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豪门换子完
    作为最近风头正劲的校草, 谢厌的大名在生物系和临(床chuang)医学系广为流传, 加上他又是新生代表, 讨论他的帖子从来就没断过。

    不过以前那些帖子, 除了同时黑李教授的那个,其他无非就是关注外貌、成绩、(性xing)格之类的,没什么爆点。但这次的帖子就足以吸人眼球了。

    谢砚的(身shen)世被扒得清清楚楚, 但楼主的措辞显然心怀恶意, 在帖子中将谢砚塑造成一个冷血无(情qing)的白眼狼。

    很多学生看了好几遍才捋清其中复杂的关系。也就是说, 谢砚知道自己(身shen)世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养母”送入监狱,然后不念亲(情qing),令亲生母亲整(日ri)垂泪。

    帖子大致内容如此,至于那些细节, 仁者看仁, 智者看智。有人觉得谢砚做得没错, 有人觉得谢砚还是过于冷血。

    但不管怎么样, 这个帖子确实火了起来,甚至被好事者传到网上。如此狗血的豪门剧(情qing), 顿时引起广大网民议论纷纷。

    这其中,谩骂者居多。

    远渡重洋的谢厌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qing), 他正在小八的地图下, 寻找此地癌症发生率极低的原因。

    但是国内看到帖子的某人不免气愤至极。戚重九平(日ri)根本不关注这些网络上的事(情qing), 要不是卫恒将那个帖子放在他面前,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宝贝居然被人无脑谩骂, 成为那些人发泄的对象。

    戚重九很少动怒,这一动怒,网上的言论就(肉rou)眼可见地被删,说脏话的账号被封,这场风波还没完全掀起来就被他强势压下去。

    于是,谢砚抱金大腿的小道消息又开始传开,在别人眼中,谢砚已经浑(身shen)脏污,臭不可闻,就连京大生物实验室都受到影响。

    同样受到不良影响的还有风源药业。作为豪门狗血剧(情qing)的主人公,风源的股价持续下跌,不少人纷纷唾骂豪门无(情qing),言及伍芳勤勤恳恳当保姆这么多年,居然就因为孩子抱错而入了监狱她的罪名并非拐带儿童,众人并不知道她曾经犯下的罪孽。

    大家一致认为,谢家就是因为觉得脸上无光,才将怒火都撒在伍芳(身shen)上,在他们口中,伍芳就是个无辜受害者。

    谢庆檀召开记者会,大体澄清事实,但不管怎样,谢氏还是受到了不少冲击,势头渐落。

    同样是京大学生的谢钰,被人知道他就是那个命好的穷人家孩子后,经常受人指指点点,连室友都变得奇奇怪怪的。戚锋相当心疼他,两人一合计,就一起搬出学校,开始同居生活。

    经历过一系列变故的谢钰,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天真的少年,他对谢厌一直抱有愧疚,以及隐隐的崇拜,对谢家充满感激,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理所当然。

    对伍芳,既有对她换子行为的不认同,又有对她十几年来无微不至的感激,还有看着她进入监狱的愧疚,这些感(情qing)绕乱于心,实在复杂难言。

    而戚锋,则成为他生命里最纯粹的存在,他开始学会珍惜。

    因心境上的变化,他在设计一途上愈加沉稳大气,作品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比起之前稍显稚嫩的笔触,如今的设计更像是经过沉淀的美酒,令人感触愈加深刻。

    这(日ri),谢钰刚上完课,正要出校门,就被一人拦住,他惊讶往后一退,心生警觉,“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是谢从良,跟之前那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人比,他似乎显得有些狼狈,而且看上去神色疲惫困倦,(身shen)材消瘦,像是刚从贫民窟跑出来的难民一样。

    “你是我亲儿子,我不能来看你吗”谢从良嘶哑着嗓音,一双眼睛泛着红血丝,有些可怖,引来过路学生的指指点点。

    谢钰脸上一红,迅速离开学校大门,往一处较为偏僻的巷口走去,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最近没钱花,给我点钱。”谢从良不敢去找谢厌,想到还有一个生活富裕的亲生儿子,便从阳市赶来京市,在京大门口堵了很久才堵到谢钰。

