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豪门换子05
    戚家客厅里, 戚锋正坐在沙发上陪着谢钰, 见谢砚从二楼下来, 找管家要了针, 又去储物间挑挑拣拣,完全视他们为无物,心中既疑惑又不爽。

    他甚至(阴yin)暗地想, 谢砚是不是利用美色在勾引小叔, 从而报复他们

    “阿锋, 谢谢你,”谢钰过了好久才从低落的(情qing)绪回过神来,眼睛红得像只小兔子,让戚锋既心疼又怜(爱ai),“我想在这待几天, 行吗”他一时半会儿没法面对韩容茵和伍芳, 更无法接受自己的生父是一个人渣。

    戚锋欢喜还来不及, 他兴奋地拽着谢钰的手腕, 就要上楼进房间,谢钰却忽然迟疑, “阿锋,戚叔叔好像不同意我们”

    高考结束那晚, 戚锋跟他表白, 谢钰自小就跟他关系最亲密, 本就对他有意, 没多想便同意了。两人年纪小不成熟, 压根没想过谢家或者戚家会不会(允yun)许,刚才突然在戚重九面前出柜,他们其实都捏了一把汗。

    好在就在将要撑不住的时候,谢砚出声吸引了小叔的注意,小叔只好暂且放过他们。在这一点上,戚锋和谢钰还是对谢厌心存感激的。

    “没事,以前我俩不是那种关系,你都能在这过夜,更何况你是我”戚锋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二楼的脚步声。

    抬头看去,眼眸倒映出自家小叔高瘦的(身shen)影,他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当着自己的面下了楼梯,去往厨房。

    他从来没在家里见过小叔这个样子每次小叔都工作到很晚,而且每个房间都配备浴室,他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小叔这么居家的模样,每每见到,他不是西装革履地回家,就是西装革履地出门,整个人没有一点烟火气。

    可是现在,没有烟火气的小叔居然走进厨房,然后端端出来一杯牛(奶nai)

    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叔又从自己面前走过,浑(身shen)还散发着愉悦的气息,完全无视自己,戚锋顿时觉得自己就是无色无味的空气,被小叔排挤到世界之外。

    小叔进了房间,谢砚到现在也没下来,小叔还洗过澡,难不成两人真的那什么了天哪他家清心寡(欲yu)的小叔居然会被谢砚迷住

    “阿锋,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谢钰还比较单纯,根本没往某种不可描述的地方想,甚至他还觉得,谢砚可能跟自己一样,不愿面对现在的局面,才来戚家避几天。

    至于谢砚为什么会与戚重九相熟,这就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了。

    被某位中二少年挂上“小妖精”标签的谢厌,刚洗完澡,换上戚重九的睡衣,靠在(床chuang)上玩手机。小八给他下了一个游戏,他觉得(挺ting)有意思,以前自己作为boss被打,现在是自己建立角色打boss,想想还有点爽。

    推门而入的男人,见他玩得专注,不忍打搅,便取来吸管,递到少年唇边,谢厌看也不看,嘴唇微抿,开始喝起来。他双手飞快地在手机上舞动,直到将boss打倒,眉目飞扬,神采奕奕,抬起头对上男人温柔静谧的眼神,笑道“我赢了”

    只有这时候,才会有些孩子气,真可(爱ai)。

    戚重九心里暗赞,嘴上却催促着他,“把牛(奶nai)喝完睡觉。”

    看着还剩一半的牛(奶nai),谢厌放下手机,双手搭上男人的肩膀,松松环住,竟撒(娇jiao)般说道“我喝不下了,你帮我喝完。”

    被雷得外焦里嫩的小八,唯有用三个加粗感叹号表示自己的震惊心(情qing)。

    “大大,你是被穿了吗”小八茫然问道。前两个世界大大明明都很强势的撒(娇jiao)什么的几乎没有

    这确实是谢厌头一次以这种语气说话,但不得不说,效果很不错。不仅小八被他震住,连戚重九都怔怔无言。

    接受现代知识洗礼的谢厌,在学习专业知识之外,不可避免也接触到一些其他常识。游戏世界太过被动,直到小久死后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意。穿越的第一个世界,因第一次谈恋(爱ai),他还太过矜持。第二个世界,(身shen)在军营,常年征战,他与小久也没有太多时间谈(情qing)说(爱ai)。

