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美貌细作01
    “冯扬, 你别拽着老子老子要杀了他”

    “曹金你别激动,现在处境危险你就别添乱了,再说, 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他是细作。”

    “老子不管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不杀也得揍他一顿”

    谢厌刚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shen)酸痛,应该是肌(肉rou)使用过度留下的后遗症。他动了动(身shen)体, 发现自己被绳子紧紧绑在一棵树上,面前正有两个(身shen)着盔甲的男人激烈争论。

    “大大,您醒啦”

    谢厌歪首看去,肩膀上那团金光似乎凝实了些,看来小八有所升级。

    “剧(情qing)传给我。”

    得到命令, 小八立即欢快地将剧(情qing)灌入谢厌大脑里, 谢厌本就是一串数据, 接受极快,等那两人走到他面前的时候, 他就已经弄清楚这个被穿(身shen)体的各种信息。

    衣领突然被人狠狠揪住, 一张糙脸放大在眼前, 让看惯了褚九璋俊脸的谢厌(禁jin)不住扭过脸去,不忍再看。

    他这副模样被粗莽大汉理解为嫌弃,不由得更加愤怒, 拳头直直在他耳边捶着树干,砰砰作响。

    “老子最讨厌你这副娘们兮兮的样子”大汉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 “讨厌汗味、讨厌我们这等糙人, 你干嘛还要进军营不会真的是细作吧”

    站在一旁冯扬咳了一声, 他长得比较秀气,跟大汉曹金一比,那就是优雅的儒将,谢厌抬起头,目光与他触上。

    “将军的伤势如何了”

    冯扬还没来得及回答,曹金就又愤怒咆哮“你他娘的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将军能受那么重的伤我们能被包围要说你他娘不是故意的,老子第一个不信”

    谢厌根本没理他,只继续凝视着冯扬。

    年轻清秀的儒将终于看不过去,伸手将曹金拉开,问谢厌“将军的伤不浅,若是有军医随行,倒无大碍,只是如今我们陷入敌人包围,根本没法去寻大夫,将军能否熬过去,就看天意了。”

    冯扬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直观察谢厌的神(情qing),见他与往常的(阴yin)沉不同,似乎被曹金揍昏过去,再次醒来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眼前的少年相貌格外昳丽,在军营一群糙汉子们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在加上白皙细腻的肌肤,若非他自(身shen)能力不错,恐怕早就被人当成兔儿爷了。

    可就在刚才,他一睁眼,气质就大为不同,一扫以前的(阴yin)郁,那张脸也失了以往的娘气,变得坚毅起来。

    这谢严,当真有些神秘,怨不得老曹一直怀疑他。

    面对冯扬的注视,谢厌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这位冯副将,面上温和友善,实则腹黑狡猾,素来承担军中智囊的职责,稍一不慎,就会被他看出来一些秘密。

    可即便如此,谢厌还是宁愿与冯扬交流,也不愿面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曹金。

    有小八的地图在,谢厌很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他们如今躲在山中的一片密林中,敌人的一队人马以三面夹击之势合围过来,而他们的背面不远处就是悬崖峭壁。

    无论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条。

    要洗脱原(身shen)细作的嫌疑,他一是要救活那个沈将军,二是要尽量帮助大家脱围。

    以目前的(情qing)况来看,有些难度。

    “冯副将,”谢厌认真注视着冯扬,“请带我去见将军,我从小学过一些医术,或许能有用处。”

    “你他娘的不会又想害将军吧有医术为何不早说偏偏藏着掖着到现在才说”曹金也不是个真正的蠢人,他如小山一样的(身shen)躯矗立在谢厌面前,瞪着铜铃般的大眼,恶狠狠地瞅着他。

    冯扬无奈将他拉开,伸手给谢厌松绑,“你若真能治好将军,那可是大功一件,若是不能,反正我们兄弟几个都会给将军陪葬,咱也不算亏。”

    敌人很快就能从山下搜上来,他们如今只剩下百来个人,恐怕援军还没等到,他们就会死在敌人刀下。

    绳子被解开,曹金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坐在地上,不愿看谢厌一眼,反正他是不相信这小子真会医术,也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妖。

    跟着冯扬来到一处狭窄的山洞前,谢厌观察了一下周围,这不起眼的山洞被藤蔓灌木等掩盖,若是不仔细寻找,怕是很难发现。只不过,让一个伤势严重的伤员躺在如此(阴yin)暗不通风的地方,这是保护他还是希望他快点死呢