    “你不是有工作吗”谢钰皱皱眉。

    虽然之前谢从良的保安工作丢了,但后来碍于谢厌的威严,就又去找了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完全没问题,此事谢钰也是知道的。

    “我都花完了,”谢从良似乎有些暴躁,“废什么话快点拿钱来”

    谢钰不想跟他硬碰硬,便从包里掏出几十块,道“现在出门都用手机支付,我没多少现金。”

    “卡、手机转账,你选一个。”谢从良一把夺走他手中的钱,塞进自己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手机。

    谢钰抿抿唇,他其实也没多少钱,自从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亲生之后,虽然爸爸妈妈还是会给他打钱,但他已经不忍去用,他甚至想着有机会将卡交给谢厌。

    好在他的设计不错,画几张设计图,也能卖出点钱。

    要还给谢厌的卡自然不能给谢从良,谢钰为了尽快打发他,便将自己一张只存了几千的新卡拿出来,但在递给他之前,问了一句“你拿这些钱做什么”

    谢从良见到卡,压根不愿跟他废话,直接强抢过来,要不是谢钰松手松得快,可能就会被卡的边缘划伤皮肤。

    这个谢从良怎么这么奇怪他望着谢从良迅速远去的背影,留了个心眼,回去将这件事告诉戚锋。

    戚锋现在也成熟不少,戚重九自他高考后让他逐渐接触集团事务,放在(身shen)边亲自教导,他的城府也与(日ri)俱增,听到这件事后顿时往最(阴yin)暗的方面想“他是不是沾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谢钰眉头不免皱起,“他混那么多年都没沾染,怎么突然就染上了”

    “这件事你别管,”戚锋顿了顿,“谢从良不是最怕谢砚吗你把这件事告诉谢砚,让他去。”

    早在谢厌治好戚重九之后,戚锋就再也没敢看轻谢厌,联想到以前种种,他才发现,谢厌才是大魔王级别的人物,要不是看在小叔的面子上,就凭自己当初做的那些蠢事,早就被大魔王给打成炮灰了。

    也不知小叔(爱ai)上他是幸还是不幸,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阿钰的(性xing)格。

    “可是他很忙,谢从良跟他也没关系,还是不要打扰他吧。”谢钰摇头拒绝这个提议。

    “你刚才也说了,谢从良突然变成这样,实在有些匪夷所思,”戚锋上网打开那些帖子,“你看,这一系列事(情qing)的源头不就是谢砚吗你不觉得这是个(阴yin)谋”

    不得不说,作为戚重九亲手教导出来的继承人,戚锋还是有一定敏锐(性xing)的。

    “我想不明白。”谢钰摇摇头,“不过你说得对,这些帖子的事要告诉谢砚,他比我们厉害多了,一定可以解决”

    戚锋脸色一黑,他并不想承认谢砚比自己强

    不管国内网上闹得多么火(热re),在陌生的地方寻找一个月,谢厌终于有所发现。

    他俯(身shen)蹲在地上,戴着手(套tao),捉住着急乱窜的几只昆虫,将它们放入随(身shen)携带的玻璃瓶中,瓶塞是用橡胶制成,通了几个气孔,不会让虫子们窒息而死。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回国进行研究,但思及昆虫可能没法过安检,便给李教授打了电话。

    好在李教授人脉极广,他的一个好友正好是当地一个生物实验室的拥有者,谢厌就带着几只小昆虫来到实验室。

    以为谢厌只是李教授名下的学生,来此是为了研究昆虫,好友便没多管,看在李教授的面子上,给谢厌准备了一间小型实验室。

    “多谢您,怀特先生。”谢厌礼貌谢过之后,关上实验室的门,开始没(日ri)没夜地做实验。

    他一做实验就沉浸下去,完全忘了每(日ri)打电话报平安一事,手机没电他也不知道,这让一直打不通电话的戚重九心绪难平,根本没多想,迅速订了机票,飞往谢厌所在地。

    耗费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谢厌才终于完成实验。怀特先生一开始真的担心他会死在实验室,几次过来查看,见他依旧生龙活虎便渐渐放心,还一直安慰守在实验室门外独自等待的戚重九。

