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夜间车速快,程几搭乘的出租车在十分钟后驶上环城高架,往第四人民医院而去。

    与此同时,仍留在水月山庄388包房的齐北崧终于赶在半个小时的期限内解开了自己手上的绳子。

    他刚火急火燎地把内裤(套tao)到膝弯,前台小姑娘就来敲门送温暖了,还好他的保镖们尽职尽责,没随便放人进来,保住了他最后的脸面。

    “北崧”保镖甲小心翼翼地在门外问,“这个,有人送了一件衣服来,我看着好像有点眼熟。”

    “给我拿着”齐北崧一边穿裤子一边恶声恶气地吩咐。

    保镖甲说,知道了。

    保镖乙比较憨,追问道“齐少,你的衣服怎么跑外面去啦”

    齐北崧提好裤链,随便(套tao)了件浴袍,猛地拉开了门。

    前台姑娘是老油条了,见过的帅哥没有车载,也有斗量,但看到齐北菘的瞬间还是眼睛一亮,因为((嫖piao)piao)客常有,美如画的不常有。

    齐北崧黑着脸挨个打量门口的三人,说“给我进来”

    前台姑娘指着自己的鼻子“包括我”

    “包括你”

    前台姑娘犹豫,后又想到齐少向来对女人没兴趣,加上她自己胆大好奇,于是跟着保镖甲和保镖乙进了门。

    进门之后,保镖甲乙察觉屋内好像只有齐北崧一个人的动静,不由得纳闷,心想刚才进来的那个酒吧服务生上哪儿去了

    保镖甲比较了解齐北崧为人,知道他虽然混账,但不会太过分,大约是把人关房间了。

    保镖乙新来的,是个二货,当即脸色大变,心里叨叨说完了完了死人了,刚上班三个月就要帮老板处理尸体,作孽哟

    前台姑娘摸着脸继续欣赏齐北崧,心想啧啧,怎么能帅成这样真他妈勾人

    齐北崧说“把门关上”

    保镖甲轻咳,问“要不要叫吴总”

    吴总就是那位青水面皮滑溜溜的男子,此时也不知道在哪个房间里嬉乐。

    “别提他”齐北崧吼。

    他现在往死里恨那个姓吴的,因为就是那王八蛋一开始就把程几和周经理赶出去的,如果那时候把程几留住,齐少爷后来就不会受许多鸟罪

    其实齐北崧逻辑混乱了,他就算那个时候把程几留住,还是会挨打,而且挨得更重,因为程几保护别人(屁pi)股时大约会用五成力,保护自己就是十成十,齐北崧的脖子都可能被他绞断。

    顺便说(裸luo)绞除了从后方发动外,还有前方(裸luo)绞,俗称“断头台”,主攻敌人脖颈两侧大动脉,短时间之内就会造成休克。

    “门反锁”齐北崧说。

    保镖甲赶紧照做。

    齐北崧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两手搭在靠背上,(胸xiong)膛起伏,怒得眼睛发红,额上青筋毕现。

    后头的三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不敢说话,屏息静气地等着他。

    齐北崧平复了一下呼吸,先问前台姑娘“衣服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前台说“先前有个男生送来的,让我半个小时之后送来388包房。”

    “什么样的男生”齐北崧问。

    前台姑娘说“就是我们这儿的员工嘛,干那事的。他偷了你的衣服”

    齐北崧问“知道名字吗”

    前台还真不知道,因为程几是第一天上班,脸生,她只记得程几来领东西时报的寄存号码。

    水月山庄的员工来来去去特别频繁,除了几位固定的高管和经理外,其余人员每隔几个月就会换一批,尤其是像b这种。要想客人常来常往,就得补充新的,淘汰旧的。

    齐北崧问“下次碰见了,你还能认出他来吗”

    前台姑娘犹豫“不一定,他把妆化成那样,洗了脸我估计就不认识了。”

    见齐北崧很不高兴,她赶紧补救“但我记得他的特征。”

    “什么特征”

    前台姑娘说“他脖子后面有颗痣,虽然被头发挡住了,但一低头就能瞧见。”

    齐北崧没注意到程几(身shen)上有痣,当然就算脸上有痣他也来不及看,他正挨揍呢

    “还有吗”齐北崧问。

    前台老实地说“没有了。”

    齐北崧说“调监控。”

    “嗯”前台姑娘问,“什么”

    “把你们山庄内部的监控调出来”齐北崧命令。

    “北崧,出什么事了”保镖甲问。

    “没事”齐北崧粗鲁地说,“雷境,你跟着她去看监控,就找她嘴里说的这个人。”

    保镖甲雷境楞了一下,说,好。

    齐北菘转向保镖乙,问“王北风,你什么毛病抖什么抖”

    保镖乙王北风脸色蜡黄地说“齐、齐少,你放心吧,我一定做好善后工作,做到不留把柄。”