    两人进了山洞,里面有三个看守,见到冯扬,俱行了军礼,“冯副将。”看到谢厌的时候,却都是一脸嫌恶的表(情qing)。

    要知道,原(身shen)谢严也是沈将军的副将,与冯扬和曹金平起平坐,地位比这些小兵蛋子高了许多,按理说这些士卒不应该如此态度,可纵观谢严生平,如今这境地也实在是(情qing)理之中。

    谢严从小就被一神秘人收养,与许多同龄孩子被培养成细作。那神秘人告诉他们,他们都是西戎人,可是父母家园都被大魏的将士用铁蹄踏平,大魏让他们失去了亲人和土地,他们都要报仇

    这样的想法一直被灌输了整整十三年。

    因武艺不错,谢严就被送进军营中,他的任务就是让大魏战神沈寂(身shen)死。军营中到处都是他的“仇人”,谢严自然不会与人交好,甚至隐隐会流露出仇恨的目光,整个人(阴yin)沉得让人心生抵触,众人都很讨厌他。可他武功着实不错,脑子也不差,立了不少功劳,得沈寂看重,便成了沈寂(身shen)边的副将。

    离沈寂越近就越容易下手。这次的被围事件,也是谢严遵从养父吩咐,使计将沈寂等人引入此山,等着“己方”的军队来个瓮中捉鳖。

    等沈寂一死,军中暂时无人,谢严能力不错,更有可能掌握大魏军权,届时,报仇便轻而易举了。

    满腔仇恨的谢严自然满口答应,可他并不知道,他自己只是一颗被牺牲的棋子。所谓的大魏仇人根本不存在,谢严本就是大魏子民,甚至,他的真实(身shen)份还是个忠君(爱ai)国的已故将军之子。

    在原来的剧(情qing)中,谢严当真遵循养父的吩咐,将沈寂等人一同害死,他自己也死在“己方”手中,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shen)份,也不知道养父为什么要杀了自己,而且,在他死后,所有人都将愤怒发泄在他这个叛国贼(身shen)上,甚至将他尸体拖出来鞭尸,到最后,整个尸体稀巴烂,就铺在演练场中,任千人踩,万人踏。

    真是可怜可叹之极

    收回心神,谢厌没理会那三个守兵惊疑不信的目光,蹲到沈寂面前。昏暗的山洞里,男人紧闭双眼,脸上的络腮胡遮住了面容,看不真切,不过他体格高大威猛,看起来还真的相当符合战神的形象。

    沈寂腰腹中了一箭,箭已被拔出,没伤到重要器官,但这种穿刺伤,在没药的(情qing)况下很容易受感染,到时候真的很有可能会一命呜呼。

    谢厌伸手在他额上探了一下,果然有些低(热re)。

    “小八,搜寻附近可有合适的药草”谢厌在心里吩咐,他方才查看了一下此地的气候和土壤,幸运的是,这座山林适合一些药草的生长,说不定还真的有。

    小八兴奋地启动程序,将方圆几里的(情qing)况都呈现在谢厌脑海中,谢厌瞧着正在缓慢移动的搜山军队,心里虽急,面上却一派淡定。

    “大大,附近真的有不少药材”小八将那些生了药材的地方指给他看。

    各种药材的品种及生长状况都标注得极为清晰明了,谢厌直到这时候才发觉,关键时刻小八还是相当有用的

    他猛地起(身shen),对一直暗中观察他的冯扬说道“山洞里不通风,且(阴yin)暗潮湿,伤患不宜久待。我方才看了一下山里的土壤和气候,附近或许会有治伤的药草,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派几个人跟我一起去采药。”

    冯扬似乎在斟酌他话里的可信度,过了好一会,才微微笑着吩咐道“你们将将军抬出去,好生照料,再去知会曹副将一声,就说我同谢副将去采药了,要是一个时辰还没回来,就不用等我们,按计划换个地方守着。”

    他在军中似乎颇有威望,如今将军昏迷不醒,士兵都听他的,但如此境况,他们都不愿冯扬跟着谢厌涉险。

    “冯副将,要不我们去采药吧,您留下。”

    “是啊是啊,您一个人去怎么行让我们几个去吧”

    “冯副将,还是您留下来照看将军为好。”

    三个士卒你一句我一句,话里话外都不相信谢厌,总觉得他要干坏事。军队里没了他们三个没什么大碍,可要是没了冯副将,那就乱了(套tao)了。

    冯扬却在这件事上显得相当固执。论头脑,这三个人加起来都比不上冯扬,论武力,冯扬虽比不上曹金,但比这三个人强多了。如果谢厌真的要干坏事,冯扬比他们三个更容易逃脱。

    “就这么决定了,谢副将,你认为呢”