    当谢厌带着愉悦的心(情qing),打开实验室大门的时候,就对上戚重九心疼而委屈的眸子,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男人抱在怀里,清冽的气息瞬间将他包围,谢厌一直强撑的精神顿时放松下来,他笑着蹭蹭男人几(欲yu)颤抖的肩膀,轻声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戚重九又气又担心,可他不忍责备谢厌,只好独自生着闷气,将谢厌拥得更紧,道“一个星期,你真把自己当超人了”

    谢厌又蹭蹭他的脸颊,只愉悦笑道“我成功了。”

    男人见状,便再也生不出一丝火气来,他的阿砚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了解至深,心疼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责怪

    “我想吃烤鸡,想泡澡,想回家。”谢厌懒得动,直接趴在戚重九(身shen)上,眼巴巴瞅着他。

    戚重九更生(爱ai)怜,将他整个人抱起来,“我带你回去。”

    吃饱喝足,把自己洗了个干净的谢厌,又在戚重九的陪同下,美美睡了一觉。其实戚重九这几天也没怎么休息,如今少年在怀才觉踏实,很快进入梦乡。

    再次清醒的谢厌,心中记挂实验结果,倚在男人怀里,皱眉道“我可能还要在这边待上一段时间,你”

    “你待多久我就待多久,公司有戚锋就行了,他要是让戚氏倒闭,以后喝西北风,那也是他的事。”戚重九淡淡道。

    大洋彼岸的戚锋猛地打了个喷嚏,也在腹诽自家小叔扔下这么一大摊事儿给自己,他倒是有闲心跑出国追大魔王去实在太过分

    “阿锋,”谢钰拿出一张薄毯盖在他(身shen)上,“已经入秋,小心着凉。”

    戚锋将他搂在怀里,心里熨帖,问“谢从良还有没有来找你”

    谢钰迟疑了一下,正想着如何回答,就被眼尖的戚锋看出心思,他顿时黑着脸问“他找你你怎么不告诉我”

    “只是要一点钱,你现在这么忙,我”谢钰见他神色愈加不悦,连忙转移话题,“你有没有看最近的帖子关于谢砚和戚叔叔的。”

    其实谢钰心里一直很别扭,谢砚明明跟自己是平辈,却是戚叔叔的男朋友,每次说起来都觉得怪怪的。

    “你是说网上传言,谢氏亲子与戚氏总裁之间的钱色交易”戚锋嗤笑一声,“现在我更确定这是背后有人在捣鬼了,等着吧,现在谢砚是腾不出手处理,等谢砚回来,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你别太担心。”

    有小叔和大魔王在,谁与争锋

    半个月后,就在国内网络还议论纷纷豪门龌龊的时候,全球最顶尖的生物学期刊再次出现署名谢砚的论文。

    这篇论文比起之前那篇,掀起了更加猛烈的风浪,就连怀特先生都被媒体追着采访,只因这篇论文就是在怀特实验室诞生的。

    癌症作为世纪难题,无数生物学家都未能彻底攻克,如今却因一篇论文的出现,骤然成为可攻克的对象。

    于是,“谢砚是谁”这个话题再次被人提及。

    关注此事的人,对比两篇论文发表的时间,发现就在短短数月内,这位作者就取得了如此傲人的进展,给世界癌症患者带来福音,简直就如做梦一般。

    谢厌将实验的最终数据公布于众,全世界开始沸腾,而国内网站却还在为谢砚和戚重九的关系讨论得不可开交。

    回国那天,京大领导及李教授满脸笑容,亲自在校门口迎接,来往的学生一时好奇,便呼朋唤友,一起等待到底是哪位大佬要来。

    黑色高级轿车停在校园门口,车门打开,一条修长笔直的腿伸出来,下一秒,穿着高定西装的英俊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上流商圈的认出来,惊呼一声“戚总”

    众人纷纷询问,得知竟然就是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戚重九,不(禁jin)瞪大眼睛,心道这样颜高腿长的黄金单(身shen)贵族,要是能看上自己,自己分分钟就放弃尊严选择抱大腿谢砚这波不亏

