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第二十九章
    程几勉强睡着, 熬过了第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疼痛大减。

    而后伤口复原仿佛突飞猛进,每一觉过后都会好上一大截, 第三天早上基本下(床chuang)无碍, 第四天早上觉得除非用力咳嗽, (日ri)常活动已经恢复, 于是坚持要求出院。

    为了能出院,他还在医生查房期间当着外科主任的面做体((操cao)cao), 在下腰的瞬间被(床chuang)位医生抱住。

    “你再这样,”(床chuang)位医生语出威胁, “一周后我就不给你拆线了”

    “我好了,我想出院。”程几央求。

    “你没好,齐总不让你出院。”

    “我好了”

    医生掐了他伤口一把。

    “啊”他惨叫,“您是医生吗您这样对病人的”

    “疼就不能出院。”

    “我穷。”

    “早上齐总刚给你住院账户里冲了十万。”

    程几大惊“我只缝了三针而已, 难道一针要三万三”

    “你也不想想伤口多深,多余的出院结算后会返还给你。”

    程几摆手“谁交的就返还给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出院。求求您赶紧给我办,否则等齐北崧那帮人来了, 我就走不了啦”

    医生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让他签了一堆免责证明,给他开了出院小结。

    程几插队办完手续, 提着行李、绑着护腰冲出了医院大门。

    跑动时伤口还是有点儿牵痛, 但他实在无法再在高级病房里坦然住下去, 程女士那边还不如(情qing)况如何呢

    据王北风报告,程女士近四天不好也不坏,没醒也没死,但程几不放心,要回去看看。

    迈进长康医院熟悉且破落的大门,有一种回家的温馨,护士们迎上来问他这几天去哪儿了,他讪笑,说出了点小事故,被电瓶车撞了。

    护士们同(情qing),说你这小孩,为什么不小心点儿呢

    程几说小心也没用,就是倒霉。

    护士说,唉,知道你没钱,但也不能偷人家电瓶车啊。

    “”

    程几想,难道我长得像是个偷电瓶车的

    他一边想不通一边往病房走,在走廊里撞见了王北风。

    王北风一下子就把他抱住了“(日ri)你没事吧”

    他笑道“没事。”

    王北风说“我都听说了,赵小敬居然敢拿刀子捅你你不是(挺ting)能打的嘛,为什么不弄死丫的”

    程几一听便来火了,那天要不是赵小敬的跟班“亮子”守在长康医院,用程女士的安危威胁他,他才不会被那么轻易地制服

    “现在弄也来得及”他带着怒意说。

    王北风揽着他的肩膀进病房“你放心吧,这两天你妈(挺ting)好的,反正医生说了没恶化。”

    程几道谢,王北风故意板着脸说“谢来谢去的多烦啊,咱俩是哥们,不言谢不过呢”

    “不过什么”

    “你有空向老齐说声谢谢。”王北风说,“我听陈川说了,你住院期间他没少((操cao)cao)心。”

    程几点头。

    这两天他躺在病(床chuang)上想过,应该说齐北崧救了他的命,若不是那人及时调转车头拦截,他很可能就会在赵小敬的车上流血致死。

    一码归一码,齐北崧有错也有恩,功过相抵,他和老齐之间算是翻篇了吧。

    王北风说“这件事把老齐气坏了,看在他真替你着急的份上,以后别打他了哈”

    程几粲然一笑“我没想打他,是他自己送上门来。”

    “以后记得手下留(情qing)。”王北风也笑。

    程几倒想手下留(情qing),可这两天齐北崧没在他面前出现过。

    说实话,还(挺ting)想的,毕竟那几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都习惯了。

    程几的腰不灵活,坐在病(床chuang)上旁显得僵直,程女士还是老样子,鼻插氧气管,脸蛋浮白宁静,(胸xiong)膛微微起伏。

    王北风说“说到赵小敬那狗((逼)),他把你弄伤了,雷老大为你去要医药费,他居然一分钱都不肯出,还躲他妈(情qing)妇家里去了他那(情qing)妇在圈儿里名声太臭,雷老大不方便追只好算了。没想到赵小敬非但自己躲,还带着几个手下一起躲,你说那帮男男女女钻在小别墅里干嘛呢真他妈肮脏”

    “(情qing)妇”程几问,“钱”

    “你不知道吧赵小敬虽然和老齐同岁,但已经结婚离婚两次了,(情qing)妇少说也能组成一个加强排”

    “不不不”程几打断,问,“你的意思是赵小敬没赔我钱”

    “没有哇。”

    “”程几掏出了那张所谓的“赵小敬赔款”银行卡,“那这是谁的”

