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二人走近包房,见造型繁复的描金房门外有两名穿黑色风衣的保镖,一坐一立。

    立着的那个目测(身shen)高一米九,坐着的那个也在一米八以上,(身shen)材健实,长得倒不难看。

    程几迅速扫视,埋头盘算战斗计划,他的胜算大约在三成,前提是那俩保镖不能一起上。

    周经理向两位保镖点头打招呼,对方会意,推开了门。

    里面是个面积不超过十平米的华丽小圆厅,厅堂内侧还有一道门,周经理上前,拿捏着力道敲了敲。

    剧(情qing)倒计时一分钟。

    管理员那么兢兢业业,让程几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隔了几秒,里边有个男人大声问“谁啊”

    周经理说“是我,小周,我带人过来了。”

    “进来吧。”里面的人说。

    周经理对程几使了个眼色,大致还是表示原来的意思,让他多陪小心。

    二人推门而入,并在(身shen)后合上了门。

    门内是一间(套tao)房,有客餐厅及两个卧室,还有西厨和若干个卫生间。经理领着程几站在客厅,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第一个出来的是个看上去滑溜溜的家伙,有着溜光的大背头和溜光的下巴,脸上带着纵(欲yu)的黑眼圈。

    程几看见他就觉得不舒服,但没表现出来,低头站在周经理(身shen)后。

    那家伙的眼神就像滚轮一样,从程几的头顶沿着面颊、(胸xiong)腹、(屁pi)股和腿一直滚到了脚后跟,又沿着腰线又滚了几圈。

    程几的喉咙里泛出了恶心,双眼紧紧盯住前方周经理的裤管。

    “新来的啊”那人滑溜溜地问。

    周经理陪着小心说“对,人是第一次。”

    那人说“那怎么打扮成这样啊这多难看啊,别说是第一次,说第一百次都都嫌少了,你自己看看倒不倒胃口”

    周经理说“是我的错,我没把好关。”

    “齐少特讨厌这样的,你不知道”

    “我知道。”周经理婉转地说,“我这就让他去把脸洗了,把衣服换了。”

    “别换了吧。”滑溜溜说,“人和人之间需要缘分,就讲究个第一印象,让孩子下去歇着吧。以后要多注意,尤其是带给齐少的孩子,幸亏我在这儿给你拦住了,否则你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周经理说,是是是。

    程几在心中发呕,依旧没抬头,突然,剧(情qing)管理员的声音刺得他神经一紧。

    主角出现倒计时十秒,请准备台词。

    十、九

    周经理说“对不起吴总,是我办事不力,下回不这样了。”

    六

    “下去吧。”那个滑溜溜的男人说。

    三、二、一

    零。

    从房内又走出一个穿灰色衬衣的高大男子来,就算刚才没有管理员的提醒,程几也能看出这是个主角,因为他实在是太帅,让人过目难忘,只是眼神里的东西比滑溜溜更叫人不舒服。

    程几只花了半秒钟就把这人扫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打得过,但是不想打。

    他本能地不喜欢这个人,就好像一头狼本能地不喜欢另一头气势((逼))人的同类,只要对方不入侵自己领地,他就能容忍其耀武扬威地走过边界,因为争斗的代价未免太大。

    周经理用奴才般的声音喊了一声“齐少好。”

    然后转(身shen)推了程几一把,轻声道“打招呼。”

    他不是个爹,而是妈妈桑,那柔顺姿态,谄媚语气,和青楼里向恩客介绍姑娘的老鸨儿没有两样。

    请讲台词。剧(情qing)管理员提醒。

    程几在心里问怎么讲

    周姓配角让你怎么讲就怎么讲,这是你的第一句台词,也是与齐姓主角的唯一对话。

    程几便低头说了一句“齐先生好。”

    嗓音有些哑,音量也不大,语气难免扭捏,说完他暗问剧(情qing)管理员这样行吗

    管理员不置可否。

    对面姓齐的听过这句招呼之后,皱了皱眉,连正眼都没给一个,便挥手让他和周经理滚。

    周经理十分干脆,微微鞠了个躬,带着程几退出包房。

    程几最后看了那姓齐的一眼,只瞧见他侧后脸有棱有角的线条,或许他在别人眼中相当迷人,但程几不是别人。

    华贵的描金木门在他们(身shen)后关上,周经理拉着程几疾走,拐过拐角,确信保镖们听不到,他才说了真话。

    “你别在乎那个姓吴的说的话,都是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狗仗人势的家伙。”

