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豪门换子02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 落在戚锋耳中,不啻于一种挑衅。狂沙文学网

    作为戚氏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戚锋的傲慢是自小养成的, 同龄人中,除却谢钰及几个朋友,像谢砚这种(身shen)份的人, 在他眼中与地上的蚂蚁无异。

    知道藏蕴没有买下谢钰的设计图,转而选择另一设计者之后,戚锋就动用特权,从卫恒口中撬出谢砚的名字,并且连具体(身shen)份信息都弄到手卫恒联系不上谢砚, 只好运用特殊手段得到他的(身shen)份地址。

    戚锋万万没想到, 那个让阿钰伤心难过的居然就是他们学校的学生还跟阿钰是同班同学

    开学前两天大家都忙着考试, 为了不打扰阿钰,他只好忍着没来找谢砚的麻烦。可没想到, 这个谢砚居然再次压了阿钰一头, 常年第一的阿钰成为第二名现在一定很难过, 。

    可是阿钰因为上次的事(情qing)一直不理他,他没法安慰阿钰,便立刻决定来找谢砚。

    本以为是臭水沟里的小丑, 但当靠窗少年抬首看过来,轻飘飘反问一句, 戚锋竟(情qing)不自(禁jin)倒退一步, 等回过神来, 只觉愤怒异常

    这个谢砚委实太过可恨

    少年冲动,他不管不顾,直接冲到谢厌面前,就要伸手去捉他衣领,却被谢厌随意避开,幽冷锐利的目光从那双俊目(射she)出,戚锋只觉得背脊一凉,仿佛被人完全看穿,那目光带着高高在上的漠然。

    这种眼神,他此前只在小叔眸中看到过。

    “戚锋”谢钰紧锁眉头,跑过来对冲动的戚锋责备道,“你想干什么快上课了,赶紧回去”

    戚锋见谢钰终于和自己说话,虽是责备,不过依旧很高兴,便道“阿钰,他欺负你两次,我只是”

    “只是什么”谢厌靠着墙,语气漫不经心,唇角勾起,眸光却极为冰冷,“只是想要揍我一顿,为谢钰出气还是威胁我不要再考第一名”

    围观同学俱发出唏嘘声,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向戚锋。戚锋人长得帅,家里有钱,学习成绩虽不是顶尖,但也还算不错,加上他篮球打得好,便被誉为一中校草。

    学校里的人大多知道,戚锋与谢钰是发小,两人感(情qing)极为深厚,在他们眼里,戚锋就是护犊子的老母鸡,弄得没人敢与谢钰有(身shen)体上的碰触。

    这倒也就罢了,不碰就不碰呗。可现在是怎么回事竟然因为担心谢钰伤心,居然威胁别人不要考第一什么奇葩道理

    戚锋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他怒瞪谢厌一眼,在谢钰不满的目光中,只好道“放学后((操cao)cao)场见。”

    “噫,大大,他终于说出这句中二台词了”小八兴奋地看戏。

    还没被人如此放过话的谢楼主表示,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新奇,新奇到他很想去((操cao)cao)场教做人。

    “可以。”

    放学后,夕阳如血,红霞漫天。

    谢厌如约来到((操cao)cao)场,因戚锋约架年级第一的消息太过劲爆,许多同学都来到((操cao)cao)场外看(热re)闹,还有好事者转播现场状况。

    戚锋(身shen)形高大健美,谢砚(身shen)高与他相仿,但十几年来营养严重不足,显得极为瘦削,看起来弱不(禁jin)风。两人俱英俊非常,相对而立,气氛紧张。

    谢钰站在旁边,一直劝戚锋不要打架,急得都快哭了,但又不敢找老师来调停,生怕戚锋被老师责备。

    “你要是不想打,我先走一步。”谢厌见他俩一直纠纠缠缠,觉得放狠话的兔崽子也不过是个蠢蛋,没意思。

    一支胳臂拦住他,戚锋面对谢钰,指指谢厌,愤怒道“你知不知道他抢了你两个第一设计图那次就是他”

    “什么”谢钰惊讶地瞪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谢厌看,没想到那么好看的设计图居然就是谢砚画出来的

    谢厌和戚锋都等着他的下文,良久,谢钰才回过神来,面颊通红,看向谢厌,道“你真的好厉害”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崇拜的小星星。

