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杏林圣手11
    济安堂。

    陈寻着人将应一送给神医的药材,全都搬了过来,对眼眶通红的晋宣道“这是你师父的,现在归你和广丹了。”

    晋宣捏紧了拳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哑声道“师父他无甚仇人,到底是谁杀了他你一定知道,能不能告诉我”

    出事之后,是秦府出面将尸体带走,并扬言一定要查个一清二楚,为恩人讨回公道。可同样受恩的陈府却没有立刻站出来说话,以陈寻之前对师父的态度,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晋宣断定,陈寻一定知道什么。

    此事关系宫中贵人,陈寻不好多说,但毕竟意难平,怒难消,只好小声提醒道“江州府的废太子足疾已有两年,不久前,谢御医钻研出了救治之法,却因谋害贵人被斩,而神医先生唉你(身shen)为神医弟子,断要小心。”

    晋宣并非蠢人,顿知师父是因皇权斗争而死,他心中愤怒,却无力报仇,终忍不住抱头大哭。

    “大夫大夫”一家仆打扮的人突然焦急冲了进来,“我家老爷突然咳血不止,你快去看看吧”

    济安堂一直都是晋宣一个人撑着,没有其他坐堂大夫,如今人命关天,他只好抹了泪,提起药箱,就要出门,结果广丹突然从内堂跑出来,“我也去”

    现如今,师父去世,师兄还年少,晋宣只觉责任更大,想着带师兄出去多见些病患也好,便同意了。

    陈寻目送他们离开,抬首看了一眼济安堂陈旧的牌匾,重重叹了口气。

    随那家仆一直往前走,直到出了城门,晋宣才察觉不对劲,顿足问“贵府住在城外”

    “是啊大夫您可快点儿,府中都乱成一锅粥了”家仆神色慌乱,不似作伪。

    不是太会做戏,就是真有此事,晋宣拿不定主意,广丹却继续朝前走,一脸纯真,“师弟快点”

    无奈,晋宣只好随家仆来到一处华美雅致的宅院,牌匾上书“褚宅”二字,他眼眸顿时瞪大,这是废太子的宅子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广丹拉了进去。

    宅子很大,他们七拐八绕,终于停在一处院子前,晋宣还没想好自己该如何面对废太子,就见广丹欢呼雀跃,直冲进院子里,扑到一舞象少年面前,喜不自胜“公子,真的是你”

    师兄认识的人晋宣内心稍安,迈步进院,此时那仆从早已退了下去。

    “真聪明。”谢厌摸了摸广丹的脑袋,笑容温和。

    进来的时候,广丹见他家公子正在地上挖坑,这时便好奇问道“公子,你这是在干什么”

    “种草。”谢厌将手中的小泥铲递给他,“这院子太大,又没什么花,我闲来无事,就打算在这种些毒草药,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忙,正好你们来了,这活儿就交给你们,来,徒儿,那还有一把铲子,你跟广丹一起。”他朝晋宣招了招手。

    想当年,他在缚天楼方圆几里内种了好些毒草,那些玩家稍一不注意,就会以各种奇葩的姿势被毒死,每次看见,他都能乐上半天。

    晋宣

    这人谁啊徒儿是在叫他吗

    看他一副呆傻茫然的模样,谢厌便用老神医的嗓音再次唤他“还不快过来帮忙”

    广丹看不下去了,叽叽喳喳解释道“师弟,公子就是你师父,只是之前我们被人追杀,公子不得已才伪装的,公子叫你,你还不快过来。”

    还没消化完这个可怖之事,他手里就被塞了个泥铲,然后自称他师父的少年一脸慈祥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种毒草的活儿就交给你们了。”言罢,悠然离去。

    主院内,褚九璋正坐在窗边捧着一卷书看。谢厌如今出入主院完全不需要通报,他靠在窗外,手上摆弄着一棵草,闲闲问道“今天还吃烤鸡吗”

    食指微微一动,褚九璋不动声色,面上丝毫看不出想吃的**,“你既想吃,吩咐膳房准备便可。”

    谢厌心里嗤笑一声,继续装

    “行,那我去吩咐厨房准备一份,我自己吃,你还在治伤,就吃些清淡的好了。”

    平静沉幽的眸子终于从书卷上离开,看向正准备尝草药的少年,“我并非生病,饮食之事无需忌口。”

    吞进一片叶子,谢厌被苦得皱了皱眉,但还是强迫自己咽下去,然后摘下另一片叶子,递到褚九璋面前,“我是大夫,我说了算,这个敢不敢吃”

    叶子青翠(欲yu)滴,不懂药草的褚九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却没丝毫迟疑,脖子往前一探,就用嘴叼住了,眉头也没皱一下,一股脑儿吞了下去。

