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杏林圣手24
    翌(日ri), 应十四又去了集市,回来的时候又被隔壁大娘给叫住了,她想装作没听见直接进院子, 可大娘却站在院门口问“昨天听那男娃娃说你家主人专治疑难杂症,是不是真的”

    应十四还没回答,听到动静的广丹就从屋里跑出来, “大娘,您找到病人啦”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大娘因他年纪小不好与他置气,直接道“我的确认识一个人,他呀, 就是心太好, 想帮老百姓却得罪了权贵恶霸, 腿被人打断了,城里的大夫都没法让他站起来, 你说说, 那些人多可恶”

    腿断了京城的大夫都治不好的话, 那应该是很严重很严重的伤,广丹心有犹疑,不过公子说了, 不管怎样,都说能治就行了。

    经过这半年, 他已经盲目相信公子的医术了, 于是一脸肯定道“我家公子能治的”

    大娘刚见他皱眉, 本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可一听广丹如此,心(情qing)立刻激动,忙问“当真”

    “公子不骗人的,都说了,治不好不收诊金”广丹丝毫没察觉自己的话带给别人的是怎样的震惊。

    大娘话也不问了,直接就往衙门跑去找儿子。

    年轻衙差今儿恰好在巡街,撞上他亲娘急急忙忙却又激动的模样,忙拦住她,问“娘,您这么急干什么去啊”

    狠狠喘了一口气,大娘扶着自家儿子的手臂,在其他衙差的好奇目光中,说道“我问过了,他们说能、能治”

    年轻衙差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脑子空白了一下,接着猛如锤击,回过神来,几(欲yu)说不出话来,“娘,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真能治不是骗子吧”

    “他们说了,治不好不要诊金,反正我们也吃不了亏”大娘叹口气,“就是不知道你那好兄弟愿不愿。”

    “娘,您先回去,我立刻去找吴大哥,”年轻衙役转(身shen)对其他衙差道,“来一个人跟我一起去吴大哥家,其余的继续巡街。”

    满心忐忑的大娘回了家,左思右想,还是没忍住敲响了隔壁的院门,开门的是应十四,她冷淡着面容道“人来了”

    “没、还没,我就是想再问问,真的能治好吗”

    要搁在以前,应十四可不敢跟别人打包票,不过现在,她也成了谢厌的忠实崇拜者。

    “当然能”

    有了她这句话,大娘稍稍安心,回家准备烧些茶水,待儿子他们回来可以解渴。

    过了小半个时辰,年轻衙役和其同僚合力抬了一简陋担架过来,上头躺着一位脸色苍白的男子,约莫二十七八,眉头紧锁,望着眼前这扇稍显陈旧的院门。

    一直等着的大娘正(欲yu)上前敲门,院门就被人拉开了,年轻小伙子看到应十四那张脸,直接傻愣住了。

    未料一个普通人家,竟有如此姝丽。

    好在他们都是正人君子,只惊叹片刻便回过神,抬着人就进去了。

    应十四将他们引入内室,室内燃着熏香,清淡雅致,嗅之心旷神怡,年轻衙役将男子抬上备好的病(床chuang),环视一周,“请问大夫在何处”

    话音刚落,广丹就跑了进来,本来只是想随意看一眼躺着的人,结果对上男人的目光,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着他高兴道“是你”

    被他的话弄得不知所措,男人在脑海中搜索良久也没认出来,只好歉然笑笑,“请问小兄弟是”

    “我是仁心馆的药童,仁心馆被封那天,你还给了公子一些银钱,我记得清清楚楚公子还说(日ri)后见到你,一定要报答你的”

    半年前的那件事历历在目,男人一下子想起来,略有激动,“原来是广丹小大夫。”

    这也怪不得他不记得,一来广丹之前年岁小,脸蛋有些圆,如今抽长长开了,模样就变了一些,二来,男人也只对仁心馆的谢宴有点熟悉,对其他人并无什么印象,认不出来实属正常。

    广丹狠狠点头,笑得很开心。在他心里,这人在危难的时候帮助他们,就是一个大好人

    “那谢大夫如今”男人关切问道。

    广丹却不说了,对其他非病患人士道“我们要治伤了,你们不能留在这里,先出去吧。”

    公子说了,现在他们在京城,皇帝下了口谕不能行医,还是低调为好。

    大娘将两位年轻衙役带回了自己家,应十四将院门紧紧关住,以防他人窥伺。

    谢厌已从广丹口中知道伤者(身shen)份,并未多言,提着药箱径自往那屋走去。

    “公子,我们也可以像以前那样伪装,这样不就不会被发现了吗”广丹在他(身shen)边不解问道。

    “你愿意一辈子伪装成小姑娘,我却不想装一辈子老头,”谢厌在他光洁的脑门上弹了一下,笑得笃定,“况且,皇帝很快就会收回口谕的,别担心。”