    这个世界超乎他想象的和平安定,且民风奔放,各种(爱ai)(情qing)剧即便谢厌不看也能受到一丝影响。本就因为错过一年时间而可惜,如今终于寻到小久,他一刻也不想耽搁。

    既然小久能向他撒(娇jiao),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向小久撒一次(娇jiao)谢楼主学以致用,第一次用就让男人惊愣当场。

    小八相当知趣,瞬间开启屏蔽。

    房间开着壁灯,柔和灯光落在少年眸中,仿佛漫天盛放的星辰,璀璨耀眼,令他想将其拥揽在怀,亲之近之,惜之(爱ai)之。

    戚重九将牛(奶nai)一饮而尽,澎湃汹涌的(情qing)意再也控制不住,俯(身shen)凑近谢厌,手掌护住他后脑,猛地吻上少年柔软的唇瓣。

    心意相通的感觉是如此美妙,陷进去就再也拔不出来,就让他自私一回,在少年的世界里走这一遭。

    鉴于家里还有两个电灯泡,而且时间不早,两人只是亲亲抱抱,便相拥入眠。

    翌(日ri)清晨,戚家的餐桌氛围极为微妙,戚重九坐在主位,谢厌就坐在他旁边,两人时不时目光相触,喝粥喝得黏黏糊糊。

    戚锋只觉得自己点心还没吃就饱了,小叔以前虽然太过冰冷,可看起来令人敬畏就够了,但现在,俨然一副沉浸在(情qing)(爱ai)中的恋(爱ai)男,哪还有半点戚家家主的霸气强势

    谢砚本事果然大得很自己还真是小瞧了他

    对戚锋的小眼神,谢厌丝毫不在意,戚家他只在乎戚重九一个,其他的于他而言,过眼不过心。戚锋的挑衅在他眼中完全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他连手都懒得出。

    早餐过后,戚重九不得不去工作,只好恋恋不舍离开,临走前还尤其看了一眼戚锋,看得戚锋心里一抖,感觉小叔似乎对他有些不满,难道还因为自己出柜一事不应该啊,他自己都跟谢砚搞在一起了,凭什么还要反对自己

    殊不知戚总心里正想着,怎么才能让他早点接手戚氏。

    谢厌因为要整理药材,就暂时留在戚家,正要去储物间,却被戚锋伸手拦住。

    “阿锋,你干嘛”谢钰本来就觉得对不起谢砚,现在见戚锋作势要欺负他,忙过来劝阻。

    戚锋冷哼一声,看着谢厌的眼神透着一种蔑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迷惑小叔的,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和小叔都不可能,他只是尝尝鲜而已”

    “呦呦呦,大大,中二少年竟敢棒打你们这对大佬”小八拍手称庆,“相当有前途啊”

    谢厌压根懒得跟他计较,直接撞开他的胳臂,径直进入储物间,开始整理药材。以后要是赚到足够的钱,他就承包土地种很多很多药材。

    “谢砚”中二继承人被他的态度激怒,握拳大声道,“你成绩那么好,前途远大,为什么还要攀附富贵”

    见他如此不分是非,胡言乱语,谢厌终于从一堆药材中探出脑袋,目光极为冷锐。

    “其一,我和戚重九在正正经经谈恋(爱ai);其二,我虽不稀罕这种(身shen)份,但不得不说,我与你小叔算得上门当户对,而你与谢钰似乎差得有点多;其三,戚重九撑着病体辛苦工作,就是为了让你狗仗人势”

    谢厌实力心疼男人,有这么个继承人不仅(身shen)累,心还累。他上前几步,周(身shen)暴涨的气势差点将戚锋震得后退倒地。

    “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不过是看在你小叔的面子上,否则,在我眼里,你连蝼蚁都算不上。”

    戚锋又惊又怕,“谢砚,你不要太过分”眼前这个少年不仅辱了他的自尊,还伤了阿钰的心。

    即便(身shen)份调换,阿钰还是在谢家长大的孩子,接受过优良的教育,而谢砚不过是从泥沼里爬出来的,拿什么跟阿钰相比他怎能仗着小叔一时鬼迷心窍的迷恋,就这么嚣张跋扈

    “戚锋,你要明白一件事,”谢厌目光落在谢钰的脸上,缓缓开口道,“现在你能趾高气昂地对我叫嚣,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用更加鄙夷的目光看着谢钰,他们会议论,谢钰凭什么能迷惑戚氏继承人就像你如今质问我一样。”

