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杏林圣手18
    在如今的江州城里,济安堂成了患病百姓最愿意去的地方,要知道,晋大夫治疫有功,连皇上都给了赏赐呢

    然而别人越夸赞,晋宣就越谦虚,因为一想起比自己还小的师父,他就惭愧得恨不得不眠不休去钻研医术。

    他正帮人诊脉,就听旁边等着号脉的病人问“晋神医啊,你可听说京城侯府最近在重金寻访神医你要不要去试试”

    有人附和“是啊,我也听说了,那可是镇北侯府连个门房都比咱们高贵得多”

    压下心中的惊疑,晋宣淡笑不语,继续替人诊脉。

    待病人俱离去,他便关了医馆,来到褚宅,见到正在认真学玉雕的师父,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行了一礼。

    “师父,我在城中听人说京城镇北侯府在广求神医,难道是为了崔远”晋宣也非圣人,虽说师父能治崔远,但因此崔致他们还要取师父(性xing)命,这就真的不能怪他们袖手旁观了。

    谢厌起(身shen),抖了抖落在衣上的玉屑,递给一旁翻阅兵书的褚九璋,“说吧,怎么回事”

    其实他早就从小八那里知道了,现在只不过是在做样子。

    料定他会有此一问,褚九璋接过粗雕过的玉片,摩挲了一下,给两人解答“崔致一行在回京路上遭遇山匪突袭,马惊之下,车(身shen)翻滚,崔致不幸被撞断了脊骨,如今瘫痪在(床chuang)。”

    “什么”晋宣大吃一惊,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他又不是什么心思深沉之辈,搞不明白那些弯弯绕绕的,只问“脊骨断了,恐怕下半辈子就要在(床chuang)上度过了,这个没法救的。”

    谢厌忽然轻笑一声。

    晋宣忽然想起什么,瞳孔猛地一缩,不可置信颤声问“师父,难道你有办法”

    换上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qing),谢厌摇首叹息“只可惜,圣上已经下了口谕,言明我谢氏族人不得行医,我有心却无力。”而皇帝之所以下口谕,也是因为侯府和贵妃合谋冤枉谢萦所致,所以说,这世上的因果还真不好说。

    明白其中缘由,晋宣也不会觉得自家师父冷血,反而觉得他受到了诸多不公,心中愤愤,冷哼一声,“那他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师父,您真的能治好崔致”

    “至少能让他站起来。”谢厌丝毫不顾自家徒弟会不会被震傻了。

    好在晋宣心脏足够强大,认识师父以来,师父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的认知,他相信师父,师父说能治就能治

    褚九璋放下兵书,又抛出一个消息“不仅崔致成了废人,卫清晗也受了伤,同样在寻医诊治,”他看向晋宣,“或许会找上你。”

    “找我”晋宣一脸困惑,“他受了什么伤”

    “脸上被尖锐竹木划伤,伤口太深,恐会留下疤痕,”褚九璋转动轮椅,至桌边倒了一盏茶,“你之前治好了秦霄的脸,他病急乱投医,寻你也说得过去。”

    还真是病急乱投医秦霄那个是因为毒素凝聚,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而且,即便自己有能力让他不留疤,他也不会去帮忙

    “我不会去的。”他坚定道。

    谢厌眼珠子一转,凑近褚九璋耳边,低声说话,晋宣听不到内容,但从褚九璋的眼神中能看出很赞同。

    赞同什么晋宣挠了挠头,总感觉师父要搞事。

    京城,镇北侯府死气沉沉,仆役们根本不敢多言,全部战战兢兢,生怕被主人家打杀了,尤其是伺候世子的仆从,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re)之中。

    自世子醒来,发现自己下半(身shen)完全不能动后,整个人都变得极为(阴yin)沉易怒,即便是侯爷和老夫人来了也没有好脸色,反而一个劲儿地骂着一个人,听名字,似乎是左相府的公子卫清晗。

    这可就奇了怪了,据说当(日ri)是世子趴在卫公子(身shen)上,才替卫公子挡了这灾难,这会儿怎么像是骂仇人似的

    几个人端着盘子躲在一边窃窃私语,崔远站在另一边拐角处听得一清二楚。

    他知道为什么。崔致之所以视卫清晗为仇人,是因为卫清晗在紧急之时,故意拉扯了他一下,让崔致替自己挡了马车的撞击。就像当初卫清晗为了救三皇子,故意拉他替三皇子挡了一剑,他的手臂这才会被废。

    可崔致素来喜(爱ai)卫清晗,即便是亲弟弟如此,也没眨一下眼,只道清晗懂事,否则要是三皇子受伤,他们都要遭殃,根本没管崔远的痛苦和无助,要知道崔远当时也才十二岁。

    而今,这种痛苦崔致自己尝到了,懂事的卫清晗就立刻变成了罪大恶极的仇人,真是好笑至极

    这时,崔府的探子忽然急步走过来,附耳说了几句话,崔远顿时面露震惊之色,“当真”

    探子表示绝无虚假。

    崔远突然扯开一抹诡异的笑容,挥挥手,“将此事禀报侯爷和老夫人。”

    正在屋内长吁短叹的崔侯爷,面对老夫人的无声流泪,只能将愤怒和不甘撒在一旁沉默的罗氏(身shen)上。

    门外探子忽来禀报,说是有好消息传来,老夫人顿时收了眼泪,连忙从(床chuang)上坐起,崔侯爷让罗氏扶着她,迅速让探子进来回话。

    “侯爷,老夫人,属下打探到,谢氏一族除了谢宴祖父这一脉来了京城,其他族人大多居于岭南一带,已然越发没落,因圣上口谕,他们无法靠行医为生,家中又无甚田地,只好将贵重之物当了,以维生计”

