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程几只有一瓶盐水,大半个小时就挂完了,他走出输液室,仍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踪全在监控之下。

    他先去往长康医院,绕了两圈后发现病房里没了警惕性不高的王北风,却多了另外一个精悍男子(陈川),只得无奈走开。

    他心里烦闷,突然又想到工人新村的那个家,顿时后背一凉。

    ——他上午出来得匆忙,居然把家留给了齐北崧!

    也不知道那人会不会趁他走了打砸抢一番,虽说一件衣服就值几万欧元的人应该看不上他们家那点破烂,但为了泄愤,肆意糟蹋总有可能吧?

    糟蹋了东西不要紧,那房子可已经是别人家的了,万一哪儿掀了块墙皮卸了扇窗户,说不定还得赔钱!

    他急急忙忙往家中赶,开单元门时一切正常,开大门时也没觉得有异,直到打开房门,才看到齐北崧正躺在他的床上看电视,也不开声音,静悄悄的吓死个人!

    程几吓得一个趔趄,用亲切的古早风描述有草泥马奔跑而过,留下漫天烟尘。

    “……你……”

    齐北崧说“你看我多负责任啊,替你看门到现在。”

    “你……你居然一直没走?”

    “对。”齐北崧点头。

    他撒谎,他只不过是发现程几的小红点从长康医院往这个方向移动,然后提早一步赶到罢了。

    顺便说他非但没帮程家看好门,上次出去还忘了锁,幸亏这段时间内没有小偷光顾,以及刚才是散步大妈帮他开的单元门。

    “你私闯民宅是犯罪懂吗?”程几说,“换在能合法持|枪的国家,我就一枪崩了你。”

    “上次你私闯我的包房,这次我只是替你看家,我们非但没扯平,你还欠我一个人情。”齐北崧叼着烟,神情带着痞气。

    “……”程几无奈地蹲下,“齐先生你到底想怎样?我给你道歉行吗?对不起,对不起!”

    齐北崧转开视线,继续漫不经心地看宫斗剧“道歉有什么用?”

    程几说“既然道歉没用,那我手里还有你的裸|照,总有用了吧?”

    “有用!”齐北崧说,“你可以时不时拿出来欣赏一下,欣赏我的脸啊,身材啊,那儿的尺寸形状啊,免得你晚上太寂寞。”

    程几脸都白了,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他看裸|男不会鸡|动,尤其对方还是齐北崧,他只会把手机摔掉。

    他说“齐先生,我承认那天晚上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违法了!但是我违法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你有加害他人的意愿……”

    齐北崧打断“我加害谁了?”

    “那个酒吧服务生。”程几说。

    “哦,不提我都忘了。”齐北崧说。

    程几有些后悔给了沈子默几百块钱,让他躲到穷乡僻壤去,齐北崧这厮大概连一秒钟都没想起来要去追踪他,光围着自己磨了。

    齐北崧说“那天在公司很不顺利,晚上我心情不好,多喝了点儿酒,自控力就降低了,平常我不那样。”

    程几心想你这是在解释吗?和我解释什么,有本事对受害人解释去!

    “我有错,齐先生你也有错,我们各退一步吧。”他恳切地表示。

    “退?”齐北崧说,“我不退。”

    “不退也行,请你不要躺在我的床上抽烟还有剥松子好吗?”程几问。

    “我找不到烟缸。”齐北崧说,“这松子有点哈喇味儿,买多久了?”

    程几找了只一次性纸杯,递到齐大少爷的鼻子底下。

    齐北崧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当小垃圾桶用,程几把房间窗户打开,散去满屋子的烟味,仇敌共处一室,相距不到两米,这一刻居然颇为平静。

    程几不讨厌齐北崧,只是拿他没办法,那感觉就像惹到一只凶神恶煞的大狗,它追着你咬,你避之不及但不会打心底里厌恶,因为那是它的本能反应。

    再说程小爷胸襟广阔,连把他害死了的人都不讨厌,凭什么去讨厌一个激情燃烧的霸总,等他自己烧完不就行了嘛!

    忽然齐北崧关了电视,把面前的东西一收,脱掉外套说“来吧!”

    “干什么?”

    按一般套路应该回答“干|你啊”,但齐少说的是“干架啊”。

    他表示“姓程的,我恨你并不是你那天打扮得奇形怪状来吓人,也不是你突然闯进来放走了那名服务生,而是你说我不行!”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不行了?”

    “别赖啊,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说我练得很好,就是不能打!”

    “你是不太能……”

    齐北崧在床上站直了,由于他个子高而老房子层高低,脑袋几乎撞到天花板的灯。

    “所以我要再次验证一下,我到底能不能打,到底行不行!”

    程几惊讶地问“在我家打?”

    “打坏什么,我按十倍或者一百倍价格赔你。”

    “但是这里放不开手脚啊!”

    “雷境说你是军警格斗的出手。”齐北崧说,“所以是谁教你的?”

    程几说“没人教我,看电视学的。”

    齐北崧嘿嘿一笑,说“是吗?弄得我也想学了。来啊,再打一场!不管输赢都算我的,反正你也跑不了,我的人就在附近守着呢!”

    “……”

    程几突然不想跑了,他脱掉外套,活动脖子、肩膀和手腕,打算一了百了。

    “齐先生,既然你想学,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要义,当然也是电视上看到的。”他说。

    “什么?”