    程几说“我不在乎。”

    周经理说“程程,你别埋怨我给你打扮成这样,我是故意的。”

    程几没明白“什么意思”

    周经理见前后左右无人,把他拉到廊柱后面低声说“这个姓齐的,齐北崧,你看他长得(挺ting)好是吧其实难伺候得很,没点儿本事应付不了他。因为你今天是第一次,所以我绝对不能把你送进去,否则你一句话说不对,把他惹恼了,不说下半辈子怎样,至少在这行就混不下去了”

    程几张开嘴盯着他,脸色有些泛白。

    周经理继续道“你是年纪轻轻干干净净的新人,他是最顶级的爷,我又必须得把你这口鲜嫩先送到他嘴边去,他不吃才能轮到别人。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你今天丑是丑,但安全呀,你懂了吗”

    “”程几缓缓地点了点头,“懂了,谢谢。”

    周经理笑了笑,说“不用谢,我一会儿再带别人上去。他这人(挺ting)挑剔,也不是次次过来都会玩,挑不到人他就不玩了。你先回去,等我办完了这边的差事,再给你找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不(爱ai)折腾、温柔体贴的,有些老客还是(挺ting)会疼人”

    话未说完,有一个人与他们擦(身shen)而过。

    “站住”周经理喊。

    对方错愕地回过头来,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白皙清秀的服务生,个子和程几差不多,有着细细的腰和窄窄的(臀tun)。

    “你是谁”周经理问。

    对方看到周经理(胸xiong)前的名牌,秀气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说“我我是酒吧那边的服服务生。”

    周经理觉得这人面生“你第一天上班”

    对方点头。

    “谁带你”

    “毛毛哥。”

    周经理狐疑地问“是毛小伟让你上这儿来的”

    小服务生说“毛哥说388房间需要一支红酒,他一时派不出人手,就让我送上来了。”

    周经理摇头,皱眉说“啧,你们那边的管理可真乱,新手就随随便便往贵宾包房里冲。行了行了,你进去吧,送完红酒就赶紧出来,别在里面讨嫌”

    小服务生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久不出声的剧(情qing)管理员突然在程几耳边炸响,吓得他一哆嗦。

    主角二号进场,倒计时三十秒。

    程几大惊,暗问什么这个是主角

    对,这是主角二号沈子默。程几,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他清纯独特的气质。

    ((操cao)cao)你大爷

    怎么跟王爷说话呢

    程几呕得喉头一口老血

    主角二号已经走到门口,向保镖们表明来意,获得进入(允yun)许,便深呼吸几次准备敲门。

    剧(情qing)管理员介绍主角二号沈子默是一名勤工俭学的酒吧服务生,私生子,母亲早逝,孤儿院长大,(性xing)格开朗善良,温柔中带着倔强,梦想是开一间花店,今天第一天上班。

    程几问他进去了会怎样

    剧(情qing)推进。

    怎么推进

    被控制,带走,锁入家中。

    “”

    程几大惊失色,连忙问为什么限制人(身shen)自由他也是个卖(屁pi)股的

    不是。他因误会与言语冲突惹怒主角一号,所以被关了起来。

    程几猛地站住了

    周经理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了十多步,才发现他没有跟来,于是转(身shen)困惑地望着他。

    程几咬牙切齿地问管理员,这他妈到底是本什么吵个架就要坐牢怎么不按(套tao)路出牌

    **、强攻弱受、总裁、强制(爱ai)、虐文,本书书名狂(情qing)虐(爱ai)豪门下堂妾夫,本开端(情qing)节即为沈子默误入宏晟集团总裁齐北菘的包间,随后被强制(爱ai)虐心虐(身shen)。

    程几闻言一个趔趄,差点儿没跪下

    妾夫是什么东西这么多信息一时消化不了感觉有点儿胃酸反流,总之(日ri)你(奶nai)(奶nai)的狗(屁pi)y秽文学

    程几勃然大怒,转(身shen)就往回走,被周经理一把拉住,压低嗓门问“你想干嘛”