    戚锋心头一跳,转(身shen)对上谢钰极为不安的眼神,那双眼中,尽是彷徨无措。谢厌的话犹如一盆冷水陡然将他泼醒,他怎么能让阿钰受这种委屈

    所以,自己现在是跟那些人一模一样吗

    “你认为仅凭你现在的能力,足以保护谢钰太异想天开了”

    谢厌眸中的讥讽几(欲yu)灼伤戚锋,他压根不敢与他对视,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不可闻地说道“对不起。”

    见他还不算朽木,谢厌便挥挥手,“现在别人敬你,不过是因为你戚氏继承人的头衔,你若想保护谢钰,就自己去掌握话语权,而不是躲在你小叔背后,借他的威,造他的势。”

    天真的少年一旦被触及底线,就会迅速成长,恰好,谢钰就是戚锋的底线,就看他能为谢钰做到哪一步了。

    就在这时,谢厌的手机铃响,见是个陌生号码,直接拒接。谁知下一秒对面再次打过来,谢厌接起,听到一道礼貌的男声“砚少你好,我是风源药业总裁特助徐征,总裁想见你一面,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来戚宅接我。”谢厌挂断电话,心道谢庆檀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谢庆檀是个商人,最重利益,他宠(爱ai)谢钰是因为他自己也想营造出一份纯粹的感(情qing),也因为此,他对谢钰的感(情qing)非常之深,而谢砚这个从未谋面的亲生子,若是无法创造价值,将会被毫不留(情qing)地摈弃。

    他要亲自见见自己这个儿子,到底有没有创造价值的能力。

    雅致安静的茶室,谢庆檀面带微笑,平静注视着面前这个亲生子,丝毫没有见到血脉的激动之(情qing),那目光中隐藏着的俱是估量。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谢厌,发现他与资料中(阴yin)郁内向的少年很不相符,眉眼俊朗,气质不俗,毫无自己想象中的凄苦穷酸模样,反而比谢钰还要胜上许多。

    “我是谢庆檀,你的亲生父亲,”谢庆檀亲自给他倒了一盏茶,语气温和,“听说是你揭露了关于(身shen)世的真相,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

    谢厌直视谢庆檀,“她触犯法律,难道不应该被揭露还是说,即便现在真相大白,你们却没打算将她送入监狱”

    “还有呢”谢庆檀根本不在乎伍芳的命运如何,他只是不想看到谢家会被这个糟糕的(身shen)世之误影响到。

    “没有了,”谢厌站起(身shen),“我喜欢独自一个人,你们完全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一家四口和和美美。”他说的完全是肺腑之言,他是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琐事上,但真话往往并不令人信服。

    在谢庆檀眼中,风源药业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难道眼前这个孩子就丝毫不动心他真的不敢相信。

    “可是你妈妈她她很想你。”谢庆檀试图将谢厌留下,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掌控,便用韩容茵作为借口。

    他以为缺失母(爱ai)十几年的少年人,会极度渴望母(爱ai),更何况,韩容茵几乎集结了作为母亲所有的美好品质,少年绝对拒绝不了。

    “她更多的是愧疚,”谢厌很冷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与谢钰共处一室,会是什么局面我想没人愿意去面对。将伍芳送入监狱,我就去京市,谢总不必担心我争什么家产,我更喜欢自己去挣家业,而不是等待别人施舍。”他说完,利落转(身shen)离去。

    谢庆檀目送他的背影,怔然半晌,最后喟叹一声“不愧是咱们家的种。”

