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这个世界怎么回事齐北崧搞男人也就算了,原主居然也他妈搞男人,找个直男这么难

    他也不想想原主如果是直的,怎么会去当b

    “你放开”程几吼。

    “我不放,程程”对方搂得更紧了,“你真帅,真让人受不了”

    “你给我放开”

    那男人居然没头没脑地朝他脸上吻过来“你(爱ai)我一点吧,求求你我想要你”

    “再这样我动手了啊”

    “程程”

    程几抬脚就把他踹出去一米多

    对方立即就趴下了,好半天才仰头苦闷地喊“程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程几说“我再给你十秒钟,赶紧离开我的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生气了,头皮都在针扎似的跳,感觉连最后一丝耐心都要被这个陌生人磨没了。

    他看出来了,原主和这个人之间没那么简单,这是个浑水摸鱼的家伙。

    原主的手机在他手上,里面没有一丁点儿恋(爱ai)的痕迹,就算原主因为与同(性xing)恋(爱ai)而比较低调小心,但总会有所透露。

    如果他在恋(爱ai),那么手机里必定有消息来往,会有一定数量重复的通话记录,会有两人的合照,至少也是显示恋(爱ai)状态的照片,比如两杯(奶nai)茶,两杯酒,两根勾在一起的手指等等。

    然而没有,那只手机里只有些零碎的游戏截图,连自拍都很少,联络最多的是妈妈、徐乐乐、四院朱医生,他甚至没加眼前这人的微信。

    原主是突然消失的,不是早有准备要自杀,他应该还没来得及清理手机。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啊,程程”那人还在强调。

    程几说“最后五秒,从我家里出去”

    既然是不被原主认可的人,那就得继承他的遗志,继续不认可。

    “程程”对方痛喊,“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我也是鬼迷心窍,我这一年也过得很痛苦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错了道歉鬼迷心窍为什么

    这么说莫非是劈腿的前男友

    果然,对方下一句就是“我和她只是玩玩的”

    “”程几蹲下问,“我以前打过你没”

    他观察对方的表(情qing),说“没打过是吧”

    他点点头,心想那今天就破个例

    他单手扽着对方的领子把人提起来,拳头还没准备好,忽然又听到有人哐哐哐砸门,那气势简直是警察上门抓赌或者抓((嫖piao)piao)。

    真是奇了怪了他有什么旺宅体质吗回家来找钱而已,居然这么不定心

    他不耐烦地拽着劈腿前男友去开门,结果门外站着齐北崧。

    “”

    大概有十多秒,双方谁也不说话,程几甚至都忘了跑,傻傻地与齐北崧对视,他突然发现齐北崧的眼睛非常俊美,像寒夜深潭,里面全是他的影子。

    外面大概是又下雪了,齐北崧森长的眼睫毛上有细密的水珠,那是体温化雪的印迹。

    齐北崧比他高半个头,视线向下掠着他,没有鄙夷憎恶,当然也不和善。

    突然齐北崧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他的正脸发到群里,说大伙儿认一认,就是这个兔崽子。

    那是他的贴(身shen)保镖群,里面加他共有六个人,都不是善茬。

    王北风呆在长康医院闲着没事,三秒钟内就回复哟,长得不错啊

    “不用你评价。”齐北崧发了一条语音。

    程几被他拍照的动作吓退了一步,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滚圆。

    这时候前男友先开口“程程,难怪你不再接受我了,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程几一怔醒过神来,转脸问“什么东西”

    前男友说“你居然连一点机会都不留给我了吗我只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而已,人人都会犯的那种小错误,我已经知道错了,你为什么不给我改正的机会呢,程程”

    程几还开口,齐北崧先问“喂,那边的,你谁啊”

    前男友说我是许梁。

    齐北崧说“哦,难怪你凉,名字就叫凉。不过谁问你名字了,我问你是谁”

    许梁说“我是程程的男朋友。”

    “我不认识他”程几放开许梁的衣领子,拧着眉头说。

    齐北崧便上下左右打量许梁,那眼神说是看狗都客气了,程几倒是见识过这眼神,就是那天晚上周经理带着他进入388包房,两人初次见面时齐北崧看他的眼神。

    “原来是仇家的男朋友。”齐北崧勾起嘴角,“那也是仇家呀,是不是啊姓程的”

    程几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横了他一眼。

    齐北崧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

    齐北崧一拳就把前男友许梁夯在了墙上

    齐北崧一米八五的个儿,八十公斤的体重,就算不打,压你一下都够呛许梁不过是普通人(身shen)形,哪经得起他的拳头,当场跌了个四脚朝天,就这么晕过去了。这比他刚才挨了程几的那一脚要惨得多,程几毕竟只使了个巧劲儿,蹬的是小腿。

    “我(挺ting)会打的吧”齐北崧转头,挑衅地问程几。

    程几说“别闹了,傻瓜,你这是欺软怕硬。”

    齐北崧说“你当着面喊过我两次傻瓜,说过我一次幼稚,我都给你记着账呢。”

    “那又怎样”程几冷冰冰说。

    齐北崧问“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qing)况吗”

    “是什么”

    “齐爷我以德报怨。”齐北崧说,“他刚才欺负你了对不对”

