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美貌细作完
    直到抵达京城, 见到齐王,魏谦才敢将真相说出来。那(日ri)被沈寂揍怕,濒临死亡的感触令他毫无安全感, 所以醒来后他才催促着随从赶紧回京。

    听闻他是被沈寂发疯打成这样,齐王怒意难消。这沈寂不仅敢打天潢贵胄,事后还大胆地封锁消息, 不就是仗着他手中的西北军吗等他回到京城,手中无兵,看他还能如何嚣张

    于是,沈寂还没回京,御史的奏折就再次堆满皇帝的御案, 魏谦拖着元气大伤的病体在皇帝面前揭露沈寂的罪行, 他(身shen)为魏氏子孙, 被一外姓之人如此欺辱,即便皇帝再看重沈寂, 也没法继续护着他。

    伤害皇室贵族可是大罪, 若沈寂真的触犯国法, 为堵幽幽众口,皇帝也不得不惩罚于他。

    此事相当难办,皇帝觉得自己年纪轻轻, 却因为沈寂这些事,头发都快掉光等沈寂回京, 定要好好训他一番

    被皇帝和众臣惦记的沈寂正在回京的路上。谢厌、冯扬、曹金、林奕都随他一起回京, 栗阳城就留给袁栋镇守。如今西戎无可用将领, 袁栋镇守足矣。

    三百卫队骑马迅速从栗阳赶回京城,七(日ri)后,他们已抵达绵州地界。

    绵州多山,山匪数众,他们在进城之前就碰上一伙强匪,沈寂二话不说,直接带着精兵将他们剿灭,也算是为绵州百姓做了一件善事。

    天色已晚,三百卫队入城恐会引起百姓惊慌,沈寂下达命令,全军在土匪窝里扎营夜宿。

    武越上次(射she)杀呼延骏后,便决定从军,一直跟在林奕(身shen)边。因他箭术不凡,又杀死敌将,众将士对他极为(热re)(情qing),这让素来冷傲的年轻人极为不适,可心里不免生出几分欣喜。

    他和林奕歇在一个帐篷里,见林奕到绵州后就开始神思恍惚,因几分战友(情qing),关切问道“你心(情qing)不好”

    林奕平躺在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若是罗贤的(情qing)报无误,这里应该就是我的家乡,我的双亲此时就在绵州城中。”

    俗话说,近乡(情qing)更怯,林奕的心(情qing)便是如此。他虽当了二十年西戎细作,但从小说的是大魏的话,写的是大魏的字,学的是大魏的武,从的是大魏的军,脚下踩的是大魏的土地,所见所闻皆为大魏的风物。

    若非他谨记自己乃西戎人,恐怕早已认为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大魏人。而现在,一切证据都表明,自己原来本(身shen)就是魏人,他的双亲和家园就在眼前,大魏不是他的仇敌。

    仇恨一旦褪去,蜂拥而来的便是恐惧与不安,二十年为报仇而活,那以后他该为什么而活

    “你这还算不错,我家离得很远,而且双亲已逝,我依旧是个孤儿。”武越叹口气,“你若真的放心不下,不如明(日ri)向将军告假,(允yun)你回家瞧瞧。”

    林奕不再说话,也不知在心里如何思量。

    翌(日ri)一早,沈寂正拥着谢厌不愿起(身shen),就听帐外传来林奕温润的嗓音,“将军,末将恳请回乡一看。”

    “准。”沈寂想也不想就应(允yun)他离开,然后抱着谢厌在他唇上连连亲吻,被谢厌伸手推开。

    “大家都在等你下令启程,”谢厌迅速穿戴好衣裳,伸手将男人拽起来,“快起来,等到京城”他凑近男人耳边低语几句。

    双眸顿时一亮,沈寂迅速穿好衣服,眉眼俱生欢喜,“阿严你说的,等到京城你可不许反悔”

    在别人面前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在自己面前却像个小孩子,谢厌轻笑出声,小久还是这般模样,丝毫未变。

