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杏林圣手03
    陈贵一边赶马车,一边抹眼泪,哭得不能自已。

    前几(日ri),他家老爷突发恶疾,寻遍城内郎中,郎中皆言准备后事,夫人和少爷自然不愿看着老爷等死,听说京城有名医坐镇,便赶忙来京城寻医。

    可谁知道,他们问遍了京城所有的大夫,都说治不了,摇摇头让他们回家准备后事,又听说仁心馆医术不凡,可等他们去的时候,仁心馆已经被封了。

    这是老天爷让他们老爷英年早逝啊陈贵心中悲切不已,便请示夫人少爷,一大早城门刚开便返程回乡。

    老爷就躺在他(身shen)后的车厢里忍受煎熬,也不知能不能等到回府。

    眼泪再次夺眶而出,陈贵呜呜咽咽的,直教路人纷纷侧目。

    “老丈老丈”少年清脆的声音突然传到耳中,陈贵抹泪一看,见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向自己挥手示意。

    他急着赶回府,本不(欲yu)停下,可陈府素来以仁善治家,那少年(身shen)边还跟着一清癯老翁,他心生恻隐,便御马停车。

    陈府夫人和少爷在后头一架马车内,见前车停下,着人去问,仆人回禀,说是路遇稚子和老翁请求搭载一程。

    陈夫人和陈少爷心地善良,但念及陈老爷病况,也顾不得许多,让人施些银钱过去打发了,迅速回府才是正经。

    可很快,仆从又拿着银钱回来了,说是那两人不愿,还是请求搭载马车。

    陈少爷本来就心(情qing)郁郁,遇上这等不识好歹之人,毕竟少年意气,怨愤滋生,陈夫人阻拦不及,他就直接跳下马车,怒气冲冲来到那少年面前。

    “拿着钱就走,别挡道了”

    少年正是广丹,被陈少爷这么一喝,顿时吓得后退几步,委屈地看向扮作老翁的谢厌。他明白公子扮成这样是为了掩人耳目,可他不明白为何公子偏要跟这家人较上劲。

    谢厌面容淡定,他之所以会拦这家人的马车,是因为小八检测到马车内有将死的病人,而这病谢厌能治。

    “这位公子莫恼,如此行径实非老朽本意,”他变幻嗓音,与一般老者无异,“只因老朽急着赶路去救人,那人患了肠痈之症,若不及时医治,恐有(性xing)命之忧。”

    这谎话漏洞百出,却恰好戳中了陈公子的软肋。

    “你说什么”他既惊又喜,“你说你要去救得了肠痈的病人也就是说你能治这病”

    “老朽不才,曾治愈过几位患有肠痈的病人。”谢厌捋捋粘上的长胡须,心道鱼儿终于上钩了。

    这话一出,不仅陈贵和陈公子差点喜极而泣,就连一直坐在车内的陈夫人也忍不住下了马车,上前就是盈盈一拜,而后对陈公子道“大郎,还不给这位老先生赔罪。”

    陈公子俯(身shen)一拜,“方才失礼之处,还望老先生海涵。只是因为家父病重,急需返乡,并非不愿搭载二位。”

    广丹在一旁听着可别扭了,自家公子明明才十六岁,比眼前这位公子还小上几岁,却被人称为“老先生”,实在是不忍再听。

    见这家人很是上道,谢楼主相当满意,他眉头一皱,神(情qing)微凛,“病重可否让老夫瞧瞧”

    陈家人自然求之不得,连忙请谢厌上了马车,陈老爷就躺在马车中,虽痛不(欲yu)生,意识却未涣散,方才他们的谈话尽入他耳,得知眼前这位清癯老人或可救他一命,立刻(热re)泪盈眶。

    谢厌也没耽搁,把了脉,问道“这位老爷腹痛已有三(日ri)了吧”

    “是,我爹三(日ri)前腹痛难耐,瞧了许多郎中,都说此乃肠痈,无力诊治,老大夫,您瞧我爹可能治”陈公子眼眶通红,紧紧盯着谢厌,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治倒是能治,但毕竟已疼了三(日ri),耽搁了治疗,病(情qing)严重了些,时间上也”

    “只要能治好,多久都没关系”陈公子(热re)泪滚落,立刻就要跪下,却被广丹扶起。

    陈贵因为没人扶,已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就连广丹都被他们的(情qing)绪惹得鼻子一酸。

    “公师父,您赶紧救这位老爷吧。”

    躺在车厢内的陈老爷这三天听遍了“准备后事”这四个字,早已心如死灰,如今听谢厌说“可治”,原本绷紧的弦立刻就断了,大悲大喜之下,竟呜咽着哭了起来。

    谢厌喂了他一颗药,不过几息,陈老爷原本青白的面色竟已然红润起来,呼吸也趋于平稳,痛到狰狞的面容迅速变得平和,仿佛再无病痛,他被病痛折腾了三天三夜,如今在药物作用下,竟然直接睡着了。

    如此奇效,令陈公子等人心神大震。

    “这位公子,老夫与徒儿还需前去救人,此乃保命之药,每(日ri)吞服一颗,可保(性xing)命无忧,待七(日ri)后,你们再去江州府同福客栈寻我这药童广丹,届时再替令尊拔除病根。”

    陈公子乃通(情qing)达理之人,闻言立刻接过药瓶,抹去眼泪,“小子谢过神医,谢过广丹小大夫。”

    陈夫人没开口,却行了个大礼。

    “贵叔,后头的马车赠与神医,我和娘与爹爹同乘一辆。”之前分开乘坐是因为陈老爷经常痛到打滚,根本无法共乘,如今陈老爷在药丸作用下不再疼痛,他们恰好可以将车马送给谢厌他们。