    伍芳的犯罪行为毕竟要追溯到十八年前,而且没有确凿证据,严格来说,在刑法上很难定罪量刑。但对于谢家来说,真要整治一个人,办法多的是。

    不过在谢钰的求(情qing)下,谢庆檀还是瞒着韩容茵,只给伍芳定了个不大不小的罪名,量刑上与拐卖孩子相当。

    待事(情qing)尘埃落定,谢厌已经到了京市,他前脚抵达,戚重九后脚就跟过来,说是要在京市开拓产业。

    戚重九家大业大,在京市有(套tao)别墅,正好离京大不远,便被当成两人的小窝,谢厌白天在实验室与李教授一同进行实验,晚上就回去与戚重九腻在一起。

    两人甚至翻看恋(爱ai)指导书,将所有(情qing)侣之前会做的事(情qing)都做了一遍,完全享受整个恋(爱ai)过程。

    活了二十九年的戚重九,从来不知(爱ai)(情qing)的滋味会如此美好,美好到他一辈子都不愿放手,不,远不止一辈子,若是人有转世,他想要生生世世与少年在一起。

    转眼六月下旬,高考成绩出炉,谢厌以接近满分的成绩,成为全省状元,并收到各大名校的邀请。因李教授实验室的关系,他还是选择在京大就读。

    因为戚重九的(身shen)体缘故,谢厌担心他会精力受损,一直没与他做不可描述之事。至于戚重九的心(情qing)自然更加不可描述。

    经过两个多月的研究,谢厌终于从一种植物中发现缓解细胞快速衰亡的因子,并将之提炼出来,若是能够制成药物,对戚重九的病症将大有裨益。

    他心(情qing)愉悦地回到家,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戚重九,开门后却见客厅一片漆黑。

    小久没说今天加班啊,谢厌还没来得及使用小八的搜索功能,眼前突然一亮,客厅里灯光璀璨。

    (身shen)穿休闲装的男人长(身shen)玉立,手中捧着一个匣子,正对着他笑得温柔缱绻。谢厌心中一动,不(禁jin)弯起双眸,走过去扑到他怀里,将他狠狠抱住,“今天什么(日ri)子”

    “你的生(日ri)。”戚重九在他耳边轻声回道。

    “那可真是双喜临门,”谢厌稍稍离开,抬首与男人平视,扬唇笑道,“今天实验有很大进展,你快要解脱了。”

    戚重九欣喜如狂,立刻将谢厌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他高兴不是因为自己不用早死,而是因为他终于可以长长久久地拥有谢厌。

    “手里拿的是什么”两人坐倒在沙发上,谢厌从他掌中接过精致的匣子,小心打开,瞳孔猛地一缩,惊愣半晌。

    匣子里静静躺着两枚玉佩,准确来说,是可以合二为一的两枚玉佩。白玉无暇,其上分别雕琢两名男子,仙袂飘然,出尘绝俗,遥遥相望,神态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这雕工甚是眼熟。

    “一人一块”谢厌心生喜(爱ai),抬眉问道。

    戚重九取出那枚明显是自己模样的人物玉佩,放到谢厌掌心,道“如果可以,我更想将你的那张设计雕出来。”

    “什么”谢厌差点都忘了一年前的设计比赛,闻言神色变得极为揶揄,“你看过我的设计那”

    男人赶紧解释,“当时不是我决定的,后来我看到你的设计图,就让卫恒重金买下要是早点知道,我是不可能让你受委屈的。”

    但不管怎么说,已经发生的事没法挽回,戚重九恨不得时光倒流,阻止戚锋那小子的愚蠢行为,并将他暴打一顿。

    这件事谢厌早就没放在心上,见男人如此自责,便道“你若喜欢,就雕出来,只属于我们两人。”

    男人大喜,“好”

    自京城大学开学典礼后,谢厌就在学校里扬名,作为新生代表,人帅腿长,成绩拔尖,成为新鲜出炉的校草。

    然而可怜的京大学子发现,这位新校草除了上课与泡图书馆,其余时间皆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有小道消息传开,说是校草大大居然常驻李教授的生物实验室

    这位生物学的大拿全校少有人不知,那间实验室就连本校的硕士都很难进去,凭什么一个刚入学的学生竟然可以随意进入

    各种(阴yin)暗滋生下,谣言四起。有人说亲眼看到谢砚从限量版轿车上下来,但谢砚并非家世显赫的公子哥,这能说明什么当然是谢砚靠着美色傍大款,然后砸钱进的实验室

    这一黑就黑了两人。猜测学生砸钱进入实验室就算了,可要说李教授为了钱接受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大一新生,这实在叫人难以想象。

    于是发帖的人第二天就被通报批评了,毕竟李教授的名声不能随意毁坏,整个华国不知有多少生物学上的研究成果,都有他老人家的指挥或参与。

    据说,实验室耗费一年多的时间,又研究出针对一种特殊病症的药物。全世界得这种病的极少,虽说没有什么跨时代的意义,但这更加证明了实验室的能力,毕竟连这种极特殊的病都能研制出针对(性xing)的药品,那其他病呢岂不是都有希望