    “刚才那个服务生要出事”程几用同样小的音量说。

    周经理深深地看着他,那双毫无特色的单眼皮下闪过精光。

    “那个人会出事的”程几急了。

    周经理缓缓说“我知道他有可能出事,因为齐北崧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

    程几眼中的怒火灼烧,质问“那你为什么不拦着”

    “我已经提醒过了,让他送完了红酒就出来,不要呆在那包房里。”周经理冷静地说,“他是酒吧的人,不归我管,我也不知道毛小伟为什么会派他过来。更或许他就是齐北菘喊去的,我拦在前面,岂不是多管闲事”

    “他不是齐北崧喊去的”程几咬牙道。

    “那又怎样”

    程几说“你不拦是吧那我去拦”

    周经理一把薅住他,黑着脸斥责“臭小子你把自己当什么了,就算他进去后会吃亏,你就敢坏齐大少爷的好事你也配程几我警告你,你再不好好收敛你的妄想症,往后就别想在我手底下干了别忘了你妈那边急需医药费,你想想她”

    程几说,可是

    周经理又笑起来,在大棒敲打之后给了一颗糖,勾着他的肩膀说走吧,别管人家的事儿,那388包房里发生犯罪也好,(情qing)趣也好,什么都不发生更好,你都不要再过问,因为那里面是齐北崧啊,杀人放火都没人管的主儿

    程几硬是被拉走了,一直拉到员工休息区的小包房,摁着肩膀坐下。

    周经理还特地关照乐乐说“你给我看好了他,别让他乱走动乱说话。”

    乐乐问“他怎么了”

    周经理笑道“这小子居然有点儿反骨。”

    等周经理一离开,程几就不耐烦地挡开了乐乐。

    “程程,你刚才干什么了”乐乐问。

    程几不理他,在心中问剧(情qing)管理员那个主角二号被姓齐的关家里以后会怎么样

    剧(情qing)管理员平直的说被羞辱,被出卖,被(禁jin)锢,被驱逐,虐。

    没人管他

    没人管,这是一篇先虐后甜的**文。

    好,没人管,那我管。

    程几跳了起来,活动关节,罪恶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他怎么能不管就算过会儿要上吊,也得先把这事儿管了

    “程程”乐乐不解地仰起头。

    “乐乐。”程几说,“这里太(热re),让我有点儿晕,想出去一下。”

    “但周经理不让你出去。”

    剧(情qing)管理员像是料到了后续,在程几耳边警铃大作

    剧(情qing)偏离警告第一次。无足轻重的配角程几,请你坐下。

    无足轻重程几冷笑,他不管这个世界有怎样的规则,也不管这本诡异自相矛盾的剧(情qing)走向,他只认定了没有人会无足轻重

    他对乐乐轻声道“一会儿如果周经理来找我,你就说我出去抽根烟。”

    “啊没听说你会抽烟啊。”乐乐说。

    “可我现在特别想抽。”

    乐乐说“那你就在这抽啊,别出去呀”

    “我感觉很紧张,想找个有风的地方,抽根烟冷静一下。”程几期盼地问,“就十分钟,你放我走吧,我们是兄弟对不对”

    “我们是姐妹”乐乐纠正。

    “好好好,姐妹就姐妹。”程几说,“姐姐我真的很想抽烟呐”

    “你比我小”

    “行我是你妹”

    乐乐警惕(性xing)还是低,松开了拉他的手。

    程几没有立即出去,而是走到门背后,查看紧急(情qing)况疏散图。

    读图和辨识方位是他的基本功之一,此外他还能在几分钟之内快速记忆地形,看到等线图时也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山的样子。

    现在他知道该怎样绕过保镖,从外围突入388房间了。

    他离开包房,穿过灯光暧昧的走道,闪进员工卫生间。没有任何犹豫,他捡起卫生间门背后的一把铁钳,推开窗子翻了出去。

    这里是一楼,目标在三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