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杏林圣手06
    “小子言行无状,冒犯了老先生,特来请罪还望老先生原谅小子的失礼。”

    年轻人**上(身shen),背负荆条,直直跪在谢厌院前,顶着似火骄阳,满目恳切。

    过了一会儿,广丹捧着一碟点心,走到年轻人面前,边吃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哪家医馆的”

    “小子晋宣,乃济安堂的东家。”

    这么年轻就当了东家广丹“哦”了一声,抹了下嘴角的碎屑,“师父说了,你要是诚心认错,那就留下来打杂一个月,不愿意就请回吧。”

    晋宣怎会不愿意连忙谢过,随广丹行至院中。

    陈府财大气粗,置办的宅院敞亮阔气,为避免打扰,谢厌和广丹住一个大院子,这也恰好为谢厌行医问诊了场所。

    接下来他打算“试验”续脉之法,便让陈寻放出消息,除非疑难杂症,否则莫要来此求医。此话正合陈寻与崔远之意,他们很快办妥,但想要向神医求医问药的还是围在门前不肯离去。

    院中地上皆是被绑的小动物,陈寻为了谢厌能尽快试验成功,不惜花重金收购各种动物,全都放在了院子里。其实谢厌根本就不需要试验,他就每天紧闭院门,做做样子。

    “大大,你既然能治,为什么还要骗他们呢”小八是个刚上任的小萌新,跟不上宿主的思路。

    “轻易得到的就不会珍惜了,而且,”谢厌和蔼地看着逐渐走近的晋宣,“我在等人。”

    “等褚九璋吗”小八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了。

    谢厌长眉一挑,“等他做什么”

    小八不明白,还想询问,就被晋宣打断了。

    “小子见过老先生。”晋宣长揖到地,清秀的脸上写满尊崇,“老先生医术之绝妙,小子生平仅见。”

    一个药瓶忽然被扔过来,晋宣慌忙接过,心中正困惑,就听谢厌道“这是伤药,擦一擦背上的伤,再把衣服穿上,过来帮忙。”

    因荆条之故,他背上多了几道伤口,他本来并不在意,可如今乍一受到长辈关怀,心中既高兴又酸楚,鼻腔有些滞涩,眼眶微微湿润。

    “多谢老先生。”

    进屋涂好药,他穿好衣服,来到谢厌面前。谢厌正在挑选药材,广丹凑得极近,两人似乎是在咬耳朵。

    这师徒二人未免也太过亲密了,晋宣压下心中怪异,暗骂自己孤陋寡闻,别人师徒亲近有什么不可以

    “老先生,我能做些什么”

    广丹正准备吩咐他,就见陈府仆役过来,恭敬道“神医先生,门外有人来求医,您见是不见”

    “是何症状”

    仆役回答极快“小的亲眼瞧见了,那姑娘脸上有一大块胎记,说是胎中带毒留下的,寻遍名医也没能化去胎记。”也正因为如此,才到现在都没嫁出去,他在心里暗暗添了一句。

    谢厌产生了一点兴趣,“让她进来吧。”

    须臾,两位姑娘一齐进了院子,其中一位(身shen)着男装,腰间佩剑,行走如风,头发高高束起,左边脸有半数被青黑胎记覆盖,貌似夜叉,可倘若去了胎记,观其五官,定是位倾城佳人。再看旁边那位姑娘,眉目明艳,腰若细柳,(身shen)形婀娜,两人一刚一柔,相得益彰。

    以谢楼主的眼力,不难看出这两人武功皆为上乘。

    刚武女子抱拳行礼,神色坦然,并不以胎记为耻,声音清亮,“秦霄见过老先生。”

    旁边美艳女子也盈盈一拜,“十四娘见过老先生。”

    “秦霄”晋宣惊讶出声,“你是秦总兵之女”他确实听闻秦总兵有一独女,貌若无盐,形似夜叉,一直到了二十二岁都没嫁出去,平(日ri)里喜(爱ai)舞刀弄剑,与男子无异。

    今(日ri)一见,他倒没觉得这姑娘生得丑,只是被她英姿飒爽的风度所慑,心生叹服。

    秦霄扫了他一眼,晋宣只觉得似有雷霆万钧之势席卷而来,竟硬生生退了几步,十四娘见状,捂嘴偷笑。

    “老先生,我这胎记可能治”秦霄话音刚落,陈寻和崔远就闻风赶来,听她这么一问,目光触及她的脸,心中惊讶,面上却未表露。

    他们也想知道谢厌能不能治好秦霄。

    “姑娘请坐,老夫来给你把把脉。”

    秦霄利落坐下,坐姿完全习得军中之风,大马金刀,豪气干云,她伸出手腕,“先生请。”

    其实她心里是不想来的,胎记已经带了二十多年,她又不想嫁人,早就习惯了,军营里才不会有人嘲笑她。只是十四娘非要来见神医,就想假借她的由头来陈宅,她难以抵抗十四娘的软磨硬泡,只好随她过来,让人把把脉也无妨,“治不了”的话她都听腻了,多这一次无关痛痒。

    广丹不知其中底细,就在一旁愣愣看着,也不担心自家公子能不能医治。晋宣则紧紧盯着谢厌把脉的手,想着奇迹会不会再发生一次。

    片刻,谢厌放开秦霄,捋捋胡子,笑道“治可治,但秦姑娘难免要遭些罪。”