    “说重点”崔侯爷急得差点跳脚。

    “谢氏医术虽不外传,但在谢氏一族内部还是通传的,他们便将抄录的医药集注拿去当铺当了,据说上面就有治疗世子的法子。”

    “那书呢”崔侯爷激动得差点喘不过气来,老夫人也忍不住想要晕过去。

    “已从当铺高价买回来了,不过小的认为,还得请信得过的大夫来研究医书内容为好。”

    “快快去宫里请郭御医”

    “师父,你真的将谢氏的心血流传出去了”晋宣听到消息后,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本以为师父不会去救崔致,可如今这(情qing)况又是怎么回事他是真的不懂。

    谢厌刚好完成一份雕品,心(情qing)颇佳,随手掏出那本厚厚的医书,递给晋宣,“你翻到最后一页。”

    带着复杂又疑惑的心(情qing),晋宣翻到最后,只见上头正好写着治疗脊骨断裂之法他颤抖着手通篇读下来,简直如醍醐灌顶,酣畅淋漓

    “师父,若按照上头所写之法,真的可治”激动完了,他又想起一开始的问题,“可是就这么便宜了崔府”

    褚九璋推着轮椅从内室出来,开口为他解惑“再看旁边的小字批注。”

    晋宣困惑看去,果然有一行小字,他刚才太过激动没注意,现在定睛看去,读道“唯谢氏祖传针法配合之方可。”

    言外之意,就是其他人不会针法根本就治不了有人大概会问,找个谢氏族人传授针法不就行了哪有那么简单这针法要真能学会,谢氏人人都能成神医了。能学会这神技的除了天才绝艳之人,否则根本不可能习得。

    当然,这些都是谢厌自己编的,治疗之法也好,针法也好,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自己精通。这最后一页的内容,也是他临时加上去的。

    崔府要想用这本书救人,完全不可能。给了希望,再让他们绝望,这就是谢楼主的恶趣味。

    镇北侯府。

    郭御医是贵妃派系之人,医术不比谢萦,向来嫉恨于他,如今听说谢氏宝书被寻来,立刻拿起药箱直奔侯府。

    因有了希望,侯府上下终于有了生气,崔侯爷一把将郭御医扯到(身shen)边,医书砸进他怀里,指着最后一张,道“快看看能不能治好致儿”

    郭御医研究半晌,忽然将书放下,长叹一声,“侯爷,恕老夫无能。”

    “什么意思”崔侯爷呆了呆,“书上不明明白白写着吗你再看看”

    见他如此失态,郭御医只好将书旁的批注指给他看,“侯爷您再瞧瞧。”

    默念一遍后,崔侯爷心神大震,仿佛下一秒要吐出血来,他颤着手指,嘶声说道“那就把谢氏族人都抓过来问个清楚”

    郭御医乃从医之人,自知没那么简单,解释道“谢氏祖传针法,连谢萦都没用过。”

    一句话,直接堵死了崔侯爷所有的路,他捂住(胸xiong)口,面如白纸,喉咙有股血腥味翻涌而上,被他用力压了下去。谢萦可谓是谢氏之中医术最为高超之人,连他都不会,更何况那些籍籍无名的谢氏族人

    “不过,”郭御医眯起眼睛,斟酌道,“之前听谢萦提及,谢氏这一辈中,唯有他那亲侄儿是最有天赋之人,于医道一途上,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之前不是说谢宴不知所踪吗若是着人寻了回来,世子或许可救。”

    当然,他这纯粹是在瞎编,只为了给崔侯爷一个希望,让他不会立刻倒下去,毕竟贵妃娘娘和三(殿dian)下还需要侯府的支持。

    崔侯爷一听,刚落下的心(情qing)又起来,那口血到底还是喷了出来,吓了郭御医一大跳,忙要为他诊脉,却被崔侯爷拒绝,“吐出来好过多了,我立刻派人去找谢宴。”

    “侯爷,娘娘让老夫来问,世子是被何人所伤可查出来了”

    提及此事,崔侯爷顿时仿佛老了十岁,他摇了摇头,“那伙贼人去得快,一个也没见着。”

    “那老夫先回宫,预祝侯爷能寻到那谢宴。”

    郭御医离开后,崔侯爷立马派人将崔远找来,如今侯府只有崔远能挑得起大梁了。

    “父亲,您找我”崔远似乎刚从外头回来,面色有些疲惫。

    崔侯爷之前虽迁怒于他,可崔远毕竟还是他儿子,如今能力也不错,仔细培养,若是崔致治不好,侯府(日ri)后还有希望,这些(日ri)子便对他的态度和缓了些,他沉声吩咐道“谢萦之侄谢宴不知所踪,你派人去将他找回来。”

    屋内静默无声,崔侯爷见崔远(欲yu)言又止,不(禁jin)皱起眉头,问“吞吞吐吐像什么样有话就说”

    崔远深吸一口气,垂下眸子,不让崔侯爷看到他眼中扭曲的快意,一字一句道“父亲,您还不知道吗之前大哥同卫清晗一起去江州,已将那谢宴杀害了。”

    是的,在神医死后,他回京城进入崔家(情qing)报机构,通过种种迹象,早就得出了神医真正的(身shen)份。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继续打脸

    s:因为三次元有点忙,加上码字,可能就没什么时间一一回复大家的评论,实在是抱歉但大大们的每个评论我都很珍惜,看到评论就很开心,感觉受到了鼓励谢谢大大们的支持n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