    这个实验谢厌全程参与,并且不论是设想还是每一个步骤,都是由谢厌提出的,所以李教授极力将最大的功劳放到他(身shen)上。

    不久后,全球知名生物学期刊,刊登了一篇极为精彩的生物学论文,研究的主题就是延缓细胞衰老。这篇论文引起全球哗然一片,细胞衰老延缓意味着什么,没人会不清楚。这完全就是一场划时代的生物变革

    论文的第一作者署名谢砚。

    谢砚是谁从没人在生物界听说过此名,他到底是谁

    而此时,被人津津乐道、议论纷纷的谢厌,正在别墅房间内,面容严肃地监督戚重九进行药浴。

    “你以为你现在的(身shen)体金刚不坏了”谢厌皱眉催促他,“还早着呢”

    求(爱ai)不成的戚重九“”照这进展下去,还不得再过几年

    他满眼苦恼,却不得不听从谢厌的话,乖乖脱衣服去泡澡。

    听着浴室传来的动静,谢厌一直绷着的脸顿时放松开来,双眸弯起,笑容轻甜。

    “呦呦呦,大大,你刚才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我估计戚总裁现在一定很郁闷,哈哈哈。”小八看(热re)闹看得手舞足蹈。

    “你很开心”谢厌往(床chuang)上一躺,真诚劝告,“一会儿记得开屏蔽。”

    一时得意忘形的小八“”跟戚总相比,他才是最惨的那个

    厚重的窗帘隔绝盛放的阳光,只有几缕调皮地刺探进来,在被褥上旋转跳跃,企图唤醒熟睡的少年。

    少年脑袋陷入软枕中,双眸紧闭,鼻息轻缓,柔润的唇瓣微微张开,似乎还带着些红肿,再往下,脖子上还印着不少红色草莓。

    小八悄摸摸地观察,拍拍(胸xiong)脯,看来昨晚战况很激烈嘛,大大到现在还在沉睡。

    谢厌其实早就醒了,只不过他现在全(身shen)酸软,被窝里又太舒服,他压根不想起(床chuang)。

    心(情qing)极为舒畅的戚重九,正手脚笨拙地在厨房里熬粥,一想到昨晚之事,他嘴角的笑意就止也止不住。

    粥快熬好,他正想着一会儿端上去,转(身shen)便看英俊高挑的少年,含笑依靠在厨房门边,眉眼俱生(情qing)意。

    “你要不再去睡一会儿”戚重九上前几步,在他额上亲了好几下,才放开问道。

    “不要,”谢厌顺势搂上男人的腰,光洁的下巴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我饿了,吃完还要去学校。”

    虽心疼他的辛苦,但戚重九从不会干涉他的学业与工作,“等会我开车送你去。”

    “好。”

    两人吃完一顿腻歪的早餐,戚重九开车送他到学校门口。京大校园素来人来人往,因为谢厌的出名程度,认识他的学生实在不少,有好事者便拿出手机,拍摄谢厌从豪车上走下的场景,发到学校论坛上。

    一直监测周围的小八将这事告诉谢厌,谢厌回道“将那些都删了。”

    他自己虽不在乎名声如何,但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功成名就,谢砚的(身shen)上要是沾上一丝一毫的污点,就可能对任务的完成产生不好的影响,既然小八有这项能力,不用岂不是一种浪费。

    于是,刚被顶起的(热re)帖,在很多学生的亲眼见证下突然消失,即便京大计算机系的高手,也没法找出帖子消失的原因。

    看来谢砚的靠山的确强大,一些人果断歇了心思,但嫉妒谢厌的依旧大有人在。

    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凭什么能够进入李教授的实验室即便是高考状元,也没那个基础和能力吧

    谢厌在众人偷偷注视的目光下,从容进入教室。其实他现在通读生物学和医学著作,精通各种实验,压根不需要上课,但他享受这种自由而安宁的氛围,这是他在前几个世界从未经历过的平和。

    生物系的同学见到他,俱小声议论。

    班长**麟安安静静翻阅英文期刊,坐在他旁边的男生看一眼高冷帅气的谢厌,忍不住跟他咬耳朵“班长,你知不知道谢砚的家庭(情qing)况怎么样”