    淡香雅致的室内,忐忑的男人瞅着面前的小大夫,有些赧然,他挠挠头道“谢小大夫,虽然这么问很是不妥,但我还是想知道,你真能治好我这腿”

    “广丹,替他脱裤。”谢厌吩咐了一声,才淡淡回道,“京城的大夫都治不好,何不死马当作活马医”

    男人闻言,顿时哈哈爽朗一笑,“你说得对。”言罢,坦然躺下,等待谢厌为他治腿。

    将他裤子脱了的广丹瞪了他一眼,维护道“公子医术很厉害的”

    见他可(爱ai),男人笑着连连点头,“嗯,肯定厉害”

    一看他就是在逗广丹,谢厌摸了摸广丹的脑袋,对上男人目光,坦诚道“你既认得我的(身shen)份,想必也不会忘记半年前皇帝已下令不准我行医救人,如今我违抗圣命替你医治,你敢是不敢”

    衙役神色极为认真,掷地有声道“你敢治,我就敢被你治”口谕算个(屁pi)谢小大夫什么都没做错,那狗(屁pi)皇帝就为了一个女人,不为百姓着想,封了仁心馆,勒令医术高超的谢大夫不得行医。自己这腿不也是因为贵族强霸百姓田产,他看不过去,便被他们打成这样的吗

    他们打得太狠,若仅仅是普通的断腿,其他大夫也能治好,只是会留下后遗症罢了,可是他的腿骨断裂太多,大夫们根本无力医治。

    当今皇帝纵容权贵,如此昏庸,他当真不知这圣命有何好遵循的

    “你这腿断了已有三月,耽搁了最佳治疗时间,如今又自己长歪了,医治前需要重新打断才能正骨,这种痛苦常人难以忍受,你可想好了”

    衙役是条真汉子,否则也不会为百姓出头,他不怕痛,他只怕自己一辈子只能瘫在(床chuang)上,无法照顾双亲和妻儿。

    “想好了”

    得到坚定的答复,谢厌便毫不犹豫伸手,放在衙役腿骨上,使用内劲,将长歪的骨头再次弄断

    在隔壁喝茶的大娘和两个年轻人,正聊着天,突然就听到一声痛苦惨叫从隔壁传来,震得人心中直发麻。

    皇宫太极(殿dian)。

    褚九璋坐在轮椅上,平静的目光透过千里江山锦屏,似乎与(身shen)形狼狈的皇帝对上。

    皇帝本来对这残废的儿子没什么父子之(情qing),可如今,他病入膏肓,褚九璋残废一世,他竟诡异地觉得两人同病相怜,心里滋生些许好感。

    “在江州过得可好”皇帝沉哑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

    褚九璋垂眸淡道“回父皇,江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儿臣生活无忧。”

    “那就好。”皇帝突然咳了起来,精致的帕子上顿时出现一大滩血迹,旁边的刘总管小声惊呼,差点哭出来。

    咳了好一会儿,皇帝才缓过来,挥了挥手,“你先退下吧。”

    “父皇保重龙体。”褚九璋说着,转动轮椅往(殿dian)外行去,刚至(殿dian)门,就同一小内侍撞上,小内侍急着要见皇帝,对褚九璋这个曾经的废太子也没多少敬畏,啥也没说就急步走入(殿dian)中。

    褚九璋嘴角的笑稍一勾起,便又淡下,守在(殿dian)外的应一迅速上前,推着他往住的宫(殿dian)走去。

    (身shen)后的(殿dian)内,小内侍凑到刘总管耳边说了一番话,刘总管在宫内待久了,不管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消息,都能保持一张高深莫测脸,听完后,他挥挥手让小内侍退下,至屏风后,道“陛下,已经查清了,那位江州神医在半年前,被卫家公子强制囚(禁jin)于卫府,防守严密。”

    似乎早有预料,皇帝冷哼一声,“传朕口谕,着二百(禁jin)军去卫府,将神医护送入宫。”

    他都要死了,根本不想再跟卫老狐狸扯一些场面话,直接粗暴反而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再说了,他是一国之主,找他卫家要一个神医,他卫家敢拒绝

    卫府。

    晋宣正在帮卫清晗换药,对卫清晗怨毒的眼神毫不在意。于卫府生活了半年,按照师父所言行事,卫清晗果然没有太过为难自己,只是不能出了院子而已。

    幸好他有谢家的医书可以研究。如今医药集注差不多每个大夫人手一本,因上面聚集了谢氏一族千百年来的医药心得,几乎对每种病症都有所介绍,从病因到症状,再到如何用药,只要是解决了的,都在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即便存在没有解决的病症,谢氏族人也会将自己的研究写上,给后人思路。