    “我让你吃你还真吃啊有毒怎么办”谢厌说着责备的话,脸上却带着笑。

    “听从医嘱,你说的。”褚九璋平静说着,下一刻眸中却露出丝丝委屈,“不过真的有点苦。”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手中的药草掉到了地上谢厌都没管。脑海中小久的神(情qing)越发清晰,“楼主,这药真的很苦。”

    “谢宴”

    从记忆里回到现实,谢厌蓦然撞进褚九璋冷静平和的眸中,他轻咳一声,撇过脸,“你体内有暗伤,吃了叶子没什么坏处。”

    “嗯,”褚九璋合上书卷,伸手从旁边案几上拿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糕点,递过去,“去去苦。”

    谢厌也不客气,直接伸着脑袋过去,叼住,嚼了嚼吞下去,口中顿时弥漫一股清甜的味道,之前的苦完全被盖住。

    “你看的什么书”他看向书的封面,眼皮一跳,“你也喜欢看兵书”

    “也”

    “哦,我以前有个朋友,也(挺ting)喜欢研究这些,他出(身shen)将门,但经历实在惨,后来”

    “后来如何”

    谢厌垂首,侧脸隐藏在暗影中,声音轻忽飘然,“后来,他还是死了。”

    褚九璋静静凝视他,在关于谢宴的(情qing)报中,并不存在这个所谓的朋友,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面前的少年并没有说谎。而且,他自己竟也有些心绪不宁,好像遗忘了什么相当重要的东西。

    “谢宴”应十四突然怒气冲冲走进院子,柳眉倒竖,(娇jiao)艳的脸蛋染上红晕,见到褚九璋行了一礼,才告状道“主子,你知不知道谢宴在院子里干什么”

    “他干了什么”褚九璋倒是来了点兴趣。

    一想到本来整洁干净的院子被挖得像狗啃一样,应十四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在院子里挖坑,说是要种毒草,”她转向谢宴,面带怀疑,“你种毒草做什么”

    “闲来无事,一点小(爱ai)好。”谢宴对褚九璋笑了笑,“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十四,我说过,谢大夫有什么需要都要满足。”褚九璋眸光冷锐,直将应十四看得屈膝跪下,方继续道,“他是大夫,喜(爱ai)种些草药无可厚非。”

    应十四低着脑袋,紧咬嘴唇,她不是针对毒草,只是这些(日ri)子,主子与谢宴的关系越发亲近。要知道,以前主子对他们这些属下都没那么放心纵容,可偏偏对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这般信任。谢宴医术高超,倘若真的要对主子不利,他们谁也救不了,她实在担心,便想要杀杀他的威风,提醒一下主子。

    岂料想,主子居然完全不在意,还因此恼了她。

    “是,属下知罪,请主子责罚。”

    谢厌站在一旁看戏,他想知道褚九璋如何处理此事,若换成他自己,缚天楼要是有属下敢在他面前这般大呼小叫,他早就喂毒药了。

    “就罚你帮忙去种毒草。”褚九璋话音一落,应十四面容变得纠结扭曲,谢厌噗嗤一声笑出来。

    “属下遵命。”应十四起(身shen),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谢厌,出了院子。

    晋宣在褚宅种了一天草,终于接受自己拜的师父比自己小六岁的事实。医道一途,达者为师。谢宴如此年少,于医术上已是顶尖,自己拜他为师也理所当然,他拜得心甘(情qing)愿。

    师父没死,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用完晚膳,他被谢厌唤至房中,坦然行了一礼,露出笑容,“师父,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不过,你是不是因为这宅子主人才会被追杀”

    谢厌从书案上拿起一叠纸,递给他,“不单单如此,不过朝堂的事你别管,济安堂你也暂时别回,先在这里将这些研究透彻。”

    晋宣好奇接过,“师父,这是什么”

    “鼠疫接触过吗”

    “以前在外游历时见过此类病人,”晋宣认真回道,“徒儿一直以来也在钻研,却终不得其法。”

    原剧(情qing)中,再过不久,靖州府会突然爆发大范围鼠疫,逐渐影响周边州府,朝廷广招各方医者,同心共济,祛除瘟疫,可未起任何效果。国家危难之际,左相之子卫清晗经过刻苦钻研,终于研究出对付鼠疫的办法,鼠疫得以控制,经此一役,他的仁医之名广传天下。

    而这一切,都是他从被囚(禁jin)在左相府地牢的谢宴(身shen)上偷来的。

    离鼠疫爆发没多长时间,想必靖州府已经有个例出现,他阻止不了鼠疫的出现,但他可以尽可能救治患者,阻止鼠疫的进一步蔓延。

    “此乃针对鼠疫之法,你在此学透了再回济安堂。”

    晋宣满脸兴奋,感动得眼眶都红了,“师父,徒儿一定不负所望”

    作者有话要说  攻受投喂成就达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