    三(日ri)后,沈寂一行人终于抵达京城。

    皇帝为示(爱ai)重,亲自率领文武百官于城门迎接,齐王与齐王世子也在队列当中。朝中两派大臣心思各异,互相观察,沈寂回到京城,使得局势愈加扑朔迷离。

    魏谦紧紧盯着由远及近的卫队,目中仇恨俨然要掩藏不住,瘦骨嶙峋的面容再也不见昔(日ri)风流雅致,反而像是恶鬼寻仇般,令人见之不寒而栗。

    齐王似有所感,回首看他一眼,魏谦回过神,努力压下心中憎恨,垂眸敛眉。

    沈寂驾马行至城门口,见皇帝亲迎,立刻率领众人下马,跪地谢恩。

    见到忠心耿耿的大将,皇帝相当高兴,伸手将沈寂扶起,道“(爱ai)卿不必多礼,快快起(身shen)。”

    沈寂站起来,(身shen)后的将士们也都随之起(身shen),队列整齐,精神奕奕,一看就是精兵,皇帝心中愈加快慰,目光落在沈寂(身shen)后一少年将军脸上,顿时一滞。

    这少年将军(身shen)形颀长,眉眼如画,赤红战袍与墨黑软甲着(身shen),愈显风姿特秀、无双。虽精美,却坚毅,不愧是斩杀呼延智的谢严原来御史折子里对他容貌的描述并非夸大其词。

    (爱ai)美之心人人有之,皇帝也不例外。众目睽睽之下,他竟面带微笑,开口问道“你可是谢严”

    谢厌闻言,与皇帝对视一眼,后低首回道“微臣谢严见过陛下。”

    “大大,这小皇帝结局也(挺ting)可怜的,被叛军(射she)死在龙椅上,英年早逝啊”小八见皇帝相貌不俗,不(禁jin)心生恻隐。

    “沈寂活得好好的,小皇帝不会死。”谢厌在心里安抚哭唧唧的小八,听到皇帝连说三声“好”字,觉得这小皇帝还(挺ting)有趣的。

    入城后,沈寂的三百亲卫队留驻城外,谢厌则同沈寂一起进宫参加庆功宴。

    庆功宴还算和睦,大臣们很给面子,没在沈寂回京后立刻搞事,大家正正经经喝了酒,用了膳,被皇帝撵回府中,独留沈寂一人。

    谢厌在京无居所,出宫后在冯扬和曹金的带领下,来到闲置已久的将军府。

    “你与将军入宫后,我和老曹就把将军府清扫了一遍,”冯扬替谢厌推开一扇屋门,“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你看看合不合适,要是不行,换一间就好。”

    冯扬和曹金跟随沈寂多年,一直在边关军营生活,于京城亦无宅院,所以每次回京都会在将军府住下,这次也不例外。

    反正沈寂无妻无子,府中除去管家仆役,就他一人,宅子这么大,多几个人住还(热re)闹些。

    谢厌对屋子没什么要求,便笑着回道“多谢冯兄。”

    “别跟我客气,”冯扬拍拍他的肩膀,“对了,将军一般会在宫里待上很久,你晚上早些休息,莫等将军。”没等谢厌回应,他就挥手离去。

    夜凉如水。

    沐浴后的谢厌(身shen)着亵衣,灭烛后正(欲yu)上榻歇息,就听门外忽然传来响动,他侧首倾听,眉眼蓦然染上笑意,轻手轻脚躺在(床chuang)上,闭目假装沉睡。

    顷刻,窗户被人小心推开,来人极为谨慎,若非谢厌耳力不错,估计也听不见他弄出来的动静。

    一丝淡淡的酒香随微风飘入帘帐,来人缓步行至谢厌榻前,目光穿透帘幔,于葱茏月色下,静静注视着少年的睡颜。良久,他才伸手探入帘帐之内,弯(身shen)抚向谢厌的脸颊,目中溢满**,呼吸也逐渐粗重起来。

    酒可壮胆,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是自己肖想已久的心头宝,男人灼(热re)的目光在少年面上逡巡,仿佛一匹巡视领地的头狼,下一秒就要将自己捕捉到的猎物吞吃入腹。

    只是少年已然熟睡,这些时(日ri)赶路疲惫,他还是不打扰为好。他来此只是为了瞧一瞧,没打算做什么。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面对少年,他的自制力简直不堪一击。