    此种综合(性xing)系统(性xing)的医书半年前一经问世,就受到医者们的(热re)烈追捧,说是奉为圭臬都不为过。说实在的,这本医书最重要的价值不是上面罗列清晰的病例,而是它一旦普及后,对医术发展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以前的医者,大多都不会轻易将祖传医术传扬出去,各流派医者之间也存在分歧,都觉得自家医术更精妙,对他家医术嗤之以鼻。长此以往,大家都闭门造车,那医术也就得不到长足发展。

    但医药集注的问世,给医者们打开了新的大门。因其上面丰富的病例解析,给不少医者所面临的的难题了更加正确的思路,大家也渐渐不再藏着掖着,反而各自交流,相互汲取对方优点。

    正因为如此,各地百姓都觉得医馆的大夫医术似乎高了许多,这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了。

    而更有仁心或者野心的医者,见谢氏医书可能千古留名,便也动了心思,倘若自己也编撰一本医书流传下去,说不定后世的人还会将自己奉为医道祖师

    外间的事(情qing)晋宣一概不知,他只知道,他用了半年时间,还没能将这本极厚的医书吃透,里头不少先达的注解往往令他茅塞顿开,犹如醍醐灌顶。

    唯一可惜的是,这上面居然没有留下师父的心得。师父的医术那般高超,却被昏庸的皇帝封了行医之途,实在令人郁结在心

    他正思念着师父,指甲不小心刮了一下卫清晗的脸,卫清晗秀目一瞪,就要发难,门外突然传来仆役焦急的声音“少爷,府外、府外被(禁jin)军包围了”

    什么(禁jin)军卫清晗顾不上晋宣,急步往外,边走边问“我爹呢”

    “相爷刚被陛下召了入宫。”仆从抹了抹额上的汗。

    卫清晗忽觉心中发寒,陛下此举到底是何用意将爹宣召入宫,再派遣(禁jin)军围府,此事三(殿dian)下知不知晓

    他强撑住精神,忐忑行至府门,那(禁jin)军首领铠甲凛然,面容肃穆,见到他开口质问“你可是卫相之子卫清晗”

    “是。敢问陛下有何吩咐”卫清晗强自镇定,(禁jin)军来得太突然,爹又不在家中,他根本没什么准备。

    “陛下令我等护送神医入宫。”他说着,未等卫清晗反应过来,直接指挥人冲入相府,开始搜寻起来。

    卫清晗脸色唰地一下苍白起来。

    与此同时,卫相战战兢兢跪在太极(殿dian)地上,如今冬季,地面寒冷彻骨,他一把老骨头根本受不住,可陛下没让他起(身shen),他不敢起(身shen)。

    “朕听闻卫(爱ai)卿独子半年前脸伤难治,后请了神医治好,可有此事”

    这件事卫相当然知道,他隐隐有些察觉皇帝问这话的用意了,便回道“确有此事。”

    皇帝咳了咳,嗓子像是充满了浓痰一样嘶哑难听,“那神医姓甚名谁如今在何处”

    膝盖寒冷彻骨,卫相的额上却冒出许多冷汗,他想起三皇子说过的话,晋宣被囚卫府的事(情qing)千万不能让陛下知晓,谁知道那晋宣的本事会不会高超到将皇帝治好,他们不敢赌。

    陛下那(日ri)称赞了十二(殿dian)下,说不定脑子发抽,等病好后立十二(殿dian)下为太子呢。趁其病要其命,如今皇帝离死不远,他们已经安排妥当,若一旦发现皇帝临死前写遗诏让十二(殿dian)下继承大统,他们就是((逼))也要((逼))皇上改写诏书。

    “陛下,那神医四处游历,并未留下姓名,我儿也是幸运才能得以救治。”谎话说多了也就顺口了。

    (殿dian)内许久未有动静,卫相只觉得腿都要跪断了,皇帝还没声响,于是悄悄抬眼往上看去,却只看到一张沉怒狰狞的面容。

    皇帝死死盯住他,“好得很。”

    没什么比自己的命重要,有人挡了他的生路,即便是朝廷重臣,也死不足惜

    “禀报陛下,神医已在(殿dian)外等候。”(禁jin)军首领在(殿dian)外高声道。

    卫相脑中轰然一声,心中寒意透入骨髓,却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殿dian)外,晋宣被莫名其妙带到皇宫,作为一个平头百姓,他震惊过后,就忍不住想着到底是哪位贵人要见自己,再仔细想一想,能从相府直接拿人的,除了皇帝还有谁能做到