    本来的鄙夷瞬间变成羡慕嫉妒,人就是如此奇怪。

    男人下车后,侧过(身shen)撑住车门,众人正惊疑之际,只见一剑眉星目的青年,穿着一(身shen)休闲装,从车上下来,与男人并肩站在一起。

    “是谢砚”众人纷纷惊呼。

    校领导以及李教授眼睛顿时一亮,他们都已经迫不及待要从这位发现者口中听到实验的具体事宜。

    学生们本以为校领导是接戚重九的,结果却看到谢砚对戚重九挥手告别,离开站在原地的男人,走向校领导一行人,然后他们不可置信地发现,校领导居然主动伸手与谢砚交握,一个劲儿地夸他。

    不要认为校领导太过夸张,其实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知道还会表现成什么样子。

    攻克癌症的第一人是他们京大的学生,这简直太令人兴奋了好吗

    直到谢厌的(身shen)影离开众人的视线,他们才陡然发觉,事(情qing)好像与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谢砚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们完全不解,好奇心简直要折磨死人。

    不过有智慧的大有人在,某生物学硕士正巧知道那篇精彩绝伦的论文,再联想之前和现在的事(情qing),终于得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于是立刻放到学校论坛,就想让人来骂醒自己。

    然而,京大的学生都不是傻子,这位硕士生的猜测有理有据,简直无从反驳,仿佛是在啪啪打脸。

    什么抱上金大腿没看到校门口“金大腿”亲自为谢砚开门吗分明是人谢砚救了金大腿一命什么花钱买进实验室没看到李教授对谢砚的(热re)(情qing)笑容吗就问生物系的学生们,你们谁见过那个小老头笑得那么开心过分明是因为谢砚他牛掰啊什么抛弃父母的冷血白眼狼没看到人家短短数月内,就攻克了世界(性xing)难题吗这分明就是献(身shen)生物学,舍小家为大家啊

    看过帖子的人纷纷跪下膜拜大佬,但事(情qing)未有定论之前,大家还算沉得住气,觉得这帖子内容太过玄幻,不可全信。

    但在第二天,当他们看到校园宣传栏上的内容,以及高高飘起的红幅时,诡异地沉默了。

    他们终于确信不是世界太玄幻,而是自己太狭隘。

    亲自为李教授等人展示实验过程之后,谢厌回到家中,意外接到谢钰的电话 。

    谢钰在戚锋的指导下,将这些天的事(情qing)都与谢厌说了个遍,最后支支吾吾说道“那个,我一直没和你说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戚锋一把将手机抢过来,有些气急败坏,“谢砚,阿钰没什么对不起你的,这些事又不是他做的,你”

    “戚锋,”沉冷的声音透过听筒,直接将戚锋浇了个透心凉,“按照辈分,你应当叫阿砚一声叔叔,尊敬长辈是基本礼貌。”

    一声轻笑打破叔侄两人之间冷凝的氛围,谢厌推了推为他打抱不平的男人,拿过手机,道“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件事,放心,谢从良以后不会再去找谢钰。还有,转告谢钰,他的确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得到谢厌的承诺,戚锋完全放下心来,转头看谢钰脸上带着释然的微笑,也不(禁jin)同他一起笑起来。

    没想到自己只是出了一次国,国内就发生了这么多事,网络上的风言风语他是知道一些的,不过谢从良找谢钰要钱之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网上一边倒的舆论、谢氏股份下跌、谢从良极度缺钱,这些事(情qing)串联在一起,不得不让人觉得是背后有人在暗谋什么。

    “小八,跟踪谢从良的手机,确定他的位置。”谢厌吩咐道。

    小八之前就在谢从良的手机里安装了定位系统,以现有的技术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定位系统的存在。

    “大大”小八很快搜索出具体位置,将地图转给谢厌看,“好像是个夜总会哎。”

    “这里就是个销金窟,”小八继续当解说员,“而且这里好像还是个秘密的毒品交易场所,大大,怎么办”

    谢厌往沙发上一倒,靠在戚重九腿上,闭上眼睛放松,心里回道“既然藏污纳垢,那就举报吧。”

