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杂鱼求生[穿书] 第35章第三十五章
    齐北崧出国了。狂沙文学网

    陈川和王北风也出国了。

    程几接到雷境的一个电话, 说赵小敬下雪天坚持冬泳被冻着了, 回来后头痛、流涕、发烧、咳嗽, 肺炎, 病来如山倒。

    又说赵小敬那几个同伙一起锻炼, 奈何水(性xing)不佳,一个个都差点儿淹死。

    尤其那个叫亮子的,在大海上漂了好几个小时才被巡逻队找到, 找到时还剩百分之五的命,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程几感(情qing)上比较迟钝, 但在其他方面都(挺ting)上道,知道雷境帮他,当即道谢。

    雷境说“不用谢, 有什么需要跟郑海平说, 我这些天也不在家。”

    程几哪敢找郑海平, 他上次得罪过人家, 人家却老照顾他,越想越是羞愧难当。

    总之, 雷境、陈川、王北风等一干人等随着齐北崧销声匿迹, 程几恢复了独自照料程女士的状态。

    他没打听他们去哪儿了, 倒是护士和病人家属屡次来问, 想从他口中(套tao)出齐北崧的个人信息, 都被他一一挡开, 一概说不知道, 不认识, 不熟悉。

    头两天程几只做了些小事,比如为程女士擦(身shen)洗头剪指甲,帮医院后勤人员扫雪,给隔壁探病的小姑娘吹气球等,相当休闲。

    程女士也争气,(情qing)况居然比前阵子平稳,连肿胀都消下去了些,但医生仍不乐观,每(日ri)查房时都提醒做好心理准备。

    程几有数,与专门负责治丧的商家联系过,以免到时候手足无措。

    又是雪后,四下静谧,他坐在程女士(身shen)旁看书,一个绝对想不到的人闯进了病房。

    沈子默,那个差点儿被齐北崧绑家里去的酒吧服务生,原书的主角之一。

    这些天不但齐北崧把他忘了,连程几这个救命恩人也差点儿把他忘了。

    沈子默冲过来一把就抱住他,雀跃道“天啊我找你找了好久,你果然在这里”

    程几大为讶异,好不容易从对方怀里挣脱,说“你你找我干嘛”

    沈子默连珠炮似的说“我就是在找你你知不知道我就在你隔壁的大学你是k理工的,我是y美术学院的你应该读大三但是休学了对不对我也大三的但是我比你大一岁,你生(日ri)小我生(日ri)大我有个朋友认识你,他和你高中同一个学校的,你叫程几对不对你认识郭华吗”

    程几当然不认识,他笑了笑,对沈子默说“进来坐吧,别站在风口,(挺ting)冷的。”

    沈子默便把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往里搬,然后关上病房门。

    程几说“不用买这些,我母亲深度昏迷,什么都吃不了。再说你也是学生,经济不宽裕”

    他话未说完,又被沈子默从(身shen)后抱住了。

    沈子默与他几乎同等(身shen)高,体型也差不多,他感觉像是被孪生兄弟搂着,还是一出生就因为爹妈离婚而分开爹带一个妈带一个二十年不见那种,那叫一个浑(身shen)不自在

    沈子默双手环着他的腰,绒线帽子柔柔蹭在他脖子上,很痒。

    “我终于找到你了”沈子默喃喃。

    “”程几尴尬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臂,用老领导平易近人的口吻说,“找到就好哇,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找我有事吗”

    “有事。”沈子默大概也感冒了,鼻子有些囔。

    “什么事”程几柔声问。他觉得对方应该是把他当做可依赖的人了,这也难怪,他救了他两次。

    沈子默说“我来之前都打听过了,我知道你目前很困难,尤其在你妈妈生病之后,生活难以为继才去了水月山庄,所以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穿得那么奇怪。”

    程几老脸一红,摆手说“别提那个,你干嘛去水月山庄,不怕齐北崧抓你么”