    王北风看了一眼“老齐交给你的”

    “嗯。”

    “那这就是老齐的。”

    “啊”

    王北风也掏出一张卡来“这不是和我工资卡是一批的嘛,号码都差不多。老齐是这家银行的超超超级,这个花色的卡就是去年专门为他定制的,一共才做了二十张,全发给我们了。这卡图案上放着金光的狸花猫就是老齐他妈妈养的,叫胖丽丽”

    “”程几举着卡不敢动。

    “老齐给卡你时怎么说的”王北风问。

    “他说让我随便刷,买车都够”

    “”

    王北风拉了一个群。

    王北风老齐那张胖丽丽卡是不是有别的作用啊

    陈川啥作用

    赵家锐胖丽丽死啦

    陈川你才死了呢

    郑海平什么事又拉我你们怎么不拉雷境啊

    王北风老齐给了程几一张胖丽丽卡,还说让程几买车。

    赵家锐啊,那不是工资卡嘛,说明老齐要招聘小程啊

    王北风哦,这么一说就解释得通了,原来是破格录用

    陈川

    郑海平

    郑海平退出了群聊

    陈川你俩就是笨死的。

    陈川退出了群聊

    程几出院的事齐北崧很快就知道了,他也没多说什么,这几天他似乎有意无意地躲着程几,他有心事,要多想想。

    程几揣着他那张卡,既忐忑又无辜,密码就贴在卡背后,据说是胖丽丽的生(日ri),程几去查过,卡里有五十万。

    这五十万来得蹊跷,他一分也不敢花,只等着原封不动还回去。

    往后几天他和王北风、陈川、雷境都混得熟了,尤其王北风和陈川,彼此早已没了戒心,什么都能拿来聊。

    王北风憨厚,陈川开朗,雷境稳重,只有一面之缘的郑海平也清隽成熟,程几有时候想齐北崧(身shen)边这几个人都不错,如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否说明齐公子也不太坏啊

    他几乎忘了自己重生的世界曾经是一本书,齐北崧搞强制不过是书中狗血(情qing)节,主要就是为了虐。而如今书本(情qing)节烟消云散,齐北崧连虐的对象都不见了,(性xing)格方面有变动也是正常。

    伤后第七天,程几越发觉得好利索了,急着要去拆线,医生看在他年轻,勉强答应,一边拆还一边强调说原本应该等十天。

    从医院出来后程几满血复活,只在腰后留下一y型粉色疤痕,他神清气爽,(情qing)绪高涨,准备报复。

    当然要报复,真以为他是圣母

    他问陈川“有枪吗借我用用。”

    陈川立即明白了“要弄赵小敬我同意等着”

    “我打他膝盖。”程几坏笑。

    然而真找来了枪,程几却犹豫,最后还了回去,说“还是别见红吧。”

    “他让你见红了啊”陈川说,“这个世界的逻辑就是以暴制暴、以牙还牙,他害你住四天院缝七天针,你也原样反弹,懂”

    程几说“我怕闹大了给警察添麻烦。”

    陈川心想你给警察添的麻烦还小,你当初报假警把老齐弄进去,老齐倒还算伏法,抓人的那几位后来被局长叼到飞起,局长又被厅长叼到飞起。

    “没关系,有老齐帮你兜着呢”陈川说,“不过警察对付不了赵小敬,动私刑吧。”

    “赵小敬的家在哪儿”程几问。

    陈川想了想,说“赵小敬那杂种要不是投胎投对了,其实就是个废物,当然他现在也是个废物,披着所谓公司老总的皮而已。”

    “他名下至少有十个空壳公司,都叫什么网络文化科技游戏等等有限公司,主要作用是泡妞时拉风,好听,他就是个仗着老爹财势的臭衙内。比如现在这个时间上午九点他一定还抱着妞儿睡觉,所以知道他家在哪儿没用,你得排查他每个妞儿的窝,还不包括那些419的。”

    程几问“那就(挺ting)难找的喽”

    陈川挤眼“我们找是难,但换个人找就不难了。”

    程几立刻明白了“齐北崧”

    “赵小敬从小到大就服老齐一个人。”陈川说,“所以他以前再怎么胡来,老齐也不好意思真和他翻脸,伸手不打小粉丝啊。说起来老齐也(挺ting)无奈的,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shen),有什么样的出(身shen)就有什么样的朋友,那些衙内都是什么脾(性xing)你还不懂”

    程几不语。

    陈川怂恿“把老齐拉入伙呀反正他这次也(挺ting)生赵小敬气的。”