    这段时间,他的精神高度紧张,这一靠倒,便迅速入眠,戚重九一动不动,一直等他陷入沉睡,这才小心翼翼将他抱起,放到卧室(床chuang)上,再轻手轻脚去书房工作。

    被交待任务的小八,兢兢业业地报了警,又开始看起小电影,等以后它要变成比99更加威风凛凛的大狮子,然后就可以借鉴小电影这样那样啦

    紫荆城在京市算得上有名的销金窟,里面多的是拿钱当粪土的有钱人。

    谢从良小心观察周围,弯着腰佝偻地来到卫生间,从最后一个隔间的抽水马桶里取出一小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胡乱往怀里一塞,开门而出。

    刚一出门,他猛地倒退几步,面色有些发白,过了好几秒,才勉强控制心神,道“有事”

    年轻男人靠在干净如新的墙壁上,目光落在谢从良(胸xiong)前,嗤笑一声,“毒品交易,(挺ting)不错啊。”他说着,缓缓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作势要拨打电话。

    此举在谢从良眼中,无异于报警,他目露狠色,就要扑过来阻止男人,但因吸毒,他的(身shen)体败坏得厉害,轻易就被年轻男人踹倒在地。

    男人一脚踩在他(胸xiong)口上,弯腰伸手,从他衣内取出那袋白粉,调笑道“你说,我现在报警怎么样”

    “别别”谢从良满面惊惶,“别报警”

    男人哼笑一声,“打击犯罪行为可是公民的义务,我没有理由不举报啊。”

    谢从良可不想蹲局子,或者是被警察强制去戒毒,他立刻抱住男人的脚,道“把它还给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说话间,他开始犯瘾,双目变得恍惚,就要伸手来抢。

    男人又将他踢远,掂掂掌中的透明袋子,笑了笑,“想要的话,就答应我做一件事。”

    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的谢从良直接从地上爬过来,“说,你说,我能做到一定做”

    男人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谢从良就要惊讶摇头,但见男人晃晃手上的袋子,只好屈服“好,你给我我就去”

    “郑少”洗手间门外有人在喊,“你还没好吗大家都要换场子了”

    **麟将袋子重新扔回谢从良手中,威胁道“你若是不按照我说的做,以后没人会卖粉给你。”

    本想反悔的谢从良顿时宛若鹌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谁料,**麟刚刚走出卫生间,本(欲yu)同朋友一起离开,就听见前方一阵哄闹声,他定睛一看,警察警察怎么突然到这里来

    还没反应过来,那个领头的警察就直奔卫生间而来,锐利的眸子扫一眼**麟,后冲进卫生间,将还坐在地上,实在忍不住准备吸粉的谢从良抓住。

    **麟“”警察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谢从良“”卧槽,这人是个大骗子被拷上手铐的那一瞬间,他看向**麟猛然大喊“你不是说了不报警吗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亏我还打算帮你做那件事”

    “警察先生,”**麟断然开口阻止他接下来的话,“我刚才看到这人从最后一个隔间拿粉,被他发现,他就要用武力威胁我,你们也知道,这种人穷凶极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害怕,所以就骗他不会报警,现在他被你们抓住,真是太好了”

    他几(欲yu)咬牙切齿说出这些话,本来准备好的局竟然被这群警察给破坏,看来谢从良这颗棋子暂时不能用了

    谢厌睡了一个好觉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而且刚起(床chuang)就接到一个好消息。谢钰打电话告诉他,谢从良昨晚因吸毒,被警察当场抓住,就要被送去戒毒所,要是一直没法戒,估计得在里面待上很长一段时间。

    “(挺ting)好。”谢厌淡然评价一句,挂断电话。

    来到实验室后,李教授正领着一群研究员,重做谢厌昨天展示的实验。其实实验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如何从昆虫体内提取抗癌的因子。

    谢厌在那个地方研究半月,终于发现当地癌症低发是因为这种昆虫。这种昆虫非常少见,但当地的气候环境正好适宜昆虫生活,它们喜欢蜇人,(穴xue)居地下,若是有人不小心踩到它们的洞(穴xue),它们就会惊吓地使用武器,在**的脚踝上蛰上一口,疼痛与被蚊子叮相似。

