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李某某还清楚记得自己的追悼会。

    地点在大礼堂,周围有黑幛白花,花圈簇拥中是个大大的“奠”字。

    字下面并排三幅英姿飒爽的黑白大照片,各自对着一只骨灰盒,他的在最左侧,右边是他的两位兄弟,盒子上盖着旗。

    他年纪最小,同样死得光荣。

    照片上他在丛中笑,兄弟们也在笑,其余的兄弟则站在底下哭。

    所以当他醒来,觉察到两侧太阳(穴xue)胀痛不已,并结合过往看过的各类型快餐文学,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穿越了,因为疼痛是生命的馈赠。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穿着齐(臀tun)短裤和网眼袜,肚脐眼上还有个bgbg的钉,摸上去有点儿疼,刚打的洞吗

    为什么要打洞

    石化三分钟后,他懂了,(胸xiong)中涌动起了献祭般的疼痛和快感,他还记得那句振聋发聩的圣父宣言先让兄弟们爽爽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一同穿越,总之先敬他们,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啊

    他决定摸一把确认之后就去找兄弟们,然而却摸出不对来了。

    “”

    他拉下短裤拉链,打量片刻又扯开丁字裤,惊鸿一瞥,又僵直了。

    他是个男的。

    为什么

    短短十多秒而已,他的心思已经转了几个来回。

    终于他又懂了,这幅(身shen)体,这个人,他就是个卖网眼袜的

    大冬天穿成这样讨生活,着实不容易勤劳致富光荣,饱食终(日ri)可耻,人生就是穿钉鞋,走泥路,一步一个脚印,社会地位有高低,职业选择无贵((贱jian)jian),卖网眼袜也是正当职业啊

    边上有个人一直在轻轻推搡他,一边推一边喊程程,程程,程程

    他被弄得烦了,问“谁是程程”

    对方好气又好笑“你是程程啊。”

    他问“程什么”

    对方有点儿生气“能别玩了吗难道你不叫程几吧”

    哦哟,程ji巴,这个名字

    卖网眼袜也就算了,名字也雪上加霜,当年派出所是怎么给上户口的

    借着昏暗而暧昧的灯光,他打量(身shen)边之人,只觉得气质奇特,衣着暴露,不男不女,长相倒还过得去。

    他问“请问你哪位”

    对方白了他一眼“你明明没喝酒,怎么一副喝高了的样子我是乐乐呀。”

    “你是什么乐乐”

    “徐乐乐”对方吼。

    嗓门大了些,引的坐在门口的一个人回头看。

    那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玩着一支烟,放进嘴里又拿下来,在指尖盘来盘去,只是不抽。背光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头发很长,(身shen)材窈窕,然而说起话来嗓子却是男(性xing)的。

    “亏你们还乐得起来。”他说。

    乐乐辩解说“不是我要乐,是他要闹”

    门口那人说“他没闹啊,满屋子都是你的声音。”

    李某某不,现在开始叫他程几,配合净网行动没有那个巴见门口那人也穿着破洞牛仔裤和网眼袜,便问“咱俩生意上认识的”

    一起卖网眼袜的

    那人根本就不想理他,过了十多秒才没好气地说“对,咱们是生意伙伴,一起出来卖的。”

    程几便问(身shen)旁的乐乐“卖什么”

    乐乐说,卖(屁pi)股。

    程几感觉像是被一盆狗血兜头浇下,糊得视线恍惚,许久才撩起t恤来擦了擦冷汗。

    他

    他不信

    他平生只信三种东西自己、兄弟、组织

    “那”他问,“那袜子怎么办”

    乐乐问“什么袜子程程,你是不是嗑药了”

    程几埋头想了一分钟,抬头问“你们说的卖(屁pi)股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门口那人好像对程几特别不耐烦,冷笑道“那程少爷,你觉得还有什么别的意思我看你不但磕了药,还嗑失忆了。”

    程几呼啦一下站起来,问(身shen)旁的乐乐“麻烦再确认一遍我什么(身shen)份你又是什么(身shen)份”

    乐乐重复,你和我都是卖(屁pi)股哒

    程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卖给中老年富婆”

    乐乐大笑,说你怎么回事啊,有病啊卖给中青年男(性xing)还差不多,老头老太谁玩得动我们呀

    “”

    程几颤抖地坐回沙发,但是没坐稳,从沙发边缘滑了下去。

    门口的那人凉凉地说“程少爷,这里是宏城最大的销金窟水月庄园,你是个oneyboy,简称b,想起来了吗”

    “”

    程几干脆在沙发底下躺平,双手哆嗦着十指交叉,放在(胸xiong)口。

    从现在开始他是属猪大肠的,谁扶都不起来

    “程程,你怎么了呀”乐乐关切地问。

    “没怎么。”程几深呼吸数次,说,“我等死。”

    上辈子他死的时候还盖着旗呢,现在算是个什么事儿

    英雄为祖国献(身shen),艺术为人民服务,他重生为他妈谁献(身shen)服务来了

    谁他妈行行好把他烧了吧,骨灰也他妈别留,都他妈撒了去

    乐乐弯腰说“程程,你也不用这么焦虑啊,谁都有第一次啊,你下午还跟我说做好心理准备了呢,现在是不是反悔了”