    想看修罗场的小八“大大,感觉他还(挺ting)可(爱ai)的。”

    谢厌倏然一笑,在心里回道“嗯,没被谢家养歪,命不错。”

    听他不带感(情qing)地评价,小八只觉得心里一酸,其实他感觉得到,宿主大大内心深处还是(挺ting)羡慕谢钰的。想到大大的(身shen)世,想到大大穿的每一个(身shen)体,小八就忍不住想哭。

    大大真的好可怜,幸亏有九唔它连忙捂住嘴,不能说

    戚锋“”总感觉剧(情qing)不应该是这样的。

    “谢砚,你别太得意,下次阿钰一定会超过你的”戚锋直觉这场架有点打不下去,只好丢下如此幼稚的一句话。

    谢钰脸上一臊,忍不住道“戚锋,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了上次要不是你,我也不会那么丢人”

    被他责备,戚锋顿感委屈,他大跨一步上前,向谢钰伸手正要说什么,却觉脚下一滑,直直往谢厌方向倒去,因为手抬起,看上去就像是他走上前要揍谢厌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得知消息的教导主任踩着皮鞋,顶着地中海,边喊边小跑过来。

    他们这可是重点中学重点中学怎么能出现恶(性xing)斗殴事件

    戚锋却已经站不住,谢厌迅速侧(身shen)一躲,戚锋就摔了个狗啃屎。

    可即便他摔了一跤,也没法掩盖他要“打人”的意图,更何况还是打年级第一教导主任最关心的就是升学率,如今谢厌可是他心目中的优秀学生,怎么能被人打呢戚氏集团的太子爷也不行

    “你们都来一趟办公室”他走了几步,又回(身shen)咆哮道,“把你们家长喊过来”

    小八笑嘻嘻,“大大,恭喜你获得喊家长成就”

    对于喊家长这种事,谢厌压根就不惧,反观戚锋,脸色顿时变得很臭。

    阳市一中的教导主任是出了名的死脑筋,成天只关注升学率和学生作风问题,不管是什么人物,即便戚锋这种太子爷在他面前都讨不了好。戚锋能喊的家长只有他小叔,可小叔成(日ri)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去哪喊啊

    三人来到办公室,其他好事同学就趴在办公室外的窗户往里面看(热re)闹。

    “为什么打架”教导主任肥胖的手掌在桌子上拍得震天响,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谢厌有理由怀疑他的手一定疼得厉害。

    谢钰正要证明他们没有打架,就听谢厌慢条斯理道“老师,今天下午这位同学突然来教室找我,让我放学去((操cao)cao)场,然后我就去了,班上同学都可以作证。”

    放学去((操cao)cao)场教导主任顿时瞪圆眼睛,这不是约架的惯例用语吗看来是戚锋主动的了

    “你为什么要打谢砚”教导主任见戚锋一脸不耐烦,也明白这种小少爷根本不把学校的规矩放在眼里,他心头火起,捶桌继续道,“把你家长喊过来”

    说完他看向谢砚,“把你家长也叫过来。”他是担心谢砚一个小孩吃亏。

    谢厌闻言,镇定报出谢从良的手机号码,教导主任迅速按下号码,响了没几声,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谁啊”

    面对家长时,教导主任还是相当有风度的,“请问是谢砚的父亲吗”

    对面似乎愣了下,而后才似反应过来,轻咳一声,小心翼翼回道“是,我是,请、请问您是”

    蛮有礼貌的嘛,教导主任如是想到,殊不知正与他对话的人一个月前还是个人嫌鬼厌的渣滓。

    “我是一中的老师,你能来一趟学校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教导主任挂下电话,问一脸不(情qing)愿的戚锋,“号码”

    小叔怎么可能有时间过来戚锋狠狠皱起眉,不爽地报了一串数字,心道你能将小叔请过来就算本事

    好巧不巧,大概教导主任运气实在太好,戚重九不算忙,正准备下班,接到电话后索(性xing)就让司机开车来学校。

    谢从良就在附近的工地搬砖,听闻是关于谢砚小祖宗的事,立马把砖一扔,钱都不结,迅速跑来学校,找到主任办公室,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谢砚的爸爸吗”

    “看起来是个帅大叔呢”

    “不愧是父子,都长得帅”

    “为什么我觉得他看起来很面善很像一个人啊”

