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员工洗手间就在水月山庄后堂,距离小包间不远处,里面该有的都有,只是没有前堂那么奢华,隔间很小,没有暖气,上下镂空缺乏**(性xing)。

    乐乐给程几ji,第三声指了位置,后者进去,刚抬头就在镜子里撞见一个死鬼似的人影,吓得差点没当场坐下

    “”

    他捂着怦怦乱跳的心脏想哎哟妈哎,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卖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脸上化着浓妆,所以才肤色惨白,眼圈乌黑,唇若吸血。

    他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不(禁jin)有些佩服原来叫做程几的小子聪明,懂得伪装,比抹油彩还迷幻但是他们这行的审美标准太难捉摸了,这是想赚活客人的钱呢还是想把人吓死了直接抢包

    没有尿意,脸上的妆不能洗掉,他只能粗略地洗了手,那个机械的声音还在他耳畔回响着。

    程几,程几请回答。

    终于程几忍无可忍,撑着洗手台问“你谁呀”

    那声音说我是剧(情qing)管理员。

    “谁”

    剧(情qing)管理员,是这本书的剧(情qing)能够正常运作的守护者。

    剧(情qing)开始倒计时十一分钟。

    “书”程几抬头问,“什么书”

    你所在的这本书。

    程几手一滑,脸差点儿没撞着眼前的镜子。

    他惊问“再确认一遍,我在书里”

    对。

    程几花了一分钟消化这个信息,其实他是个(挺ting)聪明的人,但仅限于自己熟悉的领域。但话说回来,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死而复生,穿着网眼袜出来卖(屁pi)股,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本书

    但是他没预习过穿书啊

    倒是预习过到内蒙当王爷,请问那边还缺王爷吗外蒙也行啊,他会唱乌兰巴托的夜。

    “什么书”

    问题延后回答,剧(情qing)开始倒计时十分钟,你得回去,你的角色必须到位。

    程几说“我不,你把话说清楚。”

    管理员已经说得很清楚,管理员不是你的导师,管理员只负责(情qing)节正常运行。

    “你大爷。”程几继续洗手,不为所动。

    是管理员,不是大爷,剧(情qing)开始倒计时九分钟。回到你的位置。

    程几笑了笑,撑着洗手台面说“我的意思是((操cao)cao)你大爷。有剧(情qing)派别人去,我反正不去。”

    管理员无权限与其他人通话,对于其他人而言这里就是现实世界,你是这个世界的异类,方可接受信息。

    这句话让程几怦然心动,盯着镜子问“我这么重要,难道我是主角”

    不是。

    “配角”

    也不算。

    程几问“那我到底是什么角色”

    世界上应该不会有比一名端庄纯洁的好青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改做皮(肉rou)生意更惨的事儿了。

    剧(情qing)管理员说你是个无足轻重、无关紧要、无关大局、可有可无、不足为患、轻于鸿毛的小角色,换言之谁都可以替代你。

    倒计时八分三十秒。

    程几一脑袋就磕在了洗手台上

    他窝火道“你把我千里迢迢地弄来,就为了让我当一名群众演员,还整这么多成语臭显摆”

    你有五句台词涉及主角。

    “那也是群众演员啊”程几愤怒地掬起一捧水,将头顶因为打了过多发蜡而僵硬的头发压下一些。

    你是个意外,剧(情qing)管理员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程几捋着头发说“我没爸爸,妈妈躺在医院里快死了,我卖(身shen)医母,(身shen)世这么惨,居然只是个跑龙(套tao)的”

    你的人设背景都是随机生成,这本书里有上百个有台词的人物,你的事太细枝末节,剧(情qing)管理员无暇顾及。

    程几说管理员同志,麻烦你死远点,我不干了,我一会儿回内蒙去。

    倒计时七分钟。

    倒计时六分五十秒。

    倒计时六分四十秒。

    倒计时六分三十秒,请角色赶紧就位。

    倒计时六分二十秒。

    程几说“滚吧,我真不干,我要走了。”

    你无处可去,不管你从何而来,你已经属于这个世界,请你维持剧(情qing)正常运转,倒计时六分十秒。

    程几说“这种不计个人得失的无名英雄太难当了,我反正无足轻重,找个人代替我吧”

    管理员无权替换角色,此外你今天还有一句与主角的对话,必须到场。

    倒计时六分钟。

    程几挑眉说六分钟是吧好,那我蹲个大号,保证不止六分钟。

    管理员必须维持剧(情qing)运转,管理员不会轻易放弃,管理员有应急预案。

    “((操cao)cao)你大爷。”