    赶快离开否则再待下去一定会吵醒阿严男人在心里疯狂呐喊,试图阻止自己的行为,最终,理智占据上风,男人将手收回,就要转(身shen)离去。

    “小久”(床chuang)上的梦呓瞬间阻止他离开的步伐,男人猛然看向少年,脆弱的理智轰然崩溃,小久是谁为何少年口中会唤其他人的名字

    酒意令嫉妒占据大脑,他还没反应过来,(身shen)体便已扑过去压住少年。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弄醒”谢厌,他睁开一双迷蒙的眼睛,望着(身shen)上委屈无助的男人,“沈寂,你”

    柔软的嘴唇猛地被男人堵住,狂(热re)的亲吻几(欲yu)抢走他所有呼吸,男人的右掌小心托住他的后脑,另一只手则往下探去。

    谢厌闭上眼睛,唇边勾起一丝浅笑,这男人不给点压力就会怂,嫉妒果然容易令人失去理智。

    “阿严,你答应过我的,要说话算话。”沈寂咬住他的唇瓣,声音低哑,目光黏腻,即便快要忍不住,却还是询问谢厌的意愿。

    回应他的,是谢厌(热re)烈的亲吻。

    屋外月光如练,屋内红浪滔天。

    翌(日ri)清早,谢厌一睁开眼,便对上男人既欢愉又委屈的目光,两人**相拥在一起,他微一伸腿,便撞上男人的火(热re)。

    “今(日ri)要上朝,快起来。”谢厌推了推沈寂宽厚的(胸xiong)膛。

    沈寂可没忘昨夜他口中的小久,虽然昨晚他在做的时候一直让阿严喊他的名字,但那个小久到底还是让他吃味到现在。

    “阿严,小久是谁”

    见他终于问出来,谢厌展颜一笑,他昨夜见男人要离开,故意说出“小久”让他吃醋留下,如今看来,效果显然极佳,昨晚很是舒爽。

    “小久是我以前捡到的流浪犬,我养护他好些年,可他最后还是离开我了。”

    虽困惑训练营居然还能养犬,沈寂却没再多问,只要是少年说的话他都相信。

    “我不会离开你。”他在谢厌耳边坚定保证。

    两人洗漱完毕,换上朝服,在冯扬诧异的目光下去往皇宫,留冯扬站在原地尴尬地挠挠头,心道将军居然是从小谢房中出来的,看来是他准备不够妥当,早知道应该让小谢歇在将军房中才对

    朝堂之上,沈寂站在武将首位,而四品的谢厌与他相隔好几位将军。不过两人容貌皆为上乘,在一众武将堆里,倒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那些一直以为沈寂长相粗鄙的武将则在心里暗骂本以为大将军是同道中人,未料居然背叛他们,与谢游击一起独领风(骚sao)。

    文臣则在心中思量沈将军与谢将军这样的风流人物,(身shen)为武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等皇帝上朝,开始议论国事后,赵御史就出列弹劾沈寂,针对沈寂包庇西戎细作、殴打皇族之事,痛述一气,使得(殿dian)上的氛围越发微妙起来。

    有人偷偷观察皇帝的神(情qing),有人频频偷瞄沈寂和谢严。众人俱心知肚明,谢严之前就被传言为西戎细作,只是因为他斩杀呼延智在前,没有确凿证据根本无人相信,此事便不了了之。而沈寂狠揍魏谦一事,他们也都听说一些,有人觉得可信,有人认为这就是在胡扯。

    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赵御史居然在早朝上公然弹劾这两件事(情qing),倘若没有证据依傍,等待他的很有可能就是罢官免职。

    赵御史兀自说得口干舌燥,见朝堂寂静一片,不(禁jin)瞄一眼低眉敛目的关沣,心中略有忐忑。

    待他痛斥沈寂之后,皇帝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qing),食指搭在扶手上缓缓敲击,(殿dian)中众臣大气不敢出,不是怕少年皇帝发怒,而是担心沈寂会暴起揍人。

    皇帝的目光落在沈寂暗沉如水的面容上,心里笑他装模作样,便开口道“沈(爱ai)卿可有话要说”