    学生们在办公室外议论纷纷,谢从良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他家小祖宗,脱口而出“小小砚,你没事吧”

    谢厌摇首,在心里对小八道“之前分开见没发觉,如今他们站在一起,倒不愧是父子。”他的目光落在谢从良和谢钰(身shen)上。

    “是的哎”小八嗯嗯点头,“神似”

    教导主任跟谢从良说清事(情qing)的大概,见谢从良一脸惊讶的模样,以为他因为太过老实而被震惊,便道“你放心,过会儿戚同学的家长过来,学校一定会给谢同学一个交待”

    岂知谢从良正在心里咆哮有人能欺负得了小祖宗他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目光落在一旁瘦弱少年脸上,见他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谢从良只觉得该倒霉的是那个戚同学。

    办公室外突然出现一阵喧哗,那些学生们都像疯了似的,眼睛全都黏在同一个方向上,谢厌只听到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响声,极具节奏感,一下一下,似乎踏在人的心脏上。

    是谁呢谢厌回首看向办公室门口,瞳孔顿时微缩。

    男人很高很瘦,却并不显弱,反而因为周(身shen)气势太强,令人不敢直视,不过这种气势对谢厌不起作用,他无惧无畏打量着男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相貌极英俊,浓眉冷凝,薄唇微抿,锐利的目光投(射she)过来。

    两人目光相撞,俱微微一顿,旋即相继移开。

    戚重九虽为人冷漠,但对唯一的侄子还算上心,他踏步进来,简陋的办公室似乎因他而变得高大上起来。

    “我是戚重九,戚锋与谁斗殴”男人开门见山,直接问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虽经常听闻这位戚氏掌权人的事迹,对他雷厉风行的作风相当了解,不过这一照面,他还是不由自主谨小慎微起来,极为礼貌道“戚同学与这位谢同学在((操cao)cao)场约架,不过是戚同学主动挑衅的。”

    见到戚重九本人后,教导主任对之前打算好的结果已经不抱有希望,正当他思考措辞时,男人冷质磁(性xing)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戚锋,解释。”

    戚锋脸色蓦然发白,他一直惧怕小叔,要是说真话,也不知小叔会怎么惩罚他。

    “我、我只是约他去((操cao)cao)场说话,没想打他。”他声如蚊蚋,眼中的惊怕简直让谢钰大吃一惊。

    戚锋在别人面前一直高傲不可一世,在他面前也是一位傲(娇jiao)别扭的少年,可没想到他在戚叔叔面前竟是如此他竟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不过这位传说中的戚叔叔确实冷漠如冰山,怪不得阿锋一直不喜欢在家待着。

    戚重九听到他的回答,目光又落回教导主任(身shen)上,教导主任对上那双眼眸,只觉得双腿都有些发软,想辩驳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倒非戚重九故意吓人,他生来便是如此。

    “戚先生,”少年清朗的声音打破室内的冷寂,几人闻声看过去,见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晃了晃,“我录音了,你要听吗”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谢厌对这种即时保存证据的神器相当(热re)衷,下午戚锋来找他的时候,他便打开手机录音,甚至((操cao)cao)场上他说的中二话都被自己一字不漏地录了下来。

    戚锋“”(奸jian)诈

    教导主任“”学校明令(禁jin)止带手机,谢同学居然违反校规

    谢从良“”他就知道小祖宗从不吃亏。

    谢钰“”谢砚好厉害。

    男人与少年对视良久,忽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谢厌没答,只问“这件事怎么处理天色不早,我还要吃晚饭。”

    戚重九本来就知道戚锋能干出来约架之事,只是戚锋毕竟是戚氏的继承人,他在学校替他争面子,却打算回家狠狠责罚,不过现在受害人拿出证据,他便开口道“戚锋,道歉。”

    慑于小叔的威严,戚锋心不甘(情qing)不愿小声道“对不起。”垂下的眸子里俱是自尊被打击的不甘与怨愤。

    “还请戚同学(日ri)后不要打扰我学习。”谢厌微微勾唇,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稍稍弯起,话说得相当真诚。