    **麟目光落在期刊后的作者署名上,眸光微凛,随口回道“应该不错吧。”毕竟从他气质和穿着来看,不是普通家庭能教养出来的。

    “可我听说,他家里很穷的,他爸妈早就离婚,他爸只是个混混。”男生哼笑一声说道,话里话外就是在说谢砚如今傍上大款,语气鄙夷得不行。

    **麟皱皱眉,“你从哪听说的”

    “我认识隔壁学校一哥们,他跟谢砚是高中同学,说谢砚以前(性xing)格(阴yin)沉自卑得不行,可到高三突然变了一个样,啧啧,高中就开始卖相当可以啊。”

    “你别乱说,”**麟指指期刊上的署名,“你看这名字,是不是谢砚”

    因为是英文期刊,署名英文很难断定名字具体是什么字,**麟之前在网上看到不少人讨论这篇论文,都在猜测这位华国作者是谁,**麟却不知道为什么,竟一瞬间想到谢砚。

    他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他从不认为,一个毫无能力的学生可以轻松进入李教授的实验室,如果真的可以随意进入,那就说明这个人一定大有能耐。

    倘若这篇论文的作者真的就是谢砚,那他能进入李教授的实验室,实属理所当然。

    **麟在京市也算得上一个富二代,他家是做医药行业起家的,但这几年一直被阳市的风源药业压了风头,如今家族内部竞争又很激烈,正因为如此,他才选择生物系,如果能够将风源药业的势头压下去,他成为公司继承人便容易许多。

    他很清楚,公司缺的就是水平足够高的科研技术人员,要是谢砚的家庭(情qing)况真的如别人所说,且其能力确实卓越,那自己倒是可以高薪聘请他,让他成为公司的强大助力。

    “你居然觉得这个作者就是谢砚”男生怪叫一声,惹得周围同学全都关注这边。

    受到注视的男生虚荣心猛然上升,继续高声嘲讽道“这可是全球最为顶尖的期刊,班长你也太高看某人了吧,想上这种期刊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我也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了,照我说,这个研究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出来的,花个十几几十年都有可能,难不成某人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就开始做实验了实在是太好笑了”

    周围了解(情qing)况的学生们俱哄然大笑。

    **麟没跟着他们一起笑,而是合上期刊,目光落在与他们格格不入、自成一个世界的谢厌(身shen)上。

    即便被人这样嘲讽,这人也无动于衷,**麟不(禁jin)心生佩服,但也实在无法确定这篇论文就是出自谢厌之手,他只觉得自己陷入了魔怔。

    “大大,你不生气吗”小八看到男生那副丑陋的嘴脸,气得不行。

    “和脑残置气,”谢厌冷笑一声,“我是脑残吗”

    小八“”膝盖顿时中了一箭,所以在大大心目中,自己就是个脑残吗

    看出它想法的谢厌又补了一刀“放心,你不是人,你没有脑子,成不了脑残。”

    小八闻言,郁闷地在他肩上使劲蹦跶,大大不带这么欺负系统的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生物系讲师笑容满面走上讲台,即便教室哄闹不堪,他也没放在心上,反而以为学生是因为同样听说消息才如此沉不住气,便道“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件喜事了。”

    什么什么喜事难不成这个三十多岁的单(身shen)男人要结婚了哦,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老师将目光锁定谢厌,声音略显激动,“咱们系的谢砚同学,在李教授的协助下,攻克人体细胞病变衰老的难题,其关于延缓细胞衰亡的理论更是获得了世界生物学领域的认可,大家鼓掌恭喜”

    学生们都被这一反转打脸打得措手不及,一时半会儿竟反应不过来,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在老师诧异的目光中,稀稀拉拉鼓起掌来,到后来,更是掌声如雷。

    不管怎么样,心思单纯的学生还是大多数,听到官方盖章定论,他们瞬间对谢厌肃然起敬,鼓掌鼓得相当用力,掌心都给拍红了。

    十八岁的生物天才就在自己(身shen)边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心神振奋的吗就这事自己都可以拿出去吹嘘一辈子了