    “没关系,我有朋友和那边熟,否则我也不会去那儿打工。”

    程几笼统地解释“困难都是暂时的。”

    沈子默说“不,你太艰难,太孤单了因为我的缘故你连工作都丢了,往后更难立足,所以”

    “所以”

    沈子默收紧手臂,郑重其事地说“所以我想你应该需要一个朋友。”

    “”

    程几心想朋友就朋友,能先放手吗

    “谢谢。”他不动声色地挣开,说,“你不该找我,还是应该再躲一阵,毕竟咱俩惹到的不是普通人。”

    沈子默说“我不在乎我一个人在小旅馆里住了整整五天,回来又想仓鼠似的藏在宿舍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那个人叫齐什么崧的并不是我生命中的劫数,而是我的贵人和契机,因为通过他我才认识了你”

    他搭住程几的双肩将他掰转过(身shen),眼神灼灼,带着殷切与渴望。

    “我不愿意再躲下去,只想回来找你,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所以我冒险去水月山庄打听,幸运的是我们来自临近的大学,更幸运的是我们都认识郭华。在这里我向你保证,无论发生什么,我们共同面对我和你”

    “”

    程几心想其实老齐为人还行,没先前我认定的那么不堪,而且我跟他的关系比跟你近。

    沈子默说“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程几还真有件事今天长康医院锅炉检修,不(热re)水,他想回家洗个澡。虽说程女士这边没人陪着也行,但有人在更好。

    听到“洗澡”两个字,沈子默的眼神一下子(热re)了“好的”

    程几仍然不放心“这是我手机号,随时联系。”

    “这种小事我做得来。”沈子默笑道,“别忘了我还比你大一岁。”

    程几可不这么觉得,沈子默是原小说里被虐(身shen)虐心最后居然(爱ai)上施虐者的人,忒不可靠。

    程几走了。

    他从临终关怀医院他匆忙赶到家,第一时间就发现门锁被换了,他约摸知道是谁干的,径直去敲楼下邻居的门。

    门后还是那个肥胖的中老年妇女,依旧穿着臃肿俗气的居家棉服,横(肉rou)脸上写满了兴师问罪。

    程几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开门见山“阿姨,请你再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搬走。”

    胖妇女说“小程啊,这个房子是我买来给儿子结婚用的,虽说要重新装修吧,之前也不能胡乱糟蹋对不对我是一分钱房租都没跟你收啊,你自己要有数,最起码的人(情qing)世故你要懂啊那天来了好几个(身shen)份不明的人对不对看上去都凶巴巴的,还吵吵嚷嚷的,你是不是在外面借了高利贷了是不是惹到黑she会了我们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很害怕呀”

    “两天。”程几说,“第一天整理东西,第二天搬,今天不算,因为过会儿我还得回医院。”

    胖妇女将刚换的大门钥匙交给了他“今天就算一天明天晚上我就上去打扫卫生,你总不至于要拖过夜吧”

    “不会。”程几说。

    胖妇女还要多嘴“跟你妈妈打声招呼啊,我不是说话不算话,非要这个时候赶你们走,大家都是几十年的邻居了,我为人怎样她也清楚,实在是没办法本来就没收你们房租,你不能在房子里闹得叮铃哐啷响啊,过户手续都早办了啊”

    “我妈妈深度昏迷没有知觉,听不见说话。”程几说。

    “哦。”胖妇女说,“那你把她的东西都带走,什么照片呀衣服呀都不要留下来,等于是留病气留晦气,不吉利的啊,我们几十年邻居了,你不好做这种缺德事哦”

    程几点头,转(身shen)正要上楼,那胖女人又喊“哦对了,你有些东西可以留给我啊,比如旧家电旧家具什么的。我自己是不要的,你妈妈也不是什么讲究人,我晓得她没有好东西的,但我能卖给收旧货的人,总归值个百块钱,算抵个房租吧”