    这种昆虫会在蜇人的同时,分泌一种毒素,毒(性xing)不大,但可以令人体产生一种免疫,此种免疫对抗癌具有极大作用。

    谢厌耗费一个星期时间,从昆虫体内摄取出这种毒素,并进行精确提炼,发现果真可以消灭病变细胞,并且能够有效阻碍癌细胞的扩散。

    实验结果显而易见,但遗憾的是,其他一些顶级实验的研究人员们,根据谢厌那篇论文,却没能成功提取出昆虫毒素里的抗癌因子,即便是用最精密的仪器也不行,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这篇论文的真实(性xing)。除了亲眼见过他做实验的李教授等人,其他人越来越质疑。

    谢厌早就预料到这一点,所以他在京大做实验的时候,就已经让小八拍摄了视频,将视频交给京大,后续如何处理就不关他的事了。

    作为攻克癌症第一人的华国人,谢砚这个名字在华国生物学以及医学界已经广为人知。

    如今实验室中,原本还有些瞧不起谢厌的研究员,面对谢厌时也不自觉低了一头。

    “小谢啊,你到底是怎么提炼出来的”李教授戴着眼镜死死盯着器皿,他用尽办法都没法如同谢厌那般精确。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其实,谢厌用的是内力,所以如今只有他才能真正完成这场实验。但抗癌药需要量产,他还得继续深入研究,如何才能借用科学仪器将其萃取出来。

    “我靠的是直觉,”谢厌目带歉意,“但我也知道直觉并非长久之计,我打算继续研究下去,看能不能有特殊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李教授叹口气,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天赋异禀,想到这里,他不(禁jin)又高兴起来,毕竟华国生物学领域后继有人,这是好事。

    “听说央视想要为你做一篇专访,你怎么想”他乐呵呵问道。

    谢厌正(欲yu)拒绝,小八就在他耳边小声建议“大大,这个专访可以提高你的知名度,对任务很有帮助啊”

    “我觉得还是先解决问题,再谈专访吧。”谢厌只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到最好,如今首要之事还是做好研究。

    李教授闻言,笑容愈加温和,对他好感更是蹭蹭上涨,他见多了被名利迷花眼的天才,谢厌这种以研究为先的(情qing)怀,令他颇为欢喜。

    比起谢厌的忙碌,谢钰倒显得有些悠闲,他一边上课,一边发掘灵感创作。这(日ri)他刚下课,就被同班同学拦住去路。

    “谢钰,后天周六我生(日ri),一起来玩啊。”这人是个富二代,平(日ri)里就喜欢玩乐,谢钰跟他根本不熟,他突然来邀请,弄得谢钰很不自在。

    他在心里想着措辞,正要委婉拒绝,其他人就一起起哄,“谢钰,你不是不愿意吧虽然你是风源的少爷,但也不能这么不给面子吧”

    因为网上帖子的事(情qing),大家现在都只待谢钰不是谢氏亲生,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嘲讽他,谢钰面色涨红,面对众人讥讽的嘴脸,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我说你们干什么这么欺负人”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只见一高大(挺ting)拔的男生,缓步走过来,笑道,“大家都是同学,何必这么针锋相对”

    “你管老子”嘲笑谢钰的男同学怒道,“你算老几”说着就挥拳揍过来。

    谢钰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好几步,就见帮他的男生被一群人围殴,自己帮不上忙,正想打电话给老师,却被人将手机挥落在地,屏幕摔碎。

    不过幸亏那个好心的男生并不是吃素的,一人面对几个人也不带输的,很快就将几个人打倒在地,只是脸上青紫一块,不知(身shen)上如何。

    谢钰心怀感激,忙上前将他扶住,关切道“同学,你没事吧我扶你去医院。”

    男生摆摆手,笑容温和,“没关系,不用去医院,我直接去校医那儿看看就行。”

    “我陪你一起。”谢钰一双大眼睛写满坚定。

    男生没再拒绝,边走边问“我叫**麟,你叫什么”

    “我叫谢钰。”谢钰见**麟面露惊讶之色,不(禁jin)笑了笑,“如果你看过这段时间的红帖,一定见过谢钰这个名字,我就是那个谢钰。”

    搁在之前,谢钰根本做不到这么坦然自如,但在戚锋的开解以及谢家人的关心下,他决定向谢砚看齐。谢砚那么厉害,将心思全部放在学业和研究上,自己也不能被这些俗事乱了心,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惧那些流言蜚语。

