开,他叫霍极,就是阿青的弟弟。”

    霍极听着有点像火鸡。

    谢厌唇瓣忍不住弯起,“这几天我会很忙,恐怕没法出门,他要是愿意,你带他去我家找我,地址我等会发你微信。”

    卢亦卿高兴地点点头,与他挥手告别。

    回到家后,谢厌一边画设计,一边学习小八给他找来的导演课程,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在他废寝忘食的第三天,屋门终于被人敲响。谢厌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摸了摸下巴新长出来的胡茬,毫无心理压力地去开门。

    反正又不是小久,士为悦己者容,见旁人无需太在意。

    门被打开,目光所及之处,年轻俊朗的大男孩笔直站在那里,琥珀色的眸子仿佛盛满阳光,谢厌只见他微微一笑,听他道“谢导,我是霍极,卢姐介绍我来的,她今天有事,就让我自己过来。”

    谢厌回过神来,转(身shen)往桌旁走去,道“进来把门关上,沙发上有剧本,你先看看再说。”言罢,自顾自伏案创作。

    霍极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将目光从谢厌(身shen)上挪开,坐到沙发上,捧着剧本安静地看。

    不知过了多久,等谢厌腹中忽感饥饿之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似乎想到什么,他猛然回(身shen)看去,就看到霍极依旧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着剧本。

    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完吗还是说已经看了好几遍

    他轻步走过去,正要开口询问,却见一抹晶莹在青年眼眶闪过,下一秒,青年抬眸看向自己。

    一滴泪蓦地滴落在剧本上,瞬间将“谢厌”淹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