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杏林圣手20
    自谢氏的医药集注被有心人抄录传播后,许许多多的大夫都捧着这本书进行研究,卫清晗也不例外。

    他将心心念念的医书拿到手,仔细翻阅,期望能找到可以治脸的方子,可不管他翻了多少遍,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家中所有的镜子都被他砸了,他不敢看自己如今的模样,也不敢用手去摸那条狰狞丑陋的疤痕。

    “这医书根本无用”他气急了将书撕得粉碎,哪还有半点平(日ri)里温文尔雅的君子气度

    仆从抖如筛糠,战战兢兢道“小的听说江州府秦总兵之女,被人治好了胎记,那人就是济安堂的大夫,少爷,您要不要试试”

    去找晋宣,卫清晗不是没想过,但他也明白,自己的伤和秦霄的胎记根本是两回事,且晋宣认为自己杀了他师父,定记恨于他,怎么可能愿意替他诊治可不去试一试,他又不甘心,假如晋宣真的得了谢宴什么遗物,继承了他的衣钵呢

    “备车,我们立刻去江州。”

    济安堂。

    因为慕名来他这里看病的百姓越来越多,本来就狭小的医馆更显拥挤,晋宣从早忙到晚,终于送走最后一位病人,正打算关门歇息,一辆马车停在他门前。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身shen)强力壮的仆役抓着送上了车内,差点撞上车壁。

    “晋宣。”(阴yin)森的嗓音在沉闷的马车里响起,晋宣只觉得后颈发凉,背脊生寒。

    他抬头看向面前坐着的人,虽蒙着面巾,但那双眼睛相当好认,“卫清晗”

    马车晃晃悠悠地走,不知道要去哪儿,晋宣因为被卫清晗用匕首抵着腰,不敢轻举妄动,只问“你是来找我治脸的”

    卫清晗嗤笑一声,“你还不算笨。”

    想到师父教他的话,晋宣强自镇定,道“治好你的脸太过麻烦,还有风险,我不太想治。”

    卫清晗眼睛顿时一亮,但他疑心重,并不愿相信晋宣真的能治,“你原本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大夫,若非有个好师父,怎么可能会有如今的好名声,连宫里的御医都没法治我的脸,你凭什么能治要是不说出方子,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如今看起来就像恶鬼一般,眼睛里满是怨毒,晋宣瞧了一眼便挪开目光,反驳道“宫里的御医不也没治好鼠疫吗你只能选择相信我。”

    卫清晗看他半晌,蓦地冷笑一声,“你若想撒谎拖延时间,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你说能治,现在就口述方子别废话”

    周围寂静无声,晋宣也不知道马车驶到了哪里,他((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道“我要是说了,你就能放了我”

    “别废话不说肯定死”刀子往前捅了捅,一股寒意直透过衣服渗入皮肤,晋宣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你的脸耽搁不少(日ri)子,若是新伤,只要用药,再将新皮与你肌理融合,假以时(日ri)便可完美无瑕,不过你现在才治,恐怕得先需要剜去老(肉rou),再用药和新皮,只是这过程,你恐怕受不了。”

    卫清晗听得云里雾里,他厉声道“什么新皮”

    “就是从你(身shen)上其他地方取一嫩皮,再辅以药物,将这块皮与你的伤处融合,如此方能解决。”其实在晋宣看来,这完全是师父在胡扯,哪有这种治疗的方法也不知道能不能忽悠到卫清晗。

    “照这么说,畜生若是伤了,也可用此法复原”卫清晗(阴yin)冷地笑了笑,“那就请你去京城一趟,先看看能不能治好畜生。”

    晋宣如遭雷击,(欲yu)哭无泪,师父没跟他说畜生能不能治啊

    晨光熹微,清风和畅。

    谢厌正教着难得早起的广丹认药材,应十四就大跨步走进了院子,衣摆一掀一掀的,沾染了晨露。

    “谢神医,”她神(情qing)不解,“卫清晗已经将晋大夫带离江州,去往京城了。”

    “他动作还(挺ting)快,”谢厌挑了一下眉,“辛苦你了。”

    应十四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我知道这么做有你的用意,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晋宣去京城给卫清晗医治你就不怕他遇害”

    她对晋宣的观感不错,不想让他陷入险境,可她又不能违背主子的意思,只能在旁干看着。

    “他不会有危险,”谢厌淡下面色,“至于原因,你以后就知道了。”如果是熟悉谢厌的人,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有些不悦了。

    就连褚九璋都不会这么质问他。

    “十四,”院外传来褚九璋淡漠的嗓音,他的目光犹如刀子落在应十四(身shen)上,割得她生疼,“你不敢质疑我,就来打扰谢神医”

    自知理亏的应十四低下头,“十四无状,请神医见谅。”

    把药草分类好的广丹不满哼了一下,“你不就是觉得公子冷血吗公子做事自有公子的道理,你担心个什么劲”

    “神医最近在后山辟了一块药地,土还没挖,十四你去帮忙。”褚九璋不废话,直接罚她去挖地。

    应十四不敢不从,行礼告退。

    打发广丹去屋里学习各种药草的习(性xing),谢厌推着褚九璋在宅子里闲逛,褚九璋有些不自在,替应十四道歉“她(性xing)子比较爽快,晋宣大概是入了她的眼,她才会这般担心,不是针对你。”

    “我没放在心上,”谢厌替他挡去飘零下来的落叶,“昨天的玉还没雕完,你帮我看看。”

    “好。”

    两人行至主院书房中,谢厌熟稔地从书架取下一匣子,递给褚九璋,“之前你只教我雕刻亭台楼阁及山川风景,并未教我如何雕刻人物,我自己琢磨很久,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从匣子里拿出那块玉,上头确实刻了楼宇和树木,若是加个人物,的确更具意境,这对褚九璋来说,完全就是小意思。他拿出刻刀,低首认真雕琢,斜阳落在他侧脸上,洒下温柔缱绻的色彩。

    谢厌托腮凝视,若是能与小久一直如此,该有多好。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时光飞逝**小久的脚要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