    程几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恼怒让他咬肌抽紧,眼睛赤红。

    他打开门,再狠狠地摔上,坐到桌旁。

    桌子是一张榉木八仙桌,有些年头了,所有的楞角都已经磨成了圆角;(身shen)下凳子还是早年间的四角凳,三张有靠背,另一张没有,并不成(套tao)。

    程几打开客厅灯,目光一一扫过家中的电器和家具冰箱,彩电,(床chuang),柜子,书桌所有的东西都是旧的,修修补补接着再用,但却是干净的,被珍惜的。

    木料上每一个缺损都细心地刷上了同色的油漆,破损的瓷砖用玻璃胶认真粘好,窗帘还是新的,上面有粉色和紫色的碎花

    一滴水落在程几的手背上,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去摸自己的脸。

    他只是生气,本不想哭,或许是他生命里的另一个人在哭泣,惋惜这个即将失去的家,以及里面装着的所有生命和回忆,全部的美好和不舍。

    他们三个他,原主,程女士从某种角度来讲都是死人,死亡意味着无知无觉,一切尽失,所以不该留恋,尽管那值得眷念。

    “她帮了忙,要不是她买房子,我们连住院的钱都没有。”他设想另外两个人就站在他面前,轻声说,“不哭了。”

    其实多等几天也许还会有别人来买房,也许会多卖几十万真金白银。可惜生活没有也许,程女士手术失败被推进icu之后,每天的医药费打底要一万五千元,连一天都等不及。

    清代蒋世铨写缝穷场景,说独客一人衣襟单薄,露着肘寻到缝穷妇人,妇人手上冻得全是裂口,在雪天屋檐下席地而坐,为其缝衣,(身shen)边还有忍饥挨饿的儿女啼哭。

    普通人家只需摊到一名重病家人,便家家捉襟见肘如这穷客,如这缝穷妇人,一个靠薄衣过冬,一个等铜子儿买米救急,差一点都会没命。

    程几依次走过各个房间,看见东西很多,除了一些细软,大件都带不走,他在心里粗略盘算,觉得至少也需要四五十只纸箱。但眼下更要紧的是找个堆放箱子的地方,他不能把家搬到大街上去。

    他已经忘了洗澡的事,坐在(床chuang)沿上思前想后,到底没脸麻烦郑海平,虽然他知道那人可能动动嘴皮就能解决眼前的危机。

    他只得求助于沈子默。

    “你能来帮我收拾一下东西么我要搬家了。”

    事(情qing)比较突然,沈子默问了几句,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程几摊手对他说“我刚才被房东扫地出门了。”

    “房东”沈子默打量周围,“这里原本不是你家那墙上为什么画着你的(身shen)高线,一年年的从两岁到十八岁”

    程几苦笑,说“是也不是,以前是,现在不是。总之从我妈房间开始收拾吧,一切重东西都舍弃了,只留贴(身shen)之物。”

    “你要搬哪儿去”沈子默问。

    “不知道。”

    “不知道”沈子默拔高声音。

    “没心理准备,”程几拉开衣柜往里看,“当然也没物质准备,连一只空纸箱子都没有,只能用(床chuang)单打包袱了。”

    沈子默顿了一会儿“我有办法。”

    “你”

    沈子默说“我们学校有一些空置的画室,钥匙都是由一位我很熟悉的校工保管,现在我就去求他借我一间画室堆东西,后面的事再商量”

    程几望着他“能行”

    “能行”沈子默说。

    他说着就到走廊上打电话,程几注视着他的背影,觉得他也许不像原来小说中所写的那么弱,那么毫无主见依附他人。

    沈子默很快搞定了校工,回来与程几一起整理。

    程几向他道谢,他说“我也知道东西放在学校不安全,可惜我同样没有家,我妈妈早去世了。”

    程几记得这一点,(身shen)世凄凉乃是主角标配,老早就化了灰的剧(情qing)管理员曾经提到过沈子默是私生子,母亲早逝,人生最大的目标不过是开一间花店。

    “只要是为了你,没办法我也得想出办法”沈子默发誓。

    “”程几问,“为了我”