    “陛下,微臣以为凡事皆需证据,赵大人说的这些可有人证、物证”沈寂眉头紧皱,俨然一副沉怒的模样。

    不少文臣心中讥讽武将就是武将,这点事儿便沉不住气。

    赵御史此次准备充足,他鼓起勇气,直视沈寂,一脸正气凌然,道“沈将军可敢与齐王世子对质”

    早在魏谦被救活,离开栗阳城后,谢厌和沈寂就已经预料到这件事的发生,魏谦及齐王在这件事上绝对不会退让,而且,沈寂殴打魏谦的原因还与谢厌后腰上的烙印有关。

    细作与殴打看起来是两件事,可这两件事偏偏因为魏谦的话而联系在一起。

    “有何不敢”沈寂声音响亮,毫无心虚之色,弄得一旁(爱ai)(热re)闹的大臣不(禁jin)有些发懵。

    “陛下,微臣请求齐王世子作为人证入(殿dian)对质。”赵御史笃定沈寂殴打皇族这一罪名是跑不了的。

    皇帝自然应(允yun)。

    顷刻,齐王世子魏谦缓步至(殿dian)中,向皇帝行礼,得皇帝恩准后方站起(身shen)。因大病一场,他(身shen)形极为瘦削,脸颊凹陷,面色蜡黄,看着就让人心揪。

    “请问世子,在西北军营中,您因何受伤”赵御史开始发问。

    敛下眸中的仇恨,魏谦平静道“是被沈寂沈将军所揍。”

    群臣哗然,传言是传言,他们听着就笑笑而过,可如今,魏世子亲口表明他的伤乃沈寂击打所致,虽说不能仅听他一面之词,但仔细想想,西北军中除了沈寂无人敢打魏世子,况且,据说魏世子文武双全,再不济,也不可能被寻常一小将打成这副鬼样子,看来沈寂的嫌疑相当大。

    “沈将军可有话要说”赵御史紧紧盯着沈寂,他倒要看看,沈寂如何狡辩。

    “他说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沈寂冷笑一声,“赵大人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要的是证据。”

    魏谦陡然转过(身shen)来,(阴yin)沉笑道“堂堂大将军,敢做不敢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试问,军营中除了你,谁会有那个能耐让我毫无反抗之力如果不是你,你为何要心虚将王彪处死”

    “世子,”谢严忽然出列道,“军营中除去大将军,我也有那个能耐,还有,王彪殴打世子致世子重伤,难道不应被处死”

    见到谢严,魏谦怒意更重,这两个人实在太过不要脸,做过的事(情qing)居然矢口否认

    “你说得对,既然你也有这个能耐,我为何非要诬告沈寂呢”魏谦诡笑一声,“我与他无冤无仇,何必弄成如今这局面”

    谢厌似被他的反问堵死,顿时说不出话来。众臣见状,都觉得沈寂这次恐怕罪责难逃。

    “你方才说与我无冤无仇,那我为何要打你”沈寂皱眉问道。

    众臣懵然,这因果联系绕来绕去的能不能好了敢不敢一句话说清楚

    魏谦闻言,毒蛇般(阴yin)冷的目光落在谢厌(身shen)上,笑容加深,慢悠悠道“自然是为了包庇谢严这个细作他虽(身shen)为西戎细作,但你贪图他的美色,被他蛊惑,完全忘记大将军的职责,整(日ri)与他缠绵,我发现他细作的(身shen)份,你为保他便将我揍成重伤,若非顾忌我的(身shen)份,恐怕我早已去见阎王了陛下此事臣有证据”

    皇帝很感兴趣,“什么证据”

    从袖中掏出一份折子,魏谦双手捧过头顶,“此乃袁栋将军亲笔所写的证词,还请陛下过目。”

    皇帝从吴总管手中接过,浏览一遍,其上所写俱是沈寂与谢严在军中各种“伤风败俗”之事,尤其强调沈寂为与谢严亲(热re),居然剃掉留存多年的胡须

    通篇看下来,皇帝强忍着没笑,看来这沈寂与谢严确实有龙阳之好,如此他也放心不少。

    自古以来,君臣之间哪有绝对的信任沈寂战神之名太过耀眼,军功卓著,若再加上一个谢严,皇帝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放心信任二人。可若是他们相互喜(爱ai),俱不成家,此事于皇帝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只不过,谢严乃细作一事,为何魏谦如此笃定