    谢厌无所谓,反正他是真的要采药,跟一个聪明人同行,总比跟三个蠢蛋同行来得有趣。

    “那就走吧。”

    两人背上长弓和挎筒,腰配长杆陌刀,带着背篓,在三人担忧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得知消息的曹金气得跳脚,骂完谢厌又开始骂冯扬,士卒在他狂躁的气场下犹如鹌鹑,一句话也不敢说,尤其是那三个没拦住冯扬的士卒,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臊得脸都要贴地上了。

    这边鸡飞狗跳,那边谢厌带着冯扬,往最近的药草生长地走去。因为有小八的地图在,他们压根没走弯路,直奔药材。

    “就是这里了,”谢厌蹲下(身shen)来,拨弄着翠绿色的叶片,姝丽的脸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于细碎阳光下,艳光四(射she),刺得人眼睛生疼。

    压下心中的怪异,冯扬偏过头去,指了指面前的一棵,“是不是这个”

    “对。”谢厌又与他介绍了其他几种后,两人就聚精会神挖了起来,很快背篓就满了。

    野生的药草毕竟不会太多,这儿挖得差不多,谢厌又去了另一块地方,离冯扬并不远。

    两人兀自挖着草药,忽然,谢厌手中动作一滞,正巧小八也在耳边叫了起来,“大大冯扬背后不远处有人”

    不等它说完,谢厌就已经张弓搭箭,迅速转(身shen)箭尖直对冯扬方向。冯扬抬眼就见箭尖那抹寒光,瞳孔猛然一缩,看来谢严真的有问题,只是谢厌动作太过神速,他根本躲不及,便闭上眼睛,心道天亡我也

    “咻”地一声,冰冷的箭(身shen)直直贴着他的面颊,往他(身shen)后(射she)去,只听一道短促的惨叫声,一人倒地。

    冯扬心中一惊,连忙转(身shen)看去,那个中箭(身shen)亡的人离自己不过百米远他朝谢厌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观察周围有无其他敌人探子。

    谢厌手持长弓走过来,“附近没了,”他说着走近那个探子,将箭从他脖颈处拔下来,毕竟现在他们装备紧缺,能回收就回收,“这里估计已经快暴露了,药采得差不多,我们可以回去再商议换据点之事。”

    冯扬深以为然,方才千钧一发之际,谢厌救了自己的(性xing)命,冯扬对他的怀疑减了些许,带着对他的感激点点头,“那我们回去。”

    他说完就抬步离开,却见谢厌没跟上来,问“怎么了”

    谢厌没理会他,而是蹲下(身shen),将那具探子尸体翻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看向冯扬。

    少年昳丽的面容让冯扬心里一悸,他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发现什么了”

    “冯副将,这种草有毒一经燃烧就能产生毒烟,人与禽兽若嗅之,便会手足无力,头晕目眩,失去战斗力。我观如今风向,正巧对着山下,倘若我们收集足够的毒草,在上风处燃烧,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如此奋力突围一个缺口,还是很有希望的”

    丹袍黑甲的少年头发凌乱,下巴还有些被揍出的青紫,此时手中握着一把绿油油的毒草,虽脏污狼狈,但那惊喜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可(爱ai)。

    心脏仿佛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些,因为太轻,冯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只是他变得温和的目光暴露了他潜在的内心,“草有毒,你用手拿着没事吗”

    “没,只有用火烧产生的毒烟才有毒。”谢厌虽这么说着,却将毒草丢在地上,提上药篓,“我们还是先回去给将军治伤吧。”

    两人迅速回到暂时的营地,曹金和士卒们见两人平安归来,俱松了口气。曹金还在怀疑谢厌,直接将冯扬拉到一边,不满指责道“你说你怎么就跟着他出去了他说能治将军你还真信要是他把你害了自己跑了,那可怎么办”

    冯扬脑海中闪现谢厌明艳的脸和泛着喜悦之光的眸子,不(禁jin)皱了皱眉,“我这不是没事吗况且,他刚才还救了我一命,不,是救了大家伙儿的(性xing)命。”

    他说着将刚才发现敌军探子的事(情qing)全都告诉曹金,曹金听罢,张大了嘴巴,挠了挠毛躁的头发,有些不自在道“难道我们真的误会他了不过,虽然他救了我们,可他那(性xing)子我还是不喜欢。”