    “尽量一招制敌。”程几缓声说,“因为没有那么多机会。”

    他说着就跳上了床,一脚飞踢齐北崧的裆|部,却没有真踢,等齐北崧下意识弯腰护住要害部位时,他击打了他的太阳穴。

    这一拳并不重,程几也没用拳尖只是平击,齐北崧没受到实质性伤害,但因为冬季的床上比较软乎,他失去平衡后摔倒,并且滚落在地。

    程几站在床上,居高临下说“这后面还有几个连招,但是我不用了,杀伤力比较大。”

    齐北崧狼狈地爬起来,不满地喊“这不算!你怎么老打别人的脸?!”

    “你也可以打我的脸。”程几说。

    “不许打脸!!”

    “好吧。”

    齐北崧反身上|床“再来!”

    这次他先动,右直拳挥向程几的头部!

    后者用左手格挡,另一只手插过他的肩膀上方,从后侧夹住他的颈部!

    “!!”

    程几身体突然转向,髋关节贴住他,膝盖屈曲向下弯腰,腿上一用力,他便从程几的肩侧摔了过去。

    ——而且还没能摔在床上,直接掉到了床下,并且撞上了床头柜,他的腿太长了,脚下这张宽度只有一米五的小床容纳不下他。

    身形交错中,程几的短发擦过他的面颊,分明有些扎,他却不知为何觉得心头一热,突然想起那天早上在小树林中,对方从身后贴着他时,因为发烧而同样热乎乎的气息。

    程几有一种少年气,很难形容,或许是气味或许是感觉,总之清爽明快,像是雨后的青翠竹林,竹露打落林间花。

    毋庸置疑,他很好闻,他是干干净净地站在你跟前,并且似乎会一直这样干净下去。

    程几见齐北崧躺着不起来,便蹲下问“怎么?”

    他还没开始锻炼增肌,身高体重都差齐北崧一截,刚才那一下完全是巧劲。说实在的也挺吃力,你用巧劲儿摔三袋大米试试?

    他说“如果在实战中你这样被摔出去,还不抓紧起来的话,说不定就要挨上一刀,或者被捶得起不来了。”

    齐北崧说“实战?”

    程几说“电视上看到的,你喜欢看武打片吗?”

    齐北崧点头“你可真是个小天才,光靠看电视就能打实战啦!”

    他脱掉了高领羊绒衫,里面不是秋衣,而是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这家伙火力旺,大冬天穿得也不多。他扔开衣服,在只有五六度的室温中光着小臂,恼火地说“再来!”

    程几说“不能再来了,再来我的床都要塌了!”

    “塌了我就到欧洲去定制一张奢侈品牌两米乘两米全包围小牛皮床送你!再来!”

    程几想两米乘两米……这尺寸我房间倒是勉强能放下,但也只剩一张床了。

    “再来!再来!”齐北崧催促。

    程几便不等他站稳,忽然弯腰抱住了他的左腿!

    “?!”

    程几左腿伸入他两腿之间抵住,飞快转体,用整个身子转向的力量去别他的支撑腿右腿。

    齐北崧失去平衡往后跌坐,程几并不放手,顺势压住他右腿,紧抱住他的左腿往上猛扛了一下,扛得听到齐北崧关节“咔哒”一声。

    “……!!”

    程几撒手,齐北崧捂着剧痛的腹|股|沟又摔下了床,他刚才惨被强行开|胯,腿|间的韧带剧痛不已,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了!

    他明白如果硬碰硬比力气,这小子只有被他压的份儿,但人家太清楚什么时候该爆发,以及爆发力应该冲着哪个角度哪个部位,如果不是曾经打过成百上千次,出手哪会这样干脆清晰!

    齐北崧倒地,因为要面子而咬牙不肯漏出一丝声音,连翻来滚去都不肯,就是死撑!

    程几总结刚才那一局“你太硬了,如果换我的话,那样子不会疼的。”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齐北崧才缓过劲儿,听他这么一说,就无论如何也得占嘴上便宜“是啊!我特别硬!你要不要试试我有多硬?他妈的爽死你!”

    他没撒谎,他真yg了,从闻到程几身上的味道开始,刚才被抱住腿的一瞬间简直是兵荒马乱!

    但是不应该啊!

    他对着一个漂亮但丝毫不解风情的直男,一个打他打得正开心的人,一个从内心来讲谈不上喜欢的家伙,居然就这么yg了,简直毫无道理。

    齐北崧在床上时的确只喜欢男人,但他不是种马,不是见个男人就那啥,否则他周围几乎全是男人,他每天还用干其他事儿么?光升旗降旗了!

    所以他相当惶惑,赶紧把反应忍下去,觉得自家老二真是不要脸,想一出是一出,还好他要脸!

    程几平白无故被占了便宜,哭笑不得,只得大人有大量,不往心里去。

    “跟你说了不能在房间里尤其是床上打,你个子高,空间小的地方对你不利。”

    齐北崧偏要挽尊“我喜欢!我第一次跟人上|床不为z爱,而是为了这个,刺激!”

    “……”程几脸又灰了,心想你他妈刺激了,我的人生希望都被你掐灭了,我第一次跟人上|床,居然是为了这个!

    终于齐北崧站起身,程几以为他还要打,便作了个格斗准备姿势,没想到对方神秘兮兮地说“我察觉你一个弱点。”

    程几愣怔。

    “你怎么不绞我了?”齐北崧说,“你好像都是站着在跟我打,上次地面技巧呢?是发挥的空间不够,还是身上哪里疼不能碰?”

    齐北崧可真不笨,他发现程几刻意护着左|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