    戚重九扫了一眼低着头的戚锋,眸色渐深,自己活不过三十五,留给他的只有七年时间,七年,能让一个鲁莽幼稚的少年成长为成熟的集团掌舵人吗

    看起来不太容易。

    倒是眼前这个谢姓少年,心(性xing)极佳,若能借势,必定一飞冲天。不过这样的人不易掌控,且与戚锋已然生怨,非友为敌。

    不管戚重九如何思量,谢厌径自向教导主任告别,走出办公室,见谢从良还傻不愣登地站在原地,只好回去将他拽回神,“回家。”

    谢从良从戚重九进来开始,便被他浑(身shen)气势震得腿软,如今被谢厌一拽,差点跌倒在地。

    “小八,这个姓戚的就是藏蕴珠宝的总裁”回家路上,谢厌边走边问。

    小八点点头,“是的呀,戚锋就是戚氏集团的继承人,既然他是戚锋的家长,那肯定就是戚氏集团的总裁戚重九。”

    戚重九,这名字谢厌皱皱眉,脑海中浮现出男人那双冷漠无波的眸子。前两个世界,不管小久之前多么矜傲冷漠,见到自己都会不由自主舍去一(身shen)冰冷,化为灼人火焰,即便面上未有表现,眼中也会闪现(情qing)意。

    那个戚重九完全没有,可见并非小久。

    戚锋战战兢兢随戚重九回家后,压根不敢辩驳,只等着男人用毫无感(情qing)的声音责备自己,可是他低头等了许久,都没听到任何声响。

    忍不住抬首往沙发上看去,他赫然大惊,脸上写满不可置信。他家冷心冷(情qing)的机器人小叔是被人穿了吗那略带温柔之色的眼睛是认真的吗还有,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为什么如此入神

    心里纠结着要不要主动开口认错,戚锋就听机器人小叔用依旧冷漠的声音说道“回房将家规抄写一百遍。”

    戚锋心中一顿哀嚎,家规字数那么多,用电脑打一百遍都要很长时间吧,抄写一百遍是要他的命吗这虽算不上体罚,可抄一百遍之后,手腕能疼半个月足以比得上体罚了

    但再不愿意,这个家还是戚重九做主,戚锋不敢不从。他慢吞吞往楼梯方向走去,楼梯就在沙发后面,他冷不丁回头看去,就看到戚重九手上拿着的那张纸的内容

    “这不是”他惊讶出声,却又迅速闭口。

    戚重九(身shen)形微顿,后侧首看他,“这不是什么”

    “没什么,”戚锋摇摇头,“我去抄家规。”说完蹬蹬蹬跑上楼。

    他不知小叔为什么对谢砚的设计图这么喜(爱ai),但他看出来小叔一定不知道设计者谢砚就是刚才在学校与他针锋相对的那个学生。对此,戚锋喜闻乐见。

    并不知戚锋的想法,戚重九捧着设计图看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对他这种工作狂的人来说,实在过于浪费。可是这张设计图总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感觉一浮现,他就心生欣喜。

    难以控制,无法自拔。

    素来冷漠的戚重九竟破天荒地看上一张设计图,若是让外人知晓,定会大跌眼镜。

    谢砚、谢砚、谢砚他指腹在签名处摩挲,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让卫恒去买下这张图,也不知卫恒买下了没。

    心思乍起,竟一时半刻也等不及,他主动拨了卫恒的手机。

    正开车前往谢砚的住处,卫恒接到戚重九的电话,将耽误这么久的原因解释一番,然后言及自己正要去找设计者,当然,他隐去了设计者仅仅是一个高中生的事实,毕竟他并不想让自家老板吓一跳。

    “戚总,我到了。”卫恒下车看向眼前这狭窄脏乱的巷道,神色未变,正准备挂断电话,就听到戚重九的吩咐“不用挂断。”

    他立刻明白戚重九的用意,老板是想亲耳听听自己是如何与设计者谈判的。他并不惧,将手机小心放入兜里,往巷道深处走去。

    巷道内没有路灯,卫恒小心翼翼避开脏乱的垃圾,心里对谢砚的现状有了清晰的认知,但并未生出轻视之心,反而觉得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能在这种环境下绽放天赋令人惊艳,是相当值得人敬佩的。

    停在一扇破败的门前,卫恒伸手敲了敲。

    “谁啊”粗哑的嗓音从门内传出,紧接着,门被打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出现在面前,卫恒看过资料,知道这是谢砚的父亲,只是这个中年男人眼眶通红,似乎刚哭过一般。