    他嘟囔的这句被冯扬听在耳中,心里顿时滋生一丝不悦,谢严只是(性xing)格沉闷了些,又没真的做什么坏事,而且能力又强,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嫌恶他呢

    犹记得当初将军要将谢严提拔为副将,遭到众人反对,自己也是劝诫的一员,可是将军力排众议,还是让谢严当了副将。

    如此看来,也只有将军目光如炬,知人善用,他们都过于肤浅了。

    望着曹金粗莽的脸,冯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喜欢他,他还不喜欢你呢”说罢,就去找正在研磨药草的谢厌。

    没有药杵之类的工具,谢厌只能找了一块石头,用衣服擦去灰尘,将药草放在另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开始一点一点研磨。

    其他士卒只以为他在做戏,都在一旁看笑话,冯扬走过来,见状皱眉斥道“将军还在等着伤药,你们闲在那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士卒闻言,有的惭愧低头走过来,照着谢厌的法子开始磨药,但有人不服气,顶撞道“冯副将,不是我们不愿帮忙,而是我们从没听说谢副将还会医术,现在他随便弄来几棵草,说是治伤的药,骗谁呢”

    冯扬目光一寒,正要训人,就听谢厌清冷的嗓音响起“这位兄弟,你同我说过几句话”

    那人被他平静的眸子看得有些难堪,再加上谢厌的脸实在有些惑人,他不自觉后退两步,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说道“小人哪敢与谢副将说话”

    “既然你一句话没与我说过,凭何以为我不擅医理没有调查过就胡诌乱造,这就是你自以为高尚的人品”

    谢厌目光扫过在场所有士卒,在高大粗莽的曹金(身shen)上停顿一会儿,直将他看得脸红脖子粗,而后转首对上冯扬温和宁静的目光,“冯副将,你可曾听说过我不会医理”

    冯扬抿唇浅笑,“谢副将未曾说过。”

    说实在的,谢严就没怎么跟军营里的将士们说过话,在他看来,能忍住不手刃仇人都算不错的了。

    方才还怼天怼地的士卒俱静默无声,一个个低着头不敢看谢厌。他们心里不(禁jin)回想以前,谢副将虽然不善言辞,沉闷(阴yin)郁,但从没有骂过他们打过他们,打仗的时候还冲锋在前,即便算不上一个善良温柔的人,但也没什么错处啊,他们之前为什么这么针对他呢

    好像是因为他们经常看到林副将被谢副将欺负,林副将心地善良,怕他们担心,还为谢副将说(情qing),他们才越来越讨厌谢副将。

    可是现在想想,谢副将也没怎么欺负林副将,反而是林副将喜欢主动凑过去跟谢副将说话,被谢副将冷脸一对,显得极为无辜委屈

    士卒们可能想不到太深的东西,但冯扬何等聪慧,只觉得谢严确实是被误会了,想必这次是真的看到了敌方首领,这才不要命追过来,并非故意引(诱you)他们入圈(套tao)。

    当然,他也不能因为猜测就否定了谢严的嫌疑,只是如今(身shen)处险境,他们需要团结一致,若是因为怀疑战友而军心涣散,突围出去就更困难了。

    “好了,大伙儿都速来帮忙,待替将军上了药,我们就得重新换地方。”冯扬指挥着众人各司其职。

    草药制好,谢厌让人将沈寂的战袍褪下,用水清洗了伤口,前后敷上药泥,寻了稍微干净些的长布条包扎好。

    看着沈寂前(胸xiong)后背上纵横交错的伤疤,谢厌也不(禁jin)油然而生敬佩之意,看来战神之名也是用鲜血浇筑出来的。这人的背上没有一块好皮,有的伤竟已有十年之久。

    虽被络腮胡挡住面容,看不出真切年龄,但剧(情qing)中介绍,沈寂应该才二十二三岁,也就是说他十二三岁就上战场了,那道伤应该是被人用刀狠狠劈出来的,能活下来还真是命大。

    重新给他穿上丹袍,谢厌略一思量,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将象征着将军的盔甲穿戴在自己(身shen)上。

    “谢副将,你这是”冯扬最先反应过来,眼皮猛地一跳,连忙上前拦住他,“你不要命了”

    曹金没意识到谢厌此举用意,只傻傻问了一句“你干嘛穿将军的盔甲”

    迎上冯扬不赞同的目光,谢厌平静道“敌人的目标就是将军,这样我可以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对将军对大家都好。”