    “沈(爱ai)卿与谢(爱ai)卿也瞧瞧。”皇帝让人将折子传给两人,两人看完之后,互相对视一眼。

    沈寂率先道“陛下,袁将军所言非虚,微臣与谢游击确实心意相通,已约定白头偕老。”

    大(殿dian)顿时哗然一片,年老的大臣差点被惊吓得晕过去,年轻的还算站得住。没想到沈寂与谢严真的是这种关系不仅是,沈寂还当着皇上和这么多人的面堂堂正正说出来,真的不怕遭天下人耻笑吗

    皇帝也被沈寂此举弄得有些突然,他无奈伸手压下众臣的议论声,看向谢厌。

    谢厌也趁机道“陛下,沈将军所言便是微臣所言,不过,袁将军的这份证词,只能证明我与将军确实(情qing)投意合,却不能证明微臣是细作,亦无法证明将军乃包庇细作的罪臣。”

    此言有理。

    眼看此事无法证实,魏谦却不急,心中冷笑一声,继续开口道“陛下,臣还有人证。陛下可知天牢里关押的几个西戎细作”

    因魏国与西戎年年交战,双方细作无孔不入,魏国京城也潜藏不少细作,细作被发现后就会被投放天牢,择(日ri)处决。正巧前几(日ri)有西戎细作在京城活动,被卫军发现,遂被关进天牢等待处死。

    这等小事皇帝并不知(情qing),于是看向专管刑狱的廷尉。

    廷尉出列回答“陛下,如今天牢里确有三名西戎细作,正待处决。”

    “他们与此事有何关联”皇帝不解。难道要让那几个西戎细作指认谢严这也太可笑了吧

    见谢厌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慌,魏谦心中只觉畅快,倘若他自己几名西戎细作,可能还会引人怀疑,但天牢里的细作完全是由京城卫军逮捕进天牢,他不可能在其中有所运作。

    更何况,细作烙印一事,不仅仅只有他知晓,只要刑讯过西戎细作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谢严是跑不了的

    “陛下有所不知,西戎细作的后腰上一般会有相同的烙印,此事想必廷尉大人也一清二楚。”魏谦解释道。

    这种事没必要撒谎,廷尉表明事实确实如此。

    魏谦蓦然转(身shen),锐利(阴yin)冷的目光直(射she)谢厌,低哑开口道“想必谢将军的后腰上也有同样的烙印吧”

    这种烙印一旦烙上,将会伴随一生,除非剜(肉rou),否则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没法祛除,即便谢厌真的将那处皮(肉rou)削下,也只会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皇帝与众臣的目光俱落在谢厌(身shen)上,大臣们目光犹疑,皇帝则是好奇。

    “谢将军,可敢脱衣”魏谦眸中满是志得意满,仿佛下一秒谢厌就要奔赴刑场。

    谢厌面色不变,精致的眉眼于一众糙汉之间愈显如珠生辉,众人只听他道“有何不敢只是唯恐在这(殿dian)中有碍观瞻。”

    皇帝豪气挥手,吩咐人带谢厌去偏(殿dian)褪衣查看。

    谢厌离开之后,(殿dian)中一直静默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只是众人也不能这么干等着,于是又有御史出列,瞧着似乎要弹劾某位倒霉蛋。

    这位刘御史素来低调,不轻易弹劾朝臣,可是一旦弹劾,就必定证据充分,让人无法反驳。众臣见他手执笏板,神(情qing)严肃,不自觉离他远些,生怕刘御史的火突然烧到自己(身shen)上。

    “陛下,臣有本奏。”他说完开场之言就等着皇帝应(允yun)。

    今(日ri)朝堂颇为精彩,皇帝精神奕奕,坐在龙椅上,等着刘御史的慷慨陈词。

    “陛下,臣要弹劾定州知府李怀、兖州知府孟源、绵州知府岳云玩忽职守不顾州内近三十年数万婴孩失踪案且因官府不作为近三年各州婴孩失踪案呈猛增趋势他们却收受贿赂,力压辖内各县上报的失踪案件,置无辜婴孩的(性xing)命于不顾,尸位素餐、贪赃枉法经微臣查询,三十年来这些州府的失踪婴孩数量共计约四万之众,然各州知府却无视偷盗婴孩的恶人团伙,甚至纵容那些恶行望陛下明鉴”