    广丹再次为公子的神技感到叹服。

    谢厌却觉得理所当然,在他那个世界,肠痈虽为急症,却要不了(性xing)命,更何况,他的医术比医圣更为出色,小小肠痈根本算不了什么。

    “神医,此乃我陈府一番心意,还望笑纳。”陈公子又取来一锦袋,广丹在谢厌的示意下接过,只觉得入手沉重,看来诊金不少,公子可真厉害

    扫了一眼陈家(身shen)强力壮的奴仆,谢厌又开口道“老夫还有一事相求。”

    “不敢,神医请说。”陈公子满目皆是尊敬和感激,任谁遇到这么一个医术高超的大夫,都得供着。

    谢厌看了一眼广丹,广丹立刻会意,指向官道旁的密林,“我和师父之前在林子边发现一个伤患,想将他抬入车内诊治,可是我和师父都搬不动,你们能不能帮帮忙”

    这等善事,陈家哪有不应之理陈贵连忙吩咐人去林子边上把浑(身shen)是血的男人抬进了车厢内,然后目送师徒二人驾车离去。

    “娘,贵叔,我们现在立刻回家,备好厚礼,再前去江州府。”陈公子说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心中(阴yin)霾尽散。

    应一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魂魄到了(阴yin)曹地府。受了那么重的伤,不死是不可能的。

    可是(身shen)为一等护卫,他的专业素养告诉自己,他此刻正躺在一辆不算宽敞的马车内,伤口处包扎良好,只隐隐有些痛意。马车晃晃((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帘子被风吹起,露出一方碧色蓝天。

    他还活着。

    车外有两个人,一道清脆的声音一直说着话,另一个只偶尔应上两句。

    没过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车帘被人一掀,一个(身shen)着襦裙的小姑娘走了进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动非常,清澈无垢,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微微鼓起,看到应一睁着的双眼,道“师父说你醒了,你果然醒了。”

    应一心中戒备放下些许,素来严肃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多谢姑娘相救,在下”

    “哼”哪知他话还没说完,这姑娘就变脸下了马车,应一完全不知所措。

    跳下马车的广丹气冲冲跑到谢厌面前,扯了扯裙子,鼓着脸颊,“公子,我又被当成姑娘家了。”

    谢厌正在烤野鸡,目光在他(身shen)上溜了一圈,笑了笑,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是雌雄莫辨的时候,扮作姑娘丝毫不见违和。

    “那(日ri)林中的二十具尸体你又不是没看见,不扮作姑娘,敌人认出你可怎么办”当(日ri)没让广丹扮姑娘是因为根本没有那个条件。

    他们驾车出了京城地界后,才去商铺买了襦裙让广丹换上,自此,(身shen)后的尾巴就都不见了,谢厌乐得清闲。

    广丹也知大局为重,便只能发发牢(骚sao)。

    两人在这啃着野鸡小声交谈,那头应一撑着(身shen)体出了马车,缓步走了过来,一走过来就要跪下行礼以谢救命之恩。

    谢厌拿着吃完鸡(肉rou)的棍子一拦,轻易阻了应一,捋捋胡子笑道“小兄弟重伤未愈,如此大礼还是免了。”

    广丹对自家公子这一路走来的转变叹为观止,他也不是没怀疑过,只不过那种鬼神之说他哪敢去想更何况,公子对他们小时候的秘密还记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是其他人假扮的

    他素来乐天,只当公子是个有大本事的就行了

    应一心中暗自惊讶谢厌的功力,面上丝毫未显,改跪礼为躬(身shen)行礼,深深一拜,方起(身shen)询问“敢问老先生,此乃何处小子又昏迷几(日ri)了”

    他奉主子之命,前去京城救人,未料途中遇袭,敌众他寡,重伤濒死,所幸被人救活,可那么严重的伤如今好得七七八八,想来一定过了很久,他要救之人说不定已经主子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他又有何脸面回去可不回去他又不放心。

    “此地乃卧龙岭,你昏迷已有两(日ri)了。”广丹脆生生开口回道。

    两(日ri)真的只有两(日ri)吗应一第一反应是觉得不可能,即便他拿出最好的伤药,也无法做到两(日ri)内伤口恢复成如今这状况,这姑娘莫不是在说大话还有卧龙岭,这应是前往江州府的必经之路,他们是要去江州府吗

    应一差点被这些疑惑绕晕了脑袋,他席地而坐,诚挚问道“敢问姑娘,你们是从京城来的吗”

    因为“姑娘”二字,广丹对他很不满,鼓着脸颊反问“如果不是从京城来的,怎么捡得到你”

    那就是了。

    “既如此,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仁心馆的少东家谢宴可听过”

    肩膀上的金光闪得更加欢快,小八兴奋地在谢厌耳边道“大大大大,你猜得没错哎剧(情qing)里面刑场救人的肯定就是褚九璋的人,他就是褚九璋(身shen)边的得力护卫,之前一定是为了去救谢宴”

    广丹被鸡(肉rou)噎得直捶(胸xiong)口,忍不住瞪了罪魁祸首一眼,然后看向自家公子。

    只见谢厌长叹一声,满目悲切道“你说的就是我们少东家,仁心馆被封后,少东家也不知所踪,我是坐堂的老大夫,眼看在京城无安(身shen)之所,就带着小徒出来游历,只是可惜了少东家,少年英才啊”

    广丹“”公子您这是在自夸嘛真是羞煞人也

    应一“”看来那谢宴已凶多吉少,为今之计,当是先回江州府,禀明主人,再作打算。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继续但是感觉留言的特别少q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