    他想尸体是不是在浴缸里一定是

    妈哎,这是该整体搬运呢,还是切成一段一段的运出去比较好往后案发,我是不是要跟这姓齐的同案论处

    不对不对,他是没人敢管的,我他妈得被抛出去当替罪羊啊唉,早知如此,仨月前就不该投简历

    齐北崧又奇怪地瞧了他一眼,心想这人五大三粗,怎么老是吞吞吐吐(欲yu)言又止遂不理,独自生闷气。

    总之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齐北崧连续灌了好几杯浇愁的红酒,王北风还在琢磨他把受害人尸体藏哪儿了,跟去看监控的雷境回来了。

    齐北崧问他“看到了吗”

    雷境说“北崧,你应该是遇到一个特别狡猾的人了。”

    “什么意思”

    “他知道怎么回避探头。”雷境说,“水月山庄这么多高清红外线探头,居然没一个拍到他的脸。”

    齐北崧问“那前台的探头呢,那总是对着人拍的吧”

    “前台有一个探头,他正好站在拍摄死角,所以只拍到了他三分之一的后脑勺。”

    齐北崧将剩下的红酒抿入口中,又问“老雷,王北风,你们在部队的时候练过格斗吗”

    “都练过。”雷境说。

    齐北崧问“练的是(套tao)路还是非(套tao)路”

    雷境回答“其实都是(套tao)路。”

    “有人练非(套tao)路吗”

    “也有。”

    “什么人会去练非(套tao)路”

    “通常是需要真刀真枪干架的人。”

    “这种人多吗”

    “相当少。就算有也隶属于特种部队了,当然一小部分侦察兵也行。”

    齐北崧想全球的特种部队都找不出那么朋克的人,能把人眼睛都闪瞎了,所以一定不是

    “除了特种部队的,还有谁会练非(套tao)路格斗”

    雷境说“特警里有一小部分机动人员,专门处突的。”

    那个穿网眼袜的也不像特警啊

    “还有吗”齐北崧问。

    雷境想了想“还有就属于地下组织了,涉hei的,涉恐的,国外训出来的杀手。”

    齐北崧依然觉得不像。

    “剩下的要么是综合格斗的选手。”雷境说。

    齐北崧心想就那货色还能打综合格斗小(身shen)板就算上了场也得被人嘘下去啊况且他前一秒还卖(屁pi)股,后一秒怎么就能上擂台呢

    其实程几不矮,一米七五绝对有,只是内忧外患之下,人比较瘦。

    齐北崧埋头不语,随后冷笑“算了,只能打草惊蛇了,去把那个姓周的经理给我喊来。”

    雷境再次出门,王北风终于忍不住问“齐少,尸体呢”

    齐北崧怒道“什么尸体我差点儿成为尸体知不知道”

    王北风说“就就刚才进来送红酒的那个酒吧服务生啊。”

    “谁”

    事(情qing)的变故太离奇,齐北崧都快把沈子默给忘了“哦,他啊跑了。”

    “跑了”王北风惊讶地问,“怎么跑的从哪儿跑的”

    “有人帮他跑了。”

    王北风恍然大悟“哦,是不是那个连监控都拍不到的家伙”

    “闭嘴”齐北崧不能想,一回想火又上来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吩咐王北风“你快在屋里找找看,那人好像丢了一只鞋。”

    王北风人虽然二,找东西却(挺ting)灵光,不多久就把程几遗落在卫生间洗手台下的bgbg鞋摸出来了。

    “女的啊”他问齐北崧。

    齐北崧骂“这么大鞋码能是女的吗我碰到神经病了你看不出来”

    王北风说“神经病还(挺ting)浪漫的,我们是不是得拿着这只鞋挨家挨户地去找他呀”

    “滚”齐北崧吼。

    第四人民医院到了,程几跳下出租车,进入住院大楼,直奔12病区。

    临近午夜,病区电梯口的玻璃门早已经锁上,他本来不想惊动任何人,此时却不得不拍打玻璃门,提醒护士站的值班护士来帮他开门。

    护士看到他的脸吓了一跳,半晌才蹭过来说“是小程吗你干嘛弄成这个样子”

    程几说“我今天到一个公司的联谊会上表演,怕拖得太晚,所以没卸妆就赶回来了。吓到你了吧对不起。”

    护士说“没事。我这儿有洗面(奶nai),一会你拿去用。”

    程几向她致谢,故作平静地问“我妈今天怎样”

    “老样子。”护士说,“对了,你收拾干净就到医生办公室去一趟,朱医生今天值夜班还没睡,刚才跑来问你回来了没有,他有话对你说。”

    “好的。”程几点头,接过护士的洗面(奶nai)。

    为了不露怯,他在护士站多呆了十几秒,扫视周边(情qing)况,很快发现了水房的指引箭头,便先往那边走。

    水房里有开水炉子,有洗手池,还有一面时(日ri)久远的镜子。

    他洗了好几遍脸才把脸上厚重的粉底搓掉,奈何睫毛膏防水,越揉眼圈越黑,一时间无计可施。

    他终于看清楚自己长什么样,客观来说是个美人,然而(身shen)板孱弱,肤色苍白,眼下发青,头发蓬乱,由于疲累而垂头丧气,总体上讲还是像个鬼。

    他只得就这样去找了姓朱的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