    (殿dian)中一片寂静,早在他说出一连串官职人名的时候,众臣就已经惊呆,连皇帝都被他的豪迈作风给惊得坐直了(身shen)体。

    说起偷盗婴孩,这种案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民间这类案件并不少见,官府追查也很困难,所以很多案件最后都不了了之,不过刘御史方才将所有数据摆出来,真的吓人一大跳。

    这四万丢失的婴孩恐怕只是其中一部分,还不知有多少类似案件被淹没。这不是四百或四千,这是四万

    至少四万孩童消失,官府竟然不管不顾,都是吃干饭的吗皇帝面露沉色,越想越气,他狠狠一拍扶手,问“刘(爱ai)卿可有证据”

    众人大气也不敢出,就见刘御史慢悠悠从袖中掏出一大叠纸,双手高举,“请陛下过目。”

    吴总管接过,放在御案之上,在皇帝翻看的时候,偷偷瞟了几眼,顿时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这些可都是盖着官府印章的案卷,也不知刘御史花费多长时间弄来,每份案卷最后都有知府印章,明明白白写着“经核实,无人失踪”,或者是“期限已过,驳回”等字样。

    皇帝越看越心惊,而刘御史却继续加柴,让火烧得更旺一些,“陛下,各州知府经过这么多年,已换不少人,那些几十年前的微臣已无能力追溯,故只弹劾了现任知府。”

    “陛下,按照常理,倘若只是寻常拐卖婴孩的案件,那些被拐卖的婴孩或进入其他家庭,或被卖为奴仆,或入窑馆之中,这些人应在官府俱存备案,然,从司户名册上看,这四万人竟凭空消失。”

    魏国有规定,民间新生儿诞生,都会由村长、里正登记在册,再统一报官府备案登记。如此一级一级往上,最终由司户统一整理造册。大魏每年的人口总数都在司户的名册上写得清清楚楚。可是这被“拐卖”的四万人却从未出现在这人口总数中。不过因为这是几十年间持续发生之事,没有人注意到这种差异。

    那这四万人甚至更多的人全都死了吗怎么可能

    “刘(爱ai)卿,这些案卷你都是从何而来”皇帝面无表(情qing),沉声问道。

    知道一些内幕的魏谦脸色顿时煞白,他忍不住看向关沣,见他依旧敛眉低眸,心中渐渐不安起来。

    刘御史忽然猛地跪地,痛声道“是一年轻人投入微臣府中,微臣细细查看之下方才知晓此事,请陛下恕罪。”

    “那年轻人何在”皇帝压抑心中暴怒,沉声问道。他不傻,此事背后定有天大(阴yin)谋

    刘御史回道“那年轻人乞求面圣,请陛下恩准其入(殿dian)详述。”

    “准。”

    须臾,一面容无奇、双眸细长的年轻男子迈入(殿dian)中,跪地叩首道“草民罗贤,叩见陛下。”

    “你是何人目的为何”皇帝目光直直注视罗贤,便没注意到魏谦脸上惊惧的神(情qing)。

    罗贤垂首恭敬道“回陛下,草民后腰上亦有一块烙印,草民此前(身shen)份乃西戎细作。”

    什么西戎细作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朝堂之上刘御史是要干嘛

    (殿dian)中守卫不(禁jin)往皇帝(身shen)边靠拢,防止西戎细作行刺。

    皇帝倒是镇定,他目光忍不住落在刚从偏(殿dian)走出的谢厌(身shen)上,为谢厌检查的内侍跪在大(殿dian)上,恭谨道“禀陛下,谢将军后腰处确实有一块烙印,与西戎细作的烙印一模一样。”

    大(殿dian)之中再次沸腾起来,谢严真的是细作沈寂真的包庇外敌天啊,他们大魏要亡了吗

    让朝臣安静之后,皇帝高声喝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缘何你(身shen)为西戎细作,却来管我大魏婴孩失踪之事”

    他问的是罗贤,众人目光便都集中在罗贤(身shen)上。罗贤神色无惧,坦然陈述“回陛下,草民自幼接受训练,精于(情qing)报收集,偶然间发现这等令人费解之案,便想深入调查一番,却发现令草民痛心之事”