    就这样的人才,进李教授的实验室又有何难老师不是说了吗连李教授都还只是协助刚才嘲笑谢厌的人此时只觉得脸上发烫,那个男生已经想要往桌子底下钻了。

    **麟震惊过后,更加确定要趁人年轻,将他聘到公司里去的决心。

    一堂课上得全都不在状态,只有谢厌听得认真,不过他脑子里却在想着下节临(床chuang)解剖尸体的课程,他对此相当期待。

    下课之后,同学们没像以前那样一股脑儿往教室外冲,反而都坐在座位上,目光看向谢厌。

    谢厌早就被人看习惯,兀自慢条斯理收拾课本,离开座位,往教室门口走去。

    以前没看出来,现在再看这个高冷校草的背影,大家只觉得这道背影竟如此高大伟岸,更透着一股神秘色彩。

    眼见谢厌离开教室,**麟略一思量,迅速拔腿追上去。

    其他人可没**麟这般大胆,他们慢悠悠边走边聊,有消息灵通的富二代就开口说道“以后别说谢砚傍大款啦,他那根本就不是傍大款,人分明是救了大款一命。知道阳市的戚氏集团吧戚氏总裁(身shen)染怪病活不过三十五早就不是秘密,是谢砚治好了他,虽不能跟正常人相比,但活到七老八十不是问题。”

    “哇这么牛((逼))谢大神请收下小的膝盖吧”

    大家纷纷赞叹佩服。

    **麟追出教室后,见谢厌往临(床chuang)医学系的教室走,便知他要去上课。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他连忙大跨几步喊住谢厌。

    “谢砚,我是**麟。”他可没自大到认为谢厌会记住自己的名字,便开口自我介绍。

    “哎呀,大大,就是这个人渣”小八气愤地跺跺脚,“原剧(情qing)中他就是害死谢砚的罪魁祸首”

    谢厌心中有数,目光平静漠然,“有事”

    “你还要上课,我就不耽误你,不过你下课后有时间吗”**麟一脸真诚道。

    原剧(情qing)中,谢砚被诬陷偷取风源药业的研究资料,背后的((操cao)cao)纵者就是**麟。因为风源药业一直一家独大,成为郑氏发展的阻碍,急于上位的**麟查清谢家复杂的关系,蛊惑谢从良,利用谢砚盗取风源的机密。其实谢砚根本就没有做,只是对方故意使用障眼法,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监控录像里的谢砚(身shen)上。

    而谢从良为了一大笔雇佣金,提前将谢砚引去风源,自己则掩盖行踪,让证据全都指向谢砚。。

    谢砚痛苦死去,风源机密也没被追回,郑氏利用偷来的研究,在医药行业大放异彩,逐渐将谢氏压下,**麟也因为这个功劳,成为郑氏的掌权人,一时风光无限。

    而眼前这个相貌清俊的年轻人,看起来温文无害,让人根本无法想象那些事(情qing)是他做出来的。

    谢厌现在只想谈恋(爱ai)和做研究,根本无心顾及其他,冷冷道“没时间。”

    **麟看着他漠然转(身shen)离开,心生无力,甚至想要放弃,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大一学生,远没有几年后的狠辣心(性xing),被同龄人冷漠以对,实在拉不下脸面继续纠缠。

    不过,有些(性xing)格是潜藏在(身shen)体里的,**麟沉默一会儿,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帮我查清楚关于谢砚的所有事。”

    每个人都有弱点,他或许可以从谢砚的弱点着手,即便他没有弱点,自己也能给他制造出弱点来。

    不管**麟怎么想,谢厌已经在老师的指挥下,神色如常背着尸体走向解剖台,一些胆小的学生压根不敢靠近尸体,就躲在角落里抱头取暖,完全不顾老师的谆谆教导。

    见谢厌如此利落,一些男生起了攀比之心,就大着胆子学他,但有的刚摸到尸体就忍不住吐出来,往教室外狂奔。

    呕吐是会传染的,一个人吐,将会导致很多人吐,于是好好的一堂课成了呕吐大会,只有谢厌像是没事人一样,静静打量尸体,还在尸体上慢慢摸索。

    老师心里摇摇头,这届学生不行啊,好在还有个好苗子,他心里稍微安慰一下,正准备清嗓上课,就听眼前这位高挑帅气的学生开口道“现在可以解剖吗”

    老师立刻点头,正打算教授他如何解剖,这位胆子忒大的学生就手起刀落,按照流程开始动手。

    “你怎么会”老师惊讶脱口而出。

    谢厌感受刀子划在皮(肉rou)上的力度,头也没抬回道“提前了解过。”他因为对解剖很感兴趣,在这之前看过不少教学视频和讲解,再加上他心理素质过硬,手臂很稳,所以解剖起来极为干净利落,就连老师都被他的手法所吸引。