    **麟对他的反应倒觉惊奇,资料里分明言及,谢钰就是个被宠大的少爷,天真不知世事,好骗得很,怎么现在一看,心态还(挺ting)不错的他一开始准备接近谢砚,但发现谢砚此人太过目中无人,便决定放弃。如今选择谢钰,就是因为他单纯的(性xing)子,可似乎,他要再一次失策了。

    他愣了几秒,还是不愿放弃,便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目光看谢钰一眼,开口道“你压力很大吧”

    作为非亲生子,鸠占鹊巢将近二十年,本就心生愧疚,再加上亲生子的优秀,是个人都会觉得压力山大,**麟如是想着。

    谁料谢钰闻言,居然反问道“我为什么会压力大你是指那些帖子里的胡言乱语吗”他认真摇摇头,“其实我之前是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想到他们都是黑子,都是在网上泄愤的低素质人群,我就觉得生气很不值得。”

    **麟“不,我是指你的(身shen)份。”

    “我(身shen)份”谢钰眨眨眼,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笑起来,“我觉得什么(身shen)份并不重要,曾经的命运我们没法掌控,但以后路还长着,怎么活是自己的事(情qing),更何况,比起我,谢砚更令人心疼,他才是最有资格难过的那个。”

    这个天真的聊不下去了**麟还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姓谢的是不是都有毛病啊谢从良在卫生间取个粉都能被警察抓住,现在谢钰这个天真小白竟能这么想得开,他真是不服不行

    看来只能另寻他路。

    校医帮忙处理之后,**麟直接挥手跟谢钰告别,谢钰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目送他离开,直到他走远,立刻掏出手机给谢厌打过去。

    “谢砚,真被你说中了”他激动得脸色发红,“那个姓郑的果然来接近我,刚才很是气馁地走了。不过,他真的是害谢从良的人吗”

    谢厌从知道谢从良吸毒之后,就推理出一定有人在背后搞鬼。原剧(情qing)中,谢从良就是在**麟的指使下,诬陷谢砚,取得谢氏机密,从而功成名就。

    谢砚人生的悲剧,完全是由伍芳、谢从良、**麟这三个人造成的,如今伍芳入狱,谢从良被强制戒毒,只剩下**麟还在蹦跶。

    谢从良这个棋子失去作用后,**麟必定会寻机接近谢钰,谢厌猜出之后,就将此事告知谢钰,谢钰等了好几天,终于等来**麟。

    “他不怀好意,说什么你都不要信。”谢厌嘱咐一句。

    谢钰连连同意,“我知道,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不过,他要是一直暗中搞破坏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谢厌轻笑一声,语气漫不经心,“不用担心,他很快就没法蹦跶。”

    挂断电话的谢厌立刻让小八开启追踪,密切监视**麟的一举一动。

    小八委屈兮兮“要一直监视吗上厕所洗澡都要”

    谢厌敲了敲肩上的金光,“注意**。”

    半个月后,京市警方破获一起特大贩卖毒品案件,隐藏地下的贩毒团伙被彻底端起,而令人震惊的是,其中还涉及不少商界大佬。

    作为参与过买卖毒品的人,**麟理所当然被请去警局,在严厉讯问下,终于坚持不住,交待了自己教唆他人引(诱you)谢从良吸毒,并向毒贩购买毒品的各种行为。

    有了案底的**麟不可能再成为郑氏的继承人,而且,京大也因此勒令其退学,他压根没有那个精力再暗中搞事害人。

    将心思全都扑在研究上的谢砚,压根不知道,虽然自己没有接受专访,但网上关于他的帖子已经不计其数,具体原因还得问京大学子。

    虽说他在生物学界声名鹊起,但绝大多数完全不关注生物学的普通群众,他们并不知道谢砚的能耐,依旧在网上讨论着以谢砚和谢钰作为双男主的狗血豪门大戏。

    不少人还以此为梗,写出虐死人不偿命的豪门亲(情qing)、(爱ai)(情qing)剧(情qing),而就在这时,京大论坛的帖子被人传到网上,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什么他们想象中的修罗场根本不存在而且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如今生活极为和谐谢砚居然以十八岁之龄,跻(身shen)世界生物学大拿行列,更甚至,他竟然研究出了抗癌药物