    “你”沈子默强调。

    程几微微后撤,眯起眼睛想这哥们倒是知恩图报,早知道多救他几回,说不定他还能给我养老。真是病魔无(情qing),人间有(爱ai),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两人忙碌到深夜,期间吃了两顿外卖,一次晚饭,一次夜宵。

    沈子默好像很怕程几饿着,吃饭时总是把(肉rou)菜往他餐盒里夹,不是鸡腿就是(肉rou)排,程几问“你不吃荤”

    “我吃,但是你该多吃点,我觉得你好瘦。”沈子默说。

    程几失笑“你似乎也不比我胖。”

    “但是我没你忙。”沈子默又扒拉了一粒牛(肉rou)丸过来,“另外我比你富裕。”

    “你富裕”

    沈子默说“我高中时获过几个奖,当过市优秀学生,大学减免部分学费,还有为数不少的奖学金。我并不是因为缺钱才到水月山庄去,只是为了体验一次从未见过的生活,虽说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但事后想想真的很幸运。”

    程几正在埋头吃饭,闻言抬起脑袋,不懂他什么意思。

    “不去的话就不能遇见你,所以真的好幸运。”沈子默盯着他看,眼神在温柔里带着(热re)度。

    程几差点被饭呛着

    沈子默连忙伸手去拍他的背,嗔怪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程几略微将(身shen)体让开,捂着嘴教育他“好好说话行不行我要是一纯(情qing)妹子,还以为你在跟我表白呐”

    沈子默微笑“对不起哟”

    程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问“这么晚你不回学校,宿管不查房”

    “很晚了吗还好啊,而且我放寒假了。”沈子默笑道,“你休学几个月,居然连寒假这种东西都忘了”

    程几愕然,赶紧继续吃饭。

    他当然忘了,警察又没有寒暑假

    而且他隶属于突击队,要么不出事,要出都是大事,平常值一个班七十二小时,吃喝拉撒睡都在队里,越是节假(日ri)越不能放松警惕,哪还指望过天冷就回家休息。

    沈子默搭话“对了,你的那些书本笔记该怎么打包”

    “不打包。”程几说,“没写字的扔了,写了字的烧掉。”

    “啊”沈子默吃惊道,“那么多(日ri)记全烧掉我看你从小学就开始写(日ri)记了,一直写到大学,那是很珍贵”

    程几神(情qing)一凛,打断“你看过了”

    “没有”沈子默连忙说,“未经你同意,我怎么会看你(日ri)记。”

    “不要看,把我的(日ri)记包括我妈的那些记事本全部装箱,到楼下的垃圾站烧掉。这事儿由我来做,你别管了。”程几说着将吃完的饭盒扔进垃圾袋,往房内走去。

    沈子默在他(身shen)后说“你”

    “我什么”

    沈子默说“这些天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回忆你,总觉得你像太阳一样浓烈多(情qing),现在才知道你很决然,你不是太阳,而是夏天里的大风,带着(热re)度呼啸刮过,什么都不想留下。”

    “”程几扶着房门框,满额黑线,“好好说话”

    “说得不对”沈子默问。

    程几苦闷地叹了一口气

    他(身shen)体的原主已经消失,程妈妈也即将往生,他只是不愿意以后有人偷看他们的(日ri)记,就这么简单

    (日ri)记理应跟随死者而去,否则万一落到别人手里,拿出来嘲笑,死者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他上辈子就忘了烧(日ri)记,到现在还遗憾呢,这和太阳、和夏天的风有什么关系

    “你要是累了就回学校去吧。”程几说。

    别在这儿吟诗作对,破坏老子(热re)火朝天的劳动场景。

    沈子默不走,一边干活,一边用眼神始终追随着程几的背影,看着他爬上爬下,翻箱倒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