    “老齐不打小粉丝。”程几说。

    “但为了你就不一定了。”陈川话里有话地说。

    程几听不明白他的意思,独自思索,终于他拿定了主意,找齐北崧入伙。

    这几天齐北崧没在他眼前出现,好在有陈川他们在,找齐大公子不难。

    齐北崧看到陌生来电原本不想接,但见对方连续打了两个,这才接起说“喂”

    “齐先生,”程几说,“我。”

    齐北崧(挺ting)吃惊,程几居然主动给他打电话,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换做十天前,这不啻于罪犯投案自首

    “你居然有手机”

    “有啊。”

    “那怎么从没见你用过”

    程几想还不是怕被你定位。

    他简短说明用意,道“你只要帮我找到赵小敬,其余的事不用管。”

    齐北崧问“你打算怎么收拾他”

    程几还没想好,目前只考虑把赵小敬吊起来打一顿。

    “赵小敬是我发小,我凭什么帮你找他”齐北崧假模假样开始谈条件,其实他巴不得程几动手呢

    这点程几倒想好了“你只要帮我出这口气,往后我随便你造”

    “”齐北崧问,“什么意思”

    “随便你打。”程几说。

    齐北崧就知道

    这句话在别人耳里听来就是表白了,死直男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永远不懂自己说话有歧义

    “不找”齐北崧气得要挂电话。

    近来他内心翻覆,思绪徘徊,但已经有了个基本方向,决定离直男远点儿。

    直男再漂亮,再喜欢,他也是个直的,就算当时掰成曲别针,(日ri)后他突然弹开,说不定还会扎你一下,让你血流遍地痛不(欲yu)生,反正他齐北崧(身shen)边不缺人。

    程几叫“哎哎哎哎齐先生,哥哥”

    这倒新鲜了,程几居然低三下四地喊他哥,往常不是嘴上称“总”,心里骂“垃圾”么

    “说。”

    “哥,求你了,我不能白白吃亏啊再说我为什么吃亏”

    言下之意还不是因为你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齐北崧本来对这件事有愧疚,时常懊恼自己多嘴,惹得赵小敬那白痴横插一脚。

    “给我十五分钟。”他说。

    十五分钟之后,他给程几回电,说“梅花别墅17号,名义上是赵小敬妈妈的房子,距离你大概四十分钟车程,记得不要带刀坐地铁。”

    程几丢下手机赶紧做准备,腰后插菜刀一把,背包里装麻绳一捆,胶带一卷,塑料扎带数根,还有手(套tao)、墨镜、口罩、丝袜、鞋(套tao)等必要作案工具,待一切就绪,雀跃地跳上了出租车。

    没想到齐北崧就在别墅区外的马路上等着他,依旧开着一辆路虎。

    他打发走出租车,上去敲齐北崧的车窗,问“怎么怕我失手把赵小敬弄死了”

    “恰恰相反。”齐北崧说,“别墅有安保,我怕你翻墙不利索,所以想把你从大门送进去。”

    程几竖起大拇指“齐先生,真他妈上道”

    “什么齐先生”齐北崧皱眉。

    “对,齐先生太生疏”程几笑嘻嘻的,“齐总”

    “”

    齐北崧还是不高兴,“总”这个称呼,论生疏程度和“齐先生”差不多,他想再听程几叫他几声“哥”。

    “上车。”他命令。

    程几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上去,齐北崧不等他坐稳,指了指后座上的一只包,说“化妆。”

    “”

    齐北崧说“不化妆的话,就算有我在,赵小敬也不会给你开门。”

    “我能避开摄像头。”程几说。

    “你也不嫌烦。”齐北崧抓来顶假发压在他脑袋上,“腰伤好了么能跳上跳下”

    程几摘下假发,只看一眼便傻了“长卷儿让我扮女的”

    “对。”

    程几哭笑不得“别闹了。”

    “没闹。”齐北崧看着前方开车,“他如果发现我带了个男人也不会给我开门,女孩儿毕竟威胁(性xing)小些,你低下头没人能看出来。”

    “我不干,我要翻墙。”程几将假发扔回后座。

    “他们家墙上有几层电网。”齐北崧解释,“这房子是赵小敬他妈的,他妈和他爸十几年前就离婚了,他妈那时受了点儿刺激,后来就有些被迫害妄想症,老觉得有人要杀她,所以几处房子里都弄得跟军事基地似的,满是安保设施。”

    他看了程几一眼,说“这里和那天的水月山庄不一样。”

    程几困扰不语。

    齐北崧努嘴“涂口红去,我特地让郑海平买来的,他说这颜色好,斩男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