    “何来痛心一说”

    罗贤低哑着嗓音,语声哀切“不敢隐瞒陛下,草民与谢将军实乃出自同一训练营中,草民与他皆听命于一人,(身shen)负不同任务,除却草民与谢将军二人,训练营中还有许多细作。可是草民却突然从失踪案中发现,我们的(身shen)份并非西戎人,我们(身shen)上流淌着的是大魏的血液陛下,我们从小被灌输仇恨,二十多年来,草民一直将自己的同胞视为仇敌,这叫草民如何不痛心”

    竟有如此匪夷所思而又荒唐至极之事

    皇帝与众臣俱呐呐无言,沉默半晌。

    “这么说,谢(爱ai)卿也并非西戎细作,而是我大魏子民”皇帝终于回过神,问谢厌。

    沈寂适时开口道“陛下,谢严乃魏人一事,微臣早已知晓。”见皇帝与众臣都露出疑惑神(情qing),他继续说道,“不知陛下可还记得两年前,您亲自为谢老将军昭雪”

    皇帝颔首,“记得,谢老将军乃忠君(爱ai)国之典范,却为(奸jian)臣所害,朕每思之,哀痛于心。”

    “微臣儿时曾有幸见过谢夫人,”沈寂温柔的目光转向谢厌,“而谢游击与谢夫人有**分相像,若是陛下不信微臣所言,可询问谢老将军旧部。”

    之前他派人去请那些旧部去往栗阳城,就是为了在西北军众将士面前,将阿严的真实(身shen)份公之于众。然皇帝召他回京的圣旨来得太过突然,他只好去信让旧部赶来京城,所幸并未贻误时机。

    皇帝并没有召旧部,一来他相信沈寂,二来,罗贤口中之事更为重要,有人将婴孩培养成只知仇恨的杀人机器,将刀口对准同胞,这样的恶事叫他如何不愤怒

    “既然谢(爱ai)卿乃谢老将军之子,那必不会是西戎人,虎父无犬子,谢老将军曾是我大魏猛将,如今谢(爱ai)卿更为我大魏立下汗马功劳,细作一事实乃无稽之谈。”皇帝金口一开,(日ri)后无人再敢提及谢严乃细作一事。

    “只是,”他看向罗贤,“你可知训练营背后之人是谁”皇帝直觉背后谋划之人为的就是他(屁pi)股底下的龙椅,所以想赶紧派人去剿杀。

    罗贤摇首不知。

    魏谦心里大松一口气,还好父王每次都以面具示人,无人知晓他真实(身shen)份。

    怎料谢厌忽然开口,道“陛下,微臣有一事想请齐王世子解惑。”

    连皇帝在内,(殿dian)上之人都明白谢厌这是要向魏谦发难了。魏谦迎上谢厌平静深邃的目光,心头顿时一跳。

    “敢问世子,在军营之中,可曾偷看过谢某沐浴”

    他话音一落,(殿dian)上就又哄闹起来,不少人用揶揄的目光在两人之间移来移去。

    魏谦面色涨红,他简直要被谢厌的不要脸给惊得说不出话来,咬牙切齿道“魏某并非浪((荡dang)dang)之人,怎会偷看谢游击沐浴”

    谢厌轻笑,继续问“那请问世子,在去栗阳城之前,可见过谢某”

    魏谦没好气道“自然没见过。”

    “既如此,为何世子之前一口咬定谢某后腰有细作烙印既然非你亲眼所见,那就是从旁人口中得知,但谢某自认在军营中,从未在人面前赤(身shen)**过,所以军中无人知晓谢某(身shen)后烫有烙印,”谢厌一步一步走近他,逻辑清晰明了,语速极快,“知道我曾经细作(身shen)份的,除了那个背后之人,就只剩下训练营的其他兄弟,那敢问世子,是谁告诉你我的后腰上有烙印的是那背后之人,还是训练营的其他人如果是他们其中之一告诉了你,那么,你跟他到底是何关系”

    他最后一句话用上内力,直震得魏谦耳鸣震震,脑子里混乱不堪,面前的少年仿佛嗜血的夺命修罗,所言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刀子般戳进他的心脏,他骇然后退倒地,神色懵然。