    “治不了没关”秦霄正打算挥挥手走人,话却戛然而止,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看向谢厌,“老先生,您方才说了什么”

    旁边的十四娘也一脸惊讶,探究地看向谢厌。

    “师父说你这胎记能治,就是要遭罪,怕你受不住。”广丹啃了一口绿豆糕,帮谢厌重复了一遍。

    “老先生,您真能治”晋宣也惊异非常。

    “啪”地一声,秦霄突然将剑往桌上一撂,气势凛然,“受罪怕什么我秦霄不怕吃苦只要老先生能治,我全力配合说吧,要怎么治”

    “不急,待姑娘回府收拾些衣物过来暂住,如此方便诊治。”

    “不用了,衣物我会让十四娘帮我取来,现在就开始吧。”秦霄忍不住催促道,虽然她嘴上一直说着不介意,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极为在意的。

    十四娘又惊又喜,闻言笑靥如花,戳了她一下,“你这就想着要变美啦好吧,我回去帮你拿衣服,你在这安心治疗。”

    秦夜叉找神医治脸这件事传遍了大街小巷,众人在江州府多年,自然早就听说过秦总兵独女秦霄面带胎记,丑陋至极,如今求问神医,他们对结果相当感兴趣,有好事者还下注赌博,等着看(热re)闹。

    正在练兵的秦总兵听说了这事儿,兵也不练了,直冲进府中,与同样急切的秦夫人迎头相撞,秦夫人额头都给撞红了一块,把秦总兵给吓得瞬间冷静下来。

    秦夫人毫不介意,只问“你也听说了那神医真能治好霄儿的脸”

    “谁知道呢”秦总兵叹了口气,“等着吧。”

    “十四娘已经将换洗衣服送去了陈宅,也不知道霄儿要在那待多久,神医也没说个定数,我这心里头砰砰直跳,什么事都做不了。”秦夫人捂着(胸xiong)口直叹气。

    此时的秦霄正忍受着蚂蚁啃噬之痛,那块胎记上仿佛有无数蚁虫攀爬啃咬,她却没法去挠,只能拼命忍着。

    谢厌仔细观察过她的胎记,不止青黑,而且上面还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全都是因为毒素聚集而成,拔除不难,难的是秦霄能生生忍受这种痛苦。

    一旁协助的广丹被秦霄的狰狞表(情qing)吓了一跳,晋宣倒没被吓到,他见过更为可怖的病患,秦霄这种压根不算什么。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谢厌居然让他跟在一旁,要知道,很多大夫都担心别人偷师,除非徒弟,外人一般都不会留在(身shen)边,可谢厌却丝毫不在意,甚至还边治疗边给他讲解,而这么做的理由居然是

    “你学会了,后面几(日ri)就由你亲自替她拔毒。”

    他明明是来打杂的,什么时候变成学徒了

    虽这么想着,可心中到底还是为谢厌的豁达无私感到动容,他昨(日ri)当真失了良心,居然当众那般诋毁一位医术绝妙、医德超凡的神医,实在不该

    有晋宣在,没过两(日ri),谢厌就能腾出手来替崔远治手,不过他丑话说在前头,“崔公子,你这手受伤已十年之久,并不好治,而且疗程较长,过程也很痛苦,你若想好了,再来寻老夫。”

    “无碍,”崔远笑得轻松无比,只要能治,再大的痛苦他都能熬过去,“只是不知治疗过后,我的手会恢复几成”

    谢厌眉头一皱,“你难道不想恢复如初”

    “自然是想的,只是”他猛然瞪大眼睛,“您是说,我的手可以恢复如初能拿刀能舞剑”

    “有这可能,我看崔公子这些年并未荒废武艺,(身shen)体强健得很,或许效果更佳。”

    崔远惊喜得都忘了说话,还是陈寻立刻回过神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锦山,提前恭喜你了”

    “待明(日ri)老夫亲自为你诊治,在此期间,你这手不能承重,也千万不要被外力碰撞,睡觉时也不要压到,”谢厌说着,点了点他的一处(穴xue)位,“可有感觉”

    崔远摇摇头。

    “嗯,在疗程期内,你的手会渐渐产生不适,此乃正常反应,莫要多虑。”

    “我懂的,老先生尽管治,我不怕的”崔远头一次露出开怀的笑容,心有希望,连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了。

    七(日ri)后,陈宅门前停了一辆马车,不少百姓围观议论,也不知是谁露了风声,说是秦霄的脸终于治好,要从陈宅出来了大家都想亲眼瞧瞧,秦霄到底能不能从夜叉变成仙子。

    秦总兵和秦夫人带着丫环仆役,焦急地站在陈宅前,也不敢上前催促,秦夫人手里的帕子都要被捏碎了。

    十四娘陪在她(身shen)边,偶尔安慰几句。

    不多时,陈宅大门开了,众人连忙伸着脖子看去,紧接着,全场皆寂,只剩抽气之声。

    该怎么形容呢好似不管如何形容,也描述不出这女子的美貌与风华。此女美貌与霸气竟同时集于一(身shen),刚柔并济,此间绝世。

    秦霄凛然跨步,来到秦总兵和秦夫人面前,卸下(身shen)上锐气,笑靥如花,美不胜收。

    “爹,娘,我好了。”

    秦夫人怔怔半晌,而后猛地紧紧抱住她,泣不成声。

    作者有话要说  大大们多多留言呀你们的留言就是作者的动力红包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