    怕不是皇帝要见自己吧干什么难道因为自己是谢氏一族的徒弟就要治罪不至于吧皇帝什么时候管过这种小事了

    他面无表(情qing),双腿微软步入(殿dian)中,头不敢抬,直接跪到冰冷的地上,叩首道“草民参见皇上。”

    皇帝见他如此年轻,心中希望已然有些消散,但还是让他起(身shen),道“你就是解决了靖州鼠疫的神医”

    他不是神医师父才是

    晋宣在心中呐喊,但面上不敢明说,只道“解决鼠疫乃江州众位大夫的功劳,草民受之有愧。”

    见他谦逊谨慎,皇帝略有满意,便招了招手让他上前,“你来替朕诊治一番。”完全无视了已经面色发白的卫老头。

    从晋宣进(殿dian)之时,卫相就已经瘫软在地,却还想着晋宣治不了,这样可以辩解他们曾询问过晋宣,知道他没能力才没禀报皇帝。

    晋宣定了定神,在心里催眠自己将皇帝当成一个普通的病患,跪坐在皇帝(身shen)前,仔细观察他的症状后开始诊脉。

    须臾,晋宣面色凝重,忽地将手从皇帝脉上离开,跪退几步,伏地闷声道“陛下应是中了奇毒,但此毒草民闻所未闻,请陛下恕罪。”

    卫相松了口气。

    本来就没抱希望的皇帝心里也没多失落,可还是迁怒问道“你连先人无可奈何的鼠疫都能治好,缘何试都未试,就断定解不了难道不怕有辱你神医之名”

    羞愧之(情qing)如潮涌般侵袭而来,晋宣终是忍不住,哽咽开口道“请陛下恕罪草民本就不是神医神医另有其人”

    (殿dian)内之人皆惊。

    皇帝沉目,威严道“这么说,你只是个窃取神医之名的小人”

    “并非草民有意辱了神医之名,”晋宣痛哭失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替谢厌觉得委屈,“鼠疫之法乃草民师父所创,草民不愿居功,然师父确有苦衷,他不能亲自替百姓医治,便只能将此法传授于草民,草民这才担了神医之名,还请陛下明察”

    解决鼠疫的另有其人那是不是表明,自己的命还有希望皇帝心思一动,忙问“你那师父可是年岁已高,不能过于劳累,故才令你去救治百姓”

    抹了抹眼泪,晋宣红着眼眶,哑声道“陛下有所不知,草民的师父比草民年少六岁,但医术已至臻境。”

    这下连皇帝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比你还年少怎么可能那既然年少力壮,为何不能亲自行医”

    晋宣默了默,后坚定道“草民师父乃京城仁心馆东家谢宴。”

    仁心馆是什么谢宴又是谁跟不能行医有甚干系皇帝早就把自己曾经的口谕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在刘总管记得清楚,替晋宣解释了一番。

    “陛下,半年前谢萦意图谋害贵妃娘娘,您下令斩首,并传了口谕,言明谢氏一族从此不得行医,想必这谢宴才因此不敢亲自替人诊治。”

    皇帝沉默半晌,突然狂喷一口血,委顿在地。

    或许将死之人,头脑会突然变得格外清明。皇帝急怒攻心,大吐一口血,被晋宣救醒之后,显得极为冷静。

    从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他猛地坐起(身shen)来,紧紧攥住刘总管的手腕,双眸极亮,“你暗中去查当初谢萦之死的真相,还有,去请谢宴。”

    什么都没有命来得重要,不论如何,他都要先保住自己的命,至于谢宴是否愿意帮他治疗,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

    他是皇帝,乃天下之主,有何人敢不从

    刘总管吩咐下去,宫中各暗探开始动作起来,即便已过了半年之久,可当时知道真相的人还大有人在,只要略施手段,便可得到结果。

    其实从一开始,皇帝就利用自己的毒症布局。他有怀疑对象,但毕竟是自己疼宠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和孩子,没亲眼见到,他是不会妄下论断的。所以,他故意在卫清晗面前表露出自己对小十二的喜(爱ai)与夸赞,就是为了借卫清晗之口,传到褚逸珩耳中,看他作何反应。

    可他没想到,在这之前,他竟发现卫相府中藏着江州府的神医即便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卫府都没有透露一点儿消息,说没有谋反之心,谁能相信

    褚逸珩与卫清晗素来友好,又岂能不知此事种种迹象让皇帝不得不摒除亲(情qing),往残忍的真相上面靠拢。

    东城一处简朴的宅院内,广丹正在给衙役换药,面容极其认真,衬着他可(爱ai)的小脸,颇有些喜感。

    “啪啪啪啪啪啪”院门忽然被人敲响,而且听这声音,敲门的人脾气不小。

    正在厨房忙活的应十四又承担了门房的职责,走过去一拉院门,见外头站着几位(身shen)着宫中服饰的白面之人,心里大致有了猜测,毕竟主子和谢神医的计划她还是略知一二的。