    程几观察自己在镜子中的模样,死样活气越看越难受,于是开始清除脸上的浓妆。

    此时一个人突然闯入洗手间,抓住他的胳膊叫道“哎呀,程程你怎么躲在这里,让我好找”

    程几回头,只见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站在他(身shen)后。

    那人中等个子,头发时髦而整齐,衣着一丝不苟,表(情qing)略焦急。

    “您哪位”程几问

    对方说“臭小子你别讨打啊,我是看在乐乐的面子上才留下你,你再装疯卖傻,回头吃不了兜着走”

    话虽然说得不客气,但语气却没那么难听,介于真生气和开玩笑之间。

    程几低头看到了他的名牌,只见上面写着副总经理,周志文。

    “经理”程几问。

    那人说“经理个(屁pi),谁不知道我是你们的爹走吧,我就等着你呢。”

    程几被他一把从洗手间拽出去,只得问“去哪儿”

    “去见齐少”

    “什么齐少”

    自称爹的周经理说“大金主哇。”

    程几立即摆出了一张嫌恶脸,可惜妆太浓,对方非但没看出来,还把意思理解反了。

    “高兴吧”周经理,“瞧把你高兴的虽然齐少平时来的不多,这他我们水月山庄最厉害的主顾,别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

    “”

    “不用高兴得太早,那位爷难伺候着呢,不过在他面前混个脸熟也好。”

    程几翻了个白眼。

    周经理不由分说又来拉他,程几尽管满心不(情qing)愿,还是被拉走了。

    管理员在他耳边平直地表示剧(情qing)回到正轨。

    倒计时四分钟。

    周经理话(挺ting)多,语速又快,程几一句都插不上,只抓住了最后一句。

    “你给我听好喽,待会儿我带你进齐少那个包房,你一定要有眼色”

    “什么叫做有眼色”程几问。

    “站在我(身shen)后别说别动,直到我把你介绍给他,你才可以说一句齐少好。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要甜一点,腻一点,乖一点,别粗声大嗓的。”

    程几说“我凭什么”

    周经理停下,转(身shen)正色道“凭他出手大方,器大活好长得帅,而且能像捏死一只蚂蚁似的捏死你。”

    程几笑了起来。别人不敢保证,从物理上来讲,捏死他可不容易,那得是多大型的哺(乳ru)动物啊

    “别笑”周经理斥责,“真丑还((贱jian)jian)”

    程几放下脸问“那我能不去吗我怕他捏死我。”

    再说那个姓齐的器大活好又有他什么事他是直的,通衢大道,一马平川,(套tao)马的汉子在他(身shen)上驰骋。

    “没事,你凡事听我的就行。”周经理压低嗓音说,“从现在开始别说话啊,三楼快到了。”

    倒计时两分四十秒。

    剧(情qing)管理员大约很满意自己的应急措施。

    周经理看上去不怎么壮实,拽人倒是有一把子力气,程几被他拉了一路居然挣脱不了,低头打量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身shen)体瘦弱,手腕和脚踝都纤细,难怪虽然是个男人,穿网眼袜却不难看。

    其实硬要甩开他也可以,只不过程几知道好歹,不愿给善意之人难堪,比如那个絮叨但友好的乐乐,再比如眼前这位周经理。

    如果换作刚才坐在门口(阴yin)阳怪气的那位,程几说不定就要老拳相向了。

    三楼走廊华贵而静谧,头上的吊灯水晶璀璨,两侧的墙布丝质光华,脚下的地毯厚实绵密,踩上去不发出一丝声响。

    水月山庄位于宏城西郊的小山水月山中,是宏城的一座高级会所,建筑面积约三万平米,有大小楼宇四座,都隐没在高大茂盛的林木之间,山风吹过,松涛莽莽,青峰幽阔。

    白天绝大部分时间这里比坟场还安静,等到夜幕降临,才有一辆辆豪车鱼贯而入。

    周经理带着程几从备用楼梯上三楼,推开防火门便看见走廊尽头的房间。

    “三楼共有五间包房。”周经理小声介绍,“齐少只用388房,每次知道他来,其余的四间包房我们就不往外订了,因为他不喜欢碰到人。”

    程几的好奇心战胜了厌恶,他决定先跟去看看这位见不得人的齐姓无聊男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伙儿投雷,谢谢让小程给大伙儿唱首乌兰巴托的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