    程几一愣,支起半边(身shen)子欣喜地问“第一次”

    乐乐说“对啊,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啊,除非你以前卖过。以前你应该没卖过吧都是因为你妈生病了,你没办法才出来卖的。”

    程几猛地跳起来“我还有个妈”

    门口那人皱眉说“废话,我看你是真傻了吧,谁没有妈呀要不是经理觉得你可怜,谁他妈高兴收留你呀,你知道弄个大学生过来,我们要顶多大压力吗”

    “我还是个大学生”程几问。

    乐乐的表(情qing)严肃起来“程程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吃了什么了虽然干咱们这行的都是逢场作戏,但我还是把你当朋友的,这个山庄里的东西哪一样都不能瞎吃,尤其是客人给的东西。周经理没交代过你吗((贱jian)jian)命总比没命好”

    “没有没有。”程几连忙摆手,“我没吃什么。”

    “那你怎么回事”乐乐问。

    程几说“刚才那一瞬间我压力比较大,有点儿失态。请问我哪个大学的啊”

    “k理工读大三,”乐乐说,“但你已经办理休学了。”

    “唔”

    门口那人“嗤”地一声冷笑,说“装呗,作呗,演呗,都他妈要扒裤子了,还把自己当盘菜呢。”说完他捏着那根烟走了,留下一个妖妖娆娆的背影。

    乐乐起(身shen)合上了门,坐回沙发,贴(身shen)问“程程你想什么呢,不想给你妈治病了医院那边再不缴款,他们可能明天就把你妈(身shen)上的管子拔了,那她就死了呀,你就没妈了呀,你真不着急”

    程几说“我着急。”

    乐乐说“那你还摆出这幅样子来给谁看我把你介绍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害你,真是为了帮你,除了贩du,没有比这个来钱更快的。”

    程几点头。

    乐乐又说“你别嫌我说话难听,你妈肯定是不中用了,现在完全是靠仪器维持着,再怎么乐观估计她也活不过一个月,但咱们也不能催她死啊,无论怎样也得维持啊。为了治病你们连房子都卖了,你又没爸,到时候你妈一死,你就剩孤苦伶仃一个人,什么也没捞着,就捞着一(屁pi)股债,连办丧事的钱都没有。我给你凑个万儿八千的当然没问题,但是拿这点儿钱上哪儿买墓地去”

    程几又点头。

    “所以你听我的,耐着(性xing)子做半年,不但能还债,说不定还能攒上一笔小钱,到时候远走高飞也行,回去继续上学也行,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这段过往啊知道了又怎么样啊,谁还没有个过不去的坎儿你放心吧,以后就算遇见了,那帮客人不会记得你,就算记得他也没脸说啊,说了就承认出来漂啦”

    程几说“谢谢。”

    “不用谢。”乐乐说,“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准儿生意好。总之不管跟谁上(床chuang),做了什么,看在钱的面子上,你一觉醒来就当什么都不记得,懂了吗”

    “懂了。”

    乐乐舒了一口气“懂了就好。”

    程几垂下眼睫道“对不起。”

    乐乐笑了笑“不用说对不起,毕竟你是个雏儿嘛,这一关也不是人人都容易过。我知道你是个好人,特善良,我现在正拉你入火坑呢,你别恨我就行。”

    程几说“我不恨你,我对不起你。”

    因为我现在要把你打晕跑路了,放心吧,一会儿那什么经理、老板追究起责任来,都是我的错。

    出来卖,可以。

    卖给中老年妇女也能接受,让兄弟们爽爽是是义务,但是不能卖(屁pi)股给男人,绝对、不能

    雷霆不移,碧血丹心,就是不能

    程几眼露凶光,摆出手刀姿势正要往乐乐的后脖颈砍下,一个机械的声音突然刺入他的耳膜深处

    双方主角就位,十五分钟倒计时。

    “”

    程几放下手问“谁在说话”

    “你在说话。”乐乐回答。

    “不,我听见一个男的在说话。”

    主要配角就位,倒计时十四分四十秒。

    声音平铺直叙,一听就来自于毫无感(情qing)的机器。

    程几竖起耳朵“喏,正说着呢。”

    “程程”乐乐同(情qing)地望着他,“你今天很不正常,还是先回去吧,洗个澡收拾收拾就去看你妈,如果经理问起来,我会替你解释的。”

    程几当然知道不正常,首先他穿越了;其次上辈子他妈妈早死了,这辈子又多出个快要死的妈;再次他从一个盖棺定论的英雄变成男男(性xing)工作者了

    然而再不正常,也比如今正在他脑子里读秒的声音正常

    次要配角就位,倒计时十三分三十秒。

    程某就位,倒计时十三分二十秒。

    程某

    你在吗

    如果在请回答,程某,今天有你的台词。

    只有一句,但涉及主角,所以请回答。

    程某,你怎么不说话

    程几,请回答

    “”

    程几问乐乐“请问卫生间在哪儿我感觉自己有点儿幻听,想去洗把脸。”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工,感谢各位的收藏、评论和投雷,我一定努力哈。麻烦收藏一下我朋克的专栏,大家一起朋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