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程几曾经想过齐北崧需要花多长时间才能通过程女士找到他,原以为是一天,结果只有几个小时。

    齐北崧带着一名贴(身shen)保镖,两人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子,风衣黑裤,凶神恶煞,既不像来看病,又不像探病,浑(身shen)上下散发着寻仇的气场。

    等电梯的人群自然而然地与他们保持距离,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走都走不脱。

    齐北崧戴着墨镜,俊朗的面孔引得旁人频频偷看,美中不足的是他脖子上缠着可笑的绷带,嘴角还有伤痕(裸luo)露。

    程几躲在人群后面有些纳闷,暗忖昨晚上没把他打这么重啊,后来才想起自己曾攻击过他的喉头,想必一夜过去,对方那儿也肿了。

    程几捂着左(胸xiong)想唉,半斤八两,王八不要笑绿豆了,人家肿着能看外科,我要看妇科

    顺便说这小子真是缺乏医学常识,(乳ru)腺科不是妇科,属于外科,他还配不上妇科。

    程几不傻,知道避其锋芒,毫不迟疑转(身shen)就走,综合医院里汹涌的人流为他了最好的掩护此外他乃素颜,齐北崧和保镖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存在。

    他快速往医院大门口移动,脑袋里盘算着逃离的方法。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逃离方法有好几十种,可惜没有一种能够妥善地带走程女士,怎么才能做到不抛下她,又保存自己

    在医院大门口,程几撞见了齐北崧的车,一辆黑色的宾利。

    他之所以觉得那一定是齐北崧的,首先因为它是违章停车,而且就停在明晃晃的(禁jin)止停车牌下面,嚣张得有些幼稚。

    其次它的车牌虽没有8,却有几个连续的9,符合齐北崧c位出道的人设。

    再次,他发现齐北崧的另一位保镖就坐在驾驶座上,正敞着车窗抽烟。

    他那时还不知道这名保镖叫做王北风,今后会成为他的铁哥们儿,成天追着他喊“程儿”;他只觉得这大块头真是欠教训,和他那位垃圾主子一样,打一顿就好了。

    王北风不认识程几,就算昨晚上见过一面,看到的也是程几化妆后,与化妆前天差地远,所以他的眼神轻飘飘地略过他,望向门诊大楼。

    程几默默注视了他几秒,正拔腿要走,突然停步

    宾利车的后车窗贴着膜,从车外看不见车内,但是前挡风玻璃没有,程几从那里看见了车后座有人,而那个人不是沈子默又是谁

    程几顿时大为光火,咬着下唇想,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被抓住了我是有个老娘躺在医院里快死了才不能逃,你他妈怎么就不懂远处跑呢

    又想,难怪齐北崧等到八点多钟才跑来医院找我,原来之前去弄这小子了这小子是个大学生,(身shen)世简单,知根知底,人又比较单纯,想也知道比较好抓。

    程几头痛地扶住了太阳(穴xue)。

    沈子默就在眼前,再救他吗还是不救

    唉,当然要救,否则他一旦被抓回去,剧(情qing)就回归老(套tao)路了,他还是得被齐北崧那啥啥啊

    只是必须得想个招,一个大招,大到让齐北崧犯罪团伙难以招架。

    医院门口人来车往,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生正站在马路对面偷偷拍照,他拍的是齐北崧的宾利,这款车少见且昂贵,样子却谈不上夸张,比那些光怪陆离的跑车低调。那男生觉得这车好,说明还是有点儿懂。

    程几走到他面前,围笑。

    男生瞪着他。

    程几说“出来买忘带手机了,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给我妈妈打个电话”

    借打电话是骗子常用的手段,见对方犹豫,程几赶紧补充“你拉着我的手,我不会跑的,打完电话就把手机还你。”

    可人家孩子其实不是犹豫,而是惊艳。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程几都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况且他已经换了一个核儿,原先的(阴yin)郁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笑容明媚。

    “或者你隔着袖子抓我胳膊怎样”程几说,“要不抓我衣服”

    男生说“不要胳膊,不要衣服”

    “嗯”程几眨眼的工夫,两人牵手成功,十指紧扣,满满的幸福。

    “”

    颜狗将手机递过来“你用吧”

    程几道谢,转过(身shen)打电话,他打的当然不是程女士,而是110。

    他想了好几个报警的由头,但都觉得解决不了问题,说是乱停车或者盯梢或者直接说有人绑架

    不。

    他隐约知道齐北崧的势力,这些小理由不足以把他弄进去,很可能警察过来,打眼一瞧是他老人家,转(身shen)又走了。

    于是他报警说“我怀疑第四人民医院门口的一辆黑色宾利轿车上藏有爆炸物,周围群众很多。”