    压下心中的疑惑,卫恒微笑道“您是谢砚的父亲吧我找谢砚。”

    谢从良方才因为谢厌又给他钱,正沉浸在感动中,所以开门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他见卫恒一副精英模样,还是来找小祖宗的,就不敢废话,直接让他进来。

    卫恒踏步进屋,目光直直落在谢厌(身shen)上。沙发上的清瘦少年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浅色长裤,一本厚厚的书躺在他膝盖上,纤长的手搭在书页边角,抬首看向自己。

    客厅的灯光温柔静谧,落在谢厌脸上,衬着那双幽静的眼睛,令人油然而生一丝好感。

    “你好,谢砚。”对上少年困惑的眼神,卫恒不由得压低声音,“我是藏蕴珠宝的总经理卫恒,这是我的名片。”

    谢厌合上书,微微笑道“卫先生请坐。”伸手接过名片,道,“你来找我有事”

    “是这样,”卫恒坐在谢从良搬来的矮凳上,没有丝毫窘迫,坦然道,“之前我给你邮箱发送过许多信息,只是你一直没回复,我只好亲自拜访。”

    “开学忙,忘了看。”谢厌将名片放在茶几上,“卫先生是为了设计图”

    对谢厌的敏锐相当欣赏,卫恒颔首笑道“我们公司非常欣赏你的设计,所以想问问,你有无卖设计的意图”

    谢厌站起(身shen),缓缓向屋门走去,“不瞒你说,我已经卖出好几张设计。”

    卫恒心中一喜,“既然如此,那份设计”

    将门拉开,谢厌回(身shen)看向卫恒,笑容轻浅,“不过我不会与藏蕴合作,卫先生请回。”

    他送客的意思实在太过明显,卫恒脸皮再厚也不由得脸上发烧,可他还是站起(身shen)硬着头皮问“我能知道原因吗”

    “多谢卫先生厚(爱ai),是我与藏蕴无缘。”谢厌坚定立场。

    卫恒无奈,只好苦涩离开。

    回到车中,他将手机从兜里拿出,羞愧道“戚总,抱歉,我没谈好。”他感觉谢砚似乎对藏蕴存有偏见。

    “他非特等奖,你却来寻他买设计,他不是傻子。”戚重九的声音经过电话的加成,愈显冷质。

    “我本来以为他只是个高中生,没想到他这么聪明。”卫恒叹口气,诧异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么厉害。

    没想到对面的戚重九居然接话道“他当然聪明。”

    什么他没听错吧戚总居然夸人了夸的还是一个未曾谋面的高中生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好玄幻

    卫恒还没反应过来,戚重九就挂断电话。

    高级宽敞的书房里,男人放下手机,双眸紧紧盯着设计图上的签名,脑海中浮现出少年微微浅笑的模样。

    刚才从电话里,他就听出来了,那个在办公室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就是谢砚,这个发现莫名让他生出几分懊恼,他甚至想着自己在办公室的表现是否太过冷漠。

    然,不是他太过冷漠,而是他不得不冷漠。其实在他踏进办公室,与少年对视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已经开始胡乱跳动,只是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三十五岁以后的命运,便从不与人亲近交心,更不要说与人相(爱ai)。好在他也从未喜欢过什么人,工作就是他最大的责任与乐趣。

    可是办公室里的狂乱心跳,差点让他以为自己要提前病发,那种极为(热re)烈而陌生的感觉令他几(欲yu)失措,便竭尽全力用冷漠之色掩盖。

    如今虽懊恼,却不后悔。懊恼是因为怕自己给少年留下坏印象,不后悔是因为他是个将死之人,本不应进入别人的世界。

    谢厌在现代世界适应得很快。他如今改变谢砚之前的形象,变得高冷帅气,加上后来的考试,他次次以几乎满分的成绩占据第一,有不少人私下里将他奉为新校草。

    沉浸在生物学与现代医学不可自拔的谢楼主,对这些少年人的心思敬谢不敏,只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说上一两句话,可在别人眼中,他这是在学神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谢钰每次考试只能位居第二,不仅没有沮丧,反而对谢砚愈加佩服,于是更加努力,他的变化也被谢家人看在眼里,大家都为他高兴。

