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杏林圣手19
    镇北侯府再次陷入了混乱和惶恐之中,因为镇北侯突然急火攻心,吐出一大口血,面如金纸,人立刻就委顿下来。

    于是还没走远的郭御医又被请回来了,摸了脉,开了药,问一脸担忧的崔远“侯爷这是怎么了”他刚才说了一番安慰的话后,崔侯不是(挺ting)高兴的吗

    崔远话未说出口,老夫人就被丫环搀扶过来,双腿都在打颤,她见到崔远,半个字都没说,抄起手杖就往他(身shen)上砸好在崔远(身shen)强体壮,老太太又没甚力气,倒也不疼。但在外人面前如此,是真的不把他当孙辈看待了。

    “你跟你爹说了什么竟把你爹气成这样”老太太打不动了,才坐下来怒骂道。

    崔远神色未变,只照实说“父亲令孙儿去寻谢萦之侄谢宴,说他有可能治好大哥的伤。”

    说到这里,他故意觑了一眼老太太的神(情qing),见她果然面露惊喜,“当真”

    “可父亲不知道,就在前不久,大哥和卫清晗去江州,就是为了杀谢宴,谢宴已经死在大哥手中了。”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谢宴是被崔致杀死的,但这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亲手断送自己未来的感觉如何想必崔致现在已相当明白了。

    老太太怔愣半晌,忽然悲呼一声,“作孽啊”紧接着双眼一闭,轰然倒地。

    崔府的惨状不(日ri)便惊动了皇帝,年过五十的皇帝近来(身shen)体不好,听不得那些伤感的事(情qing)。侯府的消息传到他耳中,他立刻派人送了好些名贵药材去安抚,还让三皇子褚逸珩前去探望。

    侯府作为褚逸珩的外祖家,与他的关系素来亲厚。褚逸珩先探望了老太太和崔侯爷,最后来到崔致的屋子里。

    这屋子以前(热re)(热re)闹闹,如今却(阴yin)森可怖。崔致面无表(情qing)地躺在(床chuang)上,即便是褚逸珩进来,他也没眨一下眼。

    “表哥。”褚逸珩蹙眉坐在(床chuang)边,他相貌俊美,气度不凡,高大强健的体魄刺得崔致双眼生疼。

    可对方是褚逸珩,他没法像对其他人那样对褚逸珩泄愤。

    “母妃会让人遍寻名医,你的伤一定会痊愈。”褚逸珩见崔致没什么反应,叹了口气,“表哥,你也不要怪罪清晗,他不是故意的,而且他的脸”

    “嗤”崔致终于动了动眼珠,嘶哑的嗓音仿佛被滚油烫过般,吐出难听至极的话,“他脸都毁了,你还看得上他三(殿dian)下,对着他现在那张脸,你能亲得下去”

    卫清晗有没有故意拉他当替死鬼,只有崔致自己有资格说,其他人根本没资格评判

    褚逸珩脸色淡了下来,在他眼中,崔致已成废人,根本没有交好的价值了,如今崔府只剩下崔远能挑大梁,他也懒得在崔致这里受他臭脾气。

    “你安心休养,我先回宫了。”褚逸珩说罢,毫无留恋甩袖而去。

    崔致用尽全力怒吼“杀谢萦杀谢宴都是你和娘娘的主意为何如今的苦果要让我一个人来承担褚逸珩褚逸珩”

    可惜屋外寂静一片,根本无人回应他的话。

    江州府褚宅。

    谢厌按照惯例坐在(床chuang)上,替褚九璋刺(穴xue),或许是已经习惯每晚的疼痛,褚九璋现在的神(情qing)不再像以往那样扭曲,甚至还能笑着和谢厌交谈。

    “谢氏最珍贵的医书,就这么轻易流传在外,你当真甘心”

    将脚上的银针一根根取下,收入针囊里,谢厌又开始将内劲灌注双手,边替他按摩边回道“医书其实并不重要,不是每个人拿着医书就能学会,就像崔致的伤,除了我,没人能治。”

    “那在你心里,最重要的是什么”褚九璋一双眸子紧紧锁住谢厌,似乎是要从他灵秀的侧脸上捕捉什么。

    哪知少年大夫忽然侧首过来,对上他专注的目光,唇角俏皮地向上弯了弯,“你的呢”

    被他的笑容差点闪花眼,褚九璋一口气没提上来,剧烈咳嗽起来,谢厌无奈,俯(身shen)凑过去,伸手替他拍了拍,“怎么这么不小心”

    褚九璋蓦地抓住他的手,抿抿唇,认真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是旧识说陌生也陌生,说熟悉也熟悉,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而且”

    “而且什么”谢厌目光变得温和,像是在鼓励(身shen)下的人说出来。

    趴在他(身shen)上的少年眉目极为清秀,于烛光掩映下、帘幔飘摇中,愈发如珠生辉。墨发雪肤、唇红齿白,吐息间,若有药香飘然弥漫,掌中的手纤细温凉,触之不舍松开。

    “而且,每每与你相触,背上总有一股灼(热re),也不知为何。”说话间,呼吸已然粗重了些,琥珀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瞅着谢厌,仿佛委屈地请求(爱ai)抚的小狼犬。

    真是可(爱ai)。

    一碰他就背上生(热re),与以前一模一样。谢厌眸中更生温柔,手指探上褚九璋的脸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额上轻啄一记。

    “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与一人相伴,长长久久。”他一字一句剖开深埋心底的渴望,认真说道。

    褚九璋呼吸停滞,背后的蝴蝶骨处仿佛陡然腾起滔天火焰,烧得他理智几无,似乎不做些什么他就要化为齑粉,踏入地狱。

    “我可以吗”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男人忐忑地望着谢厌,就像当初他第一次表白时候的神(情qing)。

    你若不行,还能有谁

    谢厌在心里回答,面上却反问“我将你治好,待你荣登皇位,该如何”

    “我不稀罕那个位子。”褚九璋毫不犹豫,仿佛天下人梦寐以求的宝座于他而言什么也不是。

    “哦。”谢厌并不怀疑他这话的真假,但是谈(情qing)说(爱ai)也不能耽误了按摩,他起(身shen)重新坐好。

    褚九璋却不依不饶,非要他给个准话,伸手揪住他的袖子,堂堂皇子居然跟个小大夫撒起(娇jiao)来,若在旁人看来定要自戳双目,可在谢厌看来,这是他家小久真(情qing)流露。

    以前他就比小久年长不少,待小久如父如兄,小久与他熟了之后,也时不时与他撒(娇jiao)讨他欢心。别人骂他地狱阎罗,可在谢厌心中,他就是个贴心小棉袄。

    “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脚,什么事等治好了再说。”谢厌故作不耐,褚九璋见状,只好乖乖收回手,放在自己额头上,感觉刚才被亲的地方有些(热re)(热re)的。

    “嗯,听你的。”

    明明是个二十岁的成年男人,声音却软中带甜,要是被应十四听到,估计又得想吐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哇亲了亲了

    s工作比较忙,这几天可能字数会少些,但绝对不会断更希望大大们继续支持我比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