    她以前是褚九璋的暗卫,宫里没人见过她的容貌,所以不担心这些人认出她和褚九璋的关系,便皱着一张俏脸,问道“你们是谁”

    来人奉了刘总管之命,出宫寻找晋宣的师父谢宴。接到命令的时候,他们很是懵((逼)),因为谢宴离开京城已有半年,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天下这么大,他们该怎么找更何况,即便哪天他们真的找到了,可皇上的龙体等得及吗

    本以为这是个无解的差事,可谁知道很快有消息传来,说是最近在京城看到了以前一直跟着谢宴的小药童,似乎住在东城那边。宫人闻此消息,立刻带人过来寻找,问了好几家,还真的让他们打听到了。

    至于谢宴前头半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他们丝毫不感兴趣,反正只要人找到了,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然而他们要是稍微感些兴趣,就会从半年前江州府的神医被杀事件中看出一丝蹊跷。因为只要有心人一查,就能猜出江州被杀的神医就是谢宴,那么已经死去的人缘何还活在世上以皇帝的疑心病,这些事(情qing)必定会联想到(身shen)在江州的褚九璋,从而将注意力从褚逸珩那里转移至褚九璋(身shen)上。

    可惜的是,皇帝(爱ai)惜生命胜(爱ai)过一切,如今在这些忠心耿耿的宫人心中,只要找到神医救活皇帝,他们根本不愿意想太多。

    “谢宴可住在这里”

    宫人问话时候的神(情qing)仿佛是在施舍,在他看来,只要能救活皇上,谢氏一族的罪名肯定能够洗清,皇上也会重重赏赐,如此得利的事(情qing),恐怕没人会拒绝。

    应十四素来遇傲则傲,她抬眼嗤笑一声,“找他干什么他现在不在。”

    “有贵人找他治病,他去哪了”宫人不耐烦问道。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应十四颇有些无语,也不知道皇帝哪来的脸,在剥夺了别人行医资格之后,还理直气壮让人去救命,就这么打自己的脸真的好吗还是说皇帝承认自己不在行医救人的范畴之内

    哪有上赶着骂自己不是人的

    “他去城外山上采药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你们要是等不及就自己去找吧。”应十四不(情qing)不愿说出准备好的话,就啪地一声关上了院门。

    为首的宫人冷哼一声,心里暗骂应十四,便急急忙忙带人去了城外,打算上山找谢宴。

    刚行至山麓,因山风吹来,他们隐隐约约嗅到一丝血腥味,不是动物的血,是人血。

    心里咯噔一声,宫人们迅速循着血腥味往山上跑去,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在一低凹处寻到一大滩血迹,但没有一具尸体,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

    从现场痕迹来看,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打斗,不远处有一箩筐草药倒在地上,他们再细细寻找,意外地从草丛中发现了一块黑色令牌,上面的花纹和刻字不在他们的(情qing)报范围内。

    看来那位谢宴大夫已经凶多吉少了。

    宫人捡了令牌,再将方圆几里的地方找遍也没找到什么线索,只得在绝望中回去禀报。人没找到,甚至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也不知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命运。

    这厢几人急忙回宫,那厢被认为已经死了的谢宴却全须全尾地回了院子。

    看到他安全回来,广丹可高兴了,直围着他转,边转边问“公子,真的有人去杀你了吗”

    正喝着茶的谢宴点点头,对上小孩眼中的求知(欲yu),有些不忍心,就放下茶盏,解释道“我们故意放出皇帝找我治病的消息给褚逸珩,他能不着急吗”

    而且,他都能想象出来,听到这个消息的褚逸珩脸上的震惊表(情qing),他一定觉得不可置信。毕竟在他的(情qing)报里,谢宴伪装逃往江州,已经被派去的崔致和卫清晗杀死,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治好褚九璋,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现在,他不仅担心皇帝是否已经怀疑自己,还有来自褚九璋是否已经治好脚伤的威胁,更有对侯府是否不忠的疑虑。

    虽说崔致和卫清晗当初并没有亲手杀了“神医”,但两人都以为是褚逸珩另外派遣的杀手暗中下了杀手,毕竟在出发前,褚逸珩表明他们在明,那些杀手在暗。

    如此,“神医”突然被人一箭(射she)穿,崔致两人以为是杀手杀的,而杀手以为是崔致杀的,双方最后呈报给褚逸珩的结果都是“神医”死亡的事实。如此就导致了信息的失误。