    这天放学,谢厌骑着自行车回家,陡然一股极淡的危险感袭上心头,他立刻唤醒正在看小电影的小八“有人跟踪我。”而且跟踪技术非常不错,若非他警觉,很难发现。

    小八立刻开启搜索,很快发现一辆高级轿车在他们(身shen)后,离得不远不近。

    接收到小八的提示,谢厌没有选择回家,而是转了个弯,往人少车少的偏路走去。

    果然,那辆车一直跟在他后面,距离保持在二百米以内。

    小八开启地图,谢厌猛地加速冲进右手边一个窄巷,倏地不见了人影。

    轿车停在巷口,后座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英俊冷漠的脸,男人怔怔看向小巷,眸中似有落寞一闪而过。

    前面的司机内心犹如一万头羊驼轰然而过,他为戚总开了这么多年的车,这是头一次见戚总跟踪人的,而且还是跟踪一个高中生

    有钱人的想法他是真的搞不明白,只希望不是干坏事。

    时间走过一分钟,戚重九将目光挪回来,薄唇轻抿,道“回去。”

    他话音刚落,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戚先生好兴致。”少年骑在自行车上,一只脚搭在踏板上,另一只脚撑地,宽松的校服因这动作,将他一双长而笔直的腿勾勒出来,落在男人眼中,却让他心里微微一疼。

    怎么这么瘦。

    他不是跟踪狂,他只是想看一看眼前这个少年。保持距离,不闯进对方的世界,只在死前给自己留点念想。

    “开车。”戚重九硬生生用理智掩盖住自己的不舍,面无表(情qing)地吩咐司机,他眼底无尽的冷漠令谢厌微微一愣。

    车窗升起来,隔绝了两人的对视,被尾气喷个正着的谢厌,在心里跟小八吐槽“姓戚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小八“”它也不知道呀。

    充实的高三恍若飞逝。

    自那次发现戚重九跟踪后,谢厌就再也没见过他,可他并不知道,自己每一天的生活(日ri)常都被摆放在男人的办公桌上,密码箱里的资料已经堆满一半。

    戚重九工作一天后回到家中,见到戚锋,竟破天荒关心了一句“你明天高考,让人给你做些补(身shen)体的。”

    受宠若惊的戚锋呆愣当场,原来小叔这么关心自己的吗连高考这种小事都记得还叮嘱他吃好点。

    他目送男人进入书房,并不知道戚重九的这句话,真正想关心的对象是某个少年。

    两天高考后,谢厌并没有像其他解脱的学生们疯玩,而是启程离开阳市,去往华国首都京市。

    阳市是全国经济中心,京市则是政治文化中心。许多著名学府皆坐落于此。谢厌的目的地就是京城大学。

    京城大学的生物专业在全国数一数二,医学院也位列高等学府中的前排。谢厌花费一年的时间,将各种生物学及医学著作研究得极为透彻,加上他本(身shen)的医术相当高明,对现代的生物学及医学有颇为独到而深刻的见地。

    所以早在高考前,他就通过邮箱与京城大学的一位老教授进行交流,从而结为忘年交,这次前往京城大学就是为了与这位老教授会面。因为谢厌此前对某种极为罕见病症的解决方案,提出了自己的设想,这个方案经过试验,如今终于取得一点成效。但老教授携其实验室的助手们遇到一个难以攻克的障碍,告诉谢厌之后,谢厌便趁高考结束,来到京市。

    少年循着地图找到实验室,行至门口,实验室里面就走出一位西装革履的精英男,有些面熟。精英男正专心致志用手机打电话“实验室这边确实有些进展,但又遇到一个困难,目前不易攻克,不过教授说已经将那位提出方案的天才邀请过来,希望能有大的进展好的,那我挂了。”

    精英男挂断,抬头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人,高瘦(挺ting)拔,格外英俊帅气,还有点面熟。

    脑中灵光一闪,他脱口而出“谢砚”

    谢厌颔首,“卫先生。”说着就要往实验室里走去。

    卫恒却突然将他拦住,皱皱眉,“这是实验室重地,你一个学生就别往里跑了,要是不小心打翻什么试管就”

    “多谢提醒。”谢厌止步,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下老教授留下的号码,拨过去。

    很快,手机里传来教授苍老但雀跃的声音“是小谢吗哎呦,你可算来了,现在到哪了我让人去接你”