    皇帝差点震惊地从龙椅上跳起来,他勉强稳住心神,看向狼狈倒地的魏谦,厉声喝问“魏谦回答朕,你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魏谦恍然回过神来,跪地泣道“陛下,是因为军中有流言,说谢严是西戎细作,臣才怀疑于他,其他的臣都不清楚啊”

    “可方才你信誓旦旦谢严后腰有印,你就不担心自己触犯诬告之罪吗”皇帝心思转得极快,心里已认定魏谦与幕后之人有关联

    “来人,将他押入天牢,待朕亲自审问”皇帝直接拍案决定魏谦的命运。

    “陛下陛下”魏谦还想解释,却被侍卫迅速拖离大(殿dian)。

    其后之事,自有皇帝与朝廷解决。

    退朝之后,因沈寂又被留下,谢厌独自回到将军府,正(欲yu)回屋休息,却被迎面而来的十几位老人家弄懵。

    冯扬和曹金接待这些谢老将军旧部已有半(日ri),见谢厌终于回府,连忙领着他们来见谢厌。

    结果他们一见到谢厌,就纷纷落泪,像孩童般嚎啕大哭起来,口中还喃喃自语“像实在太像了”

    谢厌只好坐在堂中,边等他们哭完,边与小八聊天。

    “大大,总感觉这次任务好容易完成啊,那个齐王也没有多厉害嘛,一个照面就被你打倒了,不,是一个照面都没有大大真厉害”

    对于小八的吹捧,谢厌内心毫无波动,他回道“你觉得简单,只是因为我恰好可以解毒而已,倘若我无法解毒,这个局就相当难破。而且,拿下魏谦并不算什么,齐王有无后招,我也不清楚。”

    仔细思考之后,小八点点头,“我还是得夸大大,正因为有大大的医术,我们才能戳破齐王的(阴yin)谋,要不然罗贤他们也不会为你所用。”

    “你不要忘了,齐王手中死士并不少,不仅西北军中有细作,西南军、东南军甚至京畿卫中,或许皆有细作担任极为重要的职责,就如同原剧(情qing)中的林奕一样。如今这局面,他必定只能选择造反,那些死士就是他的势力。”

    小八闻言,立刻担心道“那怎么办我们好像只有西北军哎”

    谢厌还没来得及回答它,面前的这些老人家就收住眼泪,满目欣慰地看着自己。

    “贤侄,这些年你受苦了”一两鬓发白的老人家感叹一句,眼眶又开始红起来。

    为防止他们再次痛哭流涕,谢厌只好起(身shen)道“各位叔叔伯伯,晚辈也是前不久才得知自己的(身shen)世,此前种种宛若噩梦,醒来也就忘了,如今晚辈想亲自前去拜祭双亲,不知前辈们可否为晚辈引路”

    “自然自然”

    大魏仁庆九年,齐王造反。

    大将军沈寂亲自领兵迎战,双方交手之际,齐王(身shen)后将领却纷纷倒戈,齐王被擒,于押解回京路上,被人暗中用箭(射she)杀,死于囚车之中。

    大概他死前也明白过来,用毒药控制人心,到头来终会反噬自己。

    天牢中的魏谦饱受折磨后,因此前根基已毁,不久便于牢中痛苦死去,死后尸体被虫蚁啃噬得惨不忍睹。

    平定齐王之乱后,沈寂与谢厌俱上请皇帝,决定一辈子镇守边关,抵御外敌。皇帝斟酌良久,遂挥笔批准。

    齐王训练营骤然解散,谢厌领着薛灵方为他们解毒,他们均(身shen)负一技之长,有人愿意投军建功立业,有人愿意同林奕一般回乡瞧上一眼,也有人潇洒恣意,浪迹天涯。不论如何,他们总归不会再被毒药控制,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

    此后几十年,沈寂与谢厌的战神之威令西戎不敢轻易进犯,谢厌闲暇之际,时常教导薛灵方,薛灵方经过刻苦钻研,终于青史留名,成为人人敬佩的女神医。

    与沈寂逍遥过完五十年,谢厌不舍地抱紧怀中逐渐冰冷的(身shen)体,静静等待小八启动穿越程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