    半年过去,谢宴再次出现,而且还是皇帝暗中下令寻找谢宴救命,褚逸珩再也坐不住,想要派遣杀手再次杀了谢宴,这也在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谢厌早有准备,且他已不是半年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大夫,他的武功在半年内(日ri)益精进,应一和应十四联手都没法在他手里过上十招。

    对付那些杀手,他游刃有余。不过他故意营造出自己被杀死的假象,顺便扔了一块令牌在草丛中。这块令牌是他半年前离开京城,在密林那晚,从杀手(身shen)上搜出来的那块,如今正好用上。

    就是不知道这块令牌到了皇帝手中,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听完整个布局的广丹张大了嘴巴,满目迷茫。这些弯弯绕绕的他虽然不懂,但不妨碍他觉得好厉害。

    听公子的意思,反正最后倒霉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敌人,至于皇帝能不能等到公子愿意出手的那一天,就看他诚意够不够了。

    宫人战战兢兢跪在地上,边抹冷汗边回着赵总管的话“大人,小的们去山上找的时候已经没人了,除了一大滩血迹,只找到了这个。”他说着将藏在袖中的令牌掏出来递给刘总管。

    刘总管黑着脸接过,拿着令牌端详半晌,细细摩挲,忽然灵光一闪,顿时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接着理也没理宫人,拿着令牌直奔太极(殿dian)。

    太极(殿dian)的皇帝正虚弱地靠在(床chuang)上,逗弄着面前纯真无暇的小十二。这世上只有襁褓中的婴孩没有城府,皇帝虽想借由他((逼))某些人狗急跳墙,但这几(日ri)相处下来,却真真切切对小十二有了感(情qing)。

    这时,刘总管急步进(殿dian),手捧令牌,直接就跪倒在皇帝榻前,痛声道“陛下,找到谢宴的消息了,”他在皇帝略带惊喜的目光中顿了顿,继续硬着头皮将发现谢宴踪迹的过程复述给皇帝,最后总结道,“那谢宴恐怕又遭人毒手了。”

    皇帝已然盛怒至极,他捶(床chuang)怒问“到底是谁干的”他已经让人秘密行事,对方怎么可能还会提前得知,前去杀人灭口

    仔细想想,在宫内有如此势力的还能是谁除了贵妃和褚逸珩,其他人根本做不到早已残废的褚九璋已经被皇帝想当然地排除了。

    “陛下,此乃那些杀手不慎遗落的令牌,奴方才仔细瞧过了,这上头的纹路似乎”他(欲yu)言又止。

    皇帝瞪着他,喘着粗气,“继续说”

    “似乎与镇北侯府祖先信奉的图腾有些相像。”刘总管说完就低下头去。

    镇北侯祖上是开国功勋,赫赫战功盛名在外,崔家祖先骁勇善战,传说因为他信奉一种神秘图腾,是那图腾指引他在战场上如有神助,开创了各种诡谲莫测的战术,直将敌人杀得片甲不留。

    当然,这只是民间流传的市井传说,当不得真。可在皇室记载上,崔家祖上的确神勇,但不是因为图腾赐予了力量。那图腾不过是祖先心(爱ai)的姑娘绣给他的,一直被他贴(身shen)带着,经常拿出来睹物思人,每次思及那姑娘等着他回去,他就会浑(身shen)充满力量,屡战屡胜。

    皇帝看到过这个纹路,也曾和刘总管打趣过,可如今,这块黑漆漆的令牌上竟刻画了这种纹路,褚逸珩的外家又是崔府,所以凶手除了崔府还能是谁

    再怎么宠(爱ai)一个妃子,也比不上自己的江山和(性xing)命重要,皇帝已然勃然大怒,气血直冲大脑,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传令下去,将贵妃和三皇子(禁jin)足,彻查谢萦谋害贵妃一案”

    揽月(殿dian)。

    贵妃崔雅薇差点劈了自己的长指甲,打翻了茶盏,凤目(阴yin)沉道“陛下怎会突然如此”

    她已经不年轻了,但多年来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看起来还不到三十,依旧风韵犹存,姿态婉约,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这也难怪这么多年独占皇帝恩宠。

    而如今,这份恩宠怕是要到头了。

    三皇子褚逸珩因受宠(爱ai),皇帝一直不舍他成年后出宫造府,他便一直留在揽月(殿dian),而今,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他焦急地在崔雅薇面前来回走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之前得到消息,说是谢宴没死,而且父皇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情qing)报,居然要寻谢宴救命。

    想到皇帝这些时(日ri)一直将小十二接去太极(殿dian),褚逸珩便心绪难安,唯一的想法就是在父皇的人找到谢宴之前就杀了他。可是,他派去的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