    “”

    程几指着倒在门口不省人事的前男友说“报你大爷如果这里不是我家,我怕把东西打坏,你早就和他躺一块儿去了”

    齐北崧也指着前男友,言语里满是不服气“你对我这张脸舍得下拳头,却看上了这种货色,你他妈到底什么审美取向他欺负你你干嘛不还手”

    “我没看上他,我不认识他”程几怒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这些”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就归我了,我要带你回去”

    程几问“回哪儿”

    “我家喽。”齐北崧说。

    程几眨了眨眼睛,望向齐北崧(身shen)后,问“你想绑我你带了几个人来”

    齐北崧说“你真聪明。我是带了两个人,一个在楼梯上等着,一个在下面的车里,两位都当过兵,也(挺ting)能打的。”

    程几不说话。

    齐北崧继续“你害我被警察关了六个小时,我反过来关你几个小时也是合理的吧”

    “合理”程几突然点头,答应地很干脆,“那我换(身shen)衣服行吗”

    齐北崧进门时,距离程几洗好澡已经超过十分钟,所以没看出他刚换过衣服,于是大方地说“可以,去换吧。”

    程几便往房间里走。

    齐北崧跟上,被程几堵在房门口,说“我要换内衣,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就你也值得我看”齐北崧傲慢地说。

    说实话,程几不是齐北崧喜欢的类型,或许脸是,但个(性xing)绝不是。

    撇开“漂亮”这一必要条件不谈,齐北崧向来只玩固定一种类型的男孩,那就是听话的,柔顺的,甚至有些绵软的,为的是省心省力省烦恼。虽然他给人买礼物也一掷千金,但基本上连话懒得跟人说。

    不过他又需要说多什么话呢有的是人倒贴他。

    程几绝对是与他对话最多的b,没有之一。

    程几也是他挂念时间最长的b,完全不能自控。

    “不值得看,那你还跟来”程几好笑地问。

    “去啊”齐北崧止步,一脸拽。

    程几便把房门略关上一些,直留两寸宽的缝隙,让他隐约看见里面有人在动;又拉开衣柜门挡住房门的缝隙,接着抓起(床chuang)上的一只早已收拾好双肩背包走向阳台,从阳台翻了出去。

    程家的阳台没有封闭,外侧有空调外机和支架。他踩在空调外机上,借着楼宇侧面一段避雷针的力,轻而易举的就爬上了阳台的顶棚。

    等齐北崧发现不对时,他已经站在了楼顶上。

    齐北崧一开始没想到他敢从五楼爬出去,先是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后来才冲到阳台边沿往上往下看。

    “在上面”他确认。

    他冲到大门那一侧的楼梯口喊“陈川”

    手下保镖陈川答应了一声“我在三楼”

    “快去找安全梯上楼顶追人跑了”

    陈川闻言就往上爬,在四楼半看见安全梯。

    老公房的安全梯可真不安全,也就是十几根固定在墙内横向平行的铁棍,最低的那根距离地面少说也有两米多,或许就是为了阻止安全意识薄弱的熊孩子和熊大人上楼顶。

    齐北崧又扒着楼道窗户对下方吼“雷境”

    “啊”雷境仰头。

    “给我拦住他”

    “啊”

    齐北崧和陈川好不容易爬上楼顶,发现程几已经从另外一个单元的楼梯下去了,由于没瞧见他的人,所以不知道是从哪个。

    这栋楼有甲乙丙三个单元,程家位于中间乙单元,为防止错过,两人分头冲向甲和丙两个单元的楼道。

    对于程几而言,这栋楼也有缺陷它的一侧正好抵着附近单位的围墙,那单位又正好是个银行支行,围墙修得极高,上面还架着电网。

    那围墙程几绝对爬不上去,他也是下到一楼才发现无论从哪个楼道出来,最终也只有华山一条路可以出去,而那条路的外侧停着齐北崧的宾利,守着(身shen)手了得的雷境。

    他真的有些头疼了。

    等齐北崧和陈川气急败坏地赶到,已经不见了程几的(身shen)影,雷境还在,正望着某个方向若有所思。

    “老雷,你居然让他跑了”齐北崧黑着脸问。

    雷境摇头“应该说他太灵活,所以从我手底下跑了。”

    “那你怎么不去追”

    雷境还想着那个“停战二十四小时”的约定。

    他是故意不追程几的,怕把人追坏了,晚上又发高烧,此外他也搞不清齐北崧对人家到底是什么心理,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齐北崧有些恼,但也没办法,毕竟他和雷老大的(情qing)谊可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就破坏了。

    他问“那你和他过招没”

    “过了两三招。”雷境回答。

    “怎么样”齐北崧饶有兴趣,“你觉得他什么来路”

    雷境说“和我一样的来路。”

    “什么”

    “典型的军警格斗出手,可不是和我一样的来路”雷境纳闷道,“但是我查过他的资料,这小子没有类似的经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程上辈子不是特种兵啊,是特警,处突第一线的那种。

    咱们经常看到的是背后有特勤两个字的一般是巡特警,真正一线端枪的特警不是很容易看到。

    当然了,你可以尝试做点什么,他们就冲你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