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杏林圣手09
    回到崔远院子里后,卫清晗茶不思饭不想,晚膳没吃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崔致也没办法把他喊出来,只能对着崔远发脾气。

    “阿远,你就看着别人欺负清晗”

    讲道理,崔远没觉得谁错谁对,比赛总要有个结果,技不如人输了没关系,继续努力便是。卫清晗出(身shen)高贵,从小长得玉雪可(爱ai),兼天资聪慧,大家都愿意宠着他捧着他,在这种(情qing)况下,他不知人外有人也很正常。

    虽然卫清晗没表现出来,可谁都能看出来,他是个相当骄傲的人,如今输给一个他本来以为是奴仆的人,心里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大哥,难道只要清晗想学,别人就一定要教他吗”崔远摇摇头,“你们来江州若只是为了我,那么现在我有痊愈的希望,你们也应该尽快回京了。”

    崔致脸色一沉,“崔远,他们不过是庶民,医者也只是九流之辈,你别忘了你可是侯府贵族,你”

    “哎呀,那我这个商人也不过是九流之辈,”院外传来一道声音,带着讽刺的意味,“我这宅子恐怕会脏了世子的金足。”

    陈寻摇着一把扇子笑嘻嘻走进来。自打他老爹病好回青州后,他就在江州坐镇,准备在这里开分号,近距离照料神医。在外忙了一天,回到家里从仆从口中知晓今(日ri)之事,心中略有不快,打算来寻崔远,却未料在院门口听到了崔致那番言语。

    听得他简直手痒难耐。

    崔远递给他一个眼神,乞求他给自己一点面子,陈寻这才收敛了些,拱手道“方才开个玩笑,世子莫怪。”

    崔致恰好认为跟一介商人计较失了(身shen)份,便只淡淡点头,道“阿远得陈公子照顾,多谢了。”

    “我跟锦山不分彼此,世子见笑了。”陈寻故意这么说,果然看见崔致脸又变黑了。

    陈寻是个商人,自有商人的精明,他又是个皇商,在京城颇有人脉,有心查探到了一些事(情qing)。自那(日ri)同福客栈神医提及谢萦之后,他就暗中查了谢萦之事,心里有了成算。

    今(日ri)见崔致和卫清晗来此,表面是为了崔远,可实际上,谁不知道废太子褚九璋就在江州,而如今能续脉养筋的神医就在江州,宫里的贵人不可能不着急,这才有了崔致和卫清晗快马加鞭赶过来之事。

    也只有崔远这傻小子看不清,又或者说,他不愿意看清。

    以宫里贵人的手段,一旦神医没法拉拢,那他面临的结局就只有死路一条。自己不过一介商贾,即便想要保护,恐怕也很难做到。

    “崔锦山,神医是你的大恩人,现在也只有他能治你的手,你可别忘恩负义。再说了,这是他老人家的独门绝技,找传人当然得找贴心忠诚、吃苦耐劳、任打任骂的,最重要的是医术底子好,这样学得快,也不算埋没他老人家的名声,你说对不对”

    陈寻顿了顿,意有所指道,“你这手一时半会儿治不好,需要花大功夫。神医忙得很,哪还有多余时间仔细教一些基本医术,我看晋宣就(挺ting)好,有底子有天赋,一点就通,后来秦霄的脸不也是他治好的吗”

    崔远明白他的用意,点点头,迎上崔致沉怒的眼眸,“大哥,我不想细究你们来江州的目的,但有一点,你若还当我是你弟弟,清晗若还当我是他的阿远哥,就请先让我把手臂治好,行不”

    崔致只觉得一口血堵在了嗓子眼,这个愚蠢的弟弟,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果褚九璋真的恢复如初,姑姑和三(殿dian)下都会遭殃,到时候他们侯府也会树倒猢狲散崔远已受伤十年,而褚九璋不过两年,倘若两人同时医治,褚九璋先痊愈,那届时姑姑和三(殿dian)下该如何自处崔远这个蠢蛋到底想过没有

    “阿远,我这次来江州还有一件事,祖母下个月要过寿,我来是要带你回京的。”崔致深吸一口气,转了话头。

    崔远面露难色,“可我现在正在治疗的关键时候,我恐怕没法回京了”

    “阿远哥,”卫清晗突然从屋中走出来,重新挂上笑容,仿佛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已经忘在了脑后,“你傻不傻,把神医带上回京不就行了”

    “可是”崔远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没什么可是,这不很正常吗我们又不会亏待了神医,更何况,崔伯伯和崔老夫人知道是神医治好了你,一定会好好感谢他的,阿致哥,你说是不是”

    崔致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微笑颔首,“阿远,清晗说的没错,就这么定了。”在他眼里,医者不过是中九流之辈,哪有胆量不从况且,没有人不会为财帛动心。

    一旁无语的陈寻“”他还是先去知会神医一声,结果如何,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大大,他们要把你拐到京城去哦,你打算怎么办”小八趴在谢厌耳边不满道。