    他也没瞎说,汽油就是爆炸物嘛

    他知道这通电话会触发最高级别的警报,那些反恐、处突、排爆的人一定会来,除非这个世界没有。虽然麻烦他们白跑一趟,于心不安,但至少救了个沈子默,也不算毫无建树。

    程几挂掉电话归还手机,对方接过,却不撒开他的手。

    “怎么”程几问。

    那颜狗回过神来,不得不松开,说“你手上有伤啊。”

    程几说没事,小磕碰而已。

    他看了人家几秒,道“我请你喝杯(奶nai)茶吧”

    “为什么好”颜狗的心脏砰砰乱跳。

    程几想,因为你今天可能会被公安干警轮番盘问直到深夜,虽然他们不至于饿着你,但我愿意给你买杯(奶nai)茶先垫垫肚子。

    颜狗问“你想对我做什么”

    程几说“不做什么啊。”

    颜狗暗示那就赶紧做点儿什么吧

    程几纳闷挠头。

    颜狗又暗示要泡就泡,别怜惜我

    程几心想这人挤眉弄眼干什么我老人家死了大半年才醒,回来都跟不上时代了。

    “你(奶nai)茶要什么口味的”他问。

    “随便”颜狗说,“你喜欢就好”

    程几说是你喝。

    颜狗坚持己见“你喜欢就好”

    程几莫名其妙揉着鼻尖,感觉不是很懂现在的年轻人。

    终于,颜狗抓着(奶nai)茶恋恋不舍地走了,程几隐入人群,看着手表等待。

    那些人会花多长时间到呢

    十分钟,不超过十五分钟,先来的一定是辖区警方,随后是更专业的各类机动队、突击队。

    那时候齐北崧应该还来不及从住院楼下来现在是探视的高峰期,电梯客满,无论上下都需要等好久,更何况他们还得找人。

    他赌赢了,加上给人买(奶nai)茶的时间,十分钟刚过,他就听到了警笛声。

    保镖王北风显然也听到了,他关上车窗,打开车门,大半个(身shen)子探出去张望。

    就在他站起来离开车座、车门要关不关的当口,伺机已久的程几从后方一跃而出,飞脚踹开他,从他的胳膊底下钻进了车子,干净利落的关门落锁

    王北风反应过来,大声吼叫。

    程几迅速挂挡,踩了一脚油门倒车

    他开得并不快,因为车后还有人群,只不过这个速度已经足够王北风气急败坏了

    程几手握方向盘,轮流看着倒车镜和后视镜,在距离王北风二十多米的地方突然换前进挡,打方向绕开他往医院的另一侧开去。

    后座的沈子默吓傻了,过了十多秒才喊“啊”

    程几扭头,幽幽怨怨地斜了他一眼。

    沈子默居然没认出来“你你你你是谁”

    “我是你爹。”程几没好气,“不对,你是我爹,我好不容易活过来一趟,尽围着你转了。”

    沈子默总算没笨到家,记得他的声音,说“啊是你我认出来了,你和昨天晚上完全不一样”

    “因为昨天我穿着工作服。”程几说,“亏你还记得我啊,我让你跑远一点的呢”

    沈子墨着急解释,都有些结巴了“我我是想跑远,但但我只是回宿舍收拾东西,结果结果还没出校门就被他们抓住了”

    程几说“你没逃过命吧,这时候还收拾什么东西看在我两次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你(屁pi)股的份上,麻烦你这回一定给我跑远点行吗,爹”

    “我我”

    程几问“你刚才是被车门锁锁着吗”

    沈子默一愣“啊,是,我从里面打不开车门。”

    “现在解锁了,准备下车。”程几说。

    “啊不开这车走吗”

    程几说“你傻呀这是姓齐的那个王八蛋的车,简直像个活靶子。再说我刚来还不到一天,这就已经违反了多少条法律法规了,可千万不能再加上偷车啊,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

    沈子默问“多少钱”

    程几掐指一算,说“大概能买二十个你外加十五个我。”

    他回头看沈子默,问“你带了行李”

    “嗯。”沈子默背着一只双肩包。

    “不重吧”

    “不重,里面就几件换洗衣服,我本来想躲到中学同学家去住几天。”

    程几说“好,看到医院的西角门了没那儿人多,我就在那边停车,咱俩一起往人群里跑。”

    沈子默点头。

    程几观察后视镜,里面虽然没有王北风的(身shen)影,但那人必定还在追。

    “准备。”

    “走”

    程几挂档熄火,推开车门,往侧面飞跑。

    沈子墨紧随其后,两人会合,跑入背街小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