    可是穿成这样,一旦遇上敌军,那就是活靶子啊冯扬不忍心,忙伸手去抓,“那我来穿”他比谢副将年长六岁,武功也不差,合该他来

    曹金终于反应过来,大步走来,粗声粗气道“你俩就别争了,老曹我最合适,你俩的(身shen)形与将军差远了”

    众士卒也都明白了谢厌的用意,顿时鼻头酸涩,眼眶通红,方才他们还嘲笑谢副将,可是现在,谢副将却为了引开敌人注意,不顾自己(性xing)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于是大家纷纷上前,吵嚷着要代替谢厌。

    此举非常危险,谢厌有小八相助,自然不惧,可是面前这些将士毫无助力,真到了那时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就这么决定了。”谢厌将盔甲整理好,他虽没有沈寂那般壮实,但个头与沈寂相差不多,穿着倒也算合(身shen),厚重的头盔将他的脑袋整个包裹住,只露出一张秀气白皙的脸,以前瞧着,众将士只觉得娘气,然此时此刻却生不出丝毫不敬之意。

    “谢副将”一高大的兵卒忽然从队伍中走出来,郑重行了一个军礼,通红着眼眶,哑声道,“以前都是小人误会了您,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以后若有人诋毁谢副将,小人第一个不答应”

    “我也不答应”

    “我也是”

    一个又一个士卒站出来,看着谢厌的目光俱充满了敬重。冯扬看着这局面,叹了口气,对上曹金羞愧的眼神。

    “从今儿个起,小谢就是我老曹的兄弟咱们要是能(挺ting)过这次困难,以后在营里,我看谁敢欺负小谢”

    “好”众人纷纷附和。

    感觉到(胸xiong)腔处涌动的澎湃(情qing)绪,谢厌深吸一口气,在众将士们面前露出第一个笑容,此时霞光烂漫,少年着丹袍金甲,竟比那霞光还要明丽绚烂。

    曹金及众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冯扬伸手抚上心脏处,无奈一笑。

    “诸位若是信我,就随我来。”谢厌言罢,转(身shen)左边密林走去。

    百来号人毫不犹豫,就跟着前方那抹高瘦的(身shen)影。

    有了小八地图,谢厌带着众人,避开敌军耳目,往大山更深处行去。大家都是训练有素的将士,行军之中还不忘抹去痕迹,天黑之时,总算有惊无险寻到一处藏得极深的狭小裂谷,打算将就一晚。

    选择这处裂谷谢厌有自己的用意,一来离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远,二来此处难寻,能给他们足够喘息的时间,三来,小八地图上显示,这里生长着许多毒草。

    因为敷了药,沈寂的低(热re)终于褪去,如今只等他醒过来。药见了效果,众人对谢厌越加敬佩,没想到谢副将不仅武艺高超,还擅长药理,真是厉害

    将毒草之事交给冯扬去处理,谢厌就守在沈寂(身shen)边,开始打坐练功。原(身shen)的武艺和(身shen)体素质自然不错,可面对敌方强大的兵力,依旧很难突围出去。

    他静下心来,同上一个世界一样,练习内功。所幸这具(身shen)体也相当适合这本功法,加上原(身shen)的骨骼筋脉得到过强力锻炼,所以练起来事半功倍。

    一夜过去,裂谷外平静一片,他们又在敌人包围下度过了一天,众人心里既高兴又有些绝望,他们干粮和水带得不多,熬个天还行,再往后,怕是要忍受饥渴。

    天一亮,冯扬就组织人在裂谷中采摘毒草,众人不解,听他说是谢副将有大用,便都以为是什么药草,俱乖乖前去采摘。

    练了一夜的内功,谢厌丹田处已生些许内力,再过几(日ri),利用毒草,便有突围之力。

    他们在裂谷里躲了五天,这五天里,众人一刻也没闲着,知道会有一场硬仗要打,他们都卯足了劲儿,拔草的拔草,削木箭的削木箭,就等着敌人过来。

    夜幕降临,谢厌和冯扬、曹金坐在昏迷的沈寂(身shen)边,商量着明(日ri)的计划。

    今(日ri)派出的斥候发现敌人已经往这边搜寻过来,恐怕明(日ri)就能找到他们。他们不过一百来人,而敌人却有成千上万,想要突围出去,难于上青天。

    “我想了又想,明天还是我扮成将军吧,”经过这几(日ri)的相处,曹金已经对谢厌卸下成见,而且相当尊重他,“我就一粗人,除了力气大,什么也不会,可是小谢你还懂医术,有你在,我们也不担心将军了。”