    看着面前担忧的陈寻,谢厌心里赞了一句他的机警,嘴上却道“刚收到秦府的帖子,邀老夫明(日ri)去做客,至于去京城之事,等我回来再说。”

    陈寻心里急啊,这老神医怎么就听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他过来不是来问他去不去京城的,而是提醒他多加小心的。

    “陈公子若无其他事便回去吧,老夫要歇息了。”

    陈寻无奈,只好离去。

    翌(日ri)一早,秦府专门派遣马车过来迎接谢厌,谢厌没带广丹和晋宣,独自一人去了。

    秦家三口对他相当(热re)(情qing),将他奉为座上宾。面对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谢楼主表示极为满意。他上辈子被当做药人十年,味觉早就因为药物作用失去,即便后来坐拥缚天楼,能尝尽天下美食,也只是味同嚼蜡。

    穿进谢宴(身shen)体后,他带着广丹往江州赶来,一路上也没功夫享受美食,到了江州府,又是一大堆事儿,陈府大概觉得他年纪大了,应该吃些清淡养生的菜肴,所以他每天的膳食一点重口味的也没有。

    秦家人都不拘小节,想不到那么多,故而准备的都是荤素均匀的饭食,谢楼主不动声色吃了很多,幸而秦家人都是爽快人,没瞧出来什么不对劲,反而还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

    饱饭过后就要消食,秦霄亲自引路,带着谢厌往后花园行去。谢厌心知今(日ri)来秦府定不只是吃顿饭这么简单,应该是要见某个人,而这个人,谢厌心中早就有数。他忽地停下脚步,故意说道“秦小姐,老夫想起还有要事,就先回去了。”

    “等等,”秦霄面露惭色,“老先生,我本不应瞒您,还请恕罪,我受人所托才带您过来,您若不愿见,我现在就带您回去。”

    秦霄是真直爽,谢厌欣赏她的(性xing)子,倒是对那个藏头藏尾的人,有些看不起。

    “实在抱歉,还请谢大夫原谅在下失礼之处。”一道清朗悦耳的声音从花丛后面传来。

    谢厌循声看去。

    年轻俊美的男人端坐于轮椅上,十四娘正肃着脸,推着轮椅走过来。

    这眼睛谢厌顿时怔愣住,心里急问小八“既然我能穿越世界做任务,那小久呢他死后会不会也去做任务了”

    小八咬紧牙关,迫使自己(挺ting)住,千万不能说出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哭唧唧回答“大大,我真的不知道呀。”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谢厌迅速整理思路。

    在那个世界里,小久是他唯一的陪伴,小久为救他死后,谢厌曾有一段时间只想了却残生,但他毕竟只是一串数据,无法自戕。虽说小久也是别人捏造的一串数据,但假如呢假如他也和自己一样产生了意识却无法明说呢

    一想到会有这种(情qing)况发生,谢厌心里仿佛一团火烧了起来,几(欲yu)让他失去理智。

    “大大,冷静冷静冷静您面前的是褚九璋”小八清脆的声音顿时将他拉回现实。

    他的失神在旁人眼中不过几息,待他反应过来,便立刻恢复神色,道“(殿dian)下寻我何事”

    对于谢厌能猜出自己的(身shen)份,褚九璋并不觉得惊讶,他虽仰视谢厌,气势却丝毫不弱,琥珀色的眼眸带着些冷质凉薄,“崔致和卫清晗是来杀你的。”

    “所以”

    褚九璋双手交叠,放于膝上,唇角微微扬起,令整张脸愈加俊美非凡,“所以我们合作,你治好我,我给你你想要的。”

    迎着那双熟悉至极的眼睛,谢厌不假思索,“成交。”

    大概是他回答得太利落,连褚九璋都讶异地挑了挑眉,十四娘则顿了顿,而后拍了拍掌,一具与谢厌现在样貌如出一辙的尸体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谢厌愣了愣,不吝赞赏“(殿dian)下好手段。”

    “远不及谢大夫的技艺,”褚九璋转了转手上的扳指,“此乃京城的暗探,刚死不久,我观其(身shen)形与你相似,便想着,如果大名鼎鼎的神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杀死,那会如何”

    “听着很有趣。”谢厌颔首浅笑,表示相当期待这场好戏。他就知道今天这趟出门,褚九璋不会让他失望。

    陈宅里,广丹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看晋宣挑拣药材,丝毫没有(身shen)为师兄的样子,晋宣倒觉得他这位师兄天真可(爱ai),(性xing)子单纯,他正是(爱ai)玩的年纪,这般无忧无虑(挺ting)好的。

    “广丹小大夫,晋宣大夫,出事了”陈寻突然满头大汗跑进来,面色惊痛道,“神医被人杀了”

    葡萄瞬间掉到地上,广丹两眼一翻,在晋宣的惊呼中晕倒在地,晕倒前还不忘将葡萄(肉rou)吞进喉咙。

    早上公子走的时候跟他说了,今天不管听到关于他的什么消息,自己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听到消息后,立刻假装晕倒。

    不过,公子到底有没有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  广丹我的优点就是听话。

    s如无意外,每天早上六点更新,其余时间皆为捉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