    谢厌的冷静逐渐传染给其他学生,一些同学不(禁jin)大着胆子上前,敬佩地看他将尸体剖开,刀刀精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重口味的解剖仿佛被他弄得像绣花一样优美。

    真是奇了怪了

    于是,谢厌的大名在医学系再次引起轰动。

    下课后,谢厌接到李教授的电话,便直奔实验室。

    正围着一串数据苦恼的李教授,见谢厌到来,精神一震,立刻将他拉过来,指着数据分析报告,低叹一声“小谢,你那篇论文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很多人通过你的论文发散思维,我也刚接到一个项目,利用这个理论,研究出彻底破坏癌细胞的方法,你看看这个,觉得行不行”

    戚重九的病症毕竟只是极少数,但全世界罹患癌症的人可不在少数,如果这一项技术能够被研发出来,带给世界的将会是怎样的震动,是个人都能想象出来。

    不仅仅李教授这个实验室开始研究,全世界许多顶级实验室的科研人员都在致力于这项技术。一旦癌细胞能被攻破,世界人民都将记住首位攻克者的姓名。

    不论是为了造福世界,还是为了青史留名,科研大佬们俱纷纷沉浸在研究之中,李教授也不例外。

    只是,延缓细胞衰老与清除细胞癌变是两码事,虽说都是改变细胞特(性xing),但实际((操cao)cao)作起来,确实太过艰难,谢厌的论文说到底只是了一条思路而已。

    将分析报告细细看完,谢厌面容严肃说道“癌细胞可以无限生长、转化以及转移,难以彻底消灭,我们可不可以改变其细胞核内部结构,抑制其生长或者加速其死亡”

    “设想可以,但目前拥有药物的消除速度远比不上癌细胞扩散的速度,一旦癌变症状到达晚期,根本无法消灭它们。”

    越具有挑战(性xing)的事(情qing),谢厌越喜欢去做,万物相生相克,既然有癌细胞的存在,就一定存在它的克星。

    回到家后,谢厌让小八搜索世界范围内,癌症发生率最低的地方。小八速度极快,不过几分钟就将数据摆在谢厌面前,道“大大,据我分析,应该是在这。”它用一颗红星星标注在那个地方。

    “过两天去走一趟。”谢厌果断决定。

    一整个下午,他都将精力花费在癌症相关医学著作上,并且让小八整理出癌症低发率当地的特征。

    晚上戚重九回家,就看到自家少年捧着书认真研读,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戚重九脑子里忽然冒出这句话,(情qing)不自(禁jin)笑起来,在别人面前冷若冰山的模样,在谢厌面前压根不存在。

    听到他笑声,谢厌将注意力从书上挪开,歪首问“笑什么”

    戚重九走过去,一下子将他揽入怀中,亲亲毛茸茸的发顶,笑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令人见之忘忧。”

    男人认真夸赞的样子逗笑了谢厌,谢厌双臂搭上他的肩膀,环住后颈,双眸晶亮,“我过两天可能要出远门,应该要坐飞机,我还没坐过飞机呢。”

    “去哪”戚重九顿时将他拥紧,“我也去。”一想到少年出那么远的门,自己好长时间看不到,他心里就慌乱得不行。

    谢厌凑在他耳边说出地名,戚重九瞳孔一缩,浓眉乍然皱起,“不行,那里太危险了我跟你一起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能力,”谢厌暗示他泡药浴的时候,自己用内力帮他加速吸收药力的事(情qing),“我一个人才最安全。”

    他说着,在男人唇上连连亲了好几下,“我保证全须全尾地回来”

    少年的决定没人能够改变,戚重九心里重重叹口气,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宠着依着呗。

    晚上睡觉的时候,戚重九顾念他要出远门,本来打算做的亲(热re)之事也舍不得做了,就怕伤了谢厌的(身shen)体,耗费他的精力。然而,这对刚刚开荤的男人来说,实在太过难熬。

    谢厌知他心中所想,既感动又欣慰,小久一直这般以他为先,叫他如何不喜欢

    两天很快过去,谢厌准备充足,在戚重九极为不舍的目光下,登上飞机。

    正巧在他离开华国土地的时候,京大校园论坛的一个帖子引起广大学子的关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