    冯扬没说话,他既想同意又想反对。曹金与他相交这么多年,他自然不忍心见他送死,可是谢严是个人才,也不应该这么轻易死去。

    他正纠结着,就听谢厌清冷平静的嗓音响起,仿佛能安抚人心,“曹副将,冯副将,你们若是担心我,不如明(日ri)曹副将同我一起突围,冯副将负责带着将军安全回营。此地草药有限,我能做的只有缓解将军伤势,将军一直未醒,恐怕还需军医诊治。”

    他说的有道理,就连冯扬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好”曹金一拍大腿,“就这么定了”

    翌(日ri),东风吹拂,朝霞满天。

    谢厌穿着沈寂的那(身shen)盔甲,同曹金站在一起,在众同袍的默默注视下,踏上征途。

    他们昨夜已经将毒草连在一起堆好,点燃后,借助东风之势,令毒烟传至敌军之中,不说全部毒倒,只要能使他们损失一些战斗力,谢厌和曹金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两人腰间挂着陌刀,背着长弓和挎筒,往众人相反的方向而去。

    西戎将军呼延智已经搜了五天山,可一个鬼影都没看见,他正暴躁地捶着树干,就听探子来报,说是前方似有魏军踪迹。

    呼延智大喜,忙呼喝众人,嘴里还骂骂咧咧,“娘的,这些魏人就是狡猾,说好了引沈寂过来,结果半根毛都没见着呸”

    他其实也奇怪得很,沈寂明明被(射she)中了一箭,应该跑不远才对。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领着先锋军往探子说的方向走去。可还没接近目的地,视野中就突然出现了一(套tao)熟悉的盔甲那不是他的死敌沈寂吗

    呼延智激动得呼吸都变粗许多,他根本就没多想,带着众人直直追上去

    谢厌和曹金速度极快,将呼延智等人引到预定地点,就点燃了一堆又一堆的毒草,毒草借着树枝等迅速燃烧起来,东风横扫而过,毒烟迅速向呼延智那边弥漫而去。

    等呼延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眼见众多士兵软倒在地,他连忙用衣服捂住口鼻,双目通红,径直越过毒草连成的屏障,带人疯狂追过去

    沈寂小人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可那又怎么样他兵多得很

    呼延智意气用事,带走了大队人马,就为了追杀前面那两道(身shen)影,这给裂谷中的冯扬等人了最佳机会

    冯扬坚定下令,迅速往反方向避开敌军突围。

    山林茂密,障碍极多,谢厌又有小八指挥,带着曹金很快甩开尾随的呼延智,往山林更深处走去。

    曹金如今对他言听计从,只觉得他乃神人,所指方向居然没有一个敌军。

    追了一整天的呼延智气得跳脚,恨不得放火烧山,好在被军师拦住,“将军莫要气恼,据我所知,那个方向可是悬崖峭壁,他们没路了。”

    呼延智闻言又开心起来,忙要点兵去追,军师又道“倒不如先着人将此处包围起来,到时候他们插翅也难逃。”

    呼延智采纳了他的建议,迅速派人包围,如此一来,那沈寂除非跳崖,否则就只能死在自己手里,实在是太妙了

    呼延智他们能想到的事(情qing),谢厌自然也能想到。其实不管他们怎么跑都跑不出呼延智的围剿,倒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他们在呼延智眼里是个“死人”,呼延智才会领兵离开。

    距离悬崖不远处有个偏僻的山洞,外面布满林木,若不仔细查探,根本没人能看出来这里还有一处藏(身shen)之处。谢厌将曹金骗到山洞里,曹金正要发问,就觉后颈猛地一疼,而后不可置信看了一眼谢厌,软倒在地。

    将他(身shen)上的盔甲扒下来,用棍子之类的物事填充固定住,谢厌一手搭在盔甲的腰上,于黑漆漆的夜晚里,仿佛是搂着一个人。

    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他迅速出了山洞,抹去进出的痕迹,而后搂着高长的盔甲,消失在夜色中。

    “将军前面有人”呼延智(身shen)边的副将指着悬崖处的谢厌和他旁边站立的盔甲。

    他们离得不近,夜晚又看不甚清,就以为是沈寂与其副将站在悬崖边上。

    呼延智刚要带人冲过去,却忽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沈寂”带着“副将”轻轻一跃,竟直接跳到了悬崖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