    听到教授(热re)(情qing)活泼的声音,卫恒简直不敢置信,这与刚才高冷内向的科研大佬是同一个人吗

    “李老,我已在实验室门口,不过没有权限进入。”谢厌刚说完,一个(身shen)材中等的老头就从实验室跑出来,见到谢厌也不惊讶于他的年龄,而是一把捉住他的手,将他往实验室里带,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卫恒。

    “等等,李教授,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会认识谢砚”卫恒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看来,谢砚不过是个颇有天赋的设计者,还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怎么可能跟京城大学的李教授认识而且李教授还对他如此(热re)(情qing)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卫总,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天才。”李教授乐呵呵地解释一句,然后拉着谢厌迅速进入实验室。

    卫恒站在原地,突然发觉这个世界玄幻得不可思议,觉得自己好渺小的样子。

    良久,他强迫自己接受这个设定,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告知戚重九,毕竟让一个高中生加入一个顶级实验室的研究,而且这个研究还与他的生命密切相关,不知道近来愈加冷漠的戚总能不能接受。

    电话再次接通,男人的声音毫无波动,“什么事”

    “戚总,我看到李教授说的那个天才了,您知不知道是谁”卫恒忐忑道,“您还记不记得去年那张设计图的作者谢砚就是他”

    电话那头陡然沉默良久,卫恒心想戚重九一定郁闷至极,说不定还要斥责研究员荒唐,但没想到,他冷傲如冰的戚总居然哑声问道“他现在在京大”

    谢厌与李教授神交已久,在来京之前,谢厌就将自己的照片发给他了,所以李教授对他年龄的震惊早就过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攻克难关。

    这是谢厌第一次见识到科研实验室,比起他游戏世界医圣的小药庐不知高级多少倍。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看到李教授带着一位俊帅少年进来,还以为是他的亲戚,因忙着工作,没有去问太多。

    可当李教授向他们介绍,这位谢姓少年就是那个天才设想的提出者,俱瞪大眼睛,仿佛要用目光将谢厌分解,看看他的大脑构造与旁人有何不同。

    其实谢厌没觉得自己有多厉害,他不过是比他们多好几个世界的经验罢了。

    “李老,能不能跟我说说目前出现了什么难题”谢厌对这个怪病很感兴趣,问道,“这种类型的病人目前状况如何你们有没有见过”

    李教授闻言叹口气,递给他一份实验报告,解释道“你提出的设想或许可以解决病人的症状,但是现在我们的实验到了一个瓶颈期,如果无法突破,研究出来的药物将很难达到应有的效果,你看完这份报告就会明白。”

    “至于病人,我见过,如今正在服用一些特殊药物,用来延缓他(身shen)体机能的退化,但这种药物服用过多,(身shen)体会产生抗药(性xing),届时药品无用,(身shen)体将全面崩溃。”

    谢厌将报告看完,若有所思,“那位病人还有多久可活”如果是将死之人,可能赶不上他做出解症之药。

    “最多六年。”李教授目露忧愁,想起那个能力卓越的年轻人,他只能叹一句天妒英才。

    “李教授,我有点思路,但得好好想想。”谢厌喜欢挑战,越难的问题就越能激发他的斗志,他跟李教授研究这个病症大半年,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李教授闻言,自然颇觉惊喜。

    从京城大学出来,谢厌脑子里装着实验,警觉(性xing)差了些,便没注意到(身shen)后不远处的黑色轿车。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下意识接起,就听到对面的愤怒哭诉声“小祖宗,我看到你妈了这么多年她居然就在阳市”

    “你们已经离婚。”谢厌冷冷回他一句。

    谢从良一噎,期期艾艾道“可她这么多年吃好的喝好的,从来就没想过你,我看到她对她雇主家的孩子可上心了,这不是为你打抱不平吗”

    谢厌根本不相信谢从良能有这善心,他不过是见伍芳如今生活富裕,就心生不甘,想拿自己当筏子而已。看来是这一年来自己对他太宽容了。

    “谢从良,我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太过清闲”

    “别小祖宗,我不做什么还不行吗”谢从良委屈巴巴回道,迅速挂断电话。

    谢厌冷下眉目,谢从良或许只能算得上人渣,可是伍芳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罪犯,(身shen)为母亲,她怎么可能不对自己亲生儿子上心呢

    手机塞回兜里,谢厌正(欲yu)继续往前走,却突生警觉,猛然回(身shen)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