    越是细想,他心里的恐慌就越大。

    对自己儿子的(性xing)子极为了解,见他如此焦躁,崔雅薇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皱了皱眉,问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自从褚逸珩成年后,朝中势力渐大,崔雅薇就渐渐不管他的事(情qing),毕竟当皇帝的人都厌恶别人插手朝纲,即便她是母亲也不例外。褚逸珩早晚会当上皇帝,那时候要是心里怨怪自己多管闲事就不好了。也因此,她对褚逸珩和卫清晗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着默许的态度。

    不过现在突然被(禁jin)足,崔雅薇不想管也得管了。

    因被严密看守,如今褚逸珩的消息传不出去,外边的消息又进不来,他如今能靠的也只有崔雅薇了。

    他咬咬牙,双膝猛地跪到地上,双目惊惶,“母妃,不知您可还记得半年前江州府的那位神医”

    “记得,”崔雅薇伸手让宫女替她修剪长甲,目光落在褚逸珩那张惊慌的脸上,沉声道,“他不是死了吗”

    “不,他还活着。”褚逸珩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何谢宴还活着,难道侯府豢养的那些杀手,还有崔致和卫清晗都是吃干饭的吗

    崔雅薇柳眉蹙起,“活着然后呢”

    褚逸珩便将这几(日ri)皇帝召卫清晗、卫相进宫,派人去相府搜出晋宣,再由晋宣之口得知自己或可有救,派人去找谢宴这些事(情qing)说得明明白白。

    “然后你做了什么”崔雅薇眉头锁得更深,只期望褚逸珩没做什么大逆不道的傻事。

    “我去找人杀谢宴。”跪在地上的年轻皇子低着头,完全不敢看自家母亲的脸色。

    他如今也知晓自己的确太过心急,可是当时突然得到这个消息极为震惊,再加上卫相被父皇削职罢官,卫清晗在旁边煽动自己趁此机会,掐灭父皇的生机,以免夜长梦多,这才动了侯府的人。

    “糊涂”崔雅薇指着他,长指甲几乎要划伤他的脸,“这么大的事(情qing)你为何不先问过我的意见再怎么说,他是你父皇你这是要弑父”

    褚逸珩猛然抬首,用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表(情qing)看着面前一(身shen)华丽宫装的女人,“母妃,难道那掺着毒的汤水,不是您亲自端着服侍父皇喝的”

    从小就接触人心最(阴yin)暗之处,褚逸珩当然也不会顾念多少人伦亲(情qing)。再说了,亲(情qing)这种东西,皇帝本来就没有。褚逸珩从来都认为,皇帝之所以对他宠(爱ai),只是因为母妃和自己会讨他欢心。可瞧瞧先皇后还有褚九璋,两人都不是嘴甜讨喜的(性xing)子,皇帝都不会多看一眼。

    “啪”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充血的掌印清晰地浮现出来,褚逸珩被打懵了,不可置信看着眼前面容狰狞的女人。

    “我这是为了谁”崔雅薇恨得咬牙切齿,“我这是为了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阿远手臂残废,是因为卫清晗故意拉他替你受过吗现在阿致又瘫痪在(床chuang),镇北侯府本可以再兴盛多少年你知不知道可是现在呢为了你能成事,侯府付出了多少你就一点也不顾及骨(肉rou)亲(情qing)还去阿致那儿替卫清晗那小儿洗脱罪名你亏不亏心哪”

    褚逸珩没被她绕晕,他清醒得很,“母妃,侯府帮我,不过是因为我成事之后,他们能够享受更多荣华富贵,说到底,他们帮的是他们自己”

    崔雅薇气得发抖,她知道褚逸珩说的没有错,但她不容许自己教养出这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给我滚出去。”她抚了抚起伏不断的(胸xiong)口,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褚逸珩却跪着没动,只道“可是母妃,如今只有你能够挽回父皇的心了。”

    疲惫至极的贵妃挥了挥手,她与皇帝共枕二十多年,对对方的脾(性xing)了如指掌,平时他可以宠(爱ai)有加,但一旦遇上动摇根基之事,那就没法善了。

    “你还看不清形势吗你父皇已经对我们起疑了,所以,即便他要死,也会先拉我们母子俩陪葬。”

    褚逸珩闻言,顿时脸色煞白,瘫软在地。

    太极(殿dian)。

    郭御医跪在地上,脑袋直抵冰凉的地面,全(身shen)抖如筛糠,战战兢兢回道“禀陛下,事实、事实确实如他所言。”