    这不科学

    网友们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但他们依旧坚决表示,在官方盖章定论之前,他们是不会相信的。而且不是说抗癌药物已经被研制出来了吗怎么到现在都没个风声呢这不会又是买的水军在炒作吧拿这种事炒作是不是脑子进水啦

    网友们的质疑完全没有影响到谢厌,似乎在科学研究领域,只要打开了一条思路,其余的就会迎刃而解。谢厌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反正他自己有这种感觉,自他寻找到彻底消灭癌细胞的因子之后,他的实验就没再遇上瓶颈。

    历时一个月,他终于不依靠内力,运用科学手段,精准地将抗癌物质提取出来,并再次发表论文。

    世界再一次为之震惊。许多之前发出质疑的专家俱发出一阵喟叹,只觉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这么多人加起来还不如一位少年人。

    如此,生物科技领域对此项技术再无疑虑。

    当第一份抗癌药剂经过临(床chuang)检测,成功治愈一位自愿尝试注(射she)药剂的癌症晚期病人后,整个华国都为之沸腾震惊。

    而谢厌也借机答应了电视台的专访。

    理科状元、京大校草、生物学天才等各种头衔,全都盖在谢厌脑袋上,这次专访之后,已经没人再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而豪门狗血剧(情qing)也迅速升华为天才励志之路,谢厌一跃成为青少年的楷模。

    而风源药业,因之前的风波,股价持续下跌,一直处于低迷时期,却因为谢厌的关系,顿时犹如潜龙出渊,飞腾直上,风头(日ri)增。

    作为风源药业的掌舵人,谢庆檀太清楚抗癌药物的重要(性xing)。在此前,他从未想过,这个他并不太在意的亲生子,会以如此强势的姿态出现在世人眼中,他甚至因为网络上的那些关于谢砚被戚重九包养的帖子对他生怨过。

    现在想想,还是世人太过愚昧,是自己太过小瞧了这个孩子。几个月前见面的那次场景,他还历历在目,那个孩子说,他不稀罕谢家的家业,若是想要,他会自己去挣。

    以他现在的(身shen)价,何止是看不上风源,就连国外的顶尖医药集团都要放低姿态去买他手中的技术,而这个让整个华国人敬佩羡慕的孩子,流着的是他谢庆檀的血脉。

    还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吗

    谢庆檀的想法完全不在谢厌的思想范围内,专访之后,有许多集团都想买下他手中的技术,连风源也不例外。

    在这一点上,谢庆檀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自以为是将谢厌的技术当成私有物。

    这些商业上的事(情qing),谢厌一律交给戚重九,他相信以戚重九的敏锐和大局观,一定可以谈个相对合适的价钱。

    谢厌利用这些钱,迅速建立属于自己的生物实验室,当然,他也没放弃现代医学。不过这两者之间有很多交叉点,他学起来得心应手。

    十几年后,谢砚的名字在全世界范围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在十数年间,研究出许多针对各种病症的药物,并且还成为极为出色的外科医生,成为生物学和医学界的双担大能。

    他与戚重九的恋(情qing),不再是世人眼中的钱色交易,反而许多人被两人的深(情qing)打动,纷纷祝福。

    谢钰也在不断努力下,成为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

    两个被人为置换的孩子,经历不同的人生际遇,他们没把心思耗费在争夺家产上,也没将精力浪费在不甘和嫉妒上,他们不断努力提升自己,在不同领域分别绽放属于自己独特的光芒。

    曾经的命运虽没法更改,但未来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谢钰曾在一次专访中说过的话,他言及,自己此生最为敬佩之人,非谢砚莫属。

    世人都以为他是因谢砚的巨大成就而敬佩,却不知道,在谢钰心里,如果谢砚与自己同样选择设计行业,自己可能依旧比不过他。这是深埋他心底的想法,就连戚锋都不知道。

    谢厌在这个世界出色完成任务,与戚重九幸福度过五十年,相继逝世。

    他去世后,全世界皆为他默哀。

    却不知,他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开启了新的征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