    他指的是刚陈述了谢萦一案事实真相的小内侍。半年前谢萦被斩之后,宫中相关知(情qing)人俱被封了口,可是这个小内侍机灵,硬生生躲过一劫,如今被皇帝的人找来问话。

    郭御医参与了那次的嫁祸,谢萦本来给崔雅薇开的方子只是些补血益气的,然被郭御医偷偷换了某些药,最后还做人证,故意陷害谢萦。

    面对皇帝的迫问,他不得已终于说了实话,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真相已然大白。

    说实在的,按照皇帝的(性xing)子,以前压根不会管这些“小事”,但如今这件事涉及自己的(性xing)命,他不想管也得管。

    (身shen)份贵重的妃子及皇子陷害区区一位御医,听起来难道不可笑吗

    “你们为何要陷害那谢萦朕要你说实话”皇帝怒目而视,拍案喝问,然劲儿没使上来,反而弄得连连咳嗽。

    刘总管连忙上前拍背。

    郭御医伏在地上,颤抖着嗓音回道“是、是因为谢萦研究出了续脉养筋之法,陛下,微臣有罪求陛下开恩哪”他哭得涕泪横流。

    续脉,养筋。

    这两个词听起来寻常,却不啻于一道天雷轰在皇帝耳边,至此,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为何他们要杀谢萦,为何他们不放过谢宴,为何他们要借自己的手勒令谢氏一族不得行医,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皇权,谁都想得到皇权,为此将会不择手段。

    他们担心小九的脚会被治好,所以就直接断了小九被治愈的机会,好一招妙计担心自己会将皇位传给小十二,就又杀了谢宴,断了自己的生机

    越愤怒,皇帝就越清醒,他想着想着,居然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自己,笑自己老眼昏花,竟将蛇蝎之人捧在手心宠(爱ai)万分他笑自己,即便到了现在,也没办法真的下杀手。

    但有些事,不做也得做。

    “来人,拟旨。”

    圣旨拟好,刘总管亲自捧着去了揽月(殿dian)。

    “贵妃行事狠厉,祸乱宫闱,即(日ri)起剥夺称号,罚入冷宫,皇三子不孝不睦,不顾人伦,即(日ri)起贬为庶人,流放出宫”

    此圣旨一出,不仅揽月(殿dian)一片混乱哭嚎,就连不久后得知圣旨内容的侯府都惨淡无比。崔老夫人甚至一晕不起,崔侯替妹妹和外甥奔波,整个侯府如今只剩下崔远能支撑得起来,再加上罗氏管家有方,崔家已在两人掌控之中。

    贵人们的喜与忧一点儿也没影响到东城的那方小院。谢厌手痒难耐,又开始在小院里面翻土种药草,闲来无事还拿着刻刀和玉练习雕琢技艺。

    对于种药草这件事,应十四早已接受良好,甚至还帮着一起种。

    小院的(日ri)子很是悠闲惬意,而外头皇帝派遣的人还在焦急找寻谢宴,言明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太极(殿dian)。

    感觉到自己的(身shen)体每况愈下,皇帝觉得不能再耽搁,于是唤来褚九璋。他虽不喜这个儿子,但对褚九璋的品(性xing)还是相当信任的。

    褚九璋坐着轮椅而来,皇帝见之,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这抹愧疚很快消失,他看着面色冷淡的第九子,问道“若朕要立小十二为太子,你当如何”

    褚九璋眼睫低垂,“儿臣皆听父皇所言。”

    他知道皇帝叫他过来的用意。小十二为陈昭仪所生,其外祖家为皇商,真要算起来,根本没什么助力。但褚九璋不同,他虽为残废,可毕竟曾是太子,朝中暗暗扶持他的不在少数,且他外祖家算得上名门望族,若是有他相助,小十二必能坐稳皇位。

    见他如此听话,皇帝很是满意。不管怎么说,褚九璋能力卓越,且终生残疾,对新皇有助力却无威胁,是扶持新皇的最佳人选。

    这时,一内侍在(殿dian)外禀报,说是有急事奏明皇帝。皇帝让刘总管放人进(殿dian),那内侍猛地一下扑到地上,激动叩首道“陛下谢宴没死”

    (殿dian)内皆静,皇帝和刘总管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还有一些茫然。这些死去活来的戏码早已经让他们不敢轻易妄下定论了。

    轮椅上的褚九璋低眉浅笑,仿佛也为此等消息感到高兴,他慢条斯理说道“父皇,不妨趁机为谢萦沉雪,也收回对谢氏一族的(禁jin)令,如此,天下人便都知晓父皇您睿智大度,有您的金口玉言保护,别人才不会轻易杀害了神医谢宴。”

    急(欲yu)请谢宴进宫的皇帝,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之前觉得那谢宴不过是一个小大夫而已,无需礼遇,可被谢宴“(身shen)死”的消息震了一次之后,他就有些恐惧,生怕那谢宴又死在外头。

    如今之计,还是施恩于